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一章 混乱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一章 混乱

  红月在祈祷,澳门赌博网站:我们却在辛苦的跋涉。圣徽山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我们为了节约时间,一路上根本不和敌人正面冲突,能不打就不打,实在躲不开的就大家一起上,务求不给对手任何还手的机会。

  好不容易穿越了地图上的路线到达山脚下,却发现这个该死的山竟然和周围的地区是分开的,一道峡谷把整个山围了起来。峡谷底下全是熔岩,几公里宽的熔岩带在峡谷上制造了大量水雾,我们在这边根本看不清对面的情况。按照地图上的显示,进山的入口在山背面,我们还要沿着峡谷绕到山背面去!

  用了最快的速度绕到山背面,果然发现了入口,可是入口的形式让我们有些意外。峡谷中竖着几个大石柱,柱子的顶端正好是个平台。按照这个架势来看,是要我们踩着这些平台一个个的跳过去。因为有水蒸气的阻挡,我们只能看到比较接近这边的几块平台。能看到的几个平台都比较大,最小的也有十几米的直径,而且间隔都很小,跳过去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我转头对他们道:“我先跳,你们跟着来,一个接一个。这些平台不一定结实,最好不要几个人站到一个台子上,万一塌了就麻烦了。这么长的路都过来了,这里挂了就可惜了。”

  “放心,我们又不傻。”修罗紫衣道:“反到是你的夜影,我看还是变回梦魇形态比较好,体形太大跳这些东西吃亏。”

  “说的是。”我赶紧把夜影还原回梦魇的形态,然后开始准备跳跃。

  第一个平台直径超过三十米,距离这边的崖边只有两米的距离,夜影一个垫步就过去了跳都不用跳的。下一块平台竟然有好几个选择,七八个直径十五米的平台都靠着我站的这个平台,似乎走哪个都行,我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大的跳了上去。等我到了第二块平台后,他们也跟着开始跳了过来。不过选择路线时大家就是各自分开跳了,反正这里跟梅花桩一样,跳哪个都一样。

  随着我们逐渐向前推进,前方本来被浓雾遮盖的平台也逐渐可以看见了,但是这些平台似乎开始越来越小了,而且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我们跳了一段之后背后的悬崖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前面的悬崖依然没有出现,这样看来峡谷还是相当宽的。

  正跳的好好的后面忽然多了一队人,看到对方的样子后我就知道麻烦大了。追上来的竟然是圣枪盟的人,更糟糕的是他们竟然是两手空空的。看到我们之后枪神也是愣了一下,在我们的身上扫视了一下他就看见了把手藏在钢爪鳞片后面的玫瑰,而且他立刻就确认了那是信物。

  没有等对方靠近,我先让夜影跳到了玫瑰身边,伸手把玫瑰提了起来放到夜影的背上,然后翻身跳上玫瑰的钢爪。“我们换过来。你和鹰他们骑蹄类生物的都快点过去,我们来挡住他们。”

  玫瑰知道这不是推让的时候,她立刻拉起缰绳指挥夜影跳向下个平台。鹰和百灵外加玲玲都是骑的蹄类生物,他们不方便在这种平台上战斗,先行离开。重甲龙也不大适合这种地方,干脆也跟着离开,到了那边还可以保护他们,不过斯哥特留了下来,反正克利斯缔娜的钢爪还在。

  现在留下的队伍是:我骑着玫瑰的钢爪,斯哥特骑着克利斯缔娜的钢爪,凌骑着我的钢爪,加上修罗紫衣和她自己的钢爪以及没有骑人的白浪,我们要负责阻截后面的队伍追上玫瑰他们。

  枪神老远就开始架枪,明显想利用火枪的射程占我们便宜,但是他忘记我还有两个半月了。当的一声,一个半月和子弹撞在一起,子弹偏离了方向打中了我旁边的那个平台。

  圣枪盟的人立刻分开队列冲了上来,但是我们的优势相当明显,趁他们在空中时我的半月轻松了的搞定了两个倒霉蛋。枪神忽然把枪拉长又要用高级模式,我赶紧指挥钢爪躲避。玫瑰的钢爪纵身跳下了平台,紧接着轰的一声我们刚刚站的平台上爆起一片烟尘。

  看到我们跳下平台,枪神还以为打中了,可是钢爪那强而有力的爪子往石柱上一抱,岩石上立刻被拉的碎石翻飞,在岩石上留下了16道七八米长的划痕之后我们终于固定住了身体。接着钢爪的爪子抱着岩柱纵身一跃跳上了对面的一根柱子,有力的爪子一抱石柱立刻固定住身体,然后再向下一个柱子跳了过去。

