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章 两败俱伤
  ~日期:~09月18日~

  第六章 两败俱伤

  就在大家紧张的四处寻找怪物时,突然一个巨响出现在我们的身边,那恐怖的叫声仿佛是贴着我们脚下发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上耳朵。

  声音结束后我们面前的草丛动了几下,接着一只像宠物狗一样的小东西跑了出来。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这个小东西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小家伙看了我们几眼之后突然对着我们大声喉叫起来。

  我的天啊!这个声音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魔音穿耳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家伙的大嗓门了。正当它叫的高兴时我突然伸手一把捏上了它的嘴巴,声音嘎然而止。

  “这小东西就是那个怪物吧?”紫月看看被我捏着嘴巴还在挣扎的小东西。“嗓门也太大了!”

  “看上去好可爱哦,应该不是什么厉害的生物吧?”克利斯缔娜不大相信这个东西有和那声音想配套的攻击力。

  真红看了看小家伙道:“会不会纯粹是吓唬人的啊?”

  我把小东西提了起来。“十有**是吓唬人的,这么点大东西不会这么厉害的。”

  “真是罕见的大嗓门!我耳朵都快聋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吓的满山动物到处跑的怪物竟然是这么点大的小东西,为了惩罚它的恐怖主义行为我们把它给扣押了,当然,我们用绳子把它的嘴巴捆上了,要不然一路拉着防空警报,怪物是碰不上,我们的耳朵也要提前报废了。

  继续向山里走,小家伙交给了真红保管,她很喜欢这个小东西,说是要当宠物用。

  接下来的路一直很顺利,完全进入山里之后杂草反而少了不少,这里的自然环境比较接近现实中的山林,动物非常多,地面还有好多兽径。走了一段之后黑熊突然停了下来,他对路边的一种相当奇怪的草发生了兴趣。

  “是这个,就是这个。”他兴奋的看着那种草的叶子。“这附近应该有矿。”

  “真的吗?”

  “我可以肯定这一片一定有矿,但是现在还不能确定具体的位置。”

  “那这里需要勘察吗?”

  “需要。”黑熊肯定的点头。

  我立即指挥玫瑰藤开挖。根据黑熊描述的注意要点,玫瑰藤开始打洞。勘探洞也不是乱打的,这需要技术。按照黑熊的经验,墨玉一般不会出现在表层土壤中,所以洞一定要深。所以我让玫瑰藤先向下挖了一个直径半米深一百多米的垂直井。洞打好之后玫瑰藤会把最下面的土石挖一点上来作为样本。

  黑熊把土壤拿在手里翻来复去的看了看,然后把土块撵碎仔细研究了起来。白浪利用这个时间把头伸进洞里闻了闻气味,但是他很快把头抽出来摇摇头。黑熊也摇摇头:“这里不对。”

  大家失望了起来重新向前走,黑熊看大家性质不高就对我们道:“你们不要这么垂头丧气啊,开矿不是那么简单的。为了找一个矿麦打两三百眼井都是很正常的,有些人比较霉,挖三千多眼井什么都没有找到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我们才挖了一次哪有那么幸运的啊。”

  大家想想也对,哪有一次一个准的,那不是成超人了。反正我们速度快,开挖方便,上次那个洞我们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完工了,别人可是要挖个把小时的,这已经是神速了。

  克利斯缔娜问道:“你的平均成功率是多少?”

  “我最走运一次打了二十几个井就找到了,平均值一般是一百二十眼井左右。以你们这个速度有两个工作日就差不多了。”

  “那还可以接受。”

  向前走了一截之后黑熊又发现了可能的矿物位置,于是我们再停下来打洞。这次我们换了个方法。玫瑰藤在怀疑位置的中央点向下打直井,四只钢爪利用自己背山的尖锐触手在周围像蜂窝一样打出了上百个小洞。这些小洞虽然只有几厘米粗细但是足够空气进入了,澳门赌博网站:这样就可以闻到味道了。

  黑熊分析玫瑰藤弄来的土样,白浪就开始挨个在小洞口闻气味。黑熊先摇摇头表示没有找到,可是白浪却突然在一个边缘的洞口回头对我们道:“这边好象有些东西。”

  “你发现墨玉了?”

  “不是墨玉,但是味道很熟悉。”

  一听不是墨玉大家都没了兴趣,但是我还是走了过去。“是什么东西?能闻的出来吗?”

