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三章 偷星换月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三章 偷星换月

  我们到聚灵塔的时候北极星君还没有回来。架云再快毕竟路程比较远,澳门赌博网站:估计没有个把小时是回不来了。这段时间之内必须先把准备工作做好。叫来守卫在聚灵塔议会厅下面的房间里准备好大量设备,我不知道需要些什么,所以能想到的都弄来了。接下来是把那个妖女也带到了这个房间。

  妖女到市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你们需要我救的那个妖怪是什么妖怪啊?有你们这么强的靠山真是幸运。”

  “这些都不是你该问的,你只管治疗就是了。”

  “现在可是你们需要我救命,不是我求你们。”她到耀武扬威起来了。维娜正好从门外进来,妖女几乎是本能的从座位上滑了下去坐在地上。“请……请……请问一下,您……您是什么人啊?”

  维娜看了她一眼:“你就是那个可以复制内丹的妖怪?”

  女妖连忙跪好头都不敢抬。“小妖乃白骨所化之妖灵,复制内丹只是我的一点点特长。”

  “你的特长到是挺有用的。”

  “谢夸奖。”

  我看看她再看看维娜。“你怎么对她就这么恭敬,对我态度那么差啊?”

  “这位大人的力量已经强大到无视一切的水平了,你的力量却感觉不到,当然不能一样对待了。”

  “感觉不到?”

  维娜伸手敲敲我的胸甲:“这东西封闭了你的力量,她这种小妖怪感觉不出来的。”

  “有这么明显吗?”

  “那当然。魔龙套装是神器,隐蔽自身能力是神器的主要特点之一。”

  “怪不然呢!”

  “让你们久等了。”大门忽然被推开,北极星君走了进来。

  “你好快啊!”没想到北极星君的速度这么快,这才半个小时他竟然跑了个来回。

  北极星君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而是直愣愣的盯着维娜。“这位小姐是……?”

  “我是混乱与秩序之神奥斯忒·维娜。”

  “失礼失礼!”北极星君立刻开始套近乎。“老远就感觉到强大的压力,原来是主神架到。以后我们都要建立自己的神殿系统,打交道的地方会很多,万一有什么冲突还请多包涵。”这个老滑头,这么早就开始打预防针了。

  维娜也不是省油的灯。“哪里哪里。我们应该算同行才对,公平竞争吗。再说,有紫日在中间我们的关系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紫日的面子什么时候都要卖的。”竟然把事情推给我了!

  北极星君的话风转的也够快。“说的是。那以后协调工作就有劳紫日兄弟了。”

  这俩混蛋,把事情都推给我了,以后想抽身都不行了。

  我看看北极星君身边什么都没有带,连忙问道:“月染和妖妖呢?”

  “在这里。”北极星君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布袋往外倒了倒,两只小狐狸从里面掉了出来。

  维娜看了一眼便注意到月染脖子上的项圈。“要切断的是这个吗?”

  “对,不但要切断还不能引起魔法波动,否则项圈会爆炸的。”

  “这个小意思。”维娜向月染招招手:“过来。”

  月染看看维娜,没有向前反而退了几步。维娜眉头一皱,月染立刻被一只无形的手提了回来。接着维娜伸出右手,掌心向上,食指伸直其他手指完全。月染飘到了维娜面前,她用手指顶着月染脖子下面的项圈,轻轻一点。

  项圈上突然闪出一圈电火花,但是很快消失。“这东西到是满精致的吗!”维娜道。

  我立刻紧张的问:“有办法下掉吗?”

  “那当然。一个项圈还不至于难到我。不过我想先问下这个项圈你还要不要了?”

  “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要是你不要了,我就省点事,在项圈外面组成强力结界把爆炸的威力局限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等爆炸结束我们在慢慢的释放压力。要是你还要项圈,我就多花点时间研究下里面的魔法能量排布,用逆向咒文把原来的魔法冲开。”

  “那你还是慢慢研究下吧。这个项圈拿回去比较有说服力。”

  “那你就要多等会了。”

  “没事,我不赶时间。”

  维娜说时间会久一点,我没有想到她一直研究到晚上8点多,我吃过饭重新上线她还在研究。北极星君和我已经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去掉项圈了。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先帮妖妖做手术。

  我们先询问骨女:“制作内丹你需要些什么?”

  骨女道:“首先我要见检查被制作者的身体情况,这样才可以制造内丹。要不然属性不匹配可就危险了。在制作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冤魂作为材料,还需要很多的能量来进行合成。以前我帮别的妖怪制造内丹时都是先抓1000个活人,然后用他们的灵魂来制造。至于能量,我一直用的是日月精华。那东西需要专门收集,产量也是少的可怜,所以成本比较高。一般都是来求我的妖怪自己负责收集这些东西,我可没有那些东西。”

  听起来似乎不是想像中那么简单的。“是不是一定要刚杀死的冤魂?”

  “这个到不一定。只要是较为活跃的灵魂,不管是什么时候死的都无所谓。不过最好是要高级点的灵魂,小猫小狗的不行,太低级了,能量弱。”

  “那就好办了。”我拉着她到聚灵塔外指着塔身外环绕的绿色物质。“看到了吗?那个可以吗?”等了半天发现没有回答,扭头一看才发现骨女傻愣在那里嘴巴张的老大。“喂?问你话呢,你在干什么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吓傻了。你这里的冤魂怎么这么多啊?这么厚一层都变成幽灵云雾了,这么大片总要好几千万吧?”

