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四章 恐怖涡轮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四章 恐怖涡轮

  减速板低着头向前猛冲,经过我身边之后他迅速的停了下来。后面那个家伙拿着长矛冲了上来,夜影突然嘶鸣着人立而起,前蹄在那个冲过来的家伙肩膀上用力一蹬,那个倒霉鬼立刻就惨叫着飞了回去,顺带还挂倒一大片。

  第一个人被踹倒之后后面的人也很快冲到了跟前,一个家伙拿着到打要向前冲,但是冲到一半他突然定住了,因为我的魔龙枪正顶在他的咽喉上。他突然挥刀挡开长枪,可是我一抖枪身又把枪尖顶在了他的咽喉上。他再次挡开枪尖,我一扭手第三次顶住了他的咽喉。

  “朋龙算了,你打不过他。”一个战士走了上来。他看了一眼我身后的减速板又看了下我。“这位朋友,我们和你身后的人有些过节,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我歪了下脑袋:“很不幸,这个是我朋友,我这可不是多管闲事,所以……!”

  那家伙点点头:“那就得罪了。”

  他突然冲了上来,猛的一蹲身横扫一剑,目标是夜影的腿。但是很可惜,夜影可不是傻马,他是以速度和灵活性闻名的梦魇,搞偷袭也要看对象的。

  夜影突然向前一个小跳,闪开横扫的那一剑的同时身体已经到了那家伙背后。那个战士站起来却发现目标不见了,猛的一转身就看到两个马蹄飞了过来。夜影一个定点后踢准确的命中了那家伙的胸口。

  “啊!”战士毫无悬念的被踹出七八十米然后在地上连翻几个大跟头才站稳。

  后面的人一看自己老大失手了,连忙一起冲了上来。我翅膀一张,一片片的银色羽毛掉了下来,这些羽毛在空中迅速变形成水银液滴,然后再转化成钢铁银蜂。一大群巨型毒蜂飞行产生地噪音吓的周围的人纷纷后退,前冲的人也迅速停了下来。

  那个战士已经走了回来。不过他一直捂着胸口。“我知道我们不是你对手,但是你总要讲讲道理吧?”

  我摸者夜影长长的棕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自认还算比较讲道理,可是从我到这里开始你们一直在试图攻击我的朋友,所以我在不明白情况之前只能选择先保护朋友了。是你们没有讲道理,不是我不肯讲道理。”

  “那好,刚才算是我们卤莽了。现在我们讲道理。”

  “你说就是了,我听着呢。”

  那个战士一瘸一拐的绕到了自己人那边,然后干脆坐在了地上。看来夜影那家伙可不轻。“这个人刚刚调戏我们地人,我要他向我们的人道歉。”

  我扭头看向减速板:“你真的调戏了?”

  “没有。我刚到这里所以不熟悉环境,结果没有看路,一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女孩子,然后我爬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按到她胸口了。我当时已经向她道过歉了!”

  减速板是龙缘的高级研究人员,待遇方面绝对是世界级的高薪人员,而且他人长的很还算不错,以他的条件找个美丽地女人应该不是问题。犯不着去调戏别人。而且这次他进来是我要他来办事的,就算他再色,这种时候也不可能想着那种事情。

  “我的朋友说他已经道过歉了,而且既然系统没有对他发出调戏女性玩家的警告,那就说明系统也判定这不是调戏行为。”

  “系统也有出错的时候!”

  这话骗别人还可以。但是对我无效,龙缘地系统我比他们了解的多。“你们和系统比起来,我觉得系统更可靠一些,如果系统不认为这是一次调戏行为。那么我几不认为这是调戏行为。况且不管这是不是调戏,我的朋友已经道过歉了,你们所谓的道歉理由似乎不成立。”

  另一个战士从后面冲了出来:“口头道歉就算完啦?那我强奸你老婆再给你道个歉行……”

  我没有让他把话说完,那个家伙地嘴巴里已经被穿了一支羽箭,然后张着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你干什么?”坐地上那个战士激动的问我。

  “我在和你们讲道理,你们却这样不尊重我,对此我深表遗憾。鉴于我的时间也不多,不想和你们再耗下去了。麻烦那位自称被调戏的小姐出来。我让我朋友再道一次歉算是了结这件事情。”

  “道歉……?”战士身边的一个骑士哼了一声:“虽然小牛说话有些不文明,但道歉可不够!”

