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八章 地狱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八章 地狱

  “现在怎么办?”小纯问道。

  小龙女忽然道:“主人有带**吗?”

  “有,干什么?”

  “牺牲一个总比让大家一起完蛋要好。”小龙女看着我,我点点头之后她继续道:“只要把**在空间门内引爆应该就可以提前关闭空间门,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人去引爆。”

  “我来吧!”晶晶主动请命。“这里防御最强的就是我了,我去还有生还的可能。”

  凌摇摇头:“你不能去。”

  “为什么?”

  “黑洞连接着暗界,你是天使,进去就完蛋了。”

  我拿出了**:“还是我亲自来吧。玩家死亡会回城复活,万一你们进去出不来我不是少了一个魔宠?再说有守护项圈帮忙,我才是最强防御。”

  “主人怎么可以自己冒险?”凌想要反对。

  “凤龙,送他们回去。”周围的魔宠一下子全都被收回了凤龙空间。

  我暂时还不打算炸掉空间门,只要这个蓝色的防护罩没有消失就有机会,让它多开一会可以多吸几个敌人进去。其实要不是为了保护后面我们的图腾巨龙和那些行会里的长枪部队,我才不会炸掉它呢。

  身边的蓝色防护结界眼看着开始晃动,我拿出了仅有的一块魔晶石打算多顶一会是一会。在第一块魔晶石消耗干净之后我迅速的换上了第二块魔晶石,结界重新恢复,但是我知道这个也撑不了多久。

  新魔晶石的体积太小了,不一会就开始出现裂缝。此时结界外面已经变成了地狱一般的景象,大块的岩石和无数的士兵一起飞起来像失去重力一样向黑洞飞去。

  咔嚓一声面前地魔晶石突然变成一堆灰色的粉末随风飘散,蓝色的空间封闭结界突然炸裂。我们行会的长枪和图腾巨龙都迅速的掉转身体开始拼命的逃跑,但是引力过于强劲。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对抗黑洞的引力场。别说我们这里了,就是一百公里外的三马林达现在也是飞沙走石一片末日地景象。

  巨龙们拍打着翅膀只能减慢被吸入的速度,长枪到还好一些,它们的强劲推力竟然可以保证自身原地悬停不被吸入黑洞中,但是那个空间门一直在向黑洞靠近,引力在不断加强,长枪们的抵抗也只是徒劳。在那个空间门被强大的引力摧毁之前,这个引力会一直增加下去。

  我没有去对抗引力而是向着它飞了过去。强大的引力让我感觉自己要被引爆了。强大的引力加上我自身的飞行,我以难以想象地速度向着空间门冲了过去,成吨的**被我从手镯里拿了出来,它们本来是用来作为三马林达的最后自爆用的。要是守不住城市,我们最终会销毁整个城市,连同所有的敌人一起。但是现在,我要提前使用它们了。

  在我感觉已经快要无法承受黑洞地强大引力时用力将**都抛了出去,因为我是加速向前飞的。**一离开我的手镯立刻就掉在了我后面,我比**要快些冲向黑洞。

  “绝对屏障!”这个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对抗黑洞。按照常识黑洞的引力是足以摧毁一切物质地最强之矛,但是这个游戏里的绝对屏障又是号称可以无视一切攻击的最强之盾。现在,以最强之盾对抗最强之矛,让我来验证一次矛盾理论谁更强大吧!

