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三章 全面镇压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三章 全面镇压

  我的手刚一落下,夜影就猛蹬地面向前蹿了出去,克拉克为夜影特制的踏铁可是带钢钉的,这东西除了踩人方便,在冰面上也有非常好的防滑效果。至于小猎龙和重甲龙就不用说了,他们的爪子天生就和钢钉差不多。

  整个魔宠队伍突然冲向城市,这个庞大的阵势当然立刻引起了城市里玩家们的注意。一排排的玩家冲到跺墙后面架起火枪准备射击,我们这边的骑兵也把盾牌撑了起来准备抵挡攻击。

  但是,就在我们即将进入火枪射程时幸运他们已经先一步到城墙上了。我又不是大刀会刀枪不入,平什么顶着排枪向前冲啊?四条巨龙的龙炎毫不客气的在城墙顶上梳了一遍,本来要开枪的玩家立刻开始疯狂的拍打身上的火焰。等死里逃生的玩家爬起来准备拦截我们时,却听到沉重的脚步声。20头重甲龙和斯哥特骑着的钢爪首当其冲的跃过了城墙,那些城墙边上玩家的枪口立刻跟着调转过来瞄准他们,但是紧跟着亚龙骑兵也上了城墙。

  第一排的亚龙骑兵拿的是套索,正好这些防守的玩家是背对城外,亚龙骑兵高速从他们身边跑过,同时绳套也挂上了这些玩家的脖子。等那些玩家注意到事情不对时绳子已经绷紧了,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动作被拖了出去。后面跟上来的亚龙骑兵拿着骑枪从这些人身边经过,长长的骑墙像扎鱼一样在地上的倒霉蛋的心口来一下。整个过程一直都在跑动中进行,没有丝毫的停顿。没有任何人的战场经验可以超越这些亚龙骑兵,因为他们是亡灵,是曾经战死过的灵魂,战场上包括死亡在内的一切他们都体验过了。

  城墙失守的速度让嬉皮士联盟的玩家有些措手不及,没有人想到小猎龙的跳跃能力这么好。本来他们以为小猎龙跳不上城墙的,所以没有在城墙上安排太多人以方便大家在狭窄的城墙顶上轮换射击。但是现在这个想法反而成了城墙这么快失守的直接原因。

  正当那些城内的玩家准备上来支援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黑点。这些黑点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了下来,然后他们突然拉平。因为速度太快,长枪们用了1000米才把垂直下降的速度减慢到安全范围内,当减速完成时他们距离地面已经不足100米了。本行会的会员们在空中召唤出钢爪然后骑了上去,长枪迅速脱离重新升空,钢爪们则带着玩家一起在轰然巨响中落地。从这么高的地方落地依然毫无损伤的也就只能是这些腿部力量极为强大的钢爪了,他们落地后仅仅出现了不到一秒的应值,然后立刻开始了冲锋。有些钢爪更是干脆直接掉在了敌人身上,被这个大家伙砸到,就算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

  “各单位按照预定分区占领城市。”空降完成我直接在行会频道下达命令。

  “明白。”几个负责带队的人回答道。

  “前进。”斯哥特站在城墙上指挥后面的亚龙骑兵冲锋。

  明显发现城墙已经没有挽救的价值了,对方行会的人员果断的在城墙下构筑起坚强的防御阵线,但是亚龙骑兵的坐骑并不是战马,而小猎龙们从来就没有撞东西的习惯。整齐的盾牌阵树立在街道上,赶赶钢枪从盾牌后面伸了出来,但是小猎龙以惊人的弹跳力轻松的跃起三米多高,直接落在盾阵后面三四米的地方。盾牌后面的玩家还在手忙脚乱的给火枪上弹,但是亚龙骑兵已经到跟前了。

  亡灵是没有犹豫和同情这些对战场不必要的感情的,借助冲击的速度,亚龙骑兵的钢枪像串沙丁鱼一样把一排排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火枪手串成了糖葫芦。中间的火枪兵被袭击,外围的近战兵种立刻开始向中间围拢企图攻击中间的亚龙骑兵,但是亚龙骑兵的分工是相当明确的。冲锋之时,中心的亚龙骑兵负责杀伤火枪兵,所以全都携带了三米多长的加长骑枪,而两侧的亚龙骑兵一开始的任务就是保卫,所以他们携带的是单手重剑和骑士盾牌。

