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八章 迷宫追逐战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八章 迷宫追逐战

  “你到底在哪里啊?”我和玫瑰冲到了克利斯缔娜负责的区域可是地上乱七八糟的标志把我们都给看糊涂了!

  克利斯缔娜的声音明显伴随着剧烈的运动:“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那家伙就在我后面!哎呦!”

  鹰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到第二个路口了,你们呢?”

  百灵的声音:“我在第三路口右边,正在往那边赶。”

  我的铃音骑士虽然没有回答却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我和玫瑰身后。我赶紧对他们下令道:“分开找,你们几个那边,死哥特带人找那边,这里我自己来。”

  一阵瞎跑之后我们再度回到了刚才分开的节点,鹰也跑了回来可是没有人找到克利斯缔娜。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路口里忽然跑出一个巨大的黑影,原来是克利斯缔娜和她的钢爪。“救命啊!终于看见你们了!”

  一个大家伙紧跟着从里面冲了出来,果然就是那个牛头人。他挥舞着巨斧就冲了上来,就在板斧要砸下来时几杆长枪同时架了上去。叮的一声响板斧被架开到一边。

  牛头人看了一下我们,然后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掉头就跑。

  “抓住他!”玫瑰突然喊了起来。“别让他跑了。”

  “快!快!快!”

  最先冲上去的是白浪,他在地上一借力就蹿了出去,到了路口也丝毫不减速,直接在墙壁上一蹬就拐进了牛头人逃逸的那个路口。白浪毕竟是地道中出来的生物,这种巷道是他的专长,这样在墙壁上借力拐弯的方法特别适合在这种地方高速移动。

  紧跟着钢爪后面的是我和夜影,可是因为速度太快,夜影竟然马失前踢向侧面划了出去错过了路口,害的我也跟着摔了个四脚朝天。我刚要爬起来忽然看见一个黑影砸了下来,跟着我后面的那个铃音骑士骑的那头重甲龙竟然也错过了路口摔了下来。我赶紧滚向旁边幸免于被砸在下面的悲惨命运。

  这个该死的路口,转的这么急,速度快根本就来不及拐弯!等我们爬起来,跟在后面的玫瑰他们已经冲过去了,钢爪底盘低反而好转弯,而且他们有那么多触手可以帮忙支撑地面防止摔交。

  等我们冲进去,白浪已经跑没影了,看起来他一直跟着牛头人追了出去。我们追到一个空旷的交叉路口,十几条分叉汇聚到这一个点上,完全不知道他们往哪跑的。忽然一个路口里传来打斗声,我们立即发现了目标跟着冲了进去。

  顺着这个路口一路向下是二百多米的直线,我们的速度不自觉的就上去了,可是没有想到尽头居然是个180度的发卡弯,正以全速冲刺的我们哪来得及转弯,淅沥哗啦的又撞成了一团。这些该死的黄金墙壁会折射光线,我们在路口根本看不出来下个路口是什么样子,必须到跟前才能看清楚,可是等看见就来不及刹车了。这肯定是故意设计的结构,纯粹就是为了捣乱用的,害的我们能跑快也不敢加速。

  重新爬起来之后继续跑,一路紧追终于在第n个路口看见了牛头人。白浪已经开启了分身,一分为三,再加上玲玲的配合,正把牛头人牢牢的困在一块稍微宽阔些的空地上。牛头人要是攻击白浪,白浪就掉头跑,反正他身手灵活,牛头人连边都摸不到。至于玲玲,她反正是攻击力最强,索性就合牛头人一下对一下的硬砍,三两下下来牛头人也不敢硬上了,玲玲的攻击太高,炸的黄金迷宫都地动山摇的。

  看到我们到来,牛头人拼着硬挨一下向一个出口跑了过去。我赶紧一抬手把龙筋索射了出去,两根索头刚好绕上两个犄角,可是这家伙力气太大一家伙就把我从夜影身上拉了下来。后面的几只钢爪赶紧上来用触手缠住我帮忙拔河,牛头人力气再大也不可能带着我和两只钢爪一起跑,立刻就被拉倒。

  斯哥特看到几乎难度赶紧带着铃音骑士冲了上去,11个铃音骑士用难以想象的速度把牛头人捆成了粽子,任凭他怎么交换我们还是把他给抓住了。

  看到已经没有希望了,牛头人停止了挣扎而是哀怨的道:“各位是我老婆派来的吧?”

