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三章 利害关系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三章 利害关系

  我带着玫瑰她们三个到达的是欧库西,这里只有一个村庄,周围全是树,本来还想找当地人谈谈,可是发现竟然找不到人。问了先期到达的我们行会的人才知道,欧库西这一片是块飞地,和东帝汶主要区域不连,那些东帝汶的玩家战败后全都跑到主区去了。

  既然人都不在这边,我也只好传送到那边去找人。比较幸运的是东帝汶的面积实在是小的很,我们借助舰队携带的高音喇叭几乎可以覆盖他们全国的面积,喊了一个小时果然有人出来了。

  我见到的这个东帝汶代表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他选的种族是黑精灵,配合他的皮肤颜色到是很搭配。不管怎么说目前我算是侵略者,虽然我现在等于是替美国人背黑锅,但我们毕竟是同盟,而且按照战争爆发前的约定,战争期间被攻下的城市都被设定成为我们行会的下属城市,要到整个战斗彻底结束我们才能开始分割领土。

  因为我们这个尴尬的身份,对方看到我之后非常的不客气。这个我当然可以理解,看到日本人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客气的。

  “你有什么话要说?”黑精灵问道。

  我摘下了头盔递给玫瑰帮我拿着,然后才开口道:“你好,我叫紫日,是中国的冰霜玫瑰盟的会长。”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和你们这些侵略者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把你要说的事情说完。”

  “实际上我是来道歉的。”对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他什么也没说。我接着道:“这次的事情本来和你们东帝汶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的起因是印尼人抢劫了我们行会地一艘很重要的大船。我们行会决定抢回那艘船并报复印尼人的强盗行为,所以联合了一些中国的行会参战。”

  “那是你们和印尼的问题,关我们什么事情?”对方终于开始有反应了。

  “所以我才来道歉啊!”我很温和的笑了笑。然后接着道:“虽然中国是个很庞大的国家,但是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并不是全国人都会为了我们地这点事情来帮忙。考虑到能够参加的行会人员太少,我们行会被迫向国外寻求帮助。我们这次邀请了德国和美国的一些行会帮助我们作战,而他们占领的城市将折算成现金最后和他们分帐。负责你们这一片地区的是美国行会的玩家,他们进攻你们东帝汶并没有和我们商量,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们这里已经被占领了,我想干预已经来不及了。”

  对方开始思索起来。似乎在评估我刚才那番话的可信度。玫瑰看出了对方地疑虑,帮我解释道:“请相信我们的话,如果真的打算进攻你们,我们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跑来这里了。请仔细想一想,进攻你们的人中有中国玩家吗?”看到对方摇了摇头玫瑰又一指海面:“看到了吗?周围的海面上停满了我们地战舰,澳门赌博网站:要是我们想要进攻你们的话,这些战舰因该会帮忙的,可是你们有遭到炮击吗?”

  这次对方摇了摇头并开口道:“没有。那些战舰从头到尾都没有向我们开炮。我相信你们的话。但是现在我们地城市已经被占领了,你的道歉有什么意义吗?”

  “道歉当然没有意义,不过道歉只是第一步,如果你们接受道歉的话,我还有第二步的帮扶计划。”

  “第二步计划?”那个黑精灵惊讶的问道:“第二步你打算做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微笑着问道:“在我说出第二步计划之前你是不是先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你在东帝汶的身份呢?另外,你是不是可以接受我们地道歉呢?”

