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二章 合作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二章 合作

  竞技空间内我们的战斗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澳门赌博网站:而场外的观众席也好不了多少。瞌睡龙现在是彻底的郁闷了,大联盟进行了这么多次,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场内打是正常的,可是连观众都跟着上就不大对了。以前听说过足球流氓,今天才发现大联盟流氓比足球流氓厉害多了。

  此时的起点城内我们行会剩余的玩家正在紧张的准备支援作战,而别的行会尤其是圣枪盟的援军也正在向比赛现场赶。反正这是在游戏里,打死打残无所谓,没有后顾之忧的玩家谁也不让谁,这种时候谁怕谁啊,死了大不了掉一级。

  组委会请的保安开始还在拉架,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自己也被卷进去了。瞌睡龙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启动了主系统咨询功能,这个服务专门用来和系统定制各种特殊服务,比如这次开辟的比赛空间就是这么得到的。这个咨询虽然功能强大,但是每次申请都要收费,而且价钱不便宜,一般只有搞活动的人才会使用这个功能。

  启动了咨询之后主系统立刻和瞌睡龙建立了联系。“您好尊敬的客户,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瞌睡龙无奈的解释着:“我主办了一个大联盟比赛。”

  “我知道,你上次咨询时我还为你们设置了比赛用的特殊空间,感觉还满意吗?”

  “比赛空间是很满意,可是看比赛的观众打起来了!”

  主系统是由龙缘总部的超级计算机阵列模拟的,其智力已经完全超越了人类的平均水平,瞌睡龙一说他立刻就猜到对方的意图了。“你是希望我帮忙维持秩序?”

  “对对对!比赛乱成这样对我的声誉影响很大,我希望快点把事情平息下来。你可不可以刷一些npc出来帮忙维持秩序啊?”

  主系统非常干脆的拒绝了这个要求。“对不起,特殊咨询功能的前提是不引响正常的游戏关系。我不能随意制造npc军队,按照我的事件合理化程序,每一个npc的存在和行动都要有理由才可以通过。凭空刷新军队出来帮你镇压暴动是不可能的。”

  “那我要怎么办啊?请帮我想想办法啊!我愿意出钱,只要保住我的声誉。”

  主系统不急不慢的道:“我虽然不能帮你刷新军队,但是我可以给你特别许可,允许你暂时借调一支城市卫队帮助你平息暴乱。”

  “可是这里有好几十万人啊,我上哪找那么多城市卫队啊!”

  “目前本游戏中城市卫队最多的行会冰霜玫瑰盟就在现场,你可以向他们借调。但是我给的许可仅仅是暂时允许城市卫队离开城市,对方是否愿意出兵要靠你自己去商量,我不能强制调动别人的军队。”

  “好吧。”瞌睡龙也被逼迫的没有办法了。

  白光一闪,瞌睡龙的手上多了块宝石。“把这个交给对方城市卫队的主帅,那支军队就可以暂时离开城市。本次服务费5千水晶币将自动扣除,谢谢您的惠顾。”

  瞌睡龙拿着水晶看着场地上混乱的人群寻找目标。我们行会的服装整齐,一眼就看见了。瞌睡龙赶紧跳了过去,然后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前进。说起来算他走运,瞌睡龙这个人物是非战斗玩家,没有攻击力也不用担心被别人杀死,要不然这么混乱的场面他根本无法靠近我们行会的人。

  问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红月的位置,瞌睡龙赶紧把事情说了一下。红月也不是一般人,跟了我这么久总算学到一些真传。她利落的伸出三根手指。“大联盟的三成股份,这次的事情我们摆平,以后的治安我们全包。”

  瞌睡龙苦着脸道:“三成太多了吧?”

  红月想了想道:“要是你肯让我们打免费广告,可以降到25%。”

  瞌睡龙咬了咬牙道:“好,你调兵吧!”

  “水晶拿来。”

  等红月拿到水晶并使用卷轴离开后瞌睡龙自言自语的道:“这次真是大出血了!哎!比减肥更让我痛苦!”