  “你老婆?”

  “就是骷髅森林里的那个湖之仙女。”

  鹰笑着道:“没想到我们的任务竟然是擒拿逃跑的丈夫啊!哈哈哈!”

  百灵敲敲大牛头道:“就是你耽误事情,要是你早回去就不用我们这么费事了。”

  牛头人立刻哭道:“你们不知道啊!我是实在住不下去了才逃出来的。她老是使用家庭暴力,我这是正当逃跑!”

  玫瑰听的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竟然还是个深闺怨夫!可惜我们需要用你换信物,说什么也白费,老实跟我们走吧!”

  牛头人的声音突然一变:“你们是真的不肯通融吗?”

  克利斯缔娜笑着道:“怎么着?你还打算继续跑不成吗?”

  牛头人定了定神突然笑了起来。“哼哼!你们以为这些绳子就能绑的住我吗?啊……呀!恩?……啊……!恩?”他挣了几下都没有反应。

  我笑着拍拍他脑袋:“你继续挣啊?怎么不挣了?”

  他惊讶的看着我:“这是什么绳子啊?”

  修罗紫衣道:“这是我们特别生产的橡筋绳,弹性非常好的,除非你有办法把自己变大10倍,否则是是拉不断的。”

  牛头人一听就软了:“我今天认栽了!”

  我打了个响指:“斯哥特,把他带上,我们返回交任务去。”

  “是。”

  我们刚刚准备好返回忽然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面前出现了一大片通道,更糟糕的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进来的!我心虚的问玫瑰:“这个……?我们从哪边进来的啊?”

  “这条吧?”玫瑰也不大确定的看着那一排通道。

  克利斯缔娜赶紧叫道:“我怎么记得好象是那条啊?”

  百灵摇摇头:“不对不对,应该是这条。”

  这下完蛋了,我们又迷路了!

  我回头问斯哥特他们:“你们有谁知道我们从哪边进来的啊?”

  11个铃音骑士哗啦一下指了6个方向,更糟糕的是这里一共就6条路!我们已经彻底转向了,刚才就记得追逐和战斗了,谁也没有想到记下路!

  鹰自责道:“都怪我忘记记下路了!”

  我连忙安慰他:“又不是你一个人没有记!我手上的地图读取器本来也带记录地图功能的,我都忘记记录了,何况是你!”

  玫瑰打断我们的互相安慰:“现在的重点是找到出口,这里不是外围地区,路线比较乱,画记号的方法不适合在这里用,我们必须集中起来行动才行!”

  修罗紫衣忽然问旁边被捆的像个粽子一样的牛头人:“哪条通向出口?”

  牛头人眼珠子一转立刻然后道:“你们左边那条。”

  “好了,我已经排除一条了,剩下的5条有一个是出口,这样猜的概率大些。”牛头人才不会说实话帮我们呢,问他哪个是出口他一定指错的方向,所以他说的就可以直接排除了。

  我看了看剩下5条路:“这样猜也不是办法啊!白浪,你可以闻出我们进来时的气味吗?”

  白浪摇摇头:“你们就在我身边,气味都被掩盖了,我哪能闻的出来!而且这里的空气有一种金属粉末的酸味,澳门赌博网站:我的鼻子好难受!”

  “我看是不是可以考虑小用你的虫子?”克利斯缔娜问道。

  “不行。大赛规则禁止使用报名表以外的召唤物,否则就直接出局了!”

  玫瑰干脆道:“反正站着也不是办法,我们还不如走走看的好!”

  “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没有办法的我们只好随便在剩下的5条中选择了一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可是走了没多久玫瑰忽然道:“我怎么感觉我们好象走错路了?”

  我看了看四周的岔道:“进来时好象没有这么多路口啊!”

  “看来我们的五选一失败了!”鹰回头看了看进来的路:“我们要原路返回吗?”

