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章 洗牌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章 洗牌

  “那我们把信物藏起来怎么样?”克利斯缔提了个方案。

  还没等我反驳,澳门赌博网站:鹰先张口道:“想都不要想了,比赛开始之前我们就被算计了。”

  “怎么讲?”

  “你不记得开始时宣读的规则了吗?这个竞技中禁止用箱子之类的东西把信物装起来,还不允许使用储物空间,信物必须始终拿在手上或者用嘴叼着,这么严格的规定明显就是让我们没法藏信物。也就是说竞技开始时就已经计划到中途需要出现这种争夺战了。”

  “那我们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避无可避了,干脆就见一个灭一个,直到安全离开。”

  “这样打下去我们很被动的。”百灵反对我的意见。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暂时没有!”

  “那就按照我的计划办。”

  迫于无奈我们只好拼死保护信物的安全,而那些夺过怪物争夺信物的队伍也遇到了相同的麻烦。接下来的时间战斗突然爆发,拿着信物的队伍简直就是拿着****,往往是一个队伍刚抢到信物,立刻就被别的队伍消灭。比赛完全变成了大乱斗,仅有的信物在争夺中还被弄坏了几个,结果抢夺变的更加疯狂起来。

  “小心。”我忽然看到一个玩家向玫瑰扑了过去,幸好我的提醒比较及时,鹰抬手一剑把那个家伙震退十几步还摔了个大跟头,一名铃音骑士从自己的重甲龙背上起跳,长枪向下落在那个倒霉蛋的身上一下就扎了个对穿。轻松解决这个家伙之后铃音骑士又迅速跳回了坐骑上,可是反方向又突然出现了一队抢夺的人。玲玲催动小雪冲了上去,那些人刚跳出树林就被一剑打飞了回去,漏网的人被凌的一个地狱陷坑全部搞定。

  在那群怪物抢夺信物之后的三十分钟内我们已经连续干掉了九百多人了,可是依然不断有争夺的人冒出来。刚刚解决掉一批队伍的我们正穿越一小片林间空地,忽然另外一只队伍从对面走了出来。两对人一见面几乎是同时一愣神,接着都是同样动作。他们迅速的把一名女性玩家护在了队伍后面,我们也迅速的把玫瑰挡在了后面。

  我忽然注意到那个被保护的女人手里拿着个信物,虽然那东西已经完全被血水染红了,但是我依然可以辨认出来。赶紧抬手示意大家冷静:“别紧张,我们也有信物。”我赶紧看向玫瑰。

  玫瑰把信物亮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收到了胸前,对方看到信物后立刻就放松多了,两个队伍都有信物就没有争夺必要了。互相点了点头然后交错走了过去,可是我们没有走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了打斗声,不用想也知道是刚刚和我们交错而过的队伍遭到袭击了。

  战斗真是出乎意料的混乱,我们后面的队伍虽然和我们没有打起来可是这才走了不到50米就合另外的一个队伍打了起来。我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多少,刚走了不到100米又碰到打劫的了,而且这次还是强敌。我们居然和那个枪骑兵联盟的人碰上了。

  双方一见面根本都不说话,上来就打。对方的10名骑士冲在最前面,可是我们的铃音骑士立刻迎了上去。双方撞击的结果很明显,重甲龙比战马厉害太多了,直接把战马叼起来甩向旁边的大树,立刻就有5匹马死于非命。这个竞赛的规则就是战马死亡后骑士要是不能在30秒内找到新坐骑就要立刻被传送出去,而且新坐骑还必须是申报过的坐骑,也就是说同队伍的坐骑才有希望。这个骑士团的5匹战马死亡后30秒5个骑士同时消失在地面上,这才叫射人先射马。百灵现在知道了要害,专门挑人家的坐骑下手,趁重甲龙发威她一个人干掉了两匹马。

  我们这个队伍至今没有多大损失的原因就是我们队伍的坐骑基本都很厉害,不会给骑士拖后腿,战马实在是过于脆弱了!

  对方战马受到伤害之后立刻改变了战士,一个骑士忽然催马冲了上来,斯哥特正面迎战他。当他们冲到一起时骑士忽然一拉缰绳,战马先向左一晃,然后立即向右跳,结果重甲龙反应失误一家伙冲过了头。骑士和战马晃过斯哥特的重甲龙之后直接向玫瑰冲了过去,明显他们是要直取信物。

  我一拉缰绳骑着夜影挡在了那家伙的路线上,这次他没有考虑闪过我而是把骑士枪放平夹在了腋下开始了冲击。我根本都没有拿枪,直接挥舞着永恒就冲了上去。在我们接触的同时那个家伙突然使用技能:“战骑冲撞!”