  红月一回到起点城立刻开始调集军队。我们行会的军队平时都分散在各个城市驻扎,反正只要不离开城市,各个城市之间的部队是可以来回跑的。跨国传送阵不断的闪亮,庞大的艾辛格卫戎军团在短短30分钟内就集结完毕。正好起点城外面有个平原,部队可以在上面列阵。

  迷雾军团一共有:200万血骷髅,8万暗夜寻守,6万影魔,5万妖瞳守卫,1万妖灵骑士,1万黑暗巡礼者,200鲜血领主,25名死神骑士,10位代理死神。可城市里总要留点预备力量,也不好全都离开的,最后绝对出动一半的军队,这样比较保险些。为了怕力量不足,红月把行会图腾中的200红龙和200银龙都带了出来。

  庞大的军队迅速整装出发,他们后面还有我们行会的机械兵团。这个机械兵团目前全都是各型火炮,将来如果可以完成魔像的研究,生产出来的魔像也会编入这个部队。

  我们的镇暴大军在路上,别的行会的增援也在路上。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有援军,所以打的都不厉害,想等自己人到了来下狠的。接到命令的我们行会的会员开始主动撤出战斗,而场上混乱的战斗根本已经演变成暴乱,我们行会撤离根本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在打谁,反正就是打的热闹。那些本来架设的比赛场地设施现在基本已经都完蛋了,法师们的魔法飞弹可谓是四处乱飞。几十万人分成几千个派系混战,谁还记得谁对谁啊,反正不是一个行会的就打。

  竞技区内的战斗也正在进行,我们的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所有队伍都在拼命争夺信物。目前还存在的信物一共两块,一个在那个叫给你一棒槌的家伙手里,但是比赛区内的人都不知道。大家现在唯一看到的就是我们行会的玫瑰手里拿着一个信物,这个就是大家争夺的焦点。

  “魔星坠落。”凌的超级大型魔法准备了十几分钟才终于用了出来,天空突然黑了下来,接着一个一个闪着紫色闪电的流星从乌云中穿了下来。这些东西一落地立刻变成一个个半球形的电圈在地面上旋转,所有碰到或者是靠的太近的人几乎全都被卷了进去。

  一个蓝色电圈连续卷了三个人进去之后突然熄灭,一个浑身血红的大恶魔出现在电圈中。大恶魔一出来立刻开始攻击周围的敌人,他抓到人第一个动作就是往其他的圈里扔。这些电圈只要吸收三个玩家就可以孵化出大恶魔,然后不断的追杀周围的人。超级魔法果然是超级魔法,可惜就是准备时间太长,要不是铃音骑士护着根本无法完成。

  这个魔法制造了20个大恶魔出来,初步判断这些大恶魔的战斗力超过这些玩家的水平,基本上一敌三不是问题。凌解释说这些大恶魔是吸收了三个玩家的战斗力,所以他们的实力不稳定,要是吸收三个1级的玩家,孵化出来的大恶魔只能相当于三个一级玩家的实力,要是吸收三个900级玩家,他就会相当于3个900级玩家的实力。

  此时外面的观众席战斗也到了最后阶段,因为各个行会的支援队伍陆续到达了,而且我们行会的军团也快要到了。

  增援到达之后大家都不再留手了,开始疯狂的攻击起来。枪神重新复活之后再次出现在赛场外,他指挥着圣枪盟的人开始冲击山谷内的别的行会人员,其实他主要目标是我们行会,只是现在场面太乱已经无法专门攻击谁了。

  圣枪盟的人冲入的同时山谷的另外两个门也同时进入了大量增援,现场更加乱套了。

  瞌睡龙看着现场都快哭了,这个战斗要是打下来这些行会肯定损失惨重,而最后这些人肯定都会把帐算到大联盟组委会的头上,这个损失就不得了了。

  就在下面打的热闹,瞌睡龙绝望时,忽然一声嘹亮的龙吟响彻天空。所有人都被这个生意吸引,不自觉的抬头看向天空。结果所有人都吓到了,他们看见了一头浑身燃烧着红色火焰的巨型亡灵龙。

  红炎的巨大身影以及超大音量的龙吟绝对是最好的镇静剂,下面的人一下就被吓傻了。紧接着成片的巨龙的出现在空中,400头巨龙组成的空中大队俯冲了下来。下面的人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跑,可惜队伍太密集,越跑越乱。

  巨龙们俯冲下来之后立即用龙炎开始分割人群,他们是按照行会的边界进行切分的,只要隔开不同行会就不会打起来了。

  就在巨龙们成功分割队伍后忽然传来乒的一声枪响,枪神端着还在冒烟的灭神枪道:“把那些龙给我打下来。”有他这句话,下面的反击又开始了,巨龙们发倒成了靶子。

  红炎一声怒吼震的山上碎石乱飞,地面上的还击一下就乱了套。声音太大,好多人不得不扔掉武器改捂耳朵。

  红月站在旁边山头上指挥战斗,旁边站着三个旗手分别拿着红黄蓝旗在那里指挥。这些旗子指挥的可不是军队,而是巴贝尔塔。临出来之前已经通知过艾辛格那边启动巴贝尔塔辅助作战。红月指着枪神:“把那边先干掉,那是带头的,然后把反抗最激烈的地方都点一遍。”

