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二章 风暴战役之占领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二章 风暴战役之占领

  我站在门边上背靠着墙壁。“准备好了吗?”大家都点点头,然后紧了紧手里的武器。我对魔偶们比了个开始的手势,魔偶的眼睛突然一亮,接着开始后退。6个魔偶退大墙边,然后突然开始向前冲。魔偶的力量本身就很大,现在6个魔偶的力量集中到了一根柱子上,这个力量更是强大,然而地道的大门也不是那么薄弱的。

  轰隆一声,地道里到处都是巨大的回音。大门被钢柱撞凹了一块,但是没有开。我对魔偶再次比了一下手势,魔偶们立刻后退再度冲撞大门。

  门里的日本人拼命的顶住大门,忽然一股巨力撞在门上,大门轰隆一声向内一鼓但是很快还原,门闩有些变形但还是顶住了撞击,但是顶门的人全都被撞飞了出去。

  松本正贺嚎叫着:“快,快顶住!”

  那些倒地的人赶紧爬起来重新扑到门上,但是大门再次震动,那些人又飞了出去。就这么反复的撞了十几次,大门早已经面目全非了。我让魔偶们暂时先停下来,然后过去看了下大门。这个门到是够硬的,这么撞都没有倒下去。门边的岩石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裂缝,门框都发生了严重的变形,我已经可以看到门框边缘的铆钉了。

  “门好象快掉下来了,继续撞。”

  6个魔偶再次退后猛冲,轰隆一声,大门剧烈的摇晃起来,大量岩石粉末掉了下来。门里的人慌忙爬起来再次顶住大门,但是新一轮的撞击让门震动的更加厉害了。

  魔偶还在撞门,我对玫瑰道:“你不是会强壮术吗?给魔偶加一个,也许可以快一点。”

  玫瑰道:“魔偶又不是生物。对大部分辅助魔偶和心智魔法完全免疫,强状术就是其中之一,要不然我早加了!”

  鹰在旁边道:“要不然试试先在门上来点腐蚀性的酸液?”

  我立刻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你们先等等。”我冲上地表,坦克和那些大型魔宠都进不了地下城所以都在这里等着。我从坦克身上切了一块甲壳,然后让坦克把上面弄点他的酸液。搞定之后我端着这些糨糊一样地酸液回到了地下。用一个木棍在酸液上点了一下,木棍迅速开始冒烟并逐渐变短,我迅速的把棍子伸进墙边的缝隙里把酸液抹到那些固定门框的钢钉上,钢钉立刻冒出一阵青烟。

  强酸腐蚀性太强。用掉了一堆木棍才把那些粗大的钉子上都弄上了酸液。涂完之后等了30秒让酸液充分腐蚀一下那些固定大门的铆钉,我看看差不多了。“好了,准备继续撞吧,这次应该能撞开了。”

  魔偶们抱着钢柱退到墙边正准备向前冲,突然轰隆一声,大门向外倒了下来,一堆日本人从里面摔了出来。不管是我们还是日本人,全都愣住了。我们没有想到日本人自己出来了,日本人没有想到门怎么突然倒了。

  其实刚刚日本人和开始一样正在用力顶着大门,可是我在门框边上的钢钉上都弄了强酸,结果强酸腐蚀掉了钢钉,门就没有支撑了。可是日本人还在用力向外顶着门。而门却没有地方借力,所以大门就连门带框被日本人从里面顶出来了。

  两边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反道是我们的魔偶先反应过来。实际上他们也不是反应过来,而是在执行上一个命令。魔偶们只知道服从。他们从不思考。虽然门倒了,但是命令是撞门,这个不会有变化地。魔偶们抱着钢柱冲到门边然后把钢柱用力向倒在地上的大门砸去。门上还躺着一堆日本人呢,突然砸下来的钢柱一下就把他们全压下面了。这根柱子起码一吨重,人是肯定抬不动的。下面的日本人被压的嗷嗷叫。

