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六章 太极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六章 太极

  日本这边的混战是一刻不停的在变化着,谁都知道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可是不打又不行。韩国玩家受到利益的驱使,前赴后继的想要拿经验发大财;日本玩家是背水一战,一旦退却就是全国大溃退。说实话,我比日本人更不希望日本完蛋,他们挂了我上哪赚钱去啊!

  短期内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处理,韩国人和日本人的战斗是完全自主的,我想管也管不了,除了不断的推波助澜之外就没有任何事情了。玫瑰提议趁现在有空,去拜访一下留先生。我对留先生的太极也很感兴趣,所以立刻就同意了。不过我和玫瑰的想法不一样,她是纯粹的好奇,我是想验证下自身能力是否真的能战胜传统武术,按老炊事班长的话,这个留谨绝对是高手。老炊事员不会说谎,我相信留谨确实能轻松战胜一般人,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战胜他。

  第二天一早我们两个就离开了龙缘基地,行会的事情交代了各个部门负责人,反正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要忙了。

  我们先跑了一趟汽车城,上次撞了留师傅他家的车,我答应要赔偿一部东北虎suv的,说话不算话是我最忌讳的事情。车子昨晚就预定了,今天只是去领车。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向目的地进发,后面还跟着一辆大拖车。北汽重工的承诺是车辆到车主手里之前一定是行驶公里数零,如果里程计数器上有数字可以无条件退货,所以没有把车给留师傅之前绝对不能让车子下地。

  留师傅的地址是在南京郊区的一个镇子,我们跑了半个多钟头才找到大致地点,向附近的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具体位置。没想到这个高人不但不是住在山里,反而是住在大学里。这是个武术学校,名叫太极武校。学校面积还不小。整个镇子一大半都是学校。这里的教育程度是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学,属于民办学校。我以前还真不知道原来南京旁边有这么个学校。

  把车开到学校大门口,几个穿的很奇怪地保安把我们挡了下来。“你们是干什么的?学校不让随便进的。”这些人穿的竟然都是武术运动服,而不是经警服装。

  “我们找留师傅。”玫瑰把留师傅的名片递了过去。“就是这个。”

  “哦,是找校长啊,我去开门。”看到玫瑰之后对方连口气都变的柔和多了。他打开门后又问道:“后面那是什么啊?”

  “那是给你们校长的礼物。”

  “这么大?”

  “是辆车,所以大一点。”

  “哦,那你们进去吧。”

  进入学校才知道这个学校真的是很大。光前面地办公区就很可观了。我一直以为留师傅是个隐居深山的老道士形象,现在看来人家分明就是个教育家。

  我们进入学校后一直沿着道路向前,很快我们就进入了学校的办公区。这个办公区的建筑相当有趣,36座大小不一的三层楼建筑群围着一个小广场。这36座建筑刚好组成了一个八卦图,而中心的广场则是由黑白两种颜色的地砖组成的巨大太极图。

  “校长室会在哪里啊?”我看着这些建筑有些傻眼。

  玫瑰反而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猜出来。这周围地建筑明显是个八卦。八卦中乾坤卦为最重要的基本的中心,我们刚刚进来的路从六座建筑中间穿了过来,八卦中只有坤卦中间有通道。所以刚刚我们进入的一定是坤卦,那么乾卦一定在对面。乾坤之中乾为阳,坤为阴。校长是学校地最高领导,一定在对面的乾楼中。不过具体位置可能需要你找以下了!”

  “那也只好这样了。”我下车让工人把suv卸了下来然后让他们回去了。

  玫瑰和我进入对面的大楼,果然让我们找到了校长室。但是校长不在。办公室里的人说校长在操场给学生上课,我只好带着玫瑰向操场走去。玫瑰一路都在炫耀自己地知识渊博,这都可以猜出来,我和她有说有笑的向学校深处走去。

  操场对一般学校来说不是非常重要。但是对武校就不同了。这个太极武校的操场大的难以想象,连星龙学院的那个操场都相形见拙。我们老远就看见了一大群人在操场上打太极,前方的主席台上还站了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这个老者一身白色的缎面练功服,配合他白色地毛发,真是非常飘逸的感觉。

  “你怎么想起来来这里了?”我还没有走到操场那边旁边先过来一个人,竟然是基地食堂的老炊事员。

  “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我是来学太极的,每星期我都来。等会我帮你介绍一下。”

  我一边跟着他向操场中走一边问道:“台上那位是什么人啊?”

  “那就是留谨师傅啊!”老炊事员很惊讶。

  我比他更惊讶。“不对吧?我见过留谨的老婆,人家看起来才40出点头啊!”

  老炊事员马上笑着道:“哦!原来因为这个啊!告诉你。留师傅的老婆比他小三十多岁。”

  晕!和我的想法差距好大啊!

