|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一章 超灵体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一章 超灵体

  “不要以为没有肉身我就对付不了你!”这家伙冷静下来后立即明白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他迅速的开始凝聚魔力准备反击,但是我会那么好心等他吗?

  “雷音封魔咒。”

  我把道符向那家伙扔了过去,他微笑着轻易闪开了我的符咒。

  “哼!就算没有肉身,你以为我不会躲吗?”我指指他身后,他立刻得意的笑道:“这种骗小孩的把戏你以为能骗的到我吗?我一回头你再扔个符咒过来?我才不会上当呢!”

  “真不知道该说你单纯还是愚蠢!”我摇了摇手对着他背后道:“扔吧!”

  他终于发现我不象是开玩笑,猛然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小龙女抓住一大把符咒扔了出去。漫天飞舞的符咒像雪片一样掉了下来,吓的那家伙跌坐在地上。符咒纷纷飘落,这些东西就是专门对付灵体的,隔着一段距离就开始主动往上吸,那家伙几乎被雪片一般的符咒完全覆盖了。

  “你耍诈!”他从满地的符咒中伸出一只手向我抓来,但是符咒同时闪烁起蓝色的电火花把他电的一阵抽搐。

  我揭掉他头上的符咒然后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符咒。“嘿嘿!耍诈是我的一贯作风。今天既然你被我抓到了,那么麻烦你当一回小白鼠吧?”

  “你要干什么?”

  “别紧张,一个小实验而已。”

  小龙女看着到手里的符咒道:“主人,你真要用这个吗?”

  “难得遇到这种机会不利用一下可惜了!”

  “万一失败怎么办啊?”

  “不就是掉级吗?过几天时间就练回来了。”

  “可是会掉很多级的,即使全力练级也要半个多月啊!”

  “放心,我幸运那么高不会失败的!”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那家伙被我们搞的更紧张了。

  “一会你就知道了。”我咬破手指把血滴在红色符咒上,然后向他脑门上一贴,符咒闪了一下突然消失。“幻影。肉身的指挥交给你了。”

  “放心吧。”

  那家伙的肉身突然倒地,幻影又回到了我地肉身,但是我自己的灵魂迅速的离开了自己的肉身。一个我的白色影像离开了肉身飞了出来,然后迅速的和那家伙的灵魂撞在一起。他身上的符咒突然全部燃烧了起来然后迅速地变成灰烬,两个灵魂融合成了一个金色的灵魂。金色灵魂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悬停开始不断的闪烁起来。

  小龙女对周围的魔宠道:“大家在这里守卫吧!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些时间。”

  “这东西怎么办啊?”小凤指着那家伙留下的肉身。

  “让坦克吃掉吧。”凌问旁边的魔宠。

  小龙女也道:“对,放时间长了就不新鲜了,坦克把他吃掉吧,主人不会反对的。”

  坦克当然不会建议吃点开胃点心。这种下吃他可是从不拒绝的。

  我地魔宠们和召唤生物在附近严密防卫着防止敌人偷袭,而中心位置那团金色的物质依然在不断的蠕动。这次用的这个符咒实际上是北极星君和维娜合伙弄出来的,为了两个信仰地和平发展,我特意让他们尽量多合作。因为都是高级npc,他们知道的东西都非常多。维娜那奇怪的西方魔法理论和北极星君的东方道术简直就是两个不沾边地理论,但是他们两个都是高人,很快就互相发现对方的理论中和自己的有相似之处。

  在我的撮合下两个神级老大的理论被拿出来合并研究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讨论到死亡的定义时维娜说灵魂是是种能量。而北极星君则坚持认为能量都是可以相融的,如果灵魂是能量那就应该可以互相融合。可是大部分灵魂无法融合,所以北极星君断定维娜的理论错误。为了验证到底谁是正确地,他们合伙搞出那张红色的道符让我找机会实验一下,今天正好是个不错的机会。