  我也没有打算硬挡:“剑刃风暴!”

  骑士的枪尖突然一亮发出耀眼的光芒,可是仅仅是一下而已,我的永恒上突然飞出九道白色的剑风打在枪身上,震的枪身剧烈颤抖起来。紧跟着我的永恒杀到,剑刃和枪尖一接触就从中线上切了进去,然后借助冲击力把长枪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对方没有想到我连他的枪都给劈了,慌忙之中丢掉长枪仰身后倒躺在了马背上,我的剑贴着他的头盔面罩切了过去,竟然还削下来一层铁皮。

  两只坐骑都冲过了头收不住脚步,我和夜影跑出十几步才来及转身,他却直接冲玫瑰去了。长枪被毁的骑士顺手拿起了绑在马身侧面的备用骑枪,但是玫瑰骑的钢爪立刻用自己的触手把玫瑰裹了个严实,长枪切掉了钢爪的一个触手可是却没有碰到玫瑰。冲过头的战马继续前进,但是钢爪可不是夜影,他立刻挥舞起自己的大尾巴横扫过去,骑士的战马是过去了,他自己却被打飞了出去。

  趁他还在空中,两边的铃音骑士同时投枪,这个家伙立刻就被两根枪穿了两个洞。长枪的力量过大穿过了这个骑士的身体,然后他轰隆一声摔在地面上。我催动夜影冲了回来,那个家伙刚好爬了起来坐在地上背对着我。我左手拉住缰绳,身体向右倾斜永恒在手,像打马球一样一样借助夜影的冲击速度用力一带,一个带着头盔的脑袋跟着我们一起飞了出去。无头的身体喷着血泉再度倒了下去。

  后面的骑士队伍中立刻发动了集体冲锋,可是白浪突然从侧面扑上去把最边上一个骑士从马上拉了下来。凌的一个真空爆破炸飞三个骑士,剩下的也被铃音骑士乱刃分尸一个没剩。可是忽然有一群人从我们后面冒了出来,克利斯缔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投枪射了个对穿。修罗紫衣立刻转身冲上去挡住了后面的人。

  真是倒霉,我们和枪骑兵联盟混战时后面竟然还有另外一个队伍,刚才他们是看到我们似乎要解决掉对方了才上来想搞偷袭的。他们的确成功了,克利斯缔娜受伤过重,而且是要害攻击。玫瑰的复活术没有来及抢救她就挂了,正想再次使用,旁边一个身手相当敏捷的家伙窜了过来想要抢夺信物,玫瑰慌忙防御却耽误了复活克利斯缔娜,等我们把那个家伙干掉克利斯缔娜已经来不及复活了。

  我们和铃音骑士一个回冲就把这些乌合之众给全部扫干净了,可是克利斯缔娜却挂掉了,这下我们队伍只剩17个骑手了,不过我们还有19个坐骑。

  把克利斯缔娜的钢爪带上,我们重新开始搜索下一步的线索。我正在四处寻找线索,玫瑰驱策着她的钢爪走到我身边小声的道:“老公,这样不是办法啊!刚才的事情虽然是意外,但是这里的队伍这么密集,谁能保证不会再次发生这样的意外,要是我们同时被几个队伍围困,我们要怎么办才好?”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玫瑰指指上面,我抬头看了看。“不行。比赛规定飞行生物仅能用于侦察,不允许携带信物的。”

  “我不是说飞鸟!”玫瑰再次指指上面:“我的意思是让白浪带着信物到树上去,因为规定不允许长时间离开坐骑,对方的人员即使不擅长骑马战斗,平时也绝对不会离开坐骑。要是白浪始终在上面走,那就彻底安全了。别人发现不了他,就不会注意到我们有携带信物,要是没有信物就不会发生战斗,你觉得怎么样?”

  我看看白浪。“问题是白浪好象不会上树吧?”

  “这个……!”玫瑰看了看白浪。“问问看。”

  我赶紧把白浪招了过来。“你会不会上树啊?”

  “上树?”白浪看看上面的树杈。“爬树我不会,但是我能跳上去,你不会想让我上树吧?”