  我们到了操场主席台旁边在下面看着台上的来者在传授太极拳,而下面册是好几千人在跟着学。校长亲自出马可是很少见地,学生自然要集中起来一次学。

  老者一边打一边解说,下面地学生跟着比画,看起来确实有模有样,不过我实在看不出来这个和公园里老大爷们打的有什么区别。正当我在东张西望时旁边忽然走来一个人。“怎么又是你?”

  我立刻认出来了,这个是上次那个和我撞车地年轻人,记得他好象是留师傅的徒弟。“你也在啊?”

  “废话。我不在能在哪?”这家伙似乎总是对我有敌意。

  台上的老者结束了一套技法的教授。突然对我们这边转了过来。“汪波。”这话立刻把他给喊住了,操场上地人也全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师傅。就是这个人上次撞坏了我们的车,要不是我反应快,师母就被他撞了。”

  我和玫瑰都没有说话,而是等着他说,当他说完之后留谨开口道:“别在丢人现眼了,你说了半天人家有说什么吗?你们年纪差不多。怎么素质差这么多?”

  “我……”

  “不要再说了,到一边站着去。”

  汪波不敢个师傅顶只好乖乖的回到了队伍里站着。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下面的这些队伍明显是分成一个纵队一个纵队的,每个队伍前面都有一名带队的,汪波显然也是一个带队者。

  老者看向我:“你先不要说话,让我猜一下。你是老吴经常提到的那个青年?你这次来是来道歉的,我没有说错吧?”

  “高人就是高人,全中。”

  留谨笑了起来,声音非常洪亮。比一般地年轻人中气还要足。“来,上来,我找几个徒弟来和你比试一下。正好我这里全都是学太极的,找不到其他类型的陪练,今天让学生们观摩一下。你不介意吧?”

  真是人老成精,刚刚还想夸他仙风道骨,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护犊子,分明是在给汪波报仇。但是现在如果我拒绝。那就会更加丢脸,让人以为我不敢应战。正在我难办时玫瑰忽然开口了。“神林他学的是搏杀技巧,切磋起来收不住,我看还是直接和您比吧?”

  玫瑰就是聪明。留谨是宗师级人物,如果我和他打,不管输赢都不丢脸。就好象如果你的智商比不上普通人,大家会笑你傻,但是如果你比不上爱因斯坦。不会有人说你笨的。现在我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否可以战胜太极拳,要是被这些徒弟一级的人****了,那就丢人了,要是被留谨本人****,别人不会觉得有什么,而且万一我要是胜了,那就赚大了。

  很可惜,玫瑰虽然聪明。但是留谨更是老狐狸。他使了个眼色。汪波率先走了出来。“师傅刚刚打地太辛苦,需要先休息一下。还是我来吧。”说着也不等我解释就一掌劈了下来。

  我不可能等着挨打,一闪身就上了主席台。这下好了,不打也要打了。还好对手是汪波,上次已经称过他的斤两了。看到他突然贴了上来,我猛冲上前去,胸口硬挨他一掌,同时手指在他脖子上点了一下。

  我挨了一掌一点反应都没有,汪波却像根棍子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从头到尾一共5秒。下面的人都傻眼了,连留谨都吓了一跳。他知道汪波打不过我,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完蛋了。我刚刚用的是部队里地技术,用手指封对手的喉部血管,只要点准了一下就可以让对手昏迷。

  不等留谨说话,旁边一个大汉窜了上来,刚要开打,留谨立刻喊住了他。“王申你先下去,你不是他的对手。”他转对我说道:“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学地应该是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吧?”

  “啊?什么保什么罩?”我明明只学了几手部队常用的技法罢了,而且就这还是半吊子。

  留谨解释道:“哦,那是过去的名字,现在改名叫硬气功了。”

  我摇摇头:“不知道。部队里确实有人学,但是我不会。”

  “那你刚才……?汪波虽然学艺不精,但是我看的真切,那一掌明明打中你了。”

  “我这是肌肉的效果,纯粹就是抗击打力强。”

  留谨摇摇头。“鹃儿,上来和他比一下。”下面一个带队的女人走了上来,看起来顶多比我大一两岁。留谨警告道:“你可别大意了。鹃儿是我的养女,三岁开始练太极,而且学的是太极游,可不是好对付地。这个学校里能打的过她地连我在内不超过3个。”

  “我试试吧!”对不清楚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说大话。

  汪波已经醒了过来。在旁边不断的给这个女人加油。女人连看都不看他,对我行了个礼就摆开了架势。我还礼之后立刻冲了上去,一个手刀,她的人影一晃到了我背后,我刚转身她一勾我的肩膀爬到我身上去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猛然抱住我的头向后一拉,我失去重心向后倒了下去。在我倒地前她突然一纵身跃了出去,灵活地几个翻滚又转了回来。我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轰隆一声,不等我爬起来她已经又上来了。