  我摇摇头:“没用的,这不是我们的问题。”死哥特把牛头人从重甲龙背上抛了下来,摔的他嗷嗷叫。我走过去踢了他一脚:“你是不是成心和我们作对啊?”

  “你不和我作对我为什么要和你作对?”

  第一次见到牙尖嘴利的牛头人,我还以为他们都是笨蛋呢!“那你想怎么样呢?把我们永远的困在这里?”

  “你们放了我我就让你们离开。”

  “那还不如和你慢慢耗着呢!”拿不到信物等于任务失败!

  克利斯缔娜不明白我为什么逼问牛头人,她走过去问道:“为什么问他?不是我们走错路了吗?”

  玫瑰帮我解释道:“我们一开始选的那条路似乎是走对了,因为我在路上看见了血。那是我们拐弯时撞到墙上紫日流的鼻血。”

  “那为什么这里又不对了呢?”

  “因为这个家伙有能力调整迷宫排列,他把路给换了。”我接着玫瑰的话回答道。

  牛头人笑着道:“明白就好,你们不放了我就永远别想出去,我可以把你们拐到任何地方去。”

  我笑着道:“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事情叫严刑逼供啊?”

  牛头人也笑着道:“你们来吧,我不怕。”

  “斯哥特。”我指指牛头人:“好好招待他,最好不要留下什么永久性伤害。”

  斯哥特点点头:“放心吧。”然后拉着牛头人拖到了拐弯的巷子里去了,接着我们就听到超级凄惨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大的传了过来。

  克利斯缔娜赶紧推推我:“这样不太好吧?”

  鹰摇摇头:“紫日也是没有办法了,克利斯缔娜你不要再烦他了。”

  我笑着道:“放心,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斯哥特那种叫心理刑法,不会造成什么伤的,不过效果很好。”

  果然,不一会斯哥特就拉着牛头人出来了。“他肯说了。”

  我看看牛头人:“你肯说了吗?”

  牛头人点点头:“我放你们走。”

  克利斯缔娜立刻道:“那好,你既然会修改道路,干脆直接开个直线让我们出去。”

  牛头人摇摇头道:“我的能力只能是每天修改三次迷宫路线,而且每次只能修改几个闸门,不是可以随便修改的。刚刚我已经用掉了两次机会了,现在我启动最后一次然后带你们离开。”

  “那你快点。”

  牛头人最后一次修改了道路之后我们根据他说的路线开始左转右转的前进,可是不一会我们就发现不对了。我走回去敲了他一个暴栗。“你到底在把我们往哪带?”

  他哈哈到笑着道:“你们已经快到迷宫中心了,你们永远也出不去了。哈哈哈哈!”

  “你还想尝尝酷刑的滋味?”

  “我不怕你们。”牛头人忽然喊道:“自由封印。”他自己忽然一亮然后变成了一尊黄金雕像。

  凌叫道:“这下坏了!”

  “怎么啦?”

  凌解释着:“这是一种特殊的封印,其功能是封印自己或者自愿接受封印的人。黑暗神殿一般在战场上把受伤过重的将领用这种方法封印起来送回神殿救治,被封印阶段伤势不会恶化。这种封印启动后要24小时才会解开,除非使用者自己取消封印。”

  “那就是说24小时内他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差不多是这样了!”

  “真是该死的家伙!”我气愤的踢了一脚牛头人,可惜传来的却是踢到金属的声音。封印后这家伙彻底变成黄金了,24小时后才会变成生物!

  “我们现在怎么办啊?”修罗紫衣问道。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或许只有向前走才是唯一的办法了!”

  场外的解说员露露卡露正在报道我们团队的情况:“各位观众,目前冰霜玫瑰盟团队遇到了大麻烦,他们深陷迷宫深处,而且唯一知道出路的牛头人还自我封印了,看来问题大条了!”