  他立刻微笑着回答:“我叫阿拉,红森林联合会的会长。我的行会是东帝汶地区仅有的七个行会中最大的一个,目前会员有一万三千多人。我代表我和我的行会接受你的道歉。不过其他行会我就做不了主了。”

  “你接受就可以了。”我和他握手。“我的第二部计划其实很简单。这次我们和美国人以及德国人订立地约定是,被占领地城市不一定归属占领者,而是折算成贡献值。我们将来可以把城市拍卖掉,然后按照贡献值来分割这比拍卖款。如果我们参加的人员想要城市就要自己拿钱出来竞拍,拍到就算是得到了,没有拍到就只能给别人。”

  “你是想要我们出钱买回自己地城市?”我摇摇头,他立刻又道:“你是想送还给我们?”我继续摇头。“那你想干什么啊?”阿拉有些着急了。

  “既然城市已经占领了,那拍卖是必然的。这些个城市虽然是美国人占领的。但是实际上应该属于这次参加战斗的所有人员的共同财产,即使我是组织者也不可能擅自拿出来还给你们。”

  “那你还说什么?”阿拉有些生气。

  我不和他计较,接着说我的。“虽然我无权处理公众财产,但我有资格参加拍卖,而且我们事先约定好的,自己人买的话,实际喊出的拍卖价格只需要支付95%就可以了。”

  “你是要买下这里?”阿拉终于明白我要干什么了。

  “对。我要买下这里。”我顿了一下接着道:“但我不可能买下来白送给你们。”

  阿拉又开始生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土地,你们占领了之后难道还要我们自己出钱买自己的土地吗?”

  “我有说要你们买吗?”

  “那你什么意思啊?”阿拉已经被我跳跃式的表达方式搞晕了。

  “虽然这片土地原本就是你们的。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里被占领了。这次占领说起来是我们三国联军干的。实际上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连那些美国行会也不是各个都知道这件事情,进攻你们只是那几个美国行会心血来潮的一时决定。除了负责进攻这个岛地几个美国行会,其他的美国行会和我们一起对此一无所知。因此,你们这次的事情可以认为是你们倒霉遇到了不幸。只是一次意外。我购买土地之后如果再白送给你们,那你们等于是什么都没有损失,而这次不幸等于是转嫁到了我的头上。我替美国人来道歉背黑锅是因为我们是联军,虽然进攻你们并不是我的意思但是最后拍卖时我们行会还是会得到实际利益,所以背黑锅也就背黑锅,我们认了。可是我们为什么要为你们顶替这些不幸呢?仅仅是因为这次不幸给我们带来了利益吗?”

  看到对方长时间不说话我接着打了一个比方:“如果你在路上被一个美国人撞了,摔倒后你手里的钱被风吹走了,那个美国人恰好又是为了帮我办事才撞了你。而我捡到了这些钱中的一部分。你难道就因为这样而要求我赔偿你被风吹走的全部钞票吗?”

  冰凌忽然也开口道:“道义上我们确实理亏,但是实质上我们没有补偿地义务,这一点请你一定要想明白。”

  阿拉考虑了半天才开口道:“可是我们的城市……?”

  “城市我会负责买下来,但是我不可能白送给你们。而且你们国家已经被全面占领了,你们的玩家现在连一个村庄都没有,我估计如果七天后的系统反击被我们防守成功,很可能你们的国家地位会被系统撤消。一个国家至少因该有一片领土和一个村庄,你们什么都没有。系统不可能保留国家的地位。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被灭国的先例,所以我不大清楚之后会有什么变动,但是我估计你们肯定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惩罚,而且之后会比现在要苦难地多。”

  “那你的意思是……?”

  “你们加入我的行会。”

  “啊?”

  “如果你们全体并入我的行会,将来的惩罚就不会落到你们头上。因为你们算是中国行会地成员。到时候城市归入我们行会,可依然是你们在用,还是和现在没有任何区别,你们可以减少损失。我也不吃亏。觉得这样行吗?”

  “并入?”阿拉思索了半天才道:“说起来容易。你们现在的身份毕竟是外国行会,如果要全面并入就是背叛自己,你认为我们会接受吗?”

  玫瑰立刻开始和阿拉解释并入的好处,冰凌也帮忙说服阿拉,可他不断的在反对和提问,根本不打算合并。

  一直插不上话地冰冰忽然拉了拉我小声的道:“紫日哥,我看合并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

  “为什么?”

  “因为这个国家太麻烦。”

  “麻烦?”

