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四章 整人项目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四章 整人项目

  事实上真正倒霉的并不是我们和枪神,比我们背的大有人在,只不过竞赛的总体难度都比较大,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很背。当然,那些纯粹玩速度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个叫疾风闪电的家伙就是速度赛的代表,这家伙骑着一匹造型相当凶悍的怪兽,这东西看起来就像只速龙,和亚龙骑兵的小猎龙长的很像,但是小猎龙是肉食动物,而这个生物明显是草食性的。

  此时主屏幕正显示着这个叫疾风闪电的家伙骑着坐骑狂奔的镜头。解说员丝坎维亚道:“各位观众这就是目前为止进度最快的选手疾风闪电,他在本次竞技中选择的是完全的速度赛道,所以他的比赛路程大部分是这种平缓的道路。”

  旁边的露露卡露道:“哈哈,这位选手到是很会选择道路啊。”

  丝坎维亚道:“道路也不是越直越好的。疾风闪电选手的第一赛段长达1000公里,好走是好走,可惜太长了。”

  卡卡露卡插进来道:“也不是这么说的,其实道路的选择最重要的不是长短,更不是难度,而是找到适合自己坐骑以及自己实力的道路。如果一个速度型选手找了一个难度型赛道,那才叫悲哀呢。”

  露露卡露道:“他选择这么长的赛道肯定是因为他的坐骑比较快。”

  丝坎维亚立刻道:“让我来看下他的报名记录,哦找到了。他的坐骑是一只青岛龙。这是一种恐龙,首先在中国青岛发现化石所以才叫青岛龙。这种龙属于草食性龙,身高两米左右,外形很像恶名昭彰的速龙,不过青岛龙的速度要更快一些。疾风闪电选手能有这样一只坐骑又选择了如此平直的道路,难怪进度最快。”

  露露卡露道:“让我们把镜头再转到本次的最大热门选手枪神这边,真是难以想象,他竟然还在泥潭中挣扎。现在让我们来听听现场的声音。”

  枪神并不知道声音已经被空开到了全部观众的耳朵里,此时他正在大声抱怨着。“真***狗屎,这是什么路啊?”

  场外卡卡露卡尴尬的道:“嘿嘿!看来我们的种子选手已经彻底崩溃了!”

  枪神抽出随身的短剑拼命的砍断身边的曼藤,但是用力过猛导致身下的坐骑承受不住反作用力摔进了烂泥潭。这个搞笑的动作弄的外面的观众哈哈大笑,看到自己望尘莫及的高手吃憋让追不上他的人都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但是我们行会的人都没有笑,因为他们没有看主场模式而是选择紧跟我们行会的团队追踪模式。此时我们正在山洞里和虫海搏斗,他们一个个都是提心吊胆的看着我们的战斗。

  我看着越聚越多的虫子大喊道:“不行,这样打不是办法,这些虫子根本没完没了的,我们是打不完的。大家把凌和小纯围到中间,你们两个准备大招。”

  克利斯缔娜道:“不行,虫子太多了,大型魔法来不及施展就会被打断。”

  正说着一只虫子突然撞上我的盔甲,,毫无征兆的,我的盔甲突然一闪,一个蓝色的光环从我身上传导到地面上然后迅速向四周扩散,所有被光环碰到的虫子都颤抖着突然爆炸成一团绿浆。周围一大片地面上的虫子几乎都被干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百灵问道。

  我看看自己的盔甲道:“好象是盔甲上附带的强击光环报复属性启动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啊!”

  玫瑰立刻道:“老公,你不要防御了,就让它们打,反正你的防御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属性似乎对付虫子非常厉害。”

  “好的,大家都靠拢过来。”

  玫瑰的办法还真奏效了,盔甲上的强击光环是按照打击次数计算爆发概率的,虫子们的攻击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也算是一次攻击,只要一旦触发属性立刻就是一个强击光环把周围的虫子全部清场。平时我有幻影帮助我控制水银盾,我自己的身法也相当不错,很少被别人命中身体,所以这个属性不怎么发作,今天这么多虫子袭击,而虫子的攻击频率又这么快,所以属性不断的爆发。我们一路上向前冲,虫子不断的碰到我的盔甲,而我这边的强击光环就不断的启动。

  眼看着前方出现光亮,小纯也抢在虫子退却的空当启动了一个大型魔法。“圣光大地。”地面突然变的像灯泡一样发出耀眼的强光,所有被照射到的虫子瞬间变成了点点星辰飘散开来。剩下的虫子正要补上,凌的魔法也结束了。“黑暗深渊。”一个黑色的大洞突然出现,接着这个洞就像吸尘器一样把周围的虫子全吸了进去,但是这些吸力对我们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凌叫道:“这个魔法只能维持15秒,趁机快跑!”