  “就是要你上树。”我兴奋的把信物拿了过来递给他。“你叼着信物到树上跟着我们走,要是发生战斗你不要出来帮忙,只要自己藏好就行了,不过只要没有带着信物一般人应该也不会袭击我们。”

  白浪叼起信物然后忽然变成了透明,只有一个信物漂浮在空中。玫瑰笑道:“我都忘记你是会隐身的,这就更好了。你带着信物上树。”

  白浪把信物又放了下来然后道:“可是信物不能隐形啊?”

  我拿起信物道:“你自己隐形就可以了,这东西就这么点大,要怎么藏不行啊?只要一有人靠近你就把这东西用树叶或者树叉挡起来,我想一个小木头人不会那么容易被看见的。”

  “那好吧。”白浪叼起信物纵身一跃就上了树。

  玫瑰的这个方法真是太完美了,我们就这么一路在森林里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碰到我们的队伍都是先在我们身上扫了一便,确认没有人拿着信物就自然离开了。白浪在树上跳来跳去的跟着我们走,始终没有被人发现,虽然个别队伍有发现异常声音的却没有人注意到信物。中途我们还遇到了枪神,这小子也在失魂落魄的找信物,看到我们没有信物后他也没有和我们说什么就离开了。要是在外面我们肯定会打起来,这里是竞技空间,为了胜利谁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大家都没有行动。

  等枪神走远了之后鹰靠过来道:“这个笨蛋还在寻找我们的信物呢!”

  白浪的声音忽然从树上传下来:“他们想找到我要等到下辈子。”

  我突然伸手制止了大家说话:“飞鸟又发现一个队伍走过来了,大家别说话,让人家听见就麻烦了。”

  新的队伍也是在确认都没有信物后安全离开,我们这个方法真是太牛了,连续骗了这么多人搞的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在林子里乱转了很长时间竟然让我们碰到了熟人。“小猫?你怎么在这里啊?”

  小猫二号对我们的出现也很诧异。“我在这里找出路,任务是要穿过这里,可是我已经转了好半天了,就是出不去。”

  我忽然注意到小猫手上拿着信物。她看到我的眼神之后立即把信物收到背后。“你们……?”

  “放心,我们不要你的信物。”我指指上面,下猫一抬头看到白浪显了一下形又重新消失在空气中。“看到了?我们也有信物。”

  小猫赶紧把手指放在嘴前面做出让我们小声的动作:“嘘!那些队伍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见到信物就抢,说信物两个字要小声些,被听到又要招来一群人!”

  我指指天上,小猫抬头看了半天才发现了飞鸟。“啊!这个东西怎么在这里,它刚刚把我的侦察猫头鹰给干掉了!”

  “真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侦察兽。这是比赛,你别怪我们啊。有他在头顶,什么人在什么位置我们都知道,现在这附近没有人,可以放心说话。”

  小猫笑笑道:“比赛讲的就是实力,我不怪你们,公平竞争吗!对了,你们在这里找什么啊?不会也是迷路了吧?”

  “不是迷路,我们在找任务提示,可惜绕了一个多小时了,任务提示没找到,敌对选手却干掉两千多,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任务上让我们找提示还是让我们杀人来了!”

  “你们的提示?”小猫做若有所思状想了一会道:“刚刚我遇到一个黑泥塘,中间有个白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真的吗?在哪边?我们这就。”

  小猫立刻道:“我可以带你们过去,不过有条件。”

  “你要什么条件?”

  “带我出去就行了,我在这里迷路绕了好长时间了!你们有空中单位应该可以找到出路。”

  “没问题。”我向前伸出手:“带路吧。”

  小猫带着我们在林间高速穿行,结果兴奋过度的我们忘记防备敌人了。小猫的信物又引来了敌人,结果我们还要保护她。打发那些人之后我们建议小猫把信物给白浪拿着,反正我们有一个了,再拿也没有意义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信物交给了白浪,之后的路线就安全多了,很快我们就到了那个黑泥潭。此时洋支队伍正在试图捞泥潭中的那个白色物体,看到我们过来他们立刻戒备了起来。我们根本懒得搭理他们,钢爪用触手一卷就把东西卷了回来。

  对方立刻就不乐意了,叫嚣着要冲上来。玫瑰看了下那东西道:“你们叫什么,这是我们的任务提示牌,关你们什么事情。”

  对方听到之后也不想做无谓的牺牲,简单的交涉几句就跑掉了。我转身回来看那个牌子。“上面写什么?”