  “应该是某种矿石,但是气味很淡,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你让开。”我把白浪拉到一边。“玫瑰藤,过来在这边把洞扩大些。”

  玫瑰藤立刻跑了过来,数十根触手撑在洞口四周,剩余的触手互相缠绕成一个钻头。像巨大的钻机一样,玫瑰藤突然开始高速旋转并向下移动,地面上土石乱飞。不一会玫瑰藤突然从洞口跑了出来,然后一些黑糊糊像油一样的东西从洞里冒了出来并且迅速的开始向四周蔓延。

  “快过来。”我回身找大家过来看。

  “这什么东西啊?”真红看了看地上的黑色糊状物质。

  黑熊看了半天突然惊讶的叫道:“石油!这是原油!”

  “我要的是墨玉,怎么挖到石油啦?”

  黑熊高兴的道:“这可是黑金啊!没有墨玉,这个一样卖钱的。就是不知道产量有多少,要是富矿就发啦!”

  “不管产量多少都和你们无关了。”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树丛后,接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枪神!这家伙竟然没有离开,他又跑回来了!真是失算啊,应该留个钢铁银蜂做监视器的!此时他不但回来了,还带了五个人在身边,这些明显一看就是高手,和他一开始带的队伍有质的区别。这小子肯定是知道碰上高手了,害怕出问题而回去找了帮手回来。他到是够小心的。

  “不要这么霸道吗!这可是我们发现的,先来后到总要讲点道理吧?”我又开始耍诈了。

  枪神看了看我:“不要玩鬼了,你的伎俩我都知道。”

  你也太有自信了吧?我的手段我自己都还没有用全呢,你就知道?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哈哈!高手在此我怎么敢还用这招呢!”我的声音突然一变,快速的道:“当然要换花招了。”

  枪神身边忽然轰隆一声,地面炸裂,一个硕大的完全被钢铁般甲壳包裹着的大脑袋从地下伸了出来,这个长在大嘴的家伙就是开拓者了。几乎就是瞬间,开拓者的大嘴巴从地下垂直的伸出来一口把枪神身边的一个玩家吞了下去,然后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又消失在那个洞里了。等他们明白怎么回事,地面上只剩一个染血的人头在地上滚动了。

  本来这次攻击是为了起到打乱对方阵营的目的,但是没想到开拓者和上嘴巴的时候牙齿刚好对准那家伙的脖子,所以他一口下去刚好把那个玩家下面全给包了进去,惟独脑袋掉了下来。这个属于凑巧,连我都很意外,不是要害攻击的话开拓者是很难秒人的。

  枪神先是看那个坑,但是他马上就听到了我的声音。“看哪呢?”趁他看自己同伴时我已经到了他面前,高手过招就不能像平时玩花样了,直接出绝招。“双龙断击术之天龙连杀。”

  枪神听到技能名字也看到我发动技能了,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处理了,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他手里的那把枪实在是太长了,这么近距离没办法把枪口对准我。等他的脑袋转回来,我的双手已经在空中走完了太极图,双掌齐出拍在他的胸口。天龙连杀就是天地合击术和翔龙空杀组合出来的无限连,除非我魔力以及耐力见底,或者我主动停下,否则就会一直连下去。

  双掌准确的拍在枪神的胸口,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盔甲胸口位置凹下去一个掌印,接着他就飞出去了。喀嚓一声一棵碗口粗的大树拦腰折断,而枪神还在向前飞。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追了上去,一弯腰,双手撑地一个前手翻,向上的双脚刚好夹住枪神的脑袋。带着他在地上滚一圈然后猛的跳起,连带着枪神也被甩了出去。趁他飞上天,我在地上连续二十多个快速前空翻到了他即将落地的地方。

  他已经看见我到了他前面,张开翅膀想要跑,可是惯性还是把他拉了过来。我的双手再次走了一个太极图。“左手乾右手坤,天地和击之术。”他刚好落在我前面,我的双手也刚好顶上他背心。轰隆一声爆炸,他整个人被冲击波炸的姿势不雅的飞了出去。但是他的盔甲突然一亮,一道蓝白色的闪光从他身上过电一样传到了我手上,接着这层东西在我身上过了一便。

  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身上瞬间过了一层白霜,接着厚厚的冰层出现在我的身边完全把我包围了进去。事实上不光是我,连周围的地面都被封冻了起来。

  克利斯缔娜惊讶的念叨:“霜之新星?”她立即大声喊道:“当心,他的盔甲有自动报复属性的霜之新星,被碰到就会封冻的!”