  两边的近战人员一接触就立刻出现实力差距,亚龙骑兵的配合简直像一个人,玩家的战斗队列乱七八糟,完全像豆腐一样不堪一击。往往是一个玩家和一个亚龙骑兵互相把武器架住,旁边的亚龙骑兵就突然在这个玩家的心口上补一剑。相比之下玩家之间的配合实在是没有丝毫意义而言了。

  在亚龙骑兵战斗的同时,玩家们也同时落地,他们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但是玩家们有钢爪,这些大家伙的习惯有些像公牛,用脑袋撞东西是他们最擅长的,这些盾牌在钢爪的冲击下完全的不堪一击。钢爪们以最大速度冲向盾牌,当的一声碰装声,钢爪们的速度只是稍微顿了一下,那些盾牌手却和他们的盾牌一起猛的飞了出去,连他们身后的玩家都被撞倒一大片。

  “二七区b状况。”行会频道忽然响起一个带队玩家的声音。这是事先约好的战斗警报,前面的区域是事先划分好的。二表示从正面城门向里面数第二条街道,七表示在城市外面对城门时由左向右数第七街道,两个街道一交差就是目标地点了。后面的b状况是遇到高手的报告,一开始我们事先规定了四种情况。a状况表示遇到玩家集中区,需要增兵;b状况表示遇到高手需要派实力强的人过去协助拔掉这个钉子;c状况表示遇到制高点有远程武器或城市防御设施需要呼叫空中支援;d状况就是同时出现以上两种状况或其他任何状况需要大量增援。

  现在听到求救明显是碰上高手了。我回头叫上两个铃音骑士立刻向事发地点前进并在行会频道里通告:“我已经前往27区,其他人不用来了。”一开始说好的,我们这些行会里最能打的都是就近支援,部队之间尽量不要互相移动。

  我们三个到达27区时却看到我们行会的玩家围住了5个人,这些家伙都是同时被四个人围攻还可以轻松应付,明显是单体实力超群。其中一个包围圈里的一个战士一剑劈翻一个玩家,转身又踹倒一个,当他跳起来向第三个玩家扑过去时一杆钢枪突然飞了过去。这个家伙身手好的要命,硬是在空中转身一脚踢飞了钢枪,但是他一落地立刻摔了个狗啃泥。

  “这个交给我了。”我让铃音骑士去对付另外四个敌人,这个我来处理。

  看到我过来,围攻那个玩家的人全都散开去配合其他队员战斗了,这个敌人被留给了我。那个家伙看到其他人都走了立刻注意到唯一向他靠近的我,毫无犹豫他立刻冲了上来。

  这人有可能学过中国工夫,一上来就是个飞腿可惜高了点,我一脚补在他肚子上。没打到人反而遭到重击使对方发怒了,咆哮着就再次冲了上来。这次他比较聪明了,用自己的钢枪一杆砸了下来。我以永恒在头顶一架,叮的一声龙吟,枪头翻转着飞了出去。他收回武器惊讶的看了看没有枪头的枪身,但是我已经栖身上来了。慌乱之中他没有考虑太多直接以枪身隔挡我的横切,但是等到他意识到这样做的问题时已经来不及了。枪身被从中间一切两半,尽管他收腹后退还是被我在肚子上开了个大口子。

  趁他跌跌撞撞的向后退,我挥舞起永恒扫了过去,他先是奇怪我为什么隔着这么远挥动武器,但是当他看到伸长的锁链时后悔也晚了。永恒是鞭剑,一旦高速挥动剑身就会因为离心力被拉长,当然这个是可以控制的,我手上有开关,只要我不按它就是普通剑,但是我一旦按下,它就成为可伸缩的鞭剑。现在,伸长的剑身从他的由肩到左腰部分开了个大口子,连内脏都翻出来了。

  一剑挥中后我身形一定,手臂平伸,鞭剑内的弹簧自动把剑身归位。输入魔力后再次舞动开鞭剑,剑身立刻带着黑色的魔焰呼啸着飞舞起来。对方本来就受伤在身,看到魔焰更是慌忙捂着伤口后退,但是鞭剑的攻击范围实在太大,加上他有伤在身,还没有退出范围就被再次扫中。这次轻易的用剑尖带掉他一截小腿,失去平衡的他立刻倒了下去。

  正要上去结束战斗,后方突然枪响,猛回头却看到一个家伙端着枪对着我,他的枪口还在冒烟。显然这家伙第一枪没有打中,但是他很快再次扣动扳机。当,子弹打中了我的肩膀,但是弹头没有击穿盔甲反而发生跳弹,仅仅在我身上带出一个火星。