  “那就抱歉了!”我一伸手,幸运出现在我后面占满了整条街道,然后我示意减速板上去。“我可不是会接受讹诈的人,道歉就是我们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我们不想承担本并不属于我们地责任。现在我宣布谈判破裂,如果你们认为自己有能力留下我们,那就来吧!”

  说完我不再和他们多浪费口水。让夜影转身飞上天空。下面的人立刻冲向我们这边。但是幸运突然一拍翅膀跟着我们飞上天空,冲过来的那些人全都被气流冲的人仰马翻。

  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弓弦震动的声音。幸运猛的一翻身抓住了一支粗壮的十字努箭。城市下面的一门弩炮正对着我们,看样子这是它发射地。

  我赶紧召唤出飞鸟下去接住被幸运翻掉下去地减速板,幸运自己则生气的扭头飞了回去。下面地弩炮还没有装好第二发弩箭,幸运突然从他们上空掠过,一爪子就把弩炮连同炮台一起带飞了起来。毁掉了弩炮的幸运一转身又回到了那条街道,他用四肢踩着道路两边的建筑物,脖子后仰,猛吸一口气,突然对准街道一张嘴。

  那些人看到幸运回来还打算往这边冲,却看到幸运一张嘴一团火焰喷了出来。路上的人疯狂的向两边的店铺和小巷子里闪。可惜龙炎速度太快瞬间就席卷了整条街道。路上的人全体着火,连房子都烧了起来。

  幸运转身一拍翅膀腾空而起,追着我们扬长而去。下面地那些人已经快要哭了,本来以为是个菜鸟好欺负,哪晓得这下偷鸡不成失把米,没讹到东西,反到让人家把一条街给烧了。看着我们越飞越远,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能追的上巨龙的飞行生物可不多,而能追上还要能拦下巨龙的,那就更不要想了。

  我骑着夜影背上,飞鸟带着减速板飞在我们旁边,我对减速板道:“这里实际上和外面都差不多,玩家都是真人,所以社会也和现实中一样鱼龙混杂。游戏里没有那么多少法律,杀人也没有什么严重的惩罚。所以很多人比在外面时表现的要邪恶一些。你平时最好要注意一点。”

  “我反正帮你把飞行器搞好就不玩了,澳门赌博网站:这个对我没有影响。”

  “我只是和你说一下,万一需要单独在外面行动,你就用的到了。”

  我和减速板很快在附近的城市降落,通过传送阵到达艾辛格。乱流和气旋已经在艾辛格等着我们了。我带上他们三个一起再次传送到钢城。

  乱流看到钢城简直傻眼了。“天啊!这里是兵工厂吗?”

  我笑着道:“差不多吧!这个地方是我地工业中心,你们赶紧帮忙弄个飞行器出来吧!”

  气旋问道:“在我们动手之前你总要告诉我们大致的要求吧?比如说大小?还有希望的载荷和风阻什么的。”

  我摇摇头:“这些东西太专业了,我可不懂。你们自己决定吧。我的要求就是:第一,这东西滑翔距离越远越好。第二这东西的有效载荷不能少于2000吨。”

  “2000吨?”减速板惊叫道:“要支撑这么大的重量,那材料不是要非常坚固才行啦?”

  沃玛正好走了过来。“你们就是紫日请来的技术人员吧?你们好,我是行会地技术主管沃玛。关于载重量的问题你们可以放心,游戏里有很多比现实中坚固的材料,除了价钱比较夸张外,这些材料几乎没有缺点,比如说这个。”沃玛拿出一小块金属递给他们。“感觉怎么样?”

  他们三个颠了颠:“这金属好轻啊!这是实心的吗?”

  “不但是实心的,而且经过压缩。原矿比这还要轻一些。”

  “硬度呢?”气旋问道。

  我接过来道:“硬度是普通钢材地7倍。而且不管你怎么弯曲都不会折断只要外力一消失立刻就回复原状。”

  “形象记忆?”乱流道:“这么夸张的东西就是建造载重200万吨的飞行器也没有问题。”

  沃玛立刻道:“先生们不要激动,这个可不是给你们造飞机的东西。拿他出来只是给你们解释一下,游戏里有一些现实中没有地东西,而不是让你们用这个东西。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叫科福特钢,虽然足够满足要求,但是很不幸的是这东西价值连城,我想你们是不会因为钻石坚固就拿钻石造飞机吧?”