  喊声似乎晚了点,我已经被冻上了,后续攻击也就此停止,技能也被打断了。但是枪神也不好过,他刚刚被我从背后命中,手脚乱挥的被打飞了出去,然后以标准的恶狗抢屎的姿势正面着地摔了个七荤八素。

  我被彻底封冻无法动弹,他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双方的人都没有动手,紫月她们知道我不会让她们帮忙的,而枪神的手下可能也是一样的想法,总之双方的帮手都没有动。

  场面安静了一分钟之久,两边的队员竟然喊起了加油,你们以为是擂台赛啊!紫月也是的居然不理解我的意思,我是想让你们帮忙阴人,你们竟然表现绅士风度!

  终于,地面上的枪神抽了一下,接着他蠕动着活动了起来,首先是一口吐掉满嘴的黑泥和烂草,然后晃晃脑袋在地上挣扎着爬了半天才依靠着一棵大树爬了起来。他回头看到我还在冰里立刻笑了起来,不过笑容稍微大些就扯到了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地狱……魔焰!燃烧吧……生命之火!”轰隆一声大爆炸,冰块突然炸裂。我的身上燃烧着两丈多高的紫黑色魔焰从冰块里走了出来。“臭小子,你***竟然敢阴我!”

  “是你先阴我的!”他也叫了起来。

  “收!”我先灭了身上的火焰。面对同级别的高手必须节约用魔力,这样烧火太浪费了。“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高手。”伸出右手拿起永恒光球,迅速幻化成鞭剑在空中舞动起来,周围的树木瞬间倒下一片,而且剑山的火焰把倒下的植物全都烧着了。

  真红叫道:“当心别把石油点着了。”

  黑熊立刻道:“不用担心,虽然汽油很容易着火,但是石油不是那么容易烧起来的。”

  克利斯缔娜道:“你知道什么,他那是生命之火,见什么烧什么,没有点不着的东西。”

  我听到了提示,赶紧撤掉了火焰,在油田上面真要弄炸了还真不好办!

  趁我收回火焰,枪神吞了几粒药丸,重新举起了他的灭神枪。看到他要射击了,赶紧向旁边跳了出去。轰!刚才我站的地方发生了大爆炸,幸好跑的快。这家伙的枪攻击力是我唯一忌惮的东西,微型火炮的攻击力就是一百万,这家伙的武器可是相当于一门小炮啊!

  闪开攻击之后我立刻向他冲了过去,对付枪手靠近才有胜算。但是让我意外的是他迅速的再次瞄准我再次扣动扳机。难道他不要装弹的吗?

  人在空中已经无法转弯了,把魔龙盾顶在前面,再张开水银盾。轰的一声,水银四散分飞之后我感觉到盾牌猛的一震,我在被击中的位置垂直落了下去,感觉手臂有些酸麻。

  枪神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枪口然后又看了看我,我也赶紧看了看自己的盾牌。还好,盾牌没事。这么说我能挡的住他的攻击。只要不被直接命中身体应该就没问题。

  他不服气的立刻再次开枪,我这次连闪都不闪了,直接单腿蹲下用盾牌挡在面前。轰的一声水银盾消散,我的手上又是一震,还是没事。但是他立刻又开了一枪。这次糟糕了,水银盾刚被炸散了还没有回来,子弹直接命中了盾牌。

  这次的声音有些不同,当的一声钟鸣般的锐鸣,一股巨力从盾牌上传来把我掀的在地上连续翻了几个跟头后摔了个四脚朝天,盾牌也脱手飞了出去。嘿嘿!竟然没有损血报告,还是不怕!

  枪神再次瞄准我又开了一枪,赶紧用另外一只盾牌阻挡。又是一声巨响第二块盾牌也飞了出去。但是下一枪又到了,两个盾牌都脱手,单靠水银盾可挡不住这种威力的子弹。虽然水银盾牌曾经挡过老式铅心炮弹,而且那个东西攻击力也是一百万多点,但是那个炮弹不会爆炸,再说那个炮弹那么大,这个子弹肯定比它小的多。力量高度集中后就没有办法阻挡了,水银毕竟是流体状态的物质。

