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九章 淘汰赛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九章 淘汰赛

  仙女除了信物外还扔了一个指示牌给我们,然后带着那个牛头人一起消失在湖面上。玫瑰抢过指示牌然后看了一下。“不是吧!”

  “怎么啦?”鹰焦急的问道。

  玫瑰把牌子递给鹰,他只看了一下立刻就叫道:“我靠这不是耍人吗?”

  我赶紧把牌子抢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是白话文,而且字不多。“回出发点寻找下一步线索。”没时间抱怨那些该死的任务了,我直接展开了地图。“都过来看着。”我指着地图上的一团绿点:“这是我们的位置,出发点在这里,我们走这里向东,穿越这片山谷之后再越过这条小河就到清风森林了。好了,大家上马,速度快。”

  我们在计划任务的同时另外几个地方也在计划着任务路线。

  一大群骑士站在草原上,两个骑士拉着地图,一个带头的骑士在上面指着道:“这里是我们现在所在地,任务要求到达这里,我们需要这么走……!最后到达这片清风森林。好了,大家快着点。”

  圣枪盟的人站在一片白花花的盐湖上也在看地图,枪神对着地图道:“这里,清风森林,距离不远,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另外一边的草原上,二世转生也在看地图。“清……风……森林,找到了。在这里。距离不远,大家快上马。”

  清风森林中小猫二号此时正拿着地图翻过来倒过去的看。“这个该死的森林,怎么还走不出去了呢?我就不信我会一直迷路!”

  另外n多个行会都几乎同时在往清风森林赶,而比起他们来,最最紧张的反而是场外的观众们,所有人几乎都闹翻天了。红月此时正不断的切换着各个频道的信息。“冰冰,我怎么感觉好象大家都在往一起集中啊?”

  冰冰还没有说话大锅饭反倒先说话了。“我看这是要进入火并阶段了,可能这一次就要大幅度的削减参赛人员了。”

  冰冰微笑着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紫日哥的优势是战斗力而不是速度,大家见个面反而比较有利。”

  夜之子叫道:“老大啊!你可千万不能输啊!我压了200水晶币上去啊!要是输掉了,爷爷肯定会杀了我的!”

  阿伟拍拍夜之子:“你放心,我保证你输不掉。”

  “为什么?”

  阿伟道:“我和老大这么多年的兄弟,他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好象干事从来不尽力,但是真要逼急了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红月一听立刻靠了过来:“紫日急起来什么样啊?”

  阿伟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至今为止还没有什么事情把他逼急过。”

  紫月笑着道:“就他那身份,到是要有人敢逼他啊!”

  红月立刻又爬到紫月身边坐下。“你知道紫日现实中的身份?”

  紫月赶紧摇头:“你别问我,我可不能告诉你。快看三频道,出大事了。”紫月岔开了话题。

  大家被这么几叫赶紧换频道,果然是出事了。第三频道目前正在转播的是一场混战,包括二世转生那个队伍在内的七八个队伍在草原上的一条小河边碰面了,三四百人聚集在一起打成一片,地上已经倒了十几个了,河水也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那边的河溪战役还没有结束,这边圣枪盟和枪骑兵联盟的人也终于碰面了。两只都是主要夺冠种子,这么早就碰面实在是让那些下箸的人有些傻眼。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两帮人在碰面后竟然没有动手,调整了队伍的队列之后两个队伍一路向着相同方向以相同的速度保持着固定距离前进,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冷场!