  当他准备第三次攻击时我已经到了他面前,单手捏住了枪管,右手的长剑消失在他的胸口。背后的那个瘸子竟然趁现在把旁边一支钢枪扔了过来。我看都没看会手接住飞来的长枪把它扎进面前家伙的身体,然后抽剑后退。面前的家伙头部后仰身体悬空被枪身斜钉在地上,双脚和枪身支撑着他的尸体,双手还在身边晃荡着。

  转身看看那个少了半条腿的家伙,双眼前的护幕水晶突然一亮,一枚羽箭笔直的钉在他的额头中间,他带着难以置信的面容倒了下去,但是我看到了他的手按下了身后什么东西。

  “后退!”我大声叫着。

  轰隆!爆炸把尸体变成了一片红雾,幸好没有人受伤。铃音骑士那边也解决了剩下的三个人,这边的钉子算是彻底解决。

  行会频道又响起两个呼叫增援的信号,真红和紫月负责了其中一个,鹰和百灵以及修罗紫衣去照应了另外一个,但是呼叫里忽然又响起求援信号。“十三十一区发生d状况,遇到敌军主力。”

  “收到,马上到达。”

  d状况说明问题严重,而且还是主力,我赶紧召集亚龙骑兵和铃音骑士过去帮忙。分配任务时我的亚龙骑兵就一直没有列入计划中,所以整个城市中我们是唯一的机动部队,出了事情叫增援就是叫我们。

  等我们赶到现场时才发现街道上已经彻底的乱成一锅粥了,上千人拥挤在街道上像群殴一样混战,其中有几个家伙明显相当厉害,我们行会的钢爪倒了好几只在他身边。

  “会长,这边!”混战的人群中有人喊我。

  扭头看到一个玩家站在房顶上冲我挥手,当注意到我看到她时她立刻指着下面的人群。我顺着她的指引看过去立刻注意到一个穿的相当奇怪的家伙,这个人一身的黑色铠甲看起来相当厚实,我们行会好几个玩家击中他都没有什么反应,明显就是防御高的离谱。上面的会员的意思明显是让我解决这个家伙,我向后一招手,亚龙骑兵立刻冲入混战的阵营。我们现在首先要把双方的人分开,混战不利于我们的战斗力发挥。本行会最强大的就是团队配合,现在被分割成单兵混战,实力完全发挥不出来了。

  亚龙骑兵的突然加入立刻把战局稳定了下来,在我的指挥下本行会的玩家开始向一边靠拢,同时我们也在挤压本行会这边的敌人。当两边的部队完全分开后立刻各自后退了几步开始迅速列阵,对方的几个厉害角色也纷纷回到自己阵中。

  “二世转生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那个一身黑铁装备的家伙质问我们。明显他把我们当成另外一伙人了。

  我还没有来及回答,他旁边一个家伙走了出来。这个人一身标准骑士盔甲,手里提着一把钉头锤。从他盔甲上的标志来看这个就是行会会长了。“不管二世转生给你们多少钱,我们愿意出双倍。”

  “200万亿,你给的起吗?”

  对方的人听了身体晃了一下。“你们不要太过分,愿意出钱表示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你们到底收了多少钱?我们出双倍,但是你们必须马上离开我们的城市。”对方显然知道我在胡说,200万亿明显是不可能的数字,我也确实是故意胡说八道的,不可能有人愿意出这个价格的。

  “把我们逼急了没有你们好果子。虽然现在你们占了上风,但是我们行会的人上线后你们会不得安宁的。”

  “那太好了,我最怕无聊了。”

  “你找死,我……!”那个家伙的脑袋上插着跟羽箭倒了下去。

  “去死吧。”对方看到自己的同伴突然中招立刻向我们冲了过来。

  斯哥特不紧不慢的喊着:“举盾!”亚龙骑兵的盾牌哗啦一声竖了起来。“压枪。”一排钢枪从盾牌的缝隙放下,枪尖略微斜向上指着。对方的人员同时冲到了面前,淅沥哗啦的撞击声响成一片。斯哥特把盾牌提了起来,单手剑指向前方:“长剑在我手中。”

  后面立刻响起亚龙骑兵和其他铃音骑士的声音:“敌人在我脚下。杀……”

  这边突然发动反冲锋,在狭窄的道路上冲击力更加恐怖,对方立刻被绞肉机一般的滚动骑兵阵绞进队伍中,凡是进入队列中的人就没有可以活着出去的。这种滚动阵是亚龙骑兵特殊技能,队伍在前进中不但换位,效果时把敌人单体卷进队伍中,最终被围杀。平时说的绞杀阵大概就是这种阵的变种。