  我看看魔偶再看看门里,却看到傻愣愣的松本正贺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冲进去。”我突然这么一喊大家才从刚才地变故中恢复过来,所有都恢复了正常,我们跟着魔偶冲进了地下第四层的通道。日本人立即放弃通道想转移到第五层。我们一路追到入口,日本人正在关门。

  “想搞阶段抵抗?没门!”眼看着大门就要关闭,我拿起魔龙枪用力投向门逢。扑哧一声长枪准确的插进了关门的家伙的胸膛。后面地日本人冲上来想关门,可是我的枪插在那家伙的身上里面一半外面一半刚好挡住门逢。日本人拼命撞在门上,门却被我的魔龙枪卡住关不上,他们奋力把那家伙地尸体拽开想把枪从门逢里拿走,可是这么会时间我们已经冲到门边了。

  最前面的魔偶一拳上去,大门就开了。顺带还把门后的三个人给撞飞了。其他的日本玩家根本不做抵抗。掉头向下一层跑去,我们的魔偶速度虽然还算可以。但是毕竟不如生物灵活,连续追了几层,在地下9层还是让他们把门关上了。

  13层的地下基地已经被我们占领了8层,下面5层依然在日本人手里。松本正贺在下面急的团团转,人九和影舞者也是像热锅上的蚂蚁。

  “松本君!”人九忽然道:“我和影舞者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看见地,一会如果真的守不住,你杀我们一次,掉一级总比被发现好。”

  松本正贺点了点头:“增援真的赶不及的话,就只有这样了!但是不到最后我希望大家都别放弃。”

  “这个我明白。”

  日本人在下面商量对策,我却在制作漏斗。坦克的强酸只有他自己的甲壳没事,其他东西碰到就会被腐蚀掉,我干脆用坦克的攻击用前肢的尖端做一个导流槽。先把坦克前肢地尖端切下15厘米长一段,然后把上面挖出一个小沟来。我这边还没有加工完,坦克地前肢已经长好了,虫子地恢复能力真是强!

  导流地东西做好再找坦克要了一大团酸液。接着带着这些东西下到地下。第九层的大门依然紧闭,我用强酸在门的外围抹了一圈,门框开始冒烟,而且伴随着一种很难闻的气味。看腐蚀的差不多了,我对魔偶下令:“开始撞吧!”

  6个魔偶抱起钢柱撞上大门,门向里面凹陷了一点。魔偶们退后再次撞了上去,轰隆一声,大门应声倒下。两次就撞开了。我们进入之后只遇到少量日本人,大部分已经向更深层的地方转移。松本正贺知道他们挡不住我们,干脆直接撤退到最下一层,每一层只留少量人员把守要害地段分层防守。

  第九层占领后向第十层突击,使用强酸加撞锤的方法一道门用不到三分钟就搞定了。松本正贺没有看看时间,已经下午3点了,增援依然没有影子。他不知道为什么增援部队迟到,但是他知道这个防线就要崩溃了。

  迅速突入第十二层。下面只剩最后一层了,只要进入这里,我们就可以彻底占领这个岛了,但是水晶巧克力却突然阻止了我们撞门地动作。

  “怎么了?”我看向水晶巧克力问道。

  水晶巧克力拿出了一个像**包一样的东西。“看到了?”

  “这个像**包一样的是什么东西啊?”

  “这就是**包!而且有很多。整个岛上都有这东西,足够把这里炸飞。”

  站在我后面的大锅饭道:“你是说这里有自毁装置?”

  “恐怕是的。”

  鹰连忙让魔偶停了下来道:“我们突破防线。日本人肯定挡不住,一旦他们要被彻底消灭了,必然会启动自毁装置。”

  我点点头:“这东西是遥控的还是有线的?”

  “大概是遥控起爆装置。”

  “什么叫大概是啊?”