  枪神他们的坐骑也有不少长爪子的,但是要把自己固定在垂直的石柱上可不是光有爪子就行的,那还要配合强有力的四肢才能做到。我们的钢爪在柱子之间蹦来跳去很快就到了对方站的柱子下面,固定好身体之后钢爪用背上的触手插入岩石,配合四个爪子和尾巴的力量轻松的向上爬,迅速到达平台下面。对方明明看到我们却不好瞄准,我们都在岩石下面,他们只能跟着我们转圈。

  趁对方找不到我们,钢爪用背上的触手把对方的坐骑的腿一缠就开始向下拉。那些坐骑往往是一不小心就被拉了下来,它们可没有钢爪那份力量,掉下来之后虽然拼命抓挠柱子却无法固定身体,最终还是掉进了下面的岩浆里。

  枪神忽然把他的灭神枪拖起,对着我这边:“高爆攻击!”

  轰!我们抱着的柱子被整个炸断,但是钢爪迅速的用触手拉住了旁边的柱子跳了过去。我指向枪神:“白浪,去缠住他。”

  白浪本来还在和别人缠斗,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向枪神蹿了过去。几个起落已经到了他附近,枪神慌忙轰掉了白浪站的柱子,但是白浪却同钢爪一样可以把自己挂在柱子侧面。被轰掉下去的白浪先是抱住一根柱子固定自己,等不再向下掉了之后他突然一蹬柱子身体向对面的柱子弹了过去,到达对面的柱子之后再一蹬柱子又弹了回来,但是这次的落点比上次高了几米。就这么来回弹跳几下白浪又上了柱子顶上的平台,枪神还没有准备好第二发子弹白浪已经到了他面前。

  喀嚓一口,白浪咬住了枪神的灭神枪开始和他拧劲。枪神连忙抽出自己的短剑要砍白浪,可是白浪突然松开他的枪跳到了旁边的平台,接着身型一晃突然变出了8个一模一样的身影。8只白浪分别蹿向周围的平台然后开始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发动攻击,枪神想要开枪却找不到机会。好不容易把白浪都赶走了,刚要举枪,背后突然又上来一只一口咬在了他的坐骑屁股上,疼的那只战斗兽差点没跳进岩浆里。

  另外一只白浪蹿起来扑向枪神,可是刚飞到一半忽然乒的一声枪响,那个白浪向旁边飞了出去。剩下的白浪立刻退回了旁边的平台并且迅速合并成一个,但是枪神还没有来及高兴,这个白浪一下变成了20个分身。

  20个分身忽然分散向四面八方,枪神的防御根本顾不到这么多方向,一下就被包围。但是当他奋力挥剑时却发现没有任何阻力的,武器穿透了那个分身的身体。等他意识到这个分身是个幻影时,真的白浪已经从背后窜上去咬住了他的胳膊。

  枪神扭身想要攻击,可是却发现一个黑影砸了下来。我骑着钢爪从天而降,枪神反抗晚了一不,我不但成功的落在他身边还顺势补了他一剑削断了他的短剑,还把他的盔甲切开了一道大口子。这快岩石平台上一下子承受了这么大的重量,竟然轰然倒塌,我们赶紧四散跳开,枪神的坐骑勉强够到了旁边的柱子的边缘,险些掉了下去。

  斯哥特忽然骑着钢爪冲了上来,枪神迅速抬枪开火,但是仅仅轰掉了一个平台,没能碰到斯哥特。斯哥特还是冲到了他的面前,挥动骑士枪一个挑刺,枪神横枪挡在胸前,结果喀嚓一声,斯哥特的长枪竟然折断了!斯哥特的实力不低于枪神,可是武器差距太大,长枪折断失了先机,想要再避让已经来不及了。

  高手过招争的就是那一招半势,斯哥特本来是稳操胜卷,可是武器上的差距让他失去了机会。枪神的灭神枪近距离顶在了斯哥特的胸口,斯哥特知道已经避无可避了,临战经验告诉他这种时候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于是他伸手拉住了枪神的肩膀并死死的捏住不放,枪神的枪同时打响了。

  轰!他们站的那个平台爆起一阵烟雾。斯哥特残缺的身体飞出一百多米连续撞断了两根石柱才开始下落最终掉进了岩浆里,斯哥特骑的克利斯缔娜的钢爪因为近距离抵抗了爆炸被当场震晕,毫无知觉的掉进了岩浆里。

  虽然干掉了斯哥特和一只钢爪,但是枪神一点也不好受。死哥特临死前紧紧的捏住了他的肩膀,爆炸时的冲击力把斯哥特轰飞了出去,可是斯哥特铁钳一般的手却顺着枪神的胳膊一路捋了下来,枪神的两只胳膊上的盔甲全都被揉成了铁饼,而且他的胳膊也全部被拉脱臼,现在肿的像两个大胡萝卜长在肩膀上一样。灭神枪钉在远处的一个岩石柱上,竟然没有掉进岩浆!