  另外一边情况就好的多,圣枪盟的任务非常简单,虽然比我们后接到任务,但是他们竟然已经完成了任务正在赶回发任务的地方换取信物。买了他们赢的那些观众全都激动的热泪盈眶的,看到他们就要成为完成度最高的队伍那些观众都兴奋的要命。

  红月此时到是不大在意圣枪盟的进度,她比较紧张的是我们是否可以离开这个迷宫,只要能够安全离开,哪怕速度慢一些,至少还有希望,可是困在里面出不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副会长,会长他们会不会就此困死在迷宫里啊?”一个我们行会的会员问红月。

  红月摇摇头:“我不知道,希望他们可以安然离开吧!”

  此时迷宫中的我们正在漫无目的的乱撞,忽然通道到了尽头,一个大型广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是不是到了迷宫中心啦?”修罗紫衣问道。

  我看看这个广场点点头:“十有**是到中心了!”

  百灵半开玩笑的道:“那太好了,至少从这里出去,不管往哪边走都离出口更近了。”这里是迷宫中心,离开这里肯定就是接近出口,只不过这没有什么意义罢了!

  “这是什么啊?”克利斯缔娜看中了广场中央的漂浮在空中的一个黄色水晶球。

  小纯从小雪背上跳了下来走到那个水晶球前然后摸了摸水晶球:“这个好象是固化之球,主人,你试试把它砸掉看看。”

  “砸掉?这东西不会爆炸吧?”

  “爆炸也不会有多大威力的。”

  “那好吧。”我抬手一拳打在水晶球上,接着水晶球上喀嚓一声多了一道裂缝,接着迷宫开始摇晃起来。裂缝不断的扩大并越来越多,整个水晶球开始剧烈的颤抖并旋转了起来。

  忽然,一声玻璃碎裂般的清脆响声,整个水晶球爆炸成了无数的小碎片散落一地,同时,一个淡黄色的冲击光环迅速的向周围扩散开去。光环的速度相当快,而且毫无阻挡的穿墙而过。只见地面上闪光扫过的地区竟然开始慢慢的褪色,不一会周围的黄金广场竟然变成了石头广场,原来那些迷宫的墙壁也从黄金变成了石头。

  “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纯道:“固化之球被打碎了,这里的本来面目出来了。”

  “真是没有想到,这些黄金原来都是石头变的,我还以为是真金呢!”鹰把自己的骑枪往地上一插接着道:“现在我们更悲惨,一开始还是个黄金牢笼,这一下变成石头牢房了,等级下降了不算,还一点好处没捞着!你们……说……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我走过去把他推开,然后趴在地上看着他那深入地面的骑士枪。“这……这……?哈哈哈哈!天助我也!”

  “怎么啦?”鹰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

  玫瑰到是明白我的意思了。“看看你的枪。”

  鹰奇怪的看看自己的长枪:“怎么啦?”

  百灵也明白过来了,她帮我们说道:“你的枪插进地面了!”

  “那又怎么啦?”

  “怎么啦?”百灵咬牙切齿的道:“这里本来是无敌状态的,你的枪竟然插进了地面,这说明无敌状态已经不存在了。”

  鹰终于明白过来了:“哈哈!这下有办法离开了!”

  石头的迷宫可就不是无敌状态了,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一切都简单了,一路上只管直线前进,遇到墙壁就直接拆掉,反正不是我的城市,毁掉拉倒!

  场外的观众看到这一幕的几乎都傻眼了,一些押了我们队伍的人开始沸腾了,他们兴奋的是押宝又有希望了。本来看到我们被困在迷宫里时他们都以为没戏了,可是没想到我们竟然解除了迷宫的无敌状态,然后一路直线就出来了。

  为了发泄心中的怨气,我们几乎拆到了半个迷宫才离开了黄金迷宫,不过他现在已经名不副实了。因为黄金迷宫不但不再是黄金构成的了,那排大洞也让他再也无法形成迷宫了。

  当我们带着自我封印的牛头人回到湖边时仙仙女非常高兴的表示我们的工作她很满意,当我们告诉她我们顺便帮她把迷宫拆了帮她永除后患后她更是笑的合不拢嘴。我们完成了任务,她也非常爽快的把半个信物给了我们。

  我们自己手里的是半个木头人的左边一半,仙女给的刚好是另外一部分。两个半身木头人一合并正好是个完整的木头人,看起来徐徐如生的样子非常逼真。有了这个就可以直奔传送门,只要离开这里就算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