  其实这个现象非常正常,大家的目标都是最后的胜利,谁也不是傻子,两方都知道对方的实力。要是现在就开打,就算哪边胜利,剩下的那边也休想再拿冠军了。所以双方采取了一样的方法,那就是先不动手,等最后争夺冠军时再拼个你死我活。

  相比于他们的处理方法,我们就比较极端一些了。我们在穿越山谷时竟然也遇到了大批的参赛人员,但是他们都是些比较一般的队伍,没有什么战斗力。11名铃音骑士组成了一个冲锋队形来了个绞杀冲击,一个突击就把那些队伍冲了个七琳八落,玲玲以及我和鹰加上修罗紫衣跟着后面把剩下的人员清扫一下,基本上是扫荡一样的大屠杀。就算还有活的,我们后面还有法师队伍呢。

  露露卡露解说着:“哎呀,岩石峡谷的战况真是惨烈啊,三十几个队伍进去竟然只有一个队伍出来了!冰霜玫瑰盟的战斗力真是强大,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目前所有队伍中综合战斗力第一非冰霜玫瑰盟莫属,按这个进度下去就胜利在望了。”

  那边卡卡露卡也在解说着:“圣枪盟今天的表现真是出人意料,两个最大的种子队伍竟然一路相安无事的前进着,这真是奇迹啊!”

  目前最悲惨的可能是二世转生的队伍了,一场战斗下来虽然拿到了胜利却损失了一大半队员,剩下的7个人各个带伤,更糟糕的是二世转生的坐骑受了重伤,用了好几瓶药品也只能是勉强可以行走。

  这个时候小猫二号还拿着地图在森林里绕呢,看样子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

  路程最长的疾风闪电此时还在一条平坦却弯曲的大道上狂奔,他的任务提示就是顺着道路一直跑,可是这条该死的路实际上一直在一个地区来回的转弯,根本就没有跑多远,不过他马上就要穿越他的任务中唯一个没有路的地段——清风森林。

  “呃……!这个就是你说的那条小河?”克利斯缔娜看着面前奔腾咆哮的大河完全傻掉了。

  我们面前的这条河此时正在奔腾流淌,声音有如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般。单看流速,这条河的气势一点都不比黄河差。我一点都不怀疑这条咆哮的大河可以把巨龙都卷走,更别说我们这些陆生动物了!河宽超过三公里,弹弓也别想了,就算能打那么远,我们也顶不住下落的冲击力的。

  “现在怎么办啊?”

  修罗紫衣左右看了看。“这里应该有船或者桥的,任务既然让我们过去不可能不给方法的!”

  玫瑰也点了点头:“船不大可能,就这河,巡洋舰下去也给卷走了。附近应该有桥才对。”

  我指着上游的一个位置:“你们觉得那个有没有可能是桥啊?”

  上游距离我们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河水像喷泉一样翻涌着向上喷,看起来仿佛一个小瀑布,但是仔细看就可以发现水是因为撞击到什么东西才会飞起来的。

  “该不会是有水下暗桥吧?”鹰一眼就看出来了。

  “是不是看了才知道,我们快点过去。”

  等我们到了跟前之后让钢爪用背上的触手却认了一下,这里的确是有座桥,但不是一般的桥。这座桥是天然的石头构成的,它就像一条大坝一样横在河里。石桥的高度比河面要低,所以它整个都在水下,不过它只比河面低那么一点,踩着它还是可以当桥用的。

  因为这个大坝一样的石桥阻挡了水流,所以河水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水撞击到桥身被桥身抬升,然后象喷泉一样画着弧度从桥上面飞了过去。而另外一部分水走了下路。这个石桥虽然看起来像个大坝,但是根据钢爪用触手触摸得到的情况显示,这个石桥下面有桥洞,大部分水流从桥洞流了过去。

  收集了情况后发现想要使用的话还要先解决不少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飞起来的那部分水流。它们从桥面上飞过,而且速度非常快,要是有东西走在桥上就会遭到水流的冲击,想象一下高压水枪一般的水流冲过来谁还站的住?

  第二个问题是桥洞里的水。这些水实际上制造了两个麻烦。水流从洞口穿过时必然要被挤压,水流受到挤压后阻力上升并在桥的两边形成了大量的旋涡,也就是说万一有人落水,一旦谁拉他一把就会一起下去,没有人能顶的住旋涡的吸力的。还有个问题是水流冲击桥身造成的共振,桥面震动本来无所谓,可是当我们站在桥上,本身就被水冲的快要站不住时,要是桥面再震动起来,那还怎么使劲啊?