  三个旗手每人两面同样颜色的旗帜,得到红月的指示后离开开始挥舞旗帜指挥。破布自从加入我们行会一直在完善巴贝尔塔,今天刚好实验巴贝尔塔的小功率点射。旗帜舞动之后天空突然落下一道红线正好照在枪神身边。

  “这是什么啊?”枪神和身边的几个圣枪盟骨干都注意到了这明亮的红线。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巴贝尔塔的瞄准线变的特别显眼。

  一个玩家伸手试了一下,结果发现红线没有什么威力。“这什么东西啊?好象没有攻击力。”

  一个人开玩笑的道:“好象枪上装的红外瞄准射线哦。”

  “恩?”他这么一说周围人都反应过来了。

  “卧倒!”枪神大喊一声并纵身跳了出去。几乎就在他落地的同时天空中一个耀眼的白色光球像流星一样沿着红线的轨迹落了下来。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个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球,全都傻傻的看着光球下落。

  光球以闪电般的速度撞击地面并钻了进去,然后就是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把枪神身边一块上百吨的巨石抛起十几米高。烟尘散开之后枪神吐掉嘴里的土渣子爬了起来:“都没事吧?”

  “会长,雷曼不见了。”

  “琼尼姐妹两个也不见了。”

  “这里有琼尼的腿……怎么只剩半截了?”

  一个玩家看了下地面:“好深的坑啊!”地上竟然留下了一个七八米深一米宽的大坑。

  红月用望远镜看了下情况然后对旗手大声叫道:“哪个混蛋在操作啊?这都不中?”

  此时在地球对面的破布站在机器前自言自语道:“不行,看来偏量修正过大了,还要再小一点。好了,再实验一次!”

  美国这边的现场,枪神的一个手下忽然指着天空叫道:“又来了!”

  “隐蔽!”

  空中一个颜色比较淡的白色光球再次落下,这次的爆炸没有上次强悍,但是爆炸威力却平贴着地面把周围的人全都给卷进去了。强大的冲击波几乎把地皮给掀掉,爆炸后地面上留下了一个直径五米多但只有一米深的大坑。

  红月看到枪神再次从泥土中爬了起来气愤的叫道:“哪个混蛋在操纵巴贝尔塔啊?两次都不中?哼!不要他了。小琳,调霰弹抛射器,让他们火力覆盖。”

  “明白。”

  枪神刚刚死里逃生就听到空中响起了哨子一样尖锐的啸声,一个当过兵的玩家立刻叫了起来:“炮袭!”

  他刚喊完,一声爆炸突然在他们头顶响起,接着地面上如同遭到暴雨袭击一般升起一大片烟雾,很多玩家像触电一样在原地颤抖着被打成了筛子。

  那个喊出炮袭的玩家叫道:“快跑,是铜斑蛇!”

  旁边一个家伙给了他一脚:“这里是游戏,哪来的铜斑蛇啊?”铜斑蛇是美军的一种炮弹,弹头里全是小钢珠,一旦爆炸就可以对半径一公里的区域进行火力覆盖,完全就是步兵杀手。

  那个被打的家伙叫道:“我怎么知道!可是你看!”他从旁边的玩家尸体上拿到了一个圆润的钢珠。“这不就是铜斑蛇的霰弹吗?”

  枪神捂着自己的屁股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别管是什么,赶快跑吧!再来一次就没活人了!”

  那边山头上的红月拿着望远镜道:“霰弹抛射器果然不错,告诉他们不要再开火了,炮弹挺贵的,省着点用。旗手,发信号让巴贝尔塔把那边的那个地方压制一下。小光,你告诉后面的部队快点,不能光靠我们镇压暴动啊!”