  水晶巧克力道:“这些东西没有和任何线路之类的东西连接,所以我猜想是遥控起爆。但是我找不到起爆水晶。”

  雨哲忽然走了过来接过那个**包,一边拆一边说道:“各个国家有自己地技术,起爆水晶是你借助德国技术研究的,别的国家不一定就非得使用水晶起爆。比如说他们可以用这个。”雨哲从打开的**包里弄出了一张画满符号的纸。“这是日本忍者都会用地起爆符,只要制作符咒的人念出密咒,符纸就会爆炸,而且威力很大,要是周围有**当然也会一起引爆。”

  金币接过来看了看道:“这不是道门的火雷符吗?怎么成忍术了?”

  “你确定?”我看向金币。

  金币生气的道:“虽然我偶尔兼差做盗贼。但是我地主要职业可是正宗的玄门道宗,难道我连符咒都会认错吗?不过说起来这个确实和火雷符有一点微小的区别,但都是些小修改。这些日本人,完全是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

  修罗紫衣道:“中国文化就是座金山,谁都想挖点东西带回去占为己有。拿了东西又不想承认,只好做些修改冒充自己的了。”

  我对金币道:“知道这东西怎么才能失效吗?”

  “想让它失效的方法很多,比如直接撕掉,或者再添几笔把符号弄乱。”

  “这些方法需要把这些东西先找出来才能破坏。有没有快点的办法?”

  “快一点?”金币想了一下道:“快一点的办法就是失效咒语。有时候起爆符贴上后任务取消了,忍者无法收回符咒。又不想给别人捡便宜,干脆设置失效咒文,只要一启动咒文,符咒就报废了。”

  “这到是个好办法,可是如何使用呢?”

  金币道:“本来这种咒文就是忍者自身使用地解除咒语,所以可以随便设置,根本不用遵循什么规律。也就是说解开很难。但是我现在是唯一可以解开这些东西的人,因为我有这个。”金币身上的行会套装突然解体,我们的国器天尊套装出现在她身上。她指了指头上的额饰,那东西中央嵌了美丽的圆球。“看到了吗?这是国器天命法珠。专破所有道术、忍术。不管什么 遁地奇门术法,遇到它全都显形。”

  玫瑰在旁边道:“我这下知道国器为什么总是在别国放几个部件了。”

  “为什么?”金币还不清楚。

  修罗紫衣先开口道:“因为国器是专克敌对国家特色职业地。日本的特色职业就是忍者和日本武士,这个天尊系列地国器是专门克制忍者地,而且连日本阴阳师都受到牵连。估计真红手里的那个真武套装要是收集齐了,肯定是专克日本武士地。”

  “不管国器的意义是什么,你还是下把起爆符都拆了吧!”我可不想因为我们聊天结果日本人提前起爆,那可就亏了!

  虽然不知道修罗紫衣的说法对不对,至少金币地说法是正确的。带着天命法珠的她可以看见符咒上的任何信息。包括使符咒失效的那个咒文。读出信息之后迅速的启动废弃咒文,所有的符咒上的字同时消失了。

  我对大家道:“**以后再找吧,反正也不会爆炸了。现在吗……!”我转身走向大门,刚刚已经倒过强酸了,这么一会应该都腐蚀差不多了,不用魔偶去撞,我抬腿一脚,大门轰然倒地。门刚倒下立刻就是一大片羽箭飞了出来。这里已经是最后一层了,日本人无处可藏只能死守了,所以门口被布置了大量地弓箭手企图阻止我们进入。

  看到羽箭迎面而来,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向旁边闪。我躲到了门边,但是魔偶没有反应过来。好在它们压根不怕飞射性武器。第13层只有一个入口,我们的二百多魔偶全都集中在这里。本来准备撞门的6个魔偶被雨点般的箭支打地叮当乱响,不过这些箭除了在他们身上擦的火星四射外根本没什么用。要是我们在那里估计已经成刺猬了,还是钢铁之躯占便宜啊!魔偶们感觉到自己被箭支命中。立刻闪到一边,不怕归不怕,硬挨也不是办法啊!