  第三个问题最糟糕。鹅卵石大家都见过,这些石头都是水流长期冲刷而成的。目前这个桥面也和鹅卵石差不多,水流把它的表面磨的跟镜子差不多。站在一个溜光水滑的桥面上,还要抵抗这些水流的冲击,这不成成心难为人吗!

  鹰递给我一根钢镖,我接过来看了看。“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他把我手上的龙筋索拽了出来然后穿过了钢镖尾部的圆孔。“你觉得用这个钉进桥面能固定的住吗?”

  “够多就行。”鹰立刻从凤龙空间倒了好几千把出来。我拿起一个看了看。“你没事带这么多飞镖干什么?”

  “这是给行会里的自动机关定制的,还剩下一些我放在身上忘记拿出来了,不过幸好带了这些东西!”

  “哈哈,这下可以过河了,赶紧穿线吧!”

  把这些飞镖一个个都穿到龙筋索上,这些东西加一块也有几百斤重了,害的我变身狼人形态才扛的动这些东西。走到河边,澳门赌博网站:把金属靴底部的钢钉放了出来,然后用力朝着地面跺了下去。现在开始每一步都要跺着走,要是不把钢钉踩进石头里我就要被冲走了。

  一踏上桥面立刻感觉到了水流的冲击力,巨大的力量让人感觉自己仿佛是站在墙壁上身体要向地面掉的感觉。咬牙顶住巨大的力量,把第一根飞镖钉在石头上,然后用永恒变化来的大锤把它砸进桥面,固定好之后继续向前爬。不站起来是因为我发现缩小面积有助于减少冲击力。

  我正在这边砸钉子的同时,枪神却在用铁枪实验地面,而旁边的骑士团也和他一样正在地上小心的前进着。他们现在正在一个巨大的沼泽里,看起来是水稻田一样的草地,可是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大陷坑。圣枪盟的队伍中已经为此损失了两名队员了,旁边的枪骑兵联盟也损失了一名成员。

  好不容易把钢丝固定线钉好,然后返回来让大家一个个的过河。有了这个固定线后只要拉着线就不会有多大问题,而坐骑们只要用脚钩着线就可以防止滑倒。可是尽管设计了这么好的设备,还是没有能保证全体安全。一头重甲龙不幸被大浪卷走,对印的骑士也立刻被系统强制收回,没有了坐骑骑手就没有意义了。除了重甲龙外更糟糕的是小纯也被冲走了,不过小雪过来了,至少保住一个坐骑。

  好不容易到了对岸,我向龙筋索里灌输魔力,飞镖的尾环立刻被切断,索头自然就回来了。可惜的是损失一个坐骑两个骑手,队伍不得不调整了一下。玲玲换乘小雪,白浪单独行动。他本来就不是坐骑兽,空出来反而利于发挥。反正规定是骑士不得长时间离开坐骑,又没有规定必须骑自己的坐骑,玲玲骑小雪一样符合比赛规则。

  过了河我们终于进入了清风森林,任务就是要在这片森林中寻找提示,可是我们刚刚看了下地图,这个森林的面积不是一般的大,一时半会是不要指望搜的完了,唯一的希望有时运气比较好可以快点碰上目标。

  场外的解说员丝坎维亚解说道:“因为目前参赛队伍都被集中到了清风森林,所以暂时将解说画面合并到一起,由我们三个共同解说。首先大家将要看到的是6大种子选手遭遇大批别队选手,他们是否可以安全过关就看他们的能力了。”

  解说员说的轻松,可是现场比赛的就是另外一个反应了,所有队伍都表现了超乎寻常的容忍,大家虽然对于频繁遇到别的队伍很奇怪,却始终不肯出手,结果观众莫名其妙连主持人都傻眼了,没有战斗解说什么啊?