  大家一听立刻掉头就跑,虫子们想要追我们可是一动起来就抓不住地面立刻被吸入黑洞中。15秒的空当我们已经到了出口,刚离开洞口克利斯缔娜就转身丢了个炸弹进去。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烟尘四散,洞口被整个炸塌,虫子们再也别想和我们捣乱了。

  前面就是大平原了,广阔的草原真是比那个该死的洞穴漂亮多了,我们一边狂奔一边欣赏着周围的环境,顺便也算是警戒了。

  观众台上大屏幕中此时正在播放我们穿越草原的画面,卡卡露卡道:“刚刚收到最新排位,穿越了死亡洞穴的冰霜玫瑰盟团队已经成为了目前完成度最高的队伍,他们现在的记录是千分之19,比第二名疾风闪电选手多了千分之一。高难度路段就是这个优势,只要可以突破难关,完成度就会迅速提升。”

  露露卡露道:“刚才那个死亡洞穴真是可怕,不知道他们怎么过来的?我和观众都很想看看啊!”

  丝坎维亚立刻道:“那我来把精彩部分回放一下。”

  大家看到的画面立刻变成了我们在山洞里依靠强击光环开路的景象,丝坎维亚道:“真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装备,真是羡慕啊!”

  画面突然出现刚才克利斯缔娜丢炸弹轰塌洞穴的画面,露露卡露立刻道:“哇,没想到他们有这么大威力的炸弹啊!后面再有玩家通过这个洞穴要怎么办啊?”

  卡卡露卡道:“设置障碍也是竞技手段之一,过河拆桥就可以防止后面的队伍超越自己了。你不知道吗?”

  “我没有想到原来这样也可以啊!”

  在我们离开洞穴后不久,枪神那一队终于也离开了烂泥潭,为了赶路他们连泥都来不及洗,结果路上风一吹泥巴都变成了硬壳搞的他们一个个都跟兵马俑似的。

  我们这边早大草原上飞奔了近20分钟,跑在最前面的白浪忽然向前栽倒,骑在上面的玲玲也被甩了出去。我就跟在白浪后面,在刚刚白浪摔倒的位置夜影突然蹄子一卡身体向前栽倒,我当然也被甩了出去。就势双手撑地一个地滚停了下来,夜影也姿势不雅的在地上摔了一个大跟头。跟在我们后面的鹰和百灵也没有能够幸免,一阵嘶鸣声中摔的人仰马翻。

  再后面的就是玫瑰的钢爪,但是他们竟然没有摔倒,只听到嘣的一声仿佛琴弦拉断的声音,不远处飞起一团烟尘和几个小绿点。一根绿色的蔓藤制成的绳子出现地面上,我顺着绳子拉出了一个木头桩子。竟然有人在草原上设置了绊马索,害的我们一个个摔的人仰马翻,但是对方也有一点失误,那就是钢爪的力气太大了,而且身体非常稳,不但没有被绊住反而把桩子都拉了出来。

  周围的草皮忽然翻开,一群只有五六十公分高的类人形小怪物跳了出来,他们手上拿着简陋的木制武器向我们冲杀了过来。

  “闪光弹。”克利斯缔娜突然使用了一个大范围强光魔法,刚出来的小怪物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魔法闪花了眼睛。

  自从那个洞穴出来我们都知道这些怪物的目的就是拖延时间,所以我们压根就没有考虑过消灭之类的问题,趁着魔法的威力,所有落马的人赶紧爬了起来重新上路。等小怪物们反应过来时我们已经在百米开外了。

  有了前车之鉴我们不敢再冲在前面了,而是让钢爪走前面。果然,不出500米又遇到了绊索,但是钢爪的力量太大,这些机关根本拉不住他们直接就被绷断了。

  解说员露露卡露笑着道:“看来我选择的是正确的,一会压彩时我肯定要多下一些。你看他们的那个坐骑,简直像推土机一样,那些绊索一点效果都没有。”

  卡卡露卡不服输的道:“枪神不是也穿越了沼泽了吗?我看胜利还是枪神的。”

  “那让我们看看现在枪神在干什么吧?”