  “这东西这么贵吗?”

  我点点头:“我们一般把它掺在墨钢中制造战舰的回转抽承,但是分量不可能太大。因为价格上我们承受不起。”

  我对他们道:“现在你们就利用这里的一切设施开始工作吧?我非常急需这台飞行器。它对我们很重要。”

  减速板忽然问道:“飞行速度方面有要求吗?”

  我想了想道:“速度不是很重要,你们尽量以载重量为第一考虑吧。”

  “没问题。”

  他们开始研究。我就在一旁帮忙。先让人把图书馆有关我们行会技术体系的资料都送去给他们三个参考,然后又抽调了二十几个德国的mm去帮忙。虽然这些德国mm不会造飞机,但是她们了解游戏里的魔法科学,这对他们三个有帮助。

  三个人看完了我们地技术资料后又听了那些德国mm的解说,问了些问题后他们就凑在一起开始了激烈的争论。十几分钟后似乎是有了结果,三个人开始在图纸上绘制草图。之后开始分头行事。

  我帮着他们把那些需要地设备和原料都一一调集过来,然后看着他们制作各种零件。减速板忽然拿着图纸跑了过来。“老板,这个东西你能造出来吗?”

  我看看那个图纸。“你要螺旋桨干什么啊?”

  “你要求的滑翔机实在是太大了,不一定可以飞的起来,我在想要是自身有一定动力说不定还可以飞远一点。”

  “所以你想造个螺旋桨出来驱动飞机前进?”

  “恩。要是多找些人用脚踏板驱动这个螺旋桨,应该可以产生不小的动力。”

  “你等等。”我被他的想法启发了,既然要拥有动力为什么不干脆制作可以直接飞行地设备呢?要是自身有强大地东西就算无法飞行,起码可以滑翔很远的。

  不一会我就从钢城里新建地超级船坞弄了10台最大功率的魔晶推进器回来。乱流他们看到都吓了一跳。

  “这个是什么啊?”

  我笑着拍拍推进器:“这是船用涡喷推进器。它可以把海水从前面吸入,然后从后面加速喷射出来。”

  “那就是说这东西里面有高速运转的旋转装置喽?”

  “你说的对。”

  “那就赶紧打开看看,我们要是弄清楚了原理说不定可以制作出飞机用发动机。”

  “没关系,你们尽管拆,这东西我们自己可以造,要零件我多的是,这边还有图纸你们要不要看看?”

  “当然。”

  三个人在一群npc助手的帮助下把一台推进器拆成了零件,里面的结构大部分他们不能理解。但是有些东西却很简单。他们最后认为应该可以制造出合适的推进器。不明白地部分就直接照抄,反正只要能工作就可以了。船用推进器实际上和飞机推进器的基本原理是差不多的,但是这个推进器体积太大,而且喷水的涡轮和空气涡轮的结构有些区别,这都是要调整地。由于空气和水的阻力也不一样。所以这套推进器的齿轮比例和输出功率都必须调整。空气叶片需要的是转速,不需要过大地扭力,这个也是必须要调整的。

  我们忙了两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大家都一直扒在这里研究推进器改装的问题。终于。第一台实验机的原理模型被搞出来了。那个巨大的像个隧道一样的涡轮风道旁边立着动力结构,因为是原理模型,所以没有把动力装置和叶片结构设计成一体,只有确认可以用了才会开始制造一体化的推进设备。

  现在这个巨大的设备看起来像个风洞,一堆导线从机器上连到我们地操作台上,没有装外壳的风道就像个巨大的金属笼子,不过这不影响我们试机。

  我站在通风管侧面下令:“开始。”

  减速板把动力闸猛的推了上去,喀哒一声之后巨大的叶片吱呀一声动了一下。但是它没有开始转动而只是晃了一下,接着就看到那边的动力主机嘭的一声爆出一团火光。减速板被一道电流从操作台上打飞了出去。

  “关掉快关掉!”我大声喊着并指挥手下上去灭火。第一次实验真是失败!