  代表主办方的瞌睡龙忽然道:“大家不要着急,他们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因为我们的设置陷阱就要启动了。”

  此时我们这些可怜的参赛人员正在林子里摸索着,大家都非常小心的戒备着,生怕出什么意外。

  枪神正拿着信物在林木间穿行,忽然一群像猴子一样的生物从树上扑了下来。枪神只感觉手上一疼,一个猴怪咬住了他的手腕。他一疼就松了手,信物还没有落地就被一只小猴怪抄起来带上了树。

  “它拿了信物,干掉它。”枪神立刻喊了起来。

  乒!一声枪响,那个小猴怪从树上掉了下来,可是旁边的猴怪顺手一抄接过信物再次逃窜,急的枪神的手下把一把飞镖一起扔了出去,好歹还是命中了,可是又有几只猴怪跑来接住信物开始逃跑。

  枪神把自己的灭神枪往地上一竖,用力把枪托拉了出来,然后把枪管前面一推,枪身自然伸长了一大截。他把枪重新拿了起来夹在腋下,右手提住枪上面的提手,左手抓住横在侧面的握柄。“榴霰弹,全体卧倒!”

  听到提示,那些圣枪盟的人吓的赶紧抱头蹲下并用盾牌挡住自己,没有盾牌的立刻找到了掩蔽物藏好。只听轰的一声,一个冒着白烟的东西从枪口飞了出去,这个东西飞进了猴怪群,然后轰的一声爆开了花。细小的钢珠像天女散花一样四散分飞,周围的树木几乎被打成了筛子,那些猴怪也没有跑掉。

  枪神微笑着捡起掉落在猴怪尸体旁边的信物,可是他的笑容忽然凝固了,因为他发现信物中间少了一块,那个木头人的脑袋不见了。此时他的耳朵里听到了一声提示:“该信物已经损坏,马上自动刷新,不想失去资格请从别的队伍处夺取信物。”通知一结束信物就不见了,气的枪神在那里直跳脚。

  枪神中招的同时二世转生也在寻找信物,他们的信物刚刚被一只鸟叼走了,全队人追了半天都没有追上。

  那个本来和枪神一起的骑士团进入森林后就和他们分开了,不过队伍分开,事情却没有分开,他们也碰到了猴怪群,比起枪神他们更倒霉,那些小怪物直接把信物给咬碎了,搞的一群骑士站在那里发愣。

  我们的队伍此时也刚刚在林间搜索了一段时间,忽然听到头顶一声怪叫,一只造型奇怪的生物突然从上面扑了下来。那家伙的目标相当明确,直接就冲着玫瑰过去了。

  玫瑰随手一个魔法盾挡住了攻击,钢爪的触手也立刻上来保护,可是另外一只怪物却从地面下冒了出来。玫瑰的魔法防护只能是瞬间,地面上的怪物轻易的接近了玫瑰。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下面的怪物,手里一滑信物就不见了。

  “老公快截住它,那个东西拿了信物。”玫瑰焦急的喊了起来。

  我随手一甩,龙筋索准确的缠绕住了信物,猛的一带,信物就被拉拖了手向我飞了过来。可是还在半空就有一只猴怪蹿了上去一把抓住信物把龙筋索松开了。玲玲一蹬小雪的背跳了起来。“火焰斩!”一道红光把那个猴怪从中间竖着一劈两半,信物脱手飞出。

  另一只猴怪跳起来想要抓信物,可是它才跳到一半就被一根斜侧飞出的羽箭钉在了树干上。但是又有一只猴怪跳了起来抓到了信物,不过一根钢枪把它和它身后的一只猴怪一起穿了糖葫芦。信物再次脱手。

  白浪看准机会猛的一蹬地跳了起来,本来应该一口咬住信物的,可是一只猴怪荡藤条飞了过来。白浪一口咬住了怪物,怪物却把信物打飞了。

  一排猴怪同时跃起想要接信物,但是我把永恒甩了起来,鞭剑哧啦一声甩过怪物群,立刻就是血水飞溅,信物谁也没有接到而是掉在了地上。但是树后突然冒出一只怪物叼起信物就跑,可是还没有跑出两步就被一个火球烧成了焦碳,信物再次飞了出去。修罗紫衣突然从旁边跳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抓到了信物,可是一个石头子飞了过来又把信物打飞了。但是修罗紫衣也不是一般人,她用自己的剑一挑,虽然没有抓到信物却把它拨向了我这边。