  白色的光幕瞬间形成。绝对屏障隔绝了所有的力量,包括引力。我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引力的消失,身体似乎舒服了很多。我迅速的穿越了空间门回头看向大门,那堆**在我穿越空间门之后不到一秒也进入了大门。在到达大门的一瞬间。一道闪光突然爆发,空间门像玻璃碎片一样四分五裂。

  我穿越了空间门之后好象是进入了太空,周围全是黑暗,不过完美地黑暗视觉下我可以看见大量的物质汇成一道长河向着黑洞冲去,这其中有泥土有岩石也有敌人的士兵,当然我也在中间。

  在空间门被炸毁之后的一瞬间,外面的异常引力突然消失,许多飞在空中的东西淅沥哗啦的像下雨一样向下掉。很多人爬起来都还没明白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而空间中的我却看到奇怪地想象,爆开地**和空间门仿佛焰火一样散开,然后他们又突然拐了个弯向着黑洞飞了过去。引力太过强大,爆炸的火焰、物体地碎片、飞行的生物,就连光线在内,没有东西可以摆脱强大的引力。

  绝对屏障可以持续20秒,我穿越了空间门后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黑洞飞去,传送戒指都无法传送我离开。仅仅十五秒之后我就冲进了黑洞的中心。周围的生物和岩石之类的东西都在这之前就已经完全分解成了看不见的威力。引力撕开了分子。一切都回复到纯能量形态,但是绝对屏障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它完全不怕这引力。

  撞上黑洞之后我以为自己会完蛋,但是那并没有发生。绝对屏障仿佛玻璃一样突然碎裂,无敌的屏障竟然还是没能顶住这最强攻击。但是,就在屏障碎裂的同时眼前突然一亮,我感觉自己似乎是穿过了什么。

  突然出现的光亮让我稍微有些不适应,高速撞上类似地面的东西后我在那上面滚出好远才停了下来。当我爬起来之后才发现周围多了好多的人。趁他们还在迷糊,我赶紧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这里的情况看起来就像传说中的地狱,黑色的天空灰蒙蒙的,感觉乌云随时都会压下来一样。这里有光亮,但是光线并不来自天空,相反,天空实际上是被地面照亮的。宽阔的岩浆河从高耸地火山上流出,一直延伸到天边看不见的地方。这里的光线就来自这些岩浆。它们的火焰照亮了这个世界。

  附近的每一座山都是活动的火山,大大小小的火山口星罗棋布。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天空中的实际上不是云而是火山灰,火山口喷出地大量烟尘遮天避日,那些天空中的乌云实际上就是这些烟尘汇聚成的火山云。印象中地狱好象就是这个样子的,难道说黑洞后面连接着地狱?

  正在我迷惑的时候忽然一群人跑了过来,他们的嘴里还在说着听不懂的话。我试着启动了翻译系统,这个功能到是还能用。翻译机一启动立刻就可以听懂他们的话了。

  “让开让开,出什么事情了?”两个比较强壮地玩家推开人群出现在我的面前。

  “中国人?”那个家伙看见了我的行会徽章。本行会的战舰上都有巨大的冰玫瑰标志,我胸口地这个徽章立刻让对方认出了我的身份,而在此同时我也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这些是印尼玩家!

  “干掉他!”那个家伙刚一喊出来两个印尼人就扑了上来。

  我猛的张开翅膀飞了起来,下面地两个家伙自己撞在一起结果同时向后摔了出去。我再次落地,又有一个家伙冲了上来向我挥出板斧。我单手抓住了斧柄,然后向旁边一带,那个家伙像块石头一样被扔了出去顺便撞倒一大片。我看看自己的双手,奇怪了。怎么力量突然增加了这么多啊?

  “他是魔族,都闪开。”一个头上长角的恶魔族玩家冲了上来,我们两个迅速的撞在一起。这个家伙明显比刚才的那个人要强壮很多,但是他依然不是我的对手,抓住他的双手抬脚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下子。

  后面一个玩家忽然挥舞着长剑砍了下来。我猛地一回身,呲啦一声手肘后面的长刀伸了出来刚好和他的长剑撞上。叮的一声两把武器一碰就开,我这边似乎感觉到一震,他那边的长剑却突然断成两截。那家伙惊讶的看了下自己的剑。然后丢叫手里的剑柄拔出****冲了上来。

  我单手捏住他持****地那只手地手腕,然后抬腿一脚把他踢飞了出去。后面的恶魔玩家又冲了回来,我用力一跺脚,脚下一甩,小腿后面地背刃伸了出来。那家伙刚好冲到,我一弯腰,右腿一个上踢,那家伙身体一让闪了过去。但是一道超长的口子已经出现在他的胸口。