  玫瑰咬牙切齿的读了出来:“任务要求:在清风森林消灭10支以上参赛队伍,然后去绝望平原找下一步提示!”

  “靠!”我们全队一起骂了出来。任务是干掉10个队伍,我们消灭了两千多人,早就不止10队了!竟然害的我们在这里跟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了这么久,还为此损失了克利斯缔娜!真是倒霉啊!

  小猫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大反应,问道:“怎么啦?”

  我拍拍她的肩膀:“没什么,告诉我你要到哪里,我们送你出去。”

  小猫赶紧掏地图,我制止她然后把全息地图展开。“在这上面找吧。这里是我们的位置,清风森林。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这里。”小猫指的是断天崖。

  玫瑰看了看地图道:“还好,和我们的路线区别不大。只要我们送她到清风谷,然后她继续向前我们右转。”

  “好的,就这么定了。”我把地图上的红线标记了一下然后收起地图。“好了,时间紧迫,大家全速前进。”

  小猫的行动让我们非常满意,她的那只银翼独角兽速度超快,根本不会拖后腿,反倒是树上的白浪因为在树上跑的原因无法快速移动耽误了行程。

  离开了森林就是清风峡谷,小猫告别我们进入了清风峡谷,我们则直接右专穿越山脉进入绝望平原。

  在我们离开后不久,竞技场立刻做了调整。这个比赛空间的特点就是会根据比赛情况随时变更环境保证最大的观赏性,说白了就是枪打出头鸟给观众制造紧迫感。现在我们离开了森林,要是剩下的队伍继续在里面自相残杀就相当于提前宣布我们胜利了,所以竞技空间使用各种手段把这些人陆续都赶了出来重新上路。

  外面的观众区此时已经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枪骑兵联盟全军覆没就意味着有大批参与押宝的观众手里的票据作废了,但是押了其他队伍的观众则相当高兴,因为自己的胜算又高了不少。除了这个枪骑兵联盟倒霉外,另外还有n多的队伍再也没有离开清风森林。比赛开始时一共有2332个队伍17213只坐骑,可是离开这个清风森林后,还剩511个队伍5008只坐骑,而且骑手只剩4901个了。

  就是大家战斗如此激烈,瞌睡龙和三个主持人还是觉得不大过瘾。卡卡露卡在台上大声宣布:“在接下来这段时间就要进入本次的最后淘汰时期了。每个队伍将再经历一次单独的考验,然后就会突然聚集到一起,到时候大家就等着看最佳队伍的诞生吧!”

  红月听了这个报告之后开始默默祈祷起来,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拿着信物反而是比较危险,可是不拿又没有保障,真是进退两难!

  我们这个队伍目前已经到了绝望平原,现在我们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绝望平原了。这个平原说起来是平原,还不如叫超级烂泥潭更合适,放眼望过去,眼睛里看到的全是黑色的淤泥。更糟糕的是我们走上去才发现这些不是单纯的黑泥而已,这些是号称动物杀手的沥青。黑色的沥青翻着泡泡,而且占据了这么大片土地,真是够壮观的!现实世界中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地貌,可是这里却的确存在这种该死的情况。

  夜影试着踏进一步,结果就发现自己的蹄子被粘住了,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蹄子拔起来。

  我用星瞳看了下整个平原,在这个巨大的地区完全没有任何生物,而且这里超级平整,沥青因为重力和自身粘性自然形成了一层镜面一样的平滑表面,除了那些泡泡就没有任何突出物了。但是飞鸟的回报稍微有些不同,他发现这里的中央地带有间房子,不用想也知道任务就在房子里。

  没有办法,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进入这个沥青海。竞技场虽然设置了难度却不是要让我们完全过不去,所以这里的沥青不是一般的沥青池那样。这里的沥青只有两公分厚的一层,下面是相当坚硬的东西,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反正我们在这里肯定是沉不下去,就是走路有些艰难!