  我靠在门上,本来打算等箭射完了就冲进去,哪晓得日本人射起来没完了,根本没有间断的迹象。我举起盾牌闪出墙壁的保护区冲向大门,但是盾牌上立刻传来一个阻力,那是箭打在盾牌上地力量。因为箭太多了所以感觉像有一个人在推我的感觉。虽然有阻力,但是还没有到引响行走的地步,我奋力向里面冲,可是刚走了两步忽然轰的一声,一支箭在我的盾牌上爆炸了。冲击力把我又给掀了出来,这些该死的家伙,看到有人进来就换上了爆炸箭矢。

  我迅速滚回墙壁的保护区,然后招招手对魔偶道:“冲进去。你们的盾牌因该能保护自己。”魔偶本身防御力超强。他们地盾牌更是块超级钢板,完全可以挡炮弹。爆炸箭应该不会有什么效果。

  魔偶执行命令从不犹豫,接到命令立刻开始执行。因为门不够宽,魔偶只能一个一个进。最前面的魔偶举起盾牌移动到门口,箭雨立刻变的密集起来,巨大的盾牌上叮叮当当响成一片。魔偶自己都不怕箭,他的盾更不会有问题了。他单手举着盾牌开始向前走,里面的日本人急了,马上换上了爆炸箭。

  轰!魔偶的盾牌上爆起一团火光,但是盾牌仅仅是震动了一下,这种威力的爆炸不会构成实质伤害。魔偶仅仅顿了一下又开始向前走,但是接下来爆炸就变地接连不断起来,三四支爆炸箭同时在盾牌上爆炸,巨大地威力让魔偶开始步履艰难。日本人发现有效,立刻加大了爆炸箭的密度,六只箭同时命中盾牌时终于把魔偶逼退了。

  我对后面地魔偶道:“再进去两个,用盾牌组成盾墙。”

  三个魔偶侧身进入狭窄的通道,三面盾牌组成了一面盾墙,爆炸被挡在外面,但是随着爆炸越来越频繁,三个魔偶被爆炸的威力推的缓缓的向后滑,这样根本无法前进。

  我伸头看了下门里。三个盾牌组成的盾墙差不多封闭了整个通道,箭支基本射不过来。我干脆走进了通道,可是魔偶们还是被炸的不断后退。我招招手:“再进来三个。”

  三个魔偶走了进来,我让他们顶在前面三个魔偶后面帮忙向前推。6个魔偶地力量终于可以战胜爆炸的威力,盾墙开始向前推进。终于穿越了50米长的倾斜通道到了13层,但是这边的人更多,不但箭手,连法师也上阵了。6个魔偶挡的住爆炸箭却挡不住魔法弹和爆炸箭的混合攻击。我们又被逼回了通道里。

  鹰在后面道:“这样不行啊!魔偶的耐久消耗太快了。”

  “那你说怎么办?”

  玫瑰也道:“日本人的箭总有用完地时候,那些法师也不是魔力之海,总要用完的。只要他们把魔力耗尽箭支射光,我们就可以冲进去了。”

  鹰点点头:“看来目前只能这样了!”