  维娜给我的除了那张红色符咒外还有一张绿色的符咒。使用红色符咒后在符纸上滴血的一方会成为主导方,而另外一个灵魂将以能量的形式被吸收进入主导者的灵魂。一旦这个实验成功,我将拥有一个完全等同自己力量地超灵体,但是如果失败了。那张绿色地符咒就可以救我一命,但是很可能会掉很多级。

  因为不知道理论是否正确,所以别说超灵体会拥有什么能力,就连两个灵魂到底是否能够组合成超灵体都还是个问号。不过维娜坚信可以成功,非要我亲自实验。北极星君说魔力来自灵魂,虽然他不相信可以组成超灵体但是他保证如果成功,其最终结果是诞生一个强大超越原本灵魂的新灵魂,所以说只要不失败就一定有好处。

  虽然外面地魔宠们只看到两个灵魂变成了一个金色的大灵魂在那闪烁。实际上我自己却感觉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可能存在的空间。这里是一个无限大的白色空间。脚下的地面是一种白色的物质,摸起来很光滑,就像是经过打磨的光玉。这个地面平坦的向四面八方伸展出去完全看不到尽头。抬头看上方时只能看到白色的光线照射下来,仿佛整个天空是个巨大的灯泡。在这个世界中除了我只有刚才被吸收了灵魂的那个家伙,不过看样子他比我还要紧张,正在那里惊慌的四处张望。

  发现我出现在他旁边时那家伙立刻后退了几步。“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了?快让我出去。”

  “很不幸我并不知道这是哪里。当然更无法让你离开,即使我有办法也不会送你出去的。”

  他的眼神突然变的伶俐起来。“既然出不去,那就先把你干掉!”说着他就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恩?这是什么?我的剑呢?”

  他的手里拿地不是他一开始的武器。而是一柄红褐色的标准大小的单手剑。这把剑就像是用砾石雕刻出来的。表面没有任何的纹路和装饰,而且结构超级简单。感觉像个半成品。他发现武器的变化后紧跟着又突然发现他的盔甲也变了。现在他穿地是一套紧身甲,虽然很合身但是看起来没什么防御力的样子。一开始他是带着头盔和面具的,现在这套盔甲却没有头盔和面具,我也是现在才真正看到他的面容。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印尼的棕色人种,看来各地的地区守卫都是当地人,这样才显示出本地特色。这个家伙长的到是还可以就是比较瘦,感觉很脆弱的样子。

  在那家伙惊慌地寻找自己的武器时我也发现了自己的身上出了点状况。和他差不多,我就像是被人抢劫了一样。身上所有装备都不见了。现在身上只有一套和他那套样式差不多的黑色盔甲。盔甲没有头盔部分,身上结构也很简单,没有花纹也没有多余的颜色。紧身地盔甲包裹着身体,但是并不感觉到拘束。这套盔甲的活动度比魔龙套装还要好,我感觉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浑身轻松。手上的戒指和手镯都不见了,唯一留下的只有一柄黑色地单手剑。总的来说我们的盔甲是一个类型的,唯一的不同就是颜色。估计这是完全的灵魂空间,所以物品是带不进来的。

  我实验了一下心灵接触。竟然还可以用,我可以和魔宠们正常沟通。凌告诉我外面那家伙的尸体他们给坦克当点心了,问我是否可以。我说可以,并告诉他们帮我守护一段时间。

  结束心灵接触又实验了私聊,结果依然是无效。不过不知道是因为进入灵魂空间还是因为我还在魔界地原因。呼叫属性栏之后弹出的属性分成了两组,一个肉身属性一个灵魂属性。

  灵魂属性的计算方式似乎和肉身的属性不一样,没有肉身的属性那么多种类。这里的属性只有敏感度、能级、包容性和属性趋向四个项目。我的敏感度是1,后面有个括号。里面写的文字是“钢铁般地意志”。能级显示是第四级,后面地括号里写着“高能型”。包容性一栏显示是全属性包容,后面也有个括号,里面的文字是“受混乱与智慧神殿庇护地灵魂全属性包容”。最后一栏的属性趋向是——黑暗。这个到是不意外,属性趋向黑暗很正常。

  既然这里有属性显示说明应该是可以战斗的,四个状态中似乎只有能级那一项和战斗有一定关系,不知道是不是要依靠那个来决胜负,可是手上的剑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嘿嘿!没有盔甲也一样!”那个家伙终于缓过来了。“这次没有你的那些魔宠捣乱了。让我送你去参加轮回吧!”