  为了最大限度的保证灵活性,我们只让腿部力量发达的生物下去,其他生物尽量不碰沥青。剩余的10个铃音骑士的10头重甲龙是肯定可以进入的,他们力气比较大不会被粘住。夜影被我使用变身宝石变身成重甲龙形态,变身之后速度下降,但是力量会大幅度提高,目前进入沥青池需要的是力量所以这样正好。

  钢爪们的力量也比较大,可以自己走。白浪属于轻巧形生物,肯定不能下去,我们只好让他上到那个克利斯缔娜空出来的钢爪身上,反正钢爪的体形很大不在乎这点重量。

  鹰的独角兽、玲玲骑的小雪、百灵的飞马都不能下去,只好让三头钢爪受累分开背着,三个骑手全都上重甲龙和铃音骑士挤一起。

  这么一整和之后我们终于可以下沥青了,变成重甲龙形态的夜影走在最前面,一脚下去再抬起来就会像拔丝苹果一样拉出许多线来。要是在现实中,两厘米厚的沥青就足以把猛犸象粘在地面上活活饿死。

  我们进入沥青海走了不到100米,后面忽然又来了几队人。那帮家伙竟然带着望远镜,他们看到了我们的信物然后就开始不顾一切的进入了沥青池。但是这个决定没有给我们造成任何麻烦,却把外面的观众笑的不行了。大家在沥青中的速度都慢的要命,我们双方用蜗牛爬一般的速度在沥青中展开了一场慢动作追逐战。

  我们想跑可是怎么也跑不快,他们想要追可是怎么也追不动。明明距离只有100米,可就是碰不到。双方唯一的战斗方式就是远程攻击,百灵倒着骑在重甲龙背上向后射箭,后面的法师也使用魔法飞弹还击。我的两个半月在空中来回翻飞保护大家不受魔法飞弹的袭击。

  就这么跑了一个小时,后面的人硬是被百灵一个个的活活射死了,看的外面的观众直摇头。

  好不容易跋涉到那个房子,我让大家和坐骑一起在外面等着,然后自己跳上了房顶。这个该死的房子连门窗都没有,我只好从烟囱爬了进去,幸好下面的炉子没有点火!

  房间里有一张放大的地图挂在墙上,除此之外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看了下地图,这就是我们一开始拿到的地图的放大版本,但是这地图上有个地方用红色标记了出来旁边还写了字“传送门”。

  哈哈!终于知道终点的位置了,胜利是属于我们的!直接打穿了房顶跳上去,然后回到坐骑上。“大家走,我知道终点的位置了。”

  “终点在哪里啊?”

  “终点在圣徽山主峰顶上。”我展开立体地图,然后画了一条线过去。“就是这里。”

  “这么远啊?”

  那个圣徽山几乎是在地图的边角,我们却在地图正中间,也就是说需要穿越半个地图才能到达那里。

  我指着地图道:“看起来远实际没有多远的。你们看,我们现在的位置在这里,绝望平原。出了这里就有条河,我们顺着河岸一路向上游走,最后到达这里,光荣山脉,穿越这条山道就是圣徽山,这个主峰就在圣徽山的中心位置,应该不是太难走。”

  “但愿如此吧!”

  我们拿到最终目标并开始离开沥青海的同时别的队伍也先后得到了最终目标的确认,而且那些没有信物的队伍明显拿到了比较简单的路程要求,而我们这些有信物的队伍则碰到了困难的路线。

  此时丝坎维亚正在为观众解说道:“大家注意了,目前所有队伍几乎都先后拿到了最终目标的标记,而且经过系统的有意安排,那些没有信物的队伍会先到达这个传送点附近,之后到达的携带信物的队伍需要走过这些队伍的阻挡才有希望取得最终的胜利。”

  露露卡露也道:“大家请注意这里,这就是圣徽山脚下的赎罪台,要想上山,这里是必经之路。一会这里的四座雕像会复活起来阻挡上山的通道,尽最大努力把这些队伍都压缩到一起让他们战斗。最精彩的决战就要开始了。”

  拿到终点信息的各个队伍都在狂奔,有信物的队伍是希望快点穿越传送门,没有信物的队伍则是在计划早点到那里拦截有信物的队伍,说不定能搞到信物顺利过关呢。

  在这大家都抱着对胜利的渴望向终点冲刺的时候,有一个人竟然刚刚才拿到信物,他就是那个无人问荆的给你一棒槌。这个家伙还在那里不急不慢的寻找着终点的信息,看样子没有10个小时他是不可能找到传送门信息的,至于到达终点,那就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

  红月作为全场唯一给这家伙压了一个水晶币的人,也关注了一下他的情况,结果发现他远远落在最后时反而觉得有了希望。这家伙这么慢刚好避开了参赛队伍之间的争斗,万一这个最终大决战真打了个全军覆没,说不定红月押的那一个水晶币就能变成37.62亿水晶币。

  想到这些之后红月就开始祈祷:“紫日啊!你一定要把那些人都干掉,最好能打个同归于尽,那我们就可以独得奖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