  三个魔偶的盾牌虽然很厚,但是在这种强度的攻击下还是损坏的很严重,我们不得不不断的更换盾牌来保证足够的防御。当然,我不是那种站着给人打的人。在盾墙地底下有些空隙,我趴在地上把右手上的复仇者伸了出去。然后一通乱射。日本人可能是没有考虑到我们会还击,所以站的太密集了,我一通乱射竟然只有一支箭脱靶,其他的全都射到人了。

  水晶巧克力从后面给我一枚闪光弹,我按下起爆扭从盾墙下的洞口滚了出去。闪光爆雷滚进了通道外面地大厅。很小的一声爆炸声之后就是一片惨叫声,箭支和魔法突然停了。我没有趁机冲出去,因为等我过去他们肯定能恢复射击,我可顶不住几百人的集中攻击。这么狭窄的地方躲都没地方躲。

  虽然我没有冲出去,但是我把翅膀一张,黑压压地蜂群瞬间布满了整个大厅。放完钢铁银蜂之后立刻把晶甲虫也放了出去,小家伙们迅速爬满了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

  魔偶们迅速恢复盾墙,但是预期的袭击没有到来。我只听到外面一片惨叫声,仿佛到了屠宰场。从缝隙里往外一看,似乎解决的差不多了。命令魔偶撤掉盾牌开始进入大厅,后面的魔偶也迅速跟上。我的小虫子们一路向内部杀去。所有玩家都没有很有效的办法对付这些小东西。

  晶甲虫很容易消灭,可是想杀死所有晶甲虫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一个日本武士绘刀砍向晶甲虫群,可是几只晶甲虫突然顺着他的武士刀爬上了他地胳膊。他吓的慌忙拍掉晶甲虫,可是脚下的晶甲虫也爬到了。虫子们爬上了他的腿,然后迅速向上,很快他整个人都被晶甲虫覆盖变成一个虫人。那个家伙一边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一边拼命扭动身体,但是徒劳的挣扎了30秒,他最终还是倒在了虫海之中。等虫子都爬过去了地上只剩下一具非常干净的骷髅。晶甲虫把其他东西都啃光了!

  虫子组成的潮水一路高歌猛进,武士和弓箭手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一个忍者忽然猛地停了下来。“忍术——火龙四海!”他拿了个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大口什么东西。然后突然向前喷出了一大片火焰,前面地晶甲虫被火焰烧的纷纷爆炸,后面地立刻停了下来。这个家伙正准备得意的大笑,忽然周围一阵轰炸机般的轰隆。一大群钢铁银蜂冲了上去,他赶紧再次喝了口那东西又开始喷火,但是钢铁银蜂是火毒蜂进化来的,火焰就是它的本源。钢铁银蜂迅速穿越了火焰,身上燃烧起了大量火焰但是却一点没有反应。它们迅速的靠上那家伙,然后一通猛蛰,带着火的毒刺每一针都能让人疼晕过去。那个家伙被一针疼晕,然后又挨一针疼醒,接着再来一针晕倒,反复的被蛰了几十针,这家伙基本已经不行了,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精神崩溃了。

  鹰他们跟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满地骷髅外加一些被钢铁银蜂追的到处乱窜的玩家。我的虫子虽然等级低,但是数量多。人类从不害怕巨兽,再大地东西都能弄死,就是这虫子才是人类最害怕的东西。赶不尽杀不决的才是最厉害的。

  “松本正贺呢?”玫瑰问我。

  “刚才我进来就没有看见他,大概是躲在什么地方了吧。这里满大的,我还没有仔细查过。”

  “那我们来找吧。”

  最后一层的清理非常简单,我的虫子已经把这些人吓破胆子了,玩家们只要配合一下就ok了。不过松本正贺却像消失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大家已经基本扫清了整个岛,就差没有找到松本正贺了。

  “这家伙到底会在哪呢?”

  “你不是有星瞳吗?查查看就是了。”

  “这里是海上,坐标好象查不出来吧?”我问道。

  “试试就是了。”

  “好吧。”查了一下还真让我找到松本正贺了,再对比一下自己的坐标。“我靠。这家伙在上面一层。”

  “上面?”大家都抬头看向上方:“他怎么上去地啊?”

  玫瑰忽然道:“通风口。他肯定是从那里爬出去的。”

  “快追!”