  我不知道怎么了,到了这里感觉和平时不一样了,身体上力量和速度都有显著提高,连武器似乎都变的厉害不少。后面三个长相吓人的怪物突然扑了上来,我小退半步让开了怪物的扑击,回身一脚把怪物踩倒在地,翻身骑上去,手腕一动刃爪出鞘。用刃爪顶着怪物的脖子轻轻一带。怪物身下立刻喷出大量鲜血然后开始在那里抽搐着停止了呼吸。

  “怎么搞的?”一个晶甲武士走了出来。一看他的装备就知道这个肯定是npc,因为他和三马林达外面的那些正在刷新的敌人的装备是一种材料的。不过看起来这个家伙是个指挥,他的盔甲明显要华丽一些,而且他还骑着一头有些像狗熊的怪兽。

  “有入侵者。”

  “入侵者?这里是流放之地,哪来的入侵者啊?”

  “可是这个……?”

  那个家伙看了我一眼:“奇怪了,竟然真的有入侵者,把他抓起来,我要问话。”

  那家伙一指我,他身边的四个npc守卫立即向我走了过来,看起来他们也要比外面刷新的那些部队要高级一些。我当然不会等他们来抓,翅膀一伸转身飞了起来。后面的那个指挥突然扔了个套索出来,该死的这家伙准头还不错竟然挂到了我脚上。绳索一收紧立刻把我给拉住了,然后那些玩家主动上前帮忙向下拉想把我拽下去。

  “召唤!幸运,帮忙!”

  凤龙空间在这里依然工作正常,但是召唤出来的幸运却不大正常了。从凤龙空间爬出来的幸运看起来和以前有了很大区别,要不是他还能和我保持心灵接触我都认为是搞错了把别的什么东西给召唤出来了。幸运竟然比以前大了近一倍,体长三百多米的巨龙实在是够恐怖。除了巨大的身体外,幸运的头上多了好多地骨刺。看起来比以前要狰狞恐怖的多。

  幸运一出来就是一声龙吟,那声势不亚于海啸。巨大的声音震的大地都在颤抖,周围的人包括npc都不得不捂住耳朵。幸运猛的咬住我身后的绳子一拉,地面上的玩家像一只只蚂蚁一样被穿成一串子提了起来。我回身用刃爪切开了脚上地绳子,幸运却开始发威,一道龙炎比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火焰顺着地面席卷了一大片土地,所有被覆盖的敌人几乎全体完蛋。我从来不知道幸运有这么的强大。这明显是反常的情况。

  “先离开这里。”我对幸运道。

  幸运似乎对自己的力量很着迷,又喷了一口龙炎之后转身和我一起向远方飞去。

  在这里飞了几圈发现这里完全是地狱,到处都是岩浆和黑色的正在冒眼的岩石,根本没有看到任何的植物。虽然这里没有植物但是却有不少动物,我们看到了大批地生物在周围活动。这里的动物和地面的不同,他们不但长的一个比一个丑而且凶残无比,这些生物不但互相攻击而且会袭击同类,它们的进攻是不分敌我地。除了自己他们会攻击一切靠近的生物。就在天上飞了一小会就看见几十名玩家被各种奇怪的生物攻击。所有被杀死的玩家和那些死亡地生物一样被撕成一块一块的碎肉然后被抢食一空。

  恐怖!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恐怖了!不过让我安心的是幸运在这里似乎具有绝对的威慑力,所有怪兽在发现我们之后都会毫不犹豫的以最快的速度跑的无影无踪,幸运强大的气息让他们知道这个是绝对惹不起地生物。

  飞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确认了大致情况然后开始找地方降落,在一座大火山后面我发现了大批的军队,三道空间门就竖在那个山边的空地上。这些军队和我看到的那些出现在三马林达外面的军队完全一模一样。而此时他们正在以整齐的万人队不断的走进空间门内。看来这三个空间门就是我们在城市外看到的那三个,而这只军队就是将要进攻地部队。