  他狞笑着冲了上来一剑砍了下来,我微微侧身闪开了他的攻击,然后用手肘在他背上点了一下,他立刻飞身摔了出去。没有任何提示,也没有伤害报告,这到底要怎么判定胜利啊?

  那家伙爬起来之后再次向我冲来,我在思考问题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到我的面前了。抬手一挡。胳膊上一疼被打了出去。那家伙再次挥舞着武器砍了下来。我抬腿一脚把他踢了回去。这家伙在这里的速度似乎慢了很多,力量也远没有外面那么大了。我虽然被砍了一剑。但是除了疼痛外没有任何显示报告。胳膊上的伤口竟然像肉身一样会流血,可是血水一滴到地面上就不见了。

  我砍他没有显示,他砍我也没有显示,这个世界到底要怎么胜利啊?

  “啊……!”那家伙嚎叫着再次冲了上来。

  “都是你这个家伙害的!”我突然转身让开他的攻击,脚腕一勾他的脚绊了他一跤。跳起来骑到他身上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把他打的一声惨叫。

  他猛的站起来把我掀飞了出去,我还没有爬起来他就扑了过来骑到我身上用剑刺了下来。剑身轻易地穿过了我的胸口,按说他命中了我的心脏位置,但是除了疼痛我没有感觉到别的东西。我不在乎疼痛,至少我可以忍耐。丢掉手里的剑,我双手抓住他的脑袋用力向下一拉。身体抬起用前额撞向他的鼻梁。

  咚的一声那家伙被我撞地猛的一仰翻了过去,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他却依然捂着脸在地上滚来滚去。我看了看胸口,那柄剑颤悠悠的插在那里还真是够吓人的。用手指捏住剑身用力向外拉,但是随着我的使劲,剑身带动了伤口的肌肉,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差点松了手。这个灵魂空间的疼痛感好象比外面要厉害地多,难道这是100%仿真的疼痛?不会这么变态吧?

  老让这东西插着也不是办法,我咬了咬牙猛的捏紧剑身用力一抽。剑身被拔出的同时一道血箭喷了出来。但是仅仅几秒就迅速的停止了。剑是拔了,但是疼痛依旧,只不过比刚才好一些罢了。胳膊上地伤口似乎也还在疼痛,难道这里的伤是无法恢复的?按这样推论,该不会是要我把对方砍碎才算胜利吧?那也太变态了吧?

  “你居然敢撞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地上地家伙终于捂着鼻子站了起来。

  “撞你算什么,我还打你呢!”身上受点伤算什么,这些伤口确实很疼。但是似乎没有现实中受伤后的那种虚弱感。我突然冲上去把他搞的一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到了他面前。

  右手迅速的按在他的脸上猛然向上一提然后向后下方推了下去,他被我一提,双脚离地,接着我在下按。他就变成了头下脚上的姿势被我撞到了地上。由于我是捏着他的脸向下砸的,所以撞上地面地是他的后脑,按说这一下正常情况下绝对能要人命,可是这里的规则似乎并不和现实中一样。我听到清脆的碰撞声。但是他依然可以动。那家伙惨嚎着抱着自己的脑袋,可是我不打算停下。捏着他的脸把他的脑袋提了起来,然后用力再次撞下地面。特立刻发出了一声更惨的叫声。

