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章 自然灾害
  ~日期:~09月18日~

  第七章 自然灾害

  我们正在讨论,幻影突然对我道:“主人,玫瑰藤说地面出现异常波动。”

  我伸手制止了还在说话的几个人:“玫瑰藤呢?”地面翻起一个大包,玫瑰藤冒了上来。“你感觉到了什么波动?”

  幻影帮玫瑰藤翻译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震源来自地下,而且很奇怪,有些像地震。”

  “地震?”我自己想了想。“大家把钢爪都收起来,召唤长枪,我们不能在地上待着了。”

  “出什么事情啦?”大家都被我搞的莫名其妙。

  我一边把玫瑰藤他们几个魔宠收起来一边召唤飞鸟和我的长枪,同时指了指那个还在向外扩张的石油坑。“玫瑰藤探测到深层地震波,我想可能是刚才把石油层打穿了。”

  “什么意思啊?”真红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

  克利斯缔娜这方面知识比较丰富,毕竟女联也是个欧洲行会,没有加入我们行会之前她们一直用的油动机械,现在艾辛格还有不少呢。“他的意思是说要井喷了!”

  “井喷?那还得了,快闪啊!”

  为了安全,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地面,长枪一升空立刻就最大速度撤离。几乎就在我们刚刚离开不久,地面上突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整个山谷里的动物这次可是彻底的跑干净了,地面的震动让警觉的动物们感觉到了危险。

  地面越震越厉害,忽然,就在我们刚刚战斗的地方,一块有公交车般大小的土块冲天而起,黑色的液体像高压水枪一样把这块土块一直打上三十米高空才分崩离析。

  随着这边的土层破裂,周围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喷口,一时间地面上成了高压喷泉的海洋。黑色的石油被打上几十米高的地方然后像暴雨一样再落回地面。

  “幸好跑的快!”我们在天上很远的地方看着山谷里的石油喷泉,那些自然力量的破坏力可比枪神厉害多了。

  “看那边。”紫月指着山谷外面,只见一只耗耗荡荡的队伍正在向山谷里前进。我用星瞳放大了图象,结果看到一个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旗帜。“黑熊,那个旗子是哪个行会的啊?”

  黑熊诧异的看看我:“这么远距离我看人就像蚂蚁一样,哪能看见旗子上什么东西啊!”

  “是个蓝底的旗子,旗子中间画了一座建筑,好象是个神殿,边上还有些奇怪的符号。”

  黑熊忽然问道:“那个神殿顶上是不是还有个海豚啊?”

  “看不清楚是不是海豚,反正有条类似鱼的东西。”

  “那就不用看了,肯定是海王殿。”

  “什么?海王殿?”下面的是特瑞的行会。这么大批人进山大概和我们一样是想找矿,但是此时山里已经满是石油喷泉了,随时可能来个大爆炸。“下面那个行会的会长我认识,不能让他们这么进山,我去通知他们离开。”

  “我们和你一起去吧!”

  “那也好。”

  正准备让大家下去,克利斯缔娜突然道:“我们不能这么下去。”

  “为什么?”

  “石油喷发,周围的空气中肯定弥漫着大量的瓦斯。这里又是山谷,瓦斯散不掉,长枪可是喷火推进的,一过去可就炸了。”

  克利斯缔娜不说我到是没有注意到这点,真是危险啊!我身上的盔甲已经自动修复,但是伤口还没有完全好利索,想要自己飞肯定是不行的,召唤出幸运,然后大家一起跳上去,各自收回长枪才敢向下靠近。

  虽然我们是好意,可是下面人并不知道。看到一条巨龙突然从天而降,保持基本的防备还是很必要的。对方迅速的组成了防御阵形,一圈盾牌手冲到了最前面。

  我可没时间和他们多耽误,后面那个大油田可是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炸弹。幸运刚一落地我就跳了下来。“龙蓝在吗?”龙蓝是特瑞的游戏名,幸好我还记得!

  “你认识我们龙蓝?”一个穿的很不错的法师骑着一头古怪的坐骑从后面走了出来。

  “我和他在游戏外就认识,他现在在不在啊?我有急事。”

  “今天他没有上线,有什么事和我说也一样。”这个人大概是二把手。

  我刚要说话忽然一根飞镖闪电般飞了过来,我微微一侧身闪开了偷袭。刚把身体回正想看看怎么回事就发现一个红影扑了过来,没有丝毫准备的我只好后退几步举盾隔挡。

  没有听到撞击声,却感觉脚底下一紧,有东西缠上了我的脚腕。对方确认缠上后猛的一拉,我被斜着带飞出去。就势在空中掉转身体,单手撑地,另一只手抽出永恒向脚上划去。身体借助一只手的支撑翻了过去双脚重新落地时已经松开了束缚。对面一个身穿铠甲的女人因为手上的鞭子突然断裂而失去平衡连退好几步。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是刚才和我们抢灭神枪的女人,她竟然是海王殿的人。

  看那个女人还要再打,我赶紧摇手:“误会误会,快停手。”

  “谁跟你误会。”她对身边的法师道:“刚刚灭神枪差点到手,就是他把枪又抢了回去,结果还没有把握住又回到枪神手里了!”

  法师看看我道:“你说是误会,但是看情况不象啊?”

  我赶紧解释:“我刚刚并不知道她是海王殿的人,本来我个枪神打的正激烈。枪神被我击飞,灭神枪脱手,她突然跑出来要抢枪,你说我能不阻拦吗?你要是告诉我你是海王殿的人还差不多,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突然抢我打出来的武器,我能不拦吗?”