  但是这次我不再拖拉了。突然加速思维到正常状态地50倍,周围所有东西都缓慢了下来,当然也包括她地动作。因为加速代谢会使体温上升,我可不想变成热得快,仅仅是提高了瞬间思维,右手准确的对着她的脖子去了。她看到我的动作却来不及闪避,被我准确的捏住了脖子。然后我恢复了新陈代谢速度保持正常,就这么抓着她的脖子。她又是拳打又是脚踢。却却像雕塑一样雷打不动。再好的技术都要力量配合,碰到我地绝对力量后她的太极游完全无法施展。

  试了半天确认无法挣脱,她终于放弃了。“我认输。”

  下面一片哗然,甚至有人说我耍赖。其实我是有点耍赖,因为我根本不会武术。

  留谨这次真的是无话可说了。汪波那场太快他实在是没看出明堂来,这下时间稍微长一些算是看明白了。我的特点就是力量和速度,抓住就挣不开的力量和怎么都躲不掉地速度。他自认为就算他本人上和我过招,胜算也不是很大。

  “好了。小伙子果然有一套。”留谨走了过来并巧妙的把那个女人从我手里解决了出来。“好了,大家先下课。”

  解散了学生之后留谨带着那些领队的人一起把我和玫瑰带到了学校后面,这边竟然有一座山,一座在校园内的山。不是那种假山,而是真地山,只不过不是很高罢了。在山顶有一个上千平的大平台,这里就是留谨的住所了。我们刚上到山顶就遇到了上次的阿姨,她还记得我们。一看到我们立刻就迎了上来。

  女人之间的话题似乎总是很多,玫瑰和阿姨聊了起来,我则和留谨站在平台上,周围站了一圈他的徒弟。按照留谨的说法,那些学校的学生不过是他偶尔才教授一点东西,大部分是他徒弟们在教,而这些带队地才是他真正的入门弟子。我数了一下,这些带队的人有十多个。男男女女有老有少。年龄最小的是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最大的看起来都有五十多了。

  留谨道:“你的情况我听老吴说了,刚才你的表现我也看到了。这里地人除了我恐怕没有一个是你地对手,而且看起来刚才你没有出全力。”这话一出刚刚那个叫鹃儿的女孩吃了一惊,从她地眼神里我看到了惊讶。

  “事实上我刚才已经用了真正的实力,再提高恐怕需要借助一些设备了。”我提高自身反应速度确实可以提升战斗力,但是那将会使我的自身体温成直线上升。龙缘的那套战斗盔甲里有冷却系统,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干,但是现在这样不行。

  留谨点头道:“不管怎么说老吴拜托我传授你一些东西,我想先看看你适合学些什么。来,向我进攻,用你的全力。”

  “我怕伤到你。”我说的绝对是实话。

  站在汪波旁边的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哼了一声:“哼!口气不小!”

  我根本没有理她,而是向留谨行了个礼然后开始向他靠近。当距离贴到足够近的时候我突然一拳打了出去,留谨双手一接我的胳膊,不是硬顶而是沿着我的胳膊轻轻的摩擦着向上推。当我的上臂到达他手心时,他突然握紧我的胳膊顺着我地力量往前带,我顿时没了重心向前飞了出去。

  这一下我足足飞了十米远,身体在空中硬扭了过来,双脚着地。转身再次冲进。弯腰一个扫腿,留谨不退反进,一脚踩在我大腿根部。我手臂一抄他的腿,他用脚挡住我的手向外踢,可是却被我按了回来。他的眼中闪了一下惊讶的眼神,但是他迅速的改变了策略,猛的后空翻落地。我从地上弹了起来,凌空一脚踢了出去。留谨身形一矮钻到我下面。一只手顺着我踢出的方向向前推,另一只手却一抓我后腰把我给拉了下来。然后他迅速地滚向一边,我直挺挺的摔在了水泥地平上激起一阵烟尘。

  留谨一招得手后不但没有兴奋反而露出了紧张的神情小声道:“不好!”

  旁边那个一开始哼我的女人则道:“活该,真是不自量力!”周围的人有的担心有的庆幸。

  可是就在大家各怀心思时我却从烟尘中一蹦跳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又要冲上去。留谨赶紧制止我:“你没事吧?”

  我看看自己:“没事啊!怎么了?”