  看到他依然在动,我再次提起他地脑袋向地面撞了下去,但是他还在动,于是我只好反复地提起按下。他开始意识到我不会停下,双手开始拼命的抓挠希望挣脱我地钳制。我的胳膊虽然被抓的道道血痕,可是我毫无反应的继续重复的单调的动作。

  撞着撞着他忽然腰部一使力下肢弹了起来绕到了我的脖子上。当他再次把腿放下时我也被带了出去。他借助甩腿的惯性坐了起来,我能看到他的脸上满是恐惧已经没有了开始的那种傲气。虽然一击得手,但是他似乎丧失了继续攻击的勇气。

  我滚了出去翻身跳起,迅速向他冲过去。他惶恐的回身想找武器,可是我先一步追上他,左手一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右手对着他的腰上就是一拳,他立刻开始鬼嚎。但是我一拳接一拳的连续不停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他被打了几是拳后突然扭身双手夹住我的腰。我的胳膊当然没有他的腰力气大。手上一滑被他挣扎了出来,接着他一落地右手一个上钩拳。我的右手迅速的在他拳头上一按。手腕顺着他的拳头一转,以太极拳的走势牵引他的拳头绕了一圈轻易的化掉了他的力量。

  左手一捏他的拳头向后一带把他横着带了出去,右腿一提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把他凌空踢飞了出去。这次他落地竟然哭了起来,不过我没有任何迟疑的上去继续打。

  他现在开始完全不再反抗只是把自己抱成一个团保护着要害然后嚎啕大哭,嘴里还在不断的求饶喊着什么知道错了求我别打了。我本来是没打算停的,同情心这种东西虽然我也有,但是绝对不是用在敌人身上的。但是系统似乎不打算让我继续下去,我一拳下去那家伙突然化为了点点星辰飘了起来。

  大量金色的星辰漂浮了起来组成了那家伙的样子飘在那里,我试着打了一下,完全是空气一样根本碰不到。系统提示响了起来。“灵魂争夺战结束,印度尼西亚地区守卫森林王凯德精神崩溃。玩家紫日将包容其灵魂能量,能级跃迁4级进入第8能级。”

  那团星辰突然飞向我的身体钻了进去,然后消失无踪。这个灵魂因该是被我吸收了,看来所谓的融合其实就是两个灵魂地较量谁更坚强谁就可以吸收另外一个灵魂。

  我正在思考,白色的地面突然变成了格线,接着开始向我脚下收缩。天空也迅速的变小,白色聚集成了一个亮点然后消失,地面的网格也聚集成一个绿点然后消失。身处一片黑暗中的我四下张望。但是什么都看不见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忽然黑暗逐渐亮了起来,但是周围出现的却是我刚刚开始融合时的景物,我地魔宠们正围在周围看着我。

  “主人?”凌试探性的问道:“融合结束了?”

  “恩。”我低头看看似乎没有感觉哪里发生了变化。“好象是结束了,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什么变化都没有吗?”小龙女化为人形走了过来。“主人你刚才在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被送到了一个灵魂空间,然后我和他发生了战斗,最后我把他打败了,然后他就变成了星辰进入了我的身体。系统提示我的灵魂的能级从4级提升到了8级,可是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

  小龙女道:“这个可能只有维娜小姐能明白了。我们暂时是理解不了的。”

  幻影也道:“主人你还是快点回到肉身上来吧?我们最好快点回去,外面的城市战斗应该已经快要开始了。”

  “恩。”

  我迅速的走回了自己地肉身并与之融合。重新恢复之后我打开了属性看了一下,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属性下方多了一个新项目。前面写着超灵体,后面跟了个第八能级的标量。可是完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反正是无法理解这东西,还是等回去问维娜比较好。转身先找了下坦克。“坦克?啃了尸体有什么变化吗?”

  坦克的回答让我吓了一跳。“感觉好象背上那个发射器变大了!”