  仔细观察了一下,敌人地数量在八百到一千万,周围的岩浆大地上密密麻麻地全是人。这些npc不光是那种步兵。我在他们中看到了骑兵,后面还有法师和攻城器械,敌人并不是单一兵种。传送阵外面我进来之前大约还有二百万敌人,这样算下来敌人总数大约在一千二百万左右,看来规模比预期的要小一些。

  在那些整齐的npc后面还有不少乱七八糟的军队,一看就知道那是印尼的玩家,而且似乎人还不少。日本那边npc反击时玩家也跟着一起进行了报复,这个趁火打劫的技术也不是只有日本人明白。印尼玩家似乎也打算和npc协同进攻。

  我实验了传送戒指,那东西在这里完全无效,私聊也无法联系到任何人,在这里我的通讯和移动都基本失灵。看来要回到城市里只有穿越那三道巨大的空间门,不过我自认为不可能战胜下面那一千万敌军,所以现在需要想别的办法出去。

  “主人。”幸运突然变成人形站在我旁边。“如果你是想出去的话,我建议先把他干掉。”

  我顺着幸运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敌军后方。一只巨龙正立在那里。这家伙的身材也相当巨大。要是幸运不是因为到了这里突然莫名其妙的增大了一倍,估计还没有这个家伙大呢。

  “你要我干掉那条龙?”

  “不是龙。而是龙头顶上站着的那个。”

  幸运是巨龙,视力和望远镜差不多,我可看不见那么远的东西。启动星瞳将远处的影象直接放大在我的面前,这下看清楚了。那边的那条巨龙的头顶正站着一个少年,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面带微笑地少年。他就那么站在两个龙角之间,微笑着看着前面的大军正在开入空间门。如果我的估计不错的话。这个不是敌人的总指挥也是得力干将什么的。

  “为什么要干掉他?”

  “这么重要的时刻还能站在那里的一定是高层人物,如果他被杀了就会引起混乱,就算不能趁乱跑掉,起码可以为城市守卫做些贡献。”

  “可是我们凭什么和他战斗?那里可是有近千万敌人啊!”

  “我可以把他们引过来。”

  我看着幸运然后笑了起来,幸运也和我一起坏笑起来。

  “开始吧!”

  幸运突然重新变为巨龙,然后猛地开始吸气。“魔龙冥焰!”

  这恐怕是幸运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次龙炎喷射了,到了这里不但体积增大,龙炎都强化了好多倍。一道蓝色的火焰居然穿越了几公里的距离落在了下面的大部队中间。接着星瞳的帮助我可以清晰的看见。仅仅一瞬间,上千名npc在烈焰中化为飞灰。幸运的龙炎确实很厉害,但是这次地威力也确实有些吓人了!

  幸运的喷射并不是仅此一次,一道龙炎结束之后立刻开始不间断的喷射。下面的敌人就是瞎子也该发现我们了,龙炎在这里简直就是路标,下面的敌人全都看向我们这边。

  我看到一些npc开始向我这边冲了过来,但是那个魔龙和他头顶地人却没有动静。幸运再次道:“让坦克来次狠的,要不然他不上钩。”

  “坦克。魔晶炮击!”

  几乎在坦克出现的同时我就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正常了,坦克以前和幸运的大小是差不多地,到了这里幸运增大了近一倍体长超过了三百米,而坦克则是增加了一倍多,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体长四百米以上的超级巨兽了。

  我看到坦克后愣住了。他看到我也愣住了。心灵接触传来坦克的声音:“主人?你怎么变小了?”

  “不是我变小了,是你变大了!先别管这个,看到下面那个魔龙了吗?用魔晶炮击,干掉他们。”

  “明白!”