  “东帝汶这么小的地方竟然会**出去,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我点点头:“不过根据我的看法。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的林木资源和种族特点。”

  冰冰立刻道:“既然你明白就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啊。”

  我突然一拍脑门。“我怎么这么糊涂啊!真是的,把重点给弄错了!”

  那边地谈话刚好结束,阿拉并没有听到我的话。他走过来对我道:“合并对我们是重大的侮辱,这相当于背叛自己的国家。但是我们并不想承担如此重大的损失,如果你们可以答应让我们自制并给我们足够的调动权利,我们可以考虑合并。”

  我忽然大笑着和他握手还拍了拍他的胳膊,搞的他莫名其妙地。“阿拉,其实你也不用这么为难。实际上我主要是来道歉地。既然你们接受了道歉我也就安心了。是我糊涂了。竟然让你们当叛徒,这个实在是对不起。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我赶紧对玫瑰打了个眼色。

  玫瑰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拉着冰凌就往村子里走。“真对不起耽误你这么长时间。阿拉兄弟不要介意,我们真地不是故意的。既然你们不愿意合并,那就算了。”

  “哎……?那个……?紫日……?”

  我和玫瑰几乎是夹着冰凌和冰冰装傻冲愣的跑回了村子里,那个阿拉想要追上来,却听到一阵整齐的哗啦声,数百杆长枪对准了他,吓地他又退了回去。

  我拉着玫瑰她们迅速的回到了村子中间。玫瑰到现在才有时间问我:“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啦?”

  我笑着把冰冰拉到身前。“是冰冰提醒了我。”

  玫瑰惊讶的看向冰冰,眼中满是询问的目光。冰冰看到玫瑰这么疑惑就再次重复了刚才对我说的话。玫瑰是什么人啊?一听马上就明白了。一开始是我的惯性思维蒙蔽了自己的判断力。这下一点马上就通了。

  我开口道:“这么小的一个国家都能闹**,其中必然是有原因地。国际上的小国家大部分是因为大国之间的战争需要一个缓冲带,所以才诞生了这些夹缝中的微型国家,他们是大国的影响力下创造的中间势力。比如说新加坡、瑞士、马齐顿,这些小国家都是特殊因素下形成的。但是实际上还有一种比较少见的微型国家,那就是民族式**国。这种小型国家往往是单一民族,而且这个民族一般比较落后,偏偏还极度地排外。当他们接触到外界的繁华后也梦想着那样的环境。可是客观条件不允许,所以他们利用民族之间的对立把自己分化出去,然后借助自己微妙的地位吸引那些大国利用他们。他们在出卖自己地同时牵制了原本所属的国家,并且从中获得大量好处。东帝汶实际上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如果我们真的收留这么一个国家的人并入行会,那就相当于被一条水蛭叮了。它会不断地从我们这里要求援助。先开始可能不多,但是后来会越来越厉害,直到把我们吸干。这种大麻烦真是危险啊!”

  冰凌不大理解我的意思了。“那你一开始还那么积极的道歉,还要补偿他们。要和他们合并?”玫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冰凌奇怪的问道:“我说的很好笑吗?”

  我把玫瑰搂到怀里。“还是我老婆最了解我啊!”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冰凌彻底迷糊了。

  玫瑰笑着解释道:“你以为他真的那么好去赔礼道歉吗?他是看上了那些森林。”

  “啊?”

  玫瑰看看冰凌满脸迷惑,又继续道:“还不明白吗?美国人一路打到这里第一反应就是发现巨大的财富了,他们占领这里就是想自己要。到时候拍卖会他们肯定不会手软,而且这里是他们占领的地方,道义上他们优先,所以说这个是决对地囊中之物,美国人是一定要拿到手的。而紫日他看到这里之后当然发现了这里的价值,所以他临时决定拉本地人入会。等战斗结束后分割利益的时候我们可以提出这里是时计划外的土地。然后我们可以凭借东帝汶本地居民的名义买下这里,那么美国人就没有办法和我们抢了。”

  “搞了半天你绕这么大弯子是为了这些木材啊?我说你怎么这么积极呢!”冰凌忽然惊讶的道:“玫瑰姐你早就看出来了啊?”