  巴贝尔塔的基准线忽然开始移动,所有人到主动让着这东西跑,但是红线移动太快,人的速度根本来不及闪避,不过这瞄准线反正也没什么杀伤力照到也没什么。当红线到达反抗最激烈的一个地区立刻又是一个耀眼的光弹掉了下来,轰隆一声混战的人群被一起掀飞,上百人遭殃。

  山外的迷雾军团终于成功感到,大批身穿黑色铠甲的正规军以整齐的步伐跑步进入山谷内,山谷里的各个行会实际上已经被龙炎分割开了,现在外面进来的部队只是起到了隔离的作用。

  瞌睡龙终于重新拿到了麦克风开始广播:“请大家冷静,现在进场的是我们大联盟的保安部队,请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再冲突了。比赛应该是友谊第一,让我们保持一些运动精神,都冷静一下。”

  红月此时接过话筒道:“参加比赛就会有输赢,这次比赛是在任务空间内进行的,所有的调整都是系统操纵的,完全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任何犯规都会被系统发现,比赛是完全公正的。因此各位没有任何必要在这里斗殴,这样不会有任何好处的。现在请大家都冷静下来接受现场治安部队的调整,尽快恢复赛场秩序。如果想要离开也请使用回城卷轴或者按照治安部队的疏导离开现场。”

  下面枪神突然站了出来:“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

  红月一挥手,天空中又是一个白色光弹掉了下来,枪神站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坑,而他本人连灰都不剩了。“就凭这个。还有谁有反对意见吗?”

  其实以我们行会的实力真要制伏现场这些人肯定要打个同归于尽,这些玩家战斗力都不低,而且数量众多,真要硬打我们还不是对手。我们的会员平均战斗力是比他们高,但是总共只有不到一万人,根本没有用。迷雾军团只来了一半,而且那些血骷髅才200级,只是充场面的,真打起来也没什么用处。至于那些武器,弹药都是有限的。

  能够镇压这些人完全是因为我们的几大优势。第一,这些人本来就不和,他们自己在互相打,不会集中力量对付我们。第二,他们不知道我们的武器有弹药限制,也不知道血骷髅的实际等级。最重要的是巴贝尔塔起到了杀鸡警猴的作用,就好象歹徒可以用一支只有一发子弹的枪威胁十几人一样。一发子弹根本杀不了十几人,但是却可以威慑他们。巴贝尔塔不能把这里的人杀光却能把他们都吓住。

  有了这些条件的保障,那些玩家很快就恢复了秩序,没有看比赛的人纷纷离开,一些失去胜利机会的观众也离开了赛场,山谷里剩下的只有那些买了剩下队伍胜利的人。观众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受欢迎的人被迷雾军团给清理了出去,瞌睡龙找到了满身脚印的三位主持人并重新回到了讲台上。

  转播重新开始,但是当画面出现时所有人都傻眼了。暴乱开始时画面正在转播最后信物的争夺战,可是等重新开始时,画面中竟然是一片黑暗。“这是怎么搞的?”红月问瞌睡龙。

  旁边的卡卡露卡道:“镜头好象推到土里了,奇怪,刚刚谁都镜头啦?”

  露露卡露道:“别管了,赶紧把镜头拉远我们看看那些队伍到哪里去了。”

  镜头一拉开之后看到的是一片没有人见过的景物,周围没有任何东西的山体上只有泥土,而且这些泥土样子很奇怪,看起来好象刚刚从地里翻起来的新土。

  “这里的地形没有见过啊!这是哪里啊?”瞌睡龙问道。

  露露卡露道:“坐标没有动啊!”

  “这怎么回事啊?”

  竞赛台上忽然一闪出现了好多人,其中还包括我和玫瑰他们。几乎所有参加山口大战的人都出现在了这里,而且看起来都很郁闷的样子。瞌睡龙赶紧跑了上来问道:“你们怎么都出来了?难道谁过关了?不对啊!过关应该出现在上面啊!你们从这里出来,难道是都挂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你问他。”一个玩家指着我。

  我委屈的道:“你们不连手我也不会出绝招的啊!”

  “到底怎么啦?”

  玫瑰解释道:“他们连手要抢我手里信物,老公他当时也急眼了,所以联合自己的妖仆用了一个大型技能,结果把山炸塌了,然后我们就一起被活埋了,之后就集体退出比赛了!”

  我气愤的对瞌睡龙道:“你们这个东西不公平。我有一只凤凰魔宠,所以获得了一个再生属性。有了这个属性之后第一次死亡都是不算的,第二次才是真死。可是我刚刚才死一次你们就把我传送出来了!我的复活属性明明启动了却没有效果!你看我的等级根本没有下降,说明系统判定刚才的死亡是无效的。”

  瞌睡龙解释道:“这个比赛规则就是一次机会,死了就结束了,复活属性是不考虑的。”

  “真是可恶!气死我了!刚刚都看到入口了,竟然还是没有过去!”我忽然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有些不对。“诶?维达?你怎么来了?谁把迷雾军团调出来的?维达,你们怎么离开城市的?不是有限制吗?红炎?你怎么也来了!天啊!我的图腾兽,这是怎么回事啊?红月?你怎么全身都是血啊?刚才怎么回事啊?这地上怎么都是坑啊?霰弹,我的霰弹,200水晶币一发呢,谁调来的啊?”