  法师点头道:“那看来确实是误会了。其实法梅尔今天就是去狙杀枪神的,碰上你可能是意外。”

  我着急的道:“先别说这些了。龙蓝到底在不在啊?我来是通知你们赶紧掉头的,里面的山坳里挖出了油田,现在正在那大喷发呢。这会山里全是石油气,一不小心我们可就全报销了,还是快怕吧!”

  那个被唤做法梅尔的女人对法师道:“刚才我也看到石油了,不过当时还没有喷发。”

  法师简单的思考了一下问道:“枪神还在里面吗?”

  “早就走了。”

  他听到枪神不在的消息立刻回头喊道:“全体注意,后队变前队,快点离开这个山谷。”

  听到山里全是可燃气体大家跑的都不慢,练级死了还好说,要是现在让石油气给炸死可就太亏了。但是大家奔跑的速度似乎还是不够快,仅仅是刚刚离开山谷,忽然看到周围一亮,过了几秒之后一声沉闷的巨响伴随着恐怖的冲击波席卷而来。强大的爆风把山谷整个遗平,冲击波没有丝毫减缓的追上我们。强大的力量把所有人都猛的向前推了一把,我在最后一瞬间召唤了玫瑰藤。一个巨大的蔓藤形成的盖子把我们几个保护在下面,而同时被召唤出来的晶晶也在我们这个植物保护层外面又构建了一个能量防护场。光滑的能量护墙虽然保持着较大的倾斜角,但是冲击波的绝对力量太过强大,保护层瞬间就完蛋了。玫瑰藤生长的保护层接着进行了二次抵抗,蔓藤早已深入附近的土地,强大的冲击波拉扯玫瑰藤连带着把地皮都差点掀起来。但是冲破能量保护的冲击波已经没有足够力量把玫瑰藤从地下拉起来了,最终我们还是没有被吹走。

  等初级波完全过去之后我们又等了一会,返回的二次冲击波再次席卷大地,不过这种爆炸我有经验,没有提前离开保护层。等冲击完全结束我们才从保护层里走了出来,外面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山谷现在已经完全变成平原了,所有高出地面的部分都被冲击波削掉了。本来在我们身边的海王殿人员一个都不见了,地上全都土,好象是山里的土被爆炸冲出来的。

  “天哪!”黑熊出来后惊叫一声。“怎么成这样了?”

  克利斯缔娜解释道:“石油一般是伴随天然气共存的矿物,而且石油本身挥发也很迅速。这些可燃气被山谷包围无法消散,大量聚集在山谷里的可燃气和空气充分混合后就成了可以爆炸的气体云。只要有个什么东西激发一下,然后就‘嘭’。”

  紫月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简直比空气燃料弹还要厉害!”

  我笑着道:“是啊!有谁舍得用一整个油田来制造空气燃料弹呢?”

  真红吐掉嘴里的土渣道:“里面不是没人吗?怎么会爆炸的呢?难道有人点火?”

  我摇摇头:“不一定要人点火,也许是某个魔兽造成的火引爆了气体云;也许是震动造成的山石滚落,两块岩石撞击打火;还有可能这山里有白金。”

  “白金怎么啦?”真红问道。

  克利斯缔娜帮我回答道:“天然气中有不少是氢气,白金就是催化剂。有白金催化的情况下氢气可以和空气中的氧气在常温下燃烧。这里到处都是气体云,只要一点点火星立刻就是大爆炸。”

  大家正说着原来的山谷中心忽然又是一声爆炸声,一个大火柱冲天而起。刚才的爆炸把氧气都烧完了,结果火焰反而灭掉了,可是温度不是短时间能散失的。氧气一回来接触炽热的地面马上就和石油再次结合发生爆燃。爆炸把地层彻底破坏了,一开始的小石油喷泉全都变成了一个大喷泉,而且现在它还在燃烧。一百多米高的火焰燃烧发出呼呼的声音以及难以想象的热量,距离这么远都可以看见那阵阵热浪造成的空气扭曲。

  “这下不管这里有没有墨玉都别想采了!”黑熊看着火柱发出了这么一句感叹。

  克利斯缔娜道:“我同意。灭火的费用不会比墨玉的价值少。”

  紫月问道:“急冻术灭不掉吗?”

  我摇摇头:“那种温度就是几万人一起用急冻术都不一定灭的掉。”

  黑熊道:“这小好了,美国也有圣火了!”

  “我看是邪火。”紫月指向天空。

  原来石油喷泉竟然在向天空喷出一个个火球,这些是石油燃烧后的凝结物,澳门赌博网站:因为压力,这些东西被打上高空,而这些凝结物上面依然有高温的火焰,不管飞到哪里立即就是炸成一大片开始继续燃烧。幸好冲击波把山都炸没了,要不然这会肯定会发生森林大火。

  “我们现在怎么办?”克利斯缔娜问我。

  “换个地方继续找矿,还能怎么办?”

  “那这火……?”真红还是比较纯洁的。

  “又不是艾辛格着火,管他呢!”克利斯缔娜已经完全被我带坏了!

  “黑熊你知道哪里还有可能有墨玉的吗?”

  黑熊思索了一会道:“科特姆湖附近可能有墨玉,但那边是嬉皮士的地盘。”

  “嬉皮士?你说流氓是吧?这游戏里有流氓这种怪物吗?”

  “不是怪物,是人。他们是个行会,名字叫嬉皮士联盟。我估计里面的人都是真正的流氓进来的,他们反正是能干的坏事都干,一般人都尽量不进入他们的地盘。”

  “这么说来这事情就好办了。”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个非常好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