  画面一转,只见枪神和自己的手下正在一个岩石区域穿行,而地面上回不规则的喷出些白色的蒸汽。一个枪神的手下不小心被蒸汽蹭了一下立刻叫的像杀猪一样,可见这个蒸汽的温度有多高。

  “哇,这不是火山喷泉区吗?枪神怎么走到这里来了?”丝坎维亚翻着卷宗道:“我记得枪神的路径中没有这一段啊!”

  露露卡露笑着道:“哈哈,他走错路了!他在沼泽里走错了方向,这个沼泽有好几个出口,他走进了不该进的地方。”

  卡卡露卡道:“一时的波折肯定是有的,我就不信那个冰霜玫瑰盟可以一路领先下去。哎呀!”

  卡卡露卡叫是因为画面上刚好一个枪神的手下连自己的坐骑一起被蒸汽喷个正着,结果连人带坐骑变成了清蒸大龙虾,红的发亮。这是枪神队伍第一次损失人员,竟然还是在一段本来不该走的路线上。

  我们这边一路冲过草原,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莫可湖,但是眼前的景象让我们傻眼了。湖边竟然有一片小森林,而且这些树看起来都差不多。克利斯缔娜抱怨道:“这么多树,要怎么找啊?”

  修罗紫衣道:“既然说上特异之树,那就肯定和别的树有些区别。”

  鹰叹道:“问题是到底哪里有区别呢?是树叶的颜色,还是树干的高度?难道是粗细?这些都差别不大啊!”

  克利斯缔娜忽然问道:“该不会是树叶的数量吧?”

  我立刻反驳道:“除非系统疯了,难道要我们数树叶吗?”

  “不管怎么说先找再说,在这里站着也不是办法!”

  进入森林之后我们开始了大面积搜索,这个树林面积不大树木却不少,基本上都是些小树,但是这更加增加了难度,我们完全无法找到哪棵树有什么区别!

  外面的卡卡露卡阴笑着对露露卡露道:“怎么样?看到了吧?他们被困住了,你的赌注最好还是换到枪神身上,免得白丢钱。”

  露露卡露道:“这不能怪他们,那个特别的树只不过开了几朵小花,这个特点太难找了。”

  卡卡露卡笑着道:“不管怎么说他们被绊住了。”

  露露卡露反击道:“总比那个枪神好,至少人家在向正确的道路努力,而枪神可是离终点越来越远了。”

  卡卡露卡的头上出现一个井字,牙齿咬的嘎嘣响却无话可说。

  实际上此时枪神已经意识到自己走错路了,但是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到处都是蒸汽泉,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烧鸡,他正在打算先离开这里再想办法回到正道上。

  我们这边用了近一小时依然没有找到那个特异之树,克利斯缔娜他们几个已经开始发疯的乱砍树了,而修罗紫衣则使用了更无聊的方式,她在每个树下都挖个坑看看有没有指示牌。

  有时候运气真的很重要,就在我们因为找不到那个该死的树而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修罗紫衣竟然奇迹般的挖出了下一个目的地的提示牌,乐的她不断的吹嘘自己的方法聪明。挖到提示牌之后我们自己观察这个树才发现他的枝桠顶端比别的树多了几多淡黄色的花,这点小区别让我们上哪找去啊!

  玫瑰看了看新提示牌道:“这上面只画了个骷髅。”

  “骷髅?”我赶紧展开全息地图。“地图检索,关键字骷髅。”

  地图忽然一闪,其中几个区域开始成橘黄色闪烁。我们看了下,一个叫骷髅山脉,一个叫骷髅森林,还有一个骷髅坟地。那个山脉距离这里两千多公里,绝对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要是我们选择这么高难度的路段还要跑两千多公里,澳门赌博网站:那些选择直线的人不是要跑几万公里了吗?那个骷髅坟地就更加不可能了,它就在我们出发点后面,任务虽然有可能让我们兜圈子却不可能让我们走原路返回,所以唯一目标就是那个骷髅森林。虽然骷髅森林也要走回头路,但是不用穿越来时的路,所以概率大很多。