  不光我惊讶,那些跟我一起出来的玩家都开始发现周围情况不对了,好多人发现自己行会人数少了不少,还有些人发现自己行会不见了。

  我们在那里询问情况时瞌睡龙已经在问后面的主持人了:“快看看竞技区里还有没有人了,要是没有了,比赛就结束了。”

  露露卡露赶紧核查数据:“还有一个人在里面!”

  这一声让全场突然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听着这个声音到底是要说谁在里面。

  露露卡露调整了画面,一个拿着锤子的玩家正在路上像散步一样骑着自己的坐骑晃荡着。“这个人叫给你一棒槌,是单独一队,没有行会。按照他目前的速度计算还要39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终点了,而且他手里有信物。”

  我们这些出来的队伍立刻叫了起来。

  “竟然还有队伍在里面!”

  “我怎么这么笨啊!早知道拦截这个傻瓜就好了,至少还是第二!”

  在大家都后悔不及时红月突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发财啦发财啦!”

  我摇摇红月:“你没事吧?”

  红月一边狂笑不止一边把一张押宝的票据递给我。我看了之后立刻晕倒,然后鹰捡起了票据,鹰看了也跟着晕倒。之后我们行会的人看一个倒一个,没有一个例外。刚才的那个电子票据上写着:给你一棒槌一水晶币押宝,占该队伍押宝额总比例的100%,也就是说奖金全都是我们行会的,那可是37.62亿水晶币啊!平白无故中了37.62亿水晶币你什么反应?一个水晶币就是10人民币啊!这里可是376.2亿人民币,天文数字啊!一个贫困地区的小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大概也就这么多了,甚至有些还不到。

  百灵最后一个看到票据,然后摇摇晃晃的把票交给旁边的铃音骑士跟着就晕了。

  红月因为一开始就有这方面的估计,所以现在刺激不是很大。她接过票据递给瞌睡龙:“这个要怎么兑现啊?”

  瞌睡龙看到数字也吓了一跳,竟然有人独得奖金,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他开口道:“这个暂时还不能给你们。”

  “为什么?”地上处于假死状态的我们全都像僵尸一样弹了起来。

  “比赛结束前资金是系统托管的,但是这个人还没有到达终点,所以比赛并没有结束。而且他也可能出意外而到不了终点,那奖金就不是你们的了。”

  “不是吧?”

  “我们是按照规则办事,你们应该可以理解。”

  我赶紧问那个露露卡露:“你刚才说他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到达终点?”

  “39小时。”露露卡露回答完又加了一句:“前提是他不走错路!”

  “好。我派人24小时轮班守着,就等他到终点。”

  卡卡露卡道:“别忘记他也有可能到不了终点。”

  一旁的丝坎维亚道:“这个人选择的路线类型是难度很低的长距离路线,他虽然有些傻傻的,但是他的坐骑很厉害,安全到达终点应该不是问题。不过,这个家伙似乎是天生路痴,而且完全不会看地图,比赛开始到现在,他在错误路线上用的时间是正确路线的三倍。所以我估计他到终点大概是下个星期的事情了。但是比赛规定中途不许下线,可他的身体毕竟还要吃饭休息,不可能连续一星期在线的。所以我估计你们还是拿不到奖金!”

  “你这个混蛋,给我快点!”我对着屏幕大喊着,可是里面的家伙是根本听不见的。只见他用慢镜头一般的动作从坐骑身上下来走到路边摘了朵不知名的花朵看了半天才重新回到坐骑上开始走,我简直快要让它他急疯了。我的376.2亿人民币就悬挂在这个家伙的身上了,可是他竟然还在那里散步!

  “请冷静些。”瞌睡龙拉住我:“最多再有10小时这个人就要到在线时间限制了,我想他应该是到不了终点了。”

  “不,他一定可以到的。”我推开瞌睡龙:“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一定会到的。”

  “那你慢慢等着吧!”瞌睡龙想其他队伍的人说了些鼓励的话,然后观众也开始陆续散了,就剩下我们行会的人在这里守着屏幕等待这个家伙慢慢的游荡。

  三小时后红月垂头丧气的对我道:“紫日,我们放弃吧!他又走错路了,而且你看,他竟然停下来在那里画起素描来了,再有三千小时他也到不了终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