  坦克迅速调整身体对准那个方向。然后肢体伸展开来插进地面固定住了自己。黝黑的巨大背甲展开,一个红色的肌肉组织和紫色的水晶一般的半通明物质组成的平台伸了出来。

  “噎?这是什么啊?”

  坦克以前使用魔晶炮击时都是伸出一根管子一样地东西,并没有这个肌肉团啊!这个红色的肌肉团盘根错节,看起来相当的强壮。那些紫色的水晶结构被包裹着只能看到一小部分。在这个筋肉团的前方有一个短粗的黑色组织,这个部分似乎是骨骼形成的炮管,但是看起来比以前那个炮管要粗壮很多。

  忽然,那些露在外面的紫色水晶部分开始发光,紫色地光线越来越强。我能听到周围出现了一种嗡嗡声,而且这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高音调,渐渐的开始有些刺耳了。

  在那个肌肉组织上伸出地黝黑炮管前端出现了一个紫色的亮点,这个亮点在不断的变亮而且越来越大。

  忽然我听到非常清楚的声音从坦克的身上传了出来:“魔力突破临界,魔晶脉冲炮发射!”

  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一响,和以前不同,这次不是发射一个紫色的炮弹,而是一道紫色的光柱直射出去。从一开始我们开始喷射龙炎开始。那个少年一直是微笑着看着下面仿佛这些都和他无关一样。但是在坦克突破临界的同时他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惊讶的看着我们这边,而且有明显的担心的神色出现。

  少年和魔龙同时一闪消失在原地。紫色的光束以零点零几秒的差距命中他们刚刚站立的位置。大地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一个半圆形光球以命中点为中心开始向四周扩散。那个少年和巨龙是瞬间移动闪掉了,可是他身边的那些npc和玩家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光球迅速的向四周扩散,被包进去的东西瞬间气化。坦克的紫色光柱一直没有停止,光球依然在扩大,我看到的部分起码有一万名npc被包裹了进去。这个敌人绝对是有什么东西引起了我和我的魔宠发生变化,这个绝对不是坦克应该有的威力。

  在攻击中的坦克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他竟然把自己的腿从地面上拔了出来,然后拖着沉重的身体转了个方向。巨大的光柱随着坦克的身体转动而在地面上移动,光柱扫过的地方就是一片火海,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这光柱的照射下生还。

  一些空中的飞行怪物已经冲到了我们附近,坦克背上的那个东西忽然一仰头开始对准天空,然后光柱在天空中不断的来回扫射,所有沾边的飞行生物都是瞬间被烧毁,连渣子都剩不下。

  “坦克,停止射击!”我被这巨大的威力吓到了,感觉上这不是我们自己的力量,不应该胡乱的使用。

  听到我的命令坦克立刻做出了回应:“是的主人,炮击停止!”

  光柱开始迅速变细,直到最后变成一条亮线消失在空中,一些星辰碎片一样的光点在空中飘散。光线停止,坦克身上的那个肌肉组织的水晶部分也逐渐失去光泽暗淡下去,然后巨大的肌肉组织缓慢的收回了坦克的体内,背上的黑色甲壳重新合拢把那个恐怖的武器包裹了起来。

  我看向下面的敌人,在那平坦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十几公里长一公里宽的巨大深沟,那是刚才坦克的射线移动时在地面上留下的。下面的npc军团差不多在这一次光炮攻击中损失了四五万人,这还不算天上掉下去的飞行生物。坦克的魔晶炮击从未创造过这种记录,这不是我们的力量。

  “坦克,你要是累的话就先回凤龙空间休息吧!”坦克每次炮击都是要休息的。

  但是这次不同,似乎什么东西都变奇怪了。“主人,我感觉很好,一点虚弱的感觉都没有。我知道以前炮击后都要休息的,可是今天没有那种感觉,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来几次那样的炮击。”

  天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啊?这是我的坦克吗?满级的坦克也不应该有这种破坏力啊!忽然想到既然召唤出来的幸运和坦克都变异了,那别的宠呢?我打算召唤其他生物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