  急中生智,两个半月飞了出去。当……轰隆……子弹打在一个半月上,那个半月立刻被击飞出去,但是另外一个半月已经到了枪神身边。他身手敏捷的一低头,半月把他靠着的大树削掉半个,当他抬起头之后半月绕了个弧度又飞了回来,毫不知情的他被背后来袭的半月带了一个大跟头,他的背上也多了个口子。

  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就这么趴在地上架起武器开始射击,我猛的跳起来一个侧手翻让开一发子弹。手指一勾,盾牌飞了回来重新接到我的盔甲上。可是他又开枪了,我已经来不及用盾牌了,赶紧把翅膀弯到面前,轰的一声我又被抛了出去。

  对付这种家伙用剑太吃亏,把永恒收起来直接伸出刃爪。“兽化,分身。”我只召唤了战士分身,现在不需要法师,要不然更乱。

  我和战士分身在空中互相一推向两边飞了出去,在旁边的树上一借力就重新回了地面。落地后我们两个都以非常低的身形贴地冲了过去,枪神再次开枪,但是谁也没有打中。

  枪神知道来不及开枪了,干脆站了起来,只见他的枪下面突然滑出一截刀刃,这枪还可以肉搏战!我立即喊道:“猜猜哪个是真的吧?”说完就和战士分身互相绕着乱窜了几下然后重新分开。

  当我们两个一左一右的接近枪神他自信满满的对着我刺出了枪上的刀刃,我微笑着用刃爪架住了他的刀刃。“笨蛋,又上当啦!”

  他惊讶的回头却看到战士分身的血盆大口,一声惨叫之后战士分身带着他的一大块肉跳到一旁。骄傲的吐掉枪神的肉块。“哈哈,两个都是真的笨蛋!”

  我几个后空翻也回到了战士分身旁边。“怎么样?居然还阴我,知道什么叫阴人的最高境界了吧?”

  枪神气愤的举枪,我们紧跟着向前冲了过去,同时我把一个盾牌递给了战士分身。轰,又是我中弹了。身体由向前冲突然变成了向后飞。但是战士分身成功到了枪神身边,一个右钩拳准确的命中他的下巴。枪神以优美的姿势身体后仰,整个人飞了出去。他的灭神枪也脱手高高飞了出去。

  枪神的手下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不动了,他们一起跳了起来去抓那把枪,但是一根鞭子突然缠山了枪身猛的把它拉向了另外一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旁边还有人,那个家伙竟然一直藏在旁边的树上,鞭子拽着枪向那边飞了过去。我一指那棵树,两个半月同时启动。一声金属断裂的声音,那根鞭子被拦腰切断,同时另外一个半月把那刻大树也给放倒了。一个身穿古代铠甲的女人从树上跳了出来直扑向灭神枪。

  一根突然出现的蔓藤灵活的把枪神一卷拉入了地下,那个女人惊讶的落地四处寻找。几秒之后我脚下掀起一块土皮,灭神枪冒了出来。玫瑰藤动作到是满快的。

  我拿着枪还没有来及看就发现那边的枪神已经站了起来,他的双手在胸前做了个奇怪的手势,突然手上的一阵酥麻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把枪扔了出去。枪一出手立刻向枪神飞了过去,这个家伙竟然和我一样可以召唤自己的武器。

  半月突然飞了过去把枪给击偏,真红动作迅速的一个就地滚接住了灭神枪,但是她突然尖叫一声把枪又扔了出去。这该死的枪在大家手里传了一圈竟然还是回到了枪神的手里。

  一拿到枪的枪神把枪往身下一夹,双手抓住枪尾猛的一拉,枪身中间竟然滑开一节,他把一个类似卡栓的东西推了上去,然后从枪里扳开了什么东西,接着把枪又拿了起来。这下枪伸竟然变的更长了,而且他抓枪的方式也发生了区别。刚才他是像普通武器一样抵在肩膀上瞄准,现在变成了用手臂夹住枪尾,右手端着枪下的扳机位置,左手抓着一个横出来的把手。难道刚才还不是最大威力?

  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看到这个情况非常利落的掉头就跑,看来她知道这东西的威力。

  “别让他开枪。”我叫的太晚了。

  轰的一声他已经开火了。他瞄的明显是我,毫不犹豫的把盾牌顶起,水银盾展开。当,一声钢铁撞击的声音。水银盾像遭到了轰炸突然被炸的四分五裂,我被一股巨力掀飞了出去。身上的疼痛让我知道盾牌没能挡住这发子弹,落地后疼痛更加严重,支撑着爬了起来,我已经可以看到魔龙盾上多了个碗口般的大洞,自己的腹部盔甲上对应位置也是一个大洞,自己的肚子整个开花了。战士分身竟然和我一样倒了下去,他的枪难道是霰弹?