  信物还在空中,一只怪物突然荡着藤条飞了过去,本来他可以拿到信物,但是我的半月突然飞了过去,嚓的一声藤条就断了。猴怪失去借力飞错了方向,他虽然伸着手却差了一丁点没有抓到信物。等它回过头才发现树干正迅速接近他,咚的一声成木字形抱着树干然后慢慢的滑了下来。

  那个信物还在飞行,我的另外一个半月飞过来用侧面撞了一下信物,信物直接飞向我这边。可是就在这时候,我旁边的树后突然跑出一只猎狗一样的生物,这家伙的跳起来一口咬住信物,可是它还没有落地,白浪跟着扑到一下把它按倒在地仅仅一口就把这个怪物的脑袋咬掉了。可是信物却被一只猴怪拿走了。

  拿到信物的猴怪拼命向树上爬,可是一个黑色的镰刀忽然飞了过来,无声无熄的,大树轰然倒地。摔的晕头转向的怪物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小雪的雷击烧成了焦碳。

  忽然树上冒出一大群猴怪扑了下来然后四散奔逃,我们都没有看见到底哪个怪物拿了信物。我丝毫没有犹豫的大喊道:“一人一部分,全部干掉!”

  两个半月同时飞了过去,淅沥哗啦的干掉一排怪物,可是都不对。用永恒发射的剑气也打下好几只可是还是没有发现信物。克利斯缔娜的魔法飞弹简直像霰弹一样飞了出去,一口气打下十几个怪物,可是没有一个拿着信物的。

  “在那边。”玫瑰突然一扬法杖,一道闪电过后一个怪物掉下了来,信物也飞了出来。

  其他怪物看见信物被拦截立刻扑过去想再抢到手,可是我们有计划了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玲玲再度跳起来:“圣剑暴烈斩!”轰隆一声,一条直线上的怪物连大树一起不见了,只剩下灰烬和到处燃烧的火苗。

  玫瑰一伸手接住了信物护在胸口。树上忽然响起一声奇怪的哨声,接着那些剩余的怪物突然一起掉头逃跑了。

  场地外的解说激动的道:“真是精彩的战斗表演,没有想到冰霜玫瑰盟竟然抢回了自己的信物,不过不知道后面的争夺能否坚持下去。目前清风森林中集中了剩余的所有队伍,可是他们的信物正在不断的减少,现在平均50支队伍才有一个信物,接下来就不会像开始时那么和平了,大家支持的队伍能否坚持到最后呢?请继续期待吧。”

  我们汇聚到一起把玫瑰护在中心,鹰问道:“信物没事吧?”

  玫瑰看了看道:“没事,完好无损。”

  百灵问道:“你们看这是偶然事件还是必然的?”

  克利斯缔娜道:“我看是故意安排的。”

  我也点头道:“你们应该注意到了,自从进入这个森林之后我们遇到了多少个队伍?好象参加比赛的队伍都被聚集到这里来了,而把我们聚集起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打起来,可是大家都不希望过早损失战斗力,所以始终没有打起来。”

  修罗紫衣接着道:“抢夺信物的事情可能每个队伍都遇到了,他们这就是逼迫我们打仗,没有了信物的队伍肯定会和有信物的队伍抢夺信物,这样就自然打起来了。”

  “如果我们猜测的没有错的话,很快我们就要遇到争夺信物的队伍了。”

  克利斯缔娜扬扬拳头:“谁来都一样,保证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

  鹰对我道:“紫日你不用担心,我们在战斗力方面并不逊色任何人。”

  我摇摇头:“这不是战斗力的问题。以刚才那个抢夺信物的架势,估计别的队伍能保的住信物的不会太多,我们有信物反而更危险,每一个队伍都会攻击我们,我们很可能变成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