  “哈哈,你以为我一开始拼命帮忙游说是为了什么啊?”

  “你们好恐怖哦!跟阴谋家一样!”冰凌抱抱自己的肩膀做出冷地样子。

  冰冰笑着道:“虽然紫日哥对外像个喜欢搞阴谋地大恶魔,但是对自己人他可是天师哦。”

  “看来你们是物以类聚啊。”

  “哈哈哈哈!”我们一起笑了起来。

  冰凌首先停下来问道:“既然我们放弃了本地人这张感情牌,接下来要靠什么去争取这个城市的归属权呢?”

  “我也正在考虑呢,不过就算拿不到这几个城市地归属权,起码不能被那只吸血虫叮上,城市之争也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那帮家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而且你还有苦说不出。”

  玫瑰道:“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任务是多打下几个城市赚取功勋值,这样到时候可以多分点好处。老公你不要担心。有我在呢,最后的分割我们不会吃亏的。”

  这个我到是相信,玫瑰在这方面是专家,况且我们行会还有个素美呢。

  既然决定不用本土人群这张牌,我就没有必要再留下了。迅速的离开这里,让玫瑰去指挥本行会的玩家参加各个城市的争夺战,而我则带着一部分舰队拖着风成城出现在了苏门答腊岛最后的三个城市附近。这次代号收割行动的战斗在夜里零点爆发,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天亮终于结束了。印尼人竟然在城市里跟我们搞地道战,害的我们最后不得不依靠巨龙部队的帮助才能顺利进攻。

  那些城市地道就像蜘蛛网,我们的玩家不认识路,在里面总是吹亏,后来巨龙部队赶到。巨龙们把嘴巴插进地道入口喷射龙炎,火焰立刻顺着地道向四面八方移动。一口龙炎下去,附近不少地方的排水道都往上喷火,还有些房子里的床板或者是炉灶什么的突然往外冒火,那些都是地道入口。龙炎喷射一结束,各个地道口立刻就有无数浑身着火的印尼人惨叫着往外跑。

  地道战我们中国人多少年前就玩烂了,居然还有不怕死的敢在鲁班门前耍大斧。把这些地老鼠一个一个的从坑道里烧出来之后我们开始进行绞杀,上了地面他们就没什么战斗力了,轻而易举的被彻底的干干净净。

  我们这边的城市全部占领后,美国人和德国人也胜利大会师,现在是周一的早上,整个印尼只剩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相连的那个伊里安岛了。我们的舰队帮助新几内亚的玩家封锁了印尼人的海上力量,可是他们依然和印尼人打了个半斤八两。我们成功的占领了印尼大部分地区后他们竟然还在和印尼人为了几个小城市打的不亦乐乎。

  周一不少人要上班了,我们的队伍基本也都离开了印尼境内。现在根本不需要担心印尼人反击,主岛上剩余的印尼人数量太少,根本无法进攻任何一个城市,而大部分印尼玩家都撤退到了伊里安岛。npc反击战还有五六天,我们只要抓紧时间搞建设就完事了,根本不需要担心其他问题,反正传送阵都是通的,城市卫队随时可以支援任何一个城市。

  在伊里安到西北角有个极乐鸟半岛,本来是伊里安岛的附属岛屿,可是看样子新几内亚的人要打到这里起码要十天半个月,我们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派了几个人通知了一下新几内亚的行会,这个岛我们自己把他搞定了。

  周一下午阿修福德的铁十字军和美国的几个行会一起登陆了伊里安岛,两边夹击之下印尼最后一个大岛也完蛋了。现在印尼剩余的土地仅仅是一些无名岛了,这些小地方大多很偏远我们一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晚上,天黑之后参战的各国行会会长终于齐集雅加达,战斗第一阶段已经可以认为是结束了,该是切蛋糕的时候了,而这次战争到底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就全看这次瓜分胜利果实的大会我们能不能掌握好分寸了。软战争可是比真枪实弹的战争更加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