  我们重新规划了路线,新的路线要斜插过草原,然后穿越兽人山脉,之后再渡过流炎之河。标记好路线之后再次启动指路模式然后继续开跑。这回只要穿越草原的一小部分,很快就过去了,至于兽人山脉则稍微麻烦点。这边全是悬崖,唯一的通道竟然有个兽人城堡堵在路中间。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些兽人不会让我们轻易过去的。

  陡峭的悬崖,要是飞过去到是可以,问题是规则严禁飞行,靠工具爬就更不要想了,我们过的去,坐骑过不去啊!除了钢爪其他的坐骑都爬不了垂直墙,这里又不能回收坐骑,否则等于弃权。

  我的钢爪爬到山体旁边敲了敲,然后试着撞了一下。“主人,这个东西不是很硬,我想可以试试挖个隧道过去。”

  “对啊,快点挖吧。”

  观众区的人刚好把画面切回我们这边,大家立刻都惊讶的和不拢嘴。卡卡露卡惊讶的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啊?他们因该打败兽人之后穿越山脉啊?”

  露露卡露笑着道:“比赛规则是只要拿到完整信物到达终点,路线纯粹是个人发挥,他们高兴怎么走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可是他们也不能学晏鼠打洞啊!”

  “你是怕他们赢了之后自己丢脸吧?”露露卡露笑着道。

  下面的观众中也是反应不一,有的说这招聪明,有的说这是投机取巧,反正是各有各的理。我们在这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只管跟着钢爪向前走就是了。我们能使用的只有克利斯缔娜的钢爪、我的钢爪、玫瑰的钢爪以及修罗紫衣的钢爪,鹰和百灵的钢爪没有申报为坐骑,所以不能召唤,否则算犯规。

  四只钢爪挖洞的速度已经相当恐怖,洞里碎石土渣乱飞,我们举着盾牌挡着飞石缓慢推进。虽然挖洞赶不上正常行走快,但要是和兽人打仗,用的时间绝对不止这么点。

  此时在兽人山脉的另外一册,一大群玩家正聚集在一起。一个骑士正在和一大群人商量着事情,看样子他是这里的头。这个骑士身上穿着全身黄金甲,头顶还有一跟高高竖起的紫色羽毛,看那羽毛上的魔焰就知道这是一根黑凤凰的翎毛。

  骑士的口气中带着明显的愤怒:“你们这些人不明白吗?这个兽人城堡不是我们哪个队伍可以单独突破的,不团结就等于放弃了比赛,我们一个个的上只是白白送死。”

  “不走城堡难道不能绕过去吗?”

  骑士愤怒的道:“你没有看地图吗?绕过去要多走多少路?等你绕过去人家都结束了。”

  “我们不和有色人种联盟。”一开始反对的那个人坚定的说道。

  “你们真是不可理喻。”骑士转身走回了后面一个队伍。那些队伍里的人立刻询问他谈的如何,骑士气愤的道:“那帮混蛋就知道什么白人优胜理论,说什么不和有色人种联合!”

  “二世转生,要不然我们自己过去怎么样?”

  被唤做二世转生的骑士摇摇头:“我们自己对付不了这么多的兽人,没有人帮忙全都要栽这里!”

  “那就不能考虑别的办法吗?”

  二世转生道:“除非你会打洞,从山里钻过去。”

  几乎就在他刚说完,地面忽然出现了些许的震动,接着旁边的悬崖上突然开始出现崩塌的现象,一块块的岩石剥落下来,接着岩石开始向外顶,不断有碎裂的岩石掉落。原本因为兽人城堡被卡在这里的队伍全都盯着这个离地足有10米高的地方。

  岩石动了一会就全部掉完了,那个突起部分开始往下掉泥土,似乎有东西在里面推。忽然,轰的一声,一大块泥土掉了下来。接着剩下的泥土突然向外飞溅出来,然后一个大家伙从里面飞了出来。

  这个大家伙后面还跟着三个一模一样的这种生物,他们一落地,上面的洞口里又出现了几个人,这些当然就是我们了。四个钢爪只用了1小时就穿越了山体到达了山这边。

  我从洞口伸出脑袋往下看,这里距离地面竟然有十几米高。“你们怎么挖的啊?那边明明是贴着地面挖的,这边怎么离地面这么高啊?”

  “大概是山体两边高度不一样,要不就是钢爪打歪了。”玫瑰解释着。

  我转身对斯哥特道:“先让重甲龙下去,他们在这里太憋屈了站都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