  枪神气若游丝的笑着道:“怎么……怎么样?我的穿甲弹……不错吧?”

  虽然他似乎很兴奋,可是他的虚弱表现让我得出一个判断——以现在这种模式发射子弹,威力大增的同时会反伤害使用者。

  虽然得出这个结论,可这对我没有什么帮助,伤口上有严重的属性伤害,浑身麻痹不说还疼痛南忍。紫月她们几个迅速跑到我身边扶起我,真红给了我几粒药丸。那边枪神几乎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轰隆一声倒了下去,他的手下也赶紧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紫月看我似乎没有要挂的迹象便站起来想过去再战:“紫日,用你的魔宠,我来指挥。”

  我摇摇头:“他也有魔宠,大家一起召唤的话我就护不住你们几个了。你们都是骨干,现在挂回国以后会很麻烦的。他到现在不召唤大概也是因为忌惮我的魔宠,毕竟他看见了我换那么多宠,肯定知道我的魔宠不少。”

  “那我们怎么办?”

  “什么都不用干,等着就是了,他们要撤了。”

  我刚说完就看见枪神被两个同伴架了起来,连枪都是别人帮他拿着的。他拿掉了头盔看着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他的声音虚弱的都快听不见了。

  我刚一抬手紫月立刻会意的帮我拿掉了头盔。

  枪神被几个人扶到我们前面,但是依然隔着十多米。“全美洲你是唯一有希望战胜我的人……今天我玩的非常高兴……好久没有这么爽快的战斗了!但是……这里……我不大算让给你……过几天我还会回来的。”

  “你是个好对手。啊……”说话大声了点有拉到了伤口。“我想问个问题,那个……”我指指战士分身。

  他微笑着道:“刚才的那是灭神模式,直接攻击个体的本原力量,他既然是分身当然会和你一起受到攻击。而且这个子弹是闪不掉的,你下次最好考虑准备个更厚的盾牌好好躲着。哈哈哈哈!哎呦……哎呦……”他也是乐急生悲拉到了伤口。

  “你别臭屁了,要不是你盔甲上那万年不发威的报复技能意外启动,第一回合你就已经死了。”

  “笨蛋,运气也是实力之一,你不服气吗?哪天我们再来过。”这个家伙的性格之恶劣竟然和我一样!还以为全世界就我最坏呢!

  “下次让你见识下我的强项,今天怕把油田弄炸了,要不然你就等死吧!”

  “嘴硬的鸭子。”枪神对身边的人道:“带我回去吧。”

  我们双方竟然在这种状态下结束了战斗,看起来非常奇怪实际上各有隐情。我担心紫月她们,还担心把油田弄炸。枪神担心的则是他的名誉。我这边可以说始终是一对一,分身毕竟也是自己的能力,可是他不能以自己的实力战胜我就不是美洲第一了,这个对他的损失可是比这几个矿还要严重,所以即使这些矿石都不要了他也绝对不能在这里被我击败。而且他深信他只是一开始吃了亏,只要换个时间来次决斗他一定赢。

  从综合战斗力上看他的实力应该是不如我的,至少我可以肯定魔宠这方面我完全不输他。职业自身实力,我想应该是半斤八两。今天打的其实很公平,只要我魔力满,即使不耍诈我照样可以抓到他无限连,他的那个报复技能只要不发动就不会打断连击,肯定能把他连到死。看来再次会面是必然事件了,就算我不找他他也会来找我的。

  先收起了分身,然后看看自己的伤口,旁边的紫月也道:“你伤的怎么样?”

  我指指肚子:“穿了个窟窿,应该还好吧!”

  克利斯缔娜看了看伤口:“没事,贯穿伤。”

  真红拿着我的盾牌对着太阳,只见那个大洞非常明显的挂在那里。“这个家伙的武器真够变态的,你的防御就够吓人了,竟然还是穿了这么大个洞,要是我们肯定一枪完蛋了。”

  紫月道:“要是你他就不会用刚才那招了,没有看出来那招有自我伤害的情况吗?”

  真红摇摇头:“我还以为是紫日打的呢!”

  “不是我打的,是那把枪的问题。那东西满奇怪的,应该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那家伙毕竟是全美第一,不可能太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