  留谨惊讶地道:“刚才我失手了,主要是你力气太大我没控制好,结果把你摔了个平躺,一般人这一下就起不赖来了。要是摔到脑袋很有可能出人命的。”

  我笑了起来:“没关系,您尽管摔,只要你别要我赔你的地就行了。能伤到我也说明你是大师级的人物。”

  “哈哈!难得今天能碰到个放开玩的。”留谨突然容光焕发,整了整衣服冲了上来。

  留谨地徒弟们从来没有见到留谨这么兴奋过,以前留谨和别人过招都是掖着藏着生怕伤到人家。这次总算碰到个不用怕摔出问题的,当然是兴奋异常。但是我可就倒霉了,虽然我力气大,但是太极拳果然是名不虚传。每次一近身就被扔出去了。方正场子上就是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不断传来,我被摔过来摔过去,就是摔不到留谨。

  “好了好了,赶快停吧!吃午饭了!”

  “啊?这么快就到午饭时间了?”留谨从一堆烟尘中钻了出来,接着我也跑了出来。一阵风吹过,平台上的粉尘都被吹走了,这个时候周围地人才感觉到惊讶。整个水泥地平现在已经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了,而且不少地方的水泥都成了水泥粉。没有被砸成粉的也都裂出了大量裂痕,看起来仿佛就是被坦克压碎的水泥路面。

  留谨刚才打忘记了,这会才看到这些坑,他走过去蹲在其中一个旁边摸了摸。“真是难以想象啊!”

  “这有什么特别吗?”

  留谨看了看我道:“特别,当然特别。首先是一般人摔不出这样的坑。太极拳借力打力,如果你的力量不够大,我是摔不了这么重的。而且你把地面都砸成了这样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你真地没有练过金钟罩吗?”

  “我又不是大刀会的,练那干什么?”

  留谨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天生奇材?”

  他还没有想好就被拉进房间吃饭去了。中午我们在留谨家里吃了顿大聚餐。他的十几个徒弟加上我们一共二十多人。摆了好长一张桌子,竟然还坐下了。看来这张特长的桌子就是为了应付这么多蹭饭的特别准备的。

  我坐在留谨旁边,一边吃东西一边问:“留老,刚才我们打了那么长时间,你好象一点都不累似的,是什么原因啊?”

  留谨立刻开始解释道:“刚才和你说过了,太极拳是借力打力,我打你的力气是你出地,我为什么会累?”

  “哦!明白了。这么说用太极可以节约体力是吗?”

  “非常正确。”

  “那要是我地敌人力气太小,他打我,我借他的力量要打半天怎么办?”

  这次留谨没有说话反而是坐在我对面地那个鹃儿开口道:“太极虽然以借力为主,但它依然可以使用自身力量,把你的力量融合进对方的力量,这就得到了双倍的杀伤力。”

  留谨立刻道:“说的对,这就是太极之中的相生原则。我刚才和你打的时候几乎没有使用自己的力量,因为我的力气和你一比根本等于没有,所以我干脆不用力,还可以多支撑一会。但是你的力气很大,如果你用太极拳可以完全使用自身力量,这样攻击力会大幅度提升,不过我看你要注意一点,以你的力气要是全力打出去恐怕要出人命了。”

  “这个我知道,虽然我力气大,但是收放开始很自如的,比如刚才和汪波的那场,我可以只把他点晕而不伤他,要是控制不好,那一指头下去可就断气了。”

  “恩,这个到是真的。过会吃完饭,我来专门教你一些适合你的太极技法,不过一天肯定是学不到什么的,你必须经常练习。”

  “那是自然的。”

  玫瑰也叫道:“我可以学吗?”

  “当然可以。太极拳讲究的是调和,不管男女老少都可以练。不过我觉得你的体质要是学太极游应该更好一些,女孩子身体柔软,太极游讲究的是灵活和速度,不要求力量,对女孩子最好。而且就算你学不到多高水平,当健身操也不错,比国外那种单纯消耗脂肪的健身操要好的多了。”

  “太极游还可以减肥啊?那太好了,我要学。”不管什么东西一和美容瘦身挂上钩,女人就会义无返顾的冲上去。

  一顿饭很快就结束了,尽管我只吃了半饱,大家依然被我的饭量吓到了。鹃儿和另外几个女孩子询问我为什么这么吃都不胖,澳门赌博网站:留谨则夸我的身体是练武的人才。难道说武林高手都要特别能吃才行?真是理解不了!

  饭后留谨开始指导我太极拳技法,鹃儿专门辅导玫瑰太极游,其他的徒弟下午大多有课全都去操场了。

  实际上太极拳的入门技法相当简单,按照留谨的说法就是,太极拳是一门门槛低标准高的功夫。门槛低说明入门容易,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学会,不象一些工夫非要什么样的特殊体质人才可以学会。标准高是说太极拳高级技法相当厉害,不但可以强身健体,实战效果也很不错,练到后期基本上可以轻松压制大部分拳法。像留谨这样的就是已经进入高级阶段了,拳法跟棉花似的,让你有力气用不上。不过留谨也承认,如果真的实战的话,他是打不过我的,因为借力也还是需要消耗自己力量的按照我的体力,等大没有力气了我依然可以作战,而他根本伤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