  枪神痛苦的倒在平台上,双手麻痹无法动弹,他的手下赶紧过去帮忙,可是我不会让斯哥特创造的机会白白损失掉的。“剑阵!”永恒上突然发出一阵龙吟之声,接着9支半透明的剑身从永恒上飞了出来在我头顶摆成了一排。“大天轮斩!”这是北极星君的剑谱里记载的技能,学会之后我是第一次用这招。

  我头上的9个剑刃忽然自动组成了一个圆环,剑尖冲外,完全就是一个剑轮。我一指前方,剑轮立刻旋转着飞了出去。圣枪盟的人立刻举枪射击,但是剑轮立刻横在了我的面前,子弹飞进剑轮中心一阵叮当乱响之后又飞了回去,那边噼里啪啦的一排人中弹,还被打掉下去几个。

  剑轮解决了子弹之后立刻向枪神飞了过去,枪神的坐骑刚才也被炸的快不行了,看到剑轮也无力闪躲,巨大的剑轮迅速的把那只坐骑和整个平台一起炸成了粉末,可是枪神却被他的一个手下用鞭子拉了出去。虽然枪神的坐骑没了,但是他们队伍里还有几个空的坐骑,枪神迅速被送上坐骑不用担心被踢出比赛了。

  可是他屁股还没有坐热,旁边突然飞出一个闪着电弧的黑色光球。凌的地狱雷鸣弹威力就是不同凡响,轰隆一声爆炸,周围的石柱纷纷出现裂纹,不少都开始崩塌。枪神刚才就在爆炸中心,连灰都没剩下,直接就给秒了。凌准备了三四分钟才扔出去的魔法,炸不死人才有问题呢!

  “快闪,柱子要倒了!”我只喊了一声,周围的柱子就开始陆续倒塌,圣枪盟最后剩下的一个玩家也葬身岩浆之中。当然,我们速度比较快全部安然脱离。

  场外的观众区里现在已经是一片混乱了,好多人提前离开了比赛现场。原因很简单,圣枪盟全军覆没他们的彩票全都没用了,那些输钱的人当然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全都站起来提前离场。

  观看现场的传送门忽然一亮,圣枪盟的人陆续出现在复活台上,枪神出来后先是一招手,竞技空间内还插在岩石上的灭神枪突然一闪就消失了,下一秒灭神枪出现在枪神的手里。他竟然可以随意召唤灭神枪大自己手里,这一手被红月记录了下来。拿到枪的枪神气愤的带着手下离开了赛场扬长而去。

  露露卡露在解说台上道:“各位观众,目前战况发生了巨大变化,头号种子竟然被冰霜玫瑰盟的人提前解决掉了,这下冰霜玫瑰盟成了最大的种子队。”

  卡卡露卡道:“别急,还有一个阴影协会呢。”

  露露卡露辩解道:“阴影协会除了二世转生之外总共只剩三个骑手了,而冰霜玫瑰盟的队伍还有很多人,双方实力本身就有一定差距,这样的队伍相遇根本没有悬念的。”

  “可是冰霜玫瑰盟手里有目前仅剩的5个信物之一,一会肯定会遭到群欧,说不定还会被联合击杀。”

  丝坎维亚插进来道:“这个可不一定,你们看这个报名资料。那个叫紫日的会长带的那些骑着恐龙的骑士全都是他的妖仆,这些家伙是950级的,战斗力比枪神还要高。刚才那一击你们也看到了,要不是枪神的武器厉害,肯定是枪神被一击秒杀,根本轮不到他开枪射杀那个骑士。”

  露露卡露忽然道:“等等,你说什么?那个骑士是妖仆?”

  “恩,怎么了?”丝坎维亚奇怪的看着她。

  露露卡露指着复活台上走出来的斯哥特。“他不是在那里吗?”