  我们立刻按照坐标追到上面一层,可是松本正贺已经爬向第十一层了,我们干脆到上面去等他。松本正贺艰难的爬到了11层,正在管道里小心的前进,忽然管道震动了一下接着忽然动了起来。管子被人弄了下来放到了地上,松本正贺从管道口看见了几只脚。

  哧,一截剑刃穿透了管道出现在他面前,和他的脑袋仅差一厘米。

  我拿着永恒道:“你们猜我插多少剑能刺到他?”松本正贺在管道里为了安全期间使用了翻译系统。这样他可以沿途听到我们的说话内容,有什么事情也还提前防范。这下他听到我的话吓了一跳。

  素美道:“你只要往中间插那不是肯定中?这个不公平,不如我们来猜多少下能把他插死?我自己先猜,7下差不多了。”

  玫瑰道:“我猜12下。”

  其他人都猜了数字,我把剑从管子里抽了出来然后又插了下去。“啊!”这次插到松本正贺的胳膊了。他立刻惨叫起来。

  “哈哈,数着点,一剑了啊。”

  松本正贺一听我们还要插,吓地赶紧往外爬。但是我的第二剑正中他的大腿,疼的他叫的声音都不对了。

  “紫日,有……有本事你放我出去,国际公约禁止虐俘!”

  “呦,现在想起日内瓦公约来啦?好吧,我们是守约地国家,放你出来就是了。”说完我就站到一边去了。两个魔偶抱起管道猛的向墙壁扔了过去。轰隆一声,管子撞上墙壁又弹回来滚到另外一边。松本正贺给撞的吐血不止。

  “紫日……咳咳咳……你混蛋……!”

  “哎呀!不好意思,我让他们把管子摔开放你出来,没想到这管子这么结实。你不要着急,我向来说话算话,不象某些国家的人说话和放屁一样。我多摔几次肯定能摔开,你先坚持一会,马上就放你出来了。来啊,快点摔。用力摔。松本君已经等不急要出来了。”

  魔偶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主人地直接命令是不可违抗的。抱起管子就往墙上甩,松本正贺在里面被撞的头破血流。管子被摔了四次之后松本正贺忽然掉了出来,没有等我说话他就扶着墙壁挣扎着爬了起来。

  “好你个紫日,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这个岛是我们大河民族的,你们别想得到它。你们都跟我一起陪葬吧!”松本正贺拿出一张符指扔向我然后双手在面前做出奇怪的手势。“忍法——起爆术!哈哈哈哈,你们都去死吧!哈哈哈哈!……啊?”松本正贺笑着笑着就没有声音了,因为十几秒过去了周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们站在他对面看着他拼命的笑,他终于明白过来了。“你们……难道?”

  金币拿着一张没有字的黄纸:“你的符已经失效了,不用再等了,它们不会炸了。”

  “紫日,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回来地!”

  松本正贺突然拿出长刀向自己肚子插了下去,但是我比他还要快,一支追魂箭准确的钉在了他的额头上。“想自杀可没那么容易。这支箭可以让你一次掉两级。爽吧?”

  松本正贺带着极度不甘心的眼神倒了下去,系统提示却同步响了起来。“日本行会失去前进基地的控制权,现在该岛正式转入冰霜玫瑰盟势力内。因为天昭大神不会保护外籍人员,该岛之天气限制将于一分钟后取消。”

  “啊?”我们全都愣了一下,然后玫瑰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身就往外跑,我们赶紧跟着跑。

  法师体力不行,虽然玫瑰第一个跑的,却是金币第一个到的。她直接拿起了大白鲨号上的水晶通讯机接通了暴君号。“闯王呢?”

  “他现在在风暴号上。”

  “那就给我接风暴号。”

  “稍等。”

  闯王地声音出现时我已经到通讯室了,从金必手里接过通讯机。“闯王?”

  “会长什么事情啊?”

  “马上找个会员,带上一块碧凌地骨头,用长枪送到我这来。十万火急!”

  “明白,我马上就派人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