  三小时后我们又回到了原地开始第二次尝试,这次我小心的示意开始,大家都严阵以待防止再出意外。闸刀和上地瞬间两道空气涡轮晃了一下,接着就是一种声调逐渐上扬地启动身,但是忽然喀哒一声,上扬的声调突然开始快速回落,钢城突然陷入了黑暗。第二次试机再次失败。而且还搭进去一个超大口径地动力保险丝。那个该死的机器竟然短路。差点把钢城的动力核心都给烧了!

  第三次实验我们没有使用城市能源,而是用了一个小型能源提取器接上仪器。这次就不会把城市能源都一起烧掉了。

  闸刀一和上,大家立刻四处张望生怕哪边再出什么问题。不过这次那个持续上扬的声音没有间断,而是直接上到了顶端,两个巨大的涡轮逐渐开始加速旋转。不过减速板几乎是立刻喊了出来:“关掉快关掉,叶片线路接反了!”

  减速板喊的似乎晚了一点,这次站在操作台上的是乱流,他听到了声音却来不及关机器了,巨大的涡轮已经进入了有效速度,气流突然变的狂暴起来,乱流想去拉开关,手去怎么都抬不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它压在了控制台上。

  沃玛在一旁道:“不该把控制台放那么近的,这下麻烦了!”

  两个沃轮应该是一个正转一个反转,这样可以稳定气流,但是因为接反了其中一个的线路,结果现在两个涡扇在向一个方向旋转,可是两个涡扇的叶片方向是相反的,如果它们向一个方向旋转就意味着互相抗风。气流被全都压缩到了两个风扇之间,然后从没有外壳的风道中间疯狂的冲了出来,位于风道侧面的控制台刚好在气流中央,巨大的气流压的人气都喘不过来。

  帮忙出力气的幸运本来想过去帮忙关闭涡轮,可是他身体太大,刚靠近到三十几米突然脚底一哗,嗖的一声巨大的身体就从我们头顶飞了出去。轰隆一声幸运摔在三公里外的地面上,还砸扁了一小片厂房。

  两个涡轮的转速越来越快,周围的气流已经完全站不住人了。十几吨重的机床自己在地面上移动,我们的支架都开始向两边扩张。地面上的几个钢索忽然崩紧,涡轮机竟然飞了起来,那个大家伙悬浮在离地一米多的地方被钢索束缚着无法飞走,可是两种气流的冲击越来越严重,机器的金属已经快顶不住了。

  吱的一声响,风道框架上的金属开始扭曲,接着一些钢筋被拉断,一个螺栓突然崩飞,直接打穿了我身边的一块钢板。又一个钢筋断裂,涡轮发出难听的怪叫声。

  忽然叮的一声巨响,叶片固定器彻底散架,一个涡扇用难以想象的速度飞了出去,一些钢铁零件跟着叶片四散分飞像霰弹一样席卷了城市内部。推进器风道旁边的动力小型核心突然被击中,轰隆一声动力核心爆炸,另外一个叶片上跟着闪出一片电火花,然后整个推进器都散架了。零件像天女散花一样飞的到处都是,我们附近的几个人都或多或少的中了几个零件。还好我带了头盔,要不然恐怕要变成佛头了!

  爆炸结束后我迅速指挥人员恢复生产,钢城可是工业基地,停产的损失可不是我能承受的。还好钢城的房屋结构都是钢的,这里到处都是钢,所以一开始建设时连房屋都是纯钢的,现在这些钢建筑保护了里面的设备,虽然风扇爆炸的威力不小,可是只有比较近的地方受到了轻微伤害。

  当天晚上晚饭后我们连夜又弄了一台实验机,这次我们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气旋心惊胆战的推上闸刀,两个涡扇开始转动,这次声音和方向都一切正常。随着仪表显示进入临界点,风扇的运转开始趋于平稳。风扇前方巨大的气流把一些铁屑之类的东西都吸了起来,而后方的气流强大的难以想象。

  “怎么样?”气旋大声的问我,这里的噪音实在是太大了。

  我大声回答:“把动力推到底,我要看看最大出力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