  “对啊。竞技中死亡的人或者魔宠之类的都会在这里复活的啊。”

  “可那是妖仆,死一次救应该消失的。”

  听到露露卡露这么说大家才反应过来,妖仆是不该复活的。瞌睡龙立刻从台子上跑了下来来到我们行会的队伍里找到负责人红月,那些因为枪神失败而失去得奖资格的观众也立刻看了过来,枪神听到这个疑问立刻停了下来。他们都输的不甘心,都希望发现我们行会作弊好恢复他们的比赛资格。

  瞌睡龙走到红月面前:“你好,现在冰霜玫瑰盟是你负责是吗?”

  红月点点头。“刚才的问题我听到了。”

  “那请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

  红月笑着把血池的功能解说了一下,但是隐瞒了一些涉及机密的部分。

  瞌睡龙微笑着道:“原来是这样啊!就是说只要一天之内不连续挂两次就可以正常复活是吗?”

  “大概就是这样。”

  因为瞌睡龙带着麦克风,这个声音全场都听到了。突然有一个观众大叫起来:“他已经死过一次了,大家再杀他一次让他彻底完蛋,抵我们的彩票损失!”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大部分人都没有动,毕竟绝大部分人都是可以理解比赛中互相攻击是正常的,可是毕竟还是有些人遵从强盗理论,这些人立刻跳了起来开始想要攻击斯哥特。枪神对这次失败本来就非常生气,看到这个报仇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也加入了要求报仇的队伍中。

  他们那边有人,我们这边也不是好欺负的。红月一声令下,冰霜玫瑰盟到场的人立刻在斯哥特前面组成防御墙,整齐的装备整齐的坐骑以及整齐的空中部队,这一切都显示着实力的差距,那些叫嚣着要报仇的人立刻就软下去了。

  斯哥特旁边还站着一群铃音骑士,我们参加比赛一共就11个铃音骑士,外面还有10个,外加中途被水冲走一个,算上死哥特在内,现在外面一共有12个铃音骑士,他们可都有着比枪神更高的战斗力,这个恐怖的实力可不是谁都敢碰的。

  但是事情总要有例外,报仇心切的枪神在人群后面偷偷的把枪架了起来并且顶上了威力最大的穿甲燃烧弹。就在他瞄准死哥特的胸口准备攻击时,突然看到斯哥特发现了他。

  斯哥特几乎是瞬间就喊出了号令:“七四一站位,距离二一三,方向零一八,钢枪投射。”

  人群被突然的情况吓到了,一些人正好挡在了枪神的射击路线上,箭在弦上的枪神还是扣动了扳机,子弹穿透了五六个人之后飞向了死哥特,却被死哥特用盾牌挡开了。穿了五六个人的子弹已经没有足够力量穿透盾牌了。

  虽然子弹被挡住了,可是铃音骑士的钢枪是从上空沿着抛物线下来的,枪神刚开完枪就被密集的12支钢枪穿成了刺猬钉在地面上,而他身边的人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所有人都是惊讶的回头看向枪神然后看看铃音骑士,再看看枪神。

  瞌睡龙连忙用麦克风喊道:“都安静,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比赛是比赛,不允许事后报复,大联盟组委会宣布谁再闹事就是对组委会的挑衅。”

  虽然这番话已经很重了,可是圣枪盟今天面子丢太大了,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看到自己老大被干掉之后他们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为老大报仇!”圣枪盟里响起一声口号立刻就引起一片回应。

  斯哥特也立刻指挥起来:“所有铃音骑士展开队型,准备战斗。荣誉高于一切,鲜血才能洗刷耻辱,杀!”

  红月看到这架势知道不抵抗不行了。“大家不要给会长丢脸,行会提供这么好的待遇,该是我们回报的时候了。”

  下面响起一片回应声:“片甲不留!”可惜女性太多,这句话喊出来没什么威慑力!

  红月迅速拉住身边的一个玩家;“你快点用回城卷轴回城里给行会图腾兽带路,叫他们过来增援。”

  “是。”

  “杀啊!”两边的人员终于爆发战斗,大群玩家冲撞在一起。

  很多玩家本来是不参加任何一方的,可是战斗把他们也绞了进去,结果演变成了全场的大乱斗。先开始几个解说员还在安抚大家冷静,但是后来解说台被谁给打下来之后他们也参加了搏斗。

  竞技空间内我们已经到了圣徽山下的平台,这里好多队伍等着抢劫我们的信物,一看到我们上来立刻就发生混战,而竞技区之外的观众席也变成了战场,各个行会互相攻击完全成了大乱斗。

  瞌睡龙一个人蹲在传送门的拱门顶上看着这些人,嘴里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