  晕!那东西已经很恐怖了,再强化还得了?“打开甲壳给我看一下。”

  “是。”

  坦克把那东西伸出来之后我看了半天。这东西的外形到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体积却真地变大了一圈。而且原本肌肉组成的结构竟然也长出了甲壳。以前坦克发射时身边必须要有护卫,因为发射时那东西伸出体外完全没有保护,被敌人攻击会直接挂掉,可是现在坦克即使把那东西升起来依然有甲壳保护,这样就不担心被偷袭了。

  “这个是什么啊?”我忽然发现坦克的脑袋上面多了两个犄角。

  “我也不知道,反正吃完之后就长出了这两个东西,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算了,这个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先回到传送门那里。敌人没了指挥应该已经乱套了,我们现在可以混过去了。”

  让召唤生物都回到了空间门里,然后我关闭了空间门。把大部分魔宠收了回去,只留下凌和夜影跟我一起返回空间门附近。

  传送们附近地情况和我们想的稍微有些出入,虽然敌人的总指挥没了,但是一只部队并不是只有一个指挥官的。军长下面有师长,师长下面有旅长。虽然我们干掉了那个最高指挥,但是他手下的那些指挥人员还是把队伍调动了起来。但是明显可以看出队伍开始混乱了。

  现在的传送门附近已经没没有多少敌人了。估计大部分都已经通过传送门到达了外面。目前传送门外等待进入的部队还有大约十几万人,而且还有不少的攻城器械在那边。大量地怪兽牵引着这些笨重的器械向空间门拖。后面的士兵也在帮忙推。

  凌看了下下面的情况后对我道:“我们要是把那些器械引燃,敌人肯定会抓紧救火,然后我们就可以趁机通过了。”

  “引燃是很简单,不过外面可不好过啊!这里确实没有多少人了,但是传送门外面肯定是密密麻麻的敌军等着我们,而且一旦离开魔界我们的力量就会恢复以前的形态,到时恐怕不容易从敌人的千军万马中跑出来吧?”

  “那你就让飞鸟带着你,我们都会凤龙空间。以飞鸟地速度如果不和敌人纠缠一心逃跑地话,我想也没有谁拦的住吧?”

  “这个办法到是不错。”

  凌忽然道:“对了。主人你不是有传送戒指吗?这里禁止传送外面又不禁,只要穿越空间门你就传送,敌人还没反应过来你就已经到家了。”

  “哈哈!果然是好办法。好了,你和夜影先会凤龙空间,我来穿越空间门。”

  收回夜影和凌后我放出了飞鸟,告诉他我地计划后我们找了个离空间门比较近的山口藏好。两个半月脱离我的盔甲先绕到空间门另外一边的山上,然后随着我的控制,两个半月突然燃起几丈高的黑色魔焰。下面的敌人几乎在魔焰燃烧起来的同时发现了这两个目标,但是他们却已经来不及阻挡了。

  两个半月旋转着向下面的攻城器械飞了过去,下面的敌人迅速拉弓射箭,但是这么快又这么小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被命中的。再说半月又不是弓箭,即使被射到又能怎么样呢?两个半月迅速的飞到一部巨型投石机旁边,两身轰响半月插进了投石机的横梁里,魔焰迅速把横梁点燃,大火开始吞噬着投石机。敌人正要冲过来,半月突然晃动了几下从横梁上退了出来。刚一退出来的两个半月立刻分散开来,一个向旁边装着火药的马车飞了过去,另外一个直接向着一个拉满了晶石的马车飞了过去。

  敌人看到这个情况已经吓傻了,**马车先一步遭殃,轰的一声一个小蘑菇云升了起来,周围的敌人和马车一起飞上了天。紧跟着晶石马车被点燃,敌人赶紧跑去灭火。魔法晶石虽然不是**,但是烧久了也会爆炸,而且威力不比**小多少。

  接二连三的点燃了大部分攻城器械后两个半月突然向空间门飞了过去,然后我和飞鸟突然从岩石后飞了出来。我骑在飞鸟身上,飞鸟则一出来就使用了超音速突击。敌人对我们这种速度的目标是无能为力,他们发现我们时我们已经到空间门的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