  眼看着街道上根本站不住人,对方的高手跳上了房顶向这边冲了过来。我一指房顶:“斯哥特。”

  斯哥特回头看了一眼,反手把背后的骑士枪拿下来投了出去,房顶上那个穿黑甲的家伙立刻被射了个对穿掉了下来。我张开翅膀飞上房顶,和对方行会的会长迎面冲到了一起。那个家伙举起钉头锤就要攻击,但是我比他更快,一个半月先一步把他脚下的房顶给弄塌了。脚下一滑,他的钉头锤没有命中我却因为身体栽倒而挂上了房顶。我跟着跳上去,永恒在他脖子间伸入,轻轻一带就解决问题了。

  乒,对面房顶一个家伙竟然向我开枪。水银盾成功拦截了子弹,一个半月飞了过去带飞了他的武器,另一个半月则直接给他来了个腰斩。地面上的人群里忽然飞起一个魔法飞弹,我连退两步闪开魔法飞弹,可是却踩塌了房顶掉进了房间里。

  街道上人多,这房子里面人也一点不少,但是这里不是玩家。满房间都是女人,而且全是npc。这里竟然是个歌舞厅一样的地方,各色魔法灯照耀下的迷幻世界搞的人脑袋发晕。我的从天而降立刻引起了骚乱,房间里的npc全是没有攻击力的自由npc,她们尖叫着开始向外跑。不过比较幸运的是城市里被冻起来了,一楼的大门有一半封冻在冰里,现在完全无法使用。

  女人们跑不出楼房就开始惊慌的躲在房间拐角,我才懒得管她们,大步走到一楼。一脚跺开大门,外面一个敌对行会的玩家看到我立刻惊讶的想转身,但是我下一步把他给放倒了。

  “断空舞。”启动技能,两个半月迅速飞回我身边并分成六个半月还是环绕我高速旋转,此时接近我的人就不要想要全尸了,还能被认出来就算是走运了。

  把永恒横在面前:“剑刃风暴。”无数白色行同实质的剑气四面飞舞把敌人的队伍中央杀的残肢断臂满天飞。

  队伍中央遭到袭击,立刻引起了前面交锋面上的混乱,阵营立刻发生崩溃。看着这些玩家后退我赶紧收起技能跳回房顶,不小心绞到自己人就不好了。

  “会长,中央区域没有发现行会大厅。”

  “什么?”行会大厅也就是议政殿,澳门赌博网站:它是城市中最重要的东西,这里被破坏一般就意味着城市被占领,各个行会一般把这个建筑设立在城市的中心,比如艾辛格的议政殿就在聚灵塔里。“你们是不是找错地方啦?”

  这次说话的是修罗紫衣。“这里就是城市中心了,而且附近的地方我们都搜索过了,根本没有议政殿的影子。这里这个东西确实很像议政殿但是它里面根本没有城市之钥,不是真的议政殿。”

  “那你们再找找啊?”

  “附近都找遍了!”

  “你先别急,城市里肯定要有议政殿的,我来让大家找找看。”赶紧切换到行会频道:“各单位注意。在你们所在区域寻找下有没有议政殿,这个行会的议政殿不在市中心,把周围都找下,一定要找到议政殿。”

  “明白。”大家整齐的回答。

  通知完了之后我也赶到了市中心,修罗紫衣正带着大家在到处找议政殿。看到我过来了之后大家全都停了下来,修罗紫衣跑过来道:“我们还是找不到啊!”

  “真是出鬼了,怎么会没有呢?一栋建筑要怎么藏啊?”议政殿并不是可以随便建的建筑,它的尺寸都是有详细规定的。像这个自由城这么大的城市,其议政殿的占地面积至少需要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可是附近压根就找不到这么大的建筑。

  城市里各个地方的战斗陆续结束,嬉皮士联盟的人已经被我连续20个小时的骚扰搞的筋疲力尽了,战斗相对就简单多了。我们的玩家逐渐把城市里的嬉皮士联盟人员都清理干净了,但是依然没有人找到那个该死的议政殿。

  玫瑰和鹰他们这些行会骨干纷纷汇聚到我这里来,大家都在奇怪,这么大个建筑到底能在什么地方呢?我忽然想起来了。“对了,这个城市有地下城啊。我怎么把这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