  “这你别管,我就问你能不能用。”

  “能用。这么暴虐的冤魂肯定能用。好夸张啊!”

  幸好艾辛格这些东西都比较多,要不然还真麻烦了。“那么能量是不是非要用日月精华?”

  “只要可以转化为我的法力就可以,制造内丹时我要控制那些冤魂,所以必须要强大的外部能量补充我的消耗。要不然我只能支持几秒,来不及制造内丹。”

  我想了一下道:“只要转化成魔法能量就可以吗?”

  “当然。”

  “跟我来。”我带着她回到了我们准备做手术的房间。把墙壁上的魔法灯拆掉一个,里面的艾辛格动力管道露了出来。“看看这个可不可以?”

  她只是碰了一下那个动力管道就惊讶的道:“这么纯净的能量怎么会在墙里?”

  “这你不用知道,只要说能不能用。”

  “能用是能用,就是这个流量好象太小了。”

  我立刻拿出城市之树的树叶。“把我所在房间的动力管道直接接到动力核心上,给我把城市1%的动力转到这个房间来。”得到城市之树的答复后我立刻对骨女道:“你再试试。”

  她轻轻一碰立刻握住那个管道不放了,我一把把她拉了下来:“问你行不行呢,你别拿我的能量自己修炼起来了,我的动力又不是不要钱。”妖怪修炼就是提取日月精华作为使用魔法的动力,艾辛格动力管道里流淌的就是纯能量,她竟然贪婪的吸吮能量不干正事了。

  “滚开,别捣乱。”骨女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红色,她的样子也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美丽的脸蛋瞬间成了丑陋的骷髅脸,背上好冒出好多倒刺,爪子也出来了。

  北极星君惊叫立刻摆出战斗姿势:“紫日快退后,她吸收了能量变强了。”

  听到北极星君的话之后骨女更加嚣张了。“哈哈!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有了这个东西我就可以变的无比强大了。你给我滚一边去,老娘吸的高兴说不定会放了你们。”

  维娜带月染出去研究那个项圈,她吸了点能量就目中无人了。两个铃音骑士立刻上前要抓她,结果被一下推出老远。骨女看看自己的爪子,高兴的大笑:“哈哈哈哈!果然是纯净能量,想不到效果这么好。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了,哈哈哈哈!”

  北极星军焦急的道:“现在怎么办?我也不是她对手了!”

  我不慌不忙的拿起城市之树的树叶:“把我所在房间的动力管道功率反转,打开强制抽空机。”

  那边骨女吸的正爽,在那里像跳摇摆舞一样,突然一声尖叫她开始猛力的想把自己的手从管道上拽下来,但是那东西像粘住一样,无论怎么拽就是下不来。

  骨女的惊叫很快变成惨叫,随后成了呻吟。她背上的尖刺一个个的消失,眼睛也由红转绿然后变黑最后消失了。她的爪子一点点的缩短,个头也跟着变矮,很快又变回了美丽的女孩魔样。但是抽空机没有结束工作,她还在呻吟着。不一会她的美少女形象又开始出现变化,仿佛一个人的一声在几分钟内经过一样,她在我们面前迅速老化,红润的皮肤像风干一样迅速干瘪下去,美丽的脸蛋逐渐塌陷,牙齿也掉了下来。不到5分钟她就从一个十七八碎的花季少女形象变成了一个仿佛一百多岁的老太婆形象,而且变化还在继续。她的皮肤开始变成灰色的粉尘逐渐脱落,接着身体像迸裂一样,表皮完全爆开化成粉灰。一具骷髅出现在我们面前。看样子我再不喊停连骨头都要变成粉了。

  拿起树叶道:“可以恢复正常了,暂时切断这个房间的动力管道连接。”

  动力管道上的吸力突然消失,骨女像一堆人骨模型一样淅沥哗啦瘫了一地,连移动的力量都没有了。我走过去蹲在她身边:“还想要我在感受一次吗?”

  地上的骨头勉强抬起了一只手来回摇了两次突然搭拉下去,她已经给折腾的离死不远了。

  “告诉你。以后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放肆。这里是艾辛格,我的地盘。亚洲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都在这里栽过大跟头,更别说你一个小妖怪了。你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动动小指头就可以捏死你。所以你最好明白自己的处境。实话告诉你,你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你的手艺很有利用价值。我打算把你留在艾辛格长期为我服务,要是你以后再捣乱,让我感觉你造成的麻烦比你带来的利益大的话……哼哼,自己想吧!”说完抓起她的骨手按在动力管道上,她想挣扎,可惜力气小的还没有婴儿有劲。“城市之树,给这个房间恢复正常动力输入。”

  随着能量补充她的身体立刻恢复了知觉,皮肤和肌肉逐渐出现,但是依然苍老。不过在高纯度的能量补充下很快她就恢复了年轻的样貌,脸色也好看多了。我把她的手拽了下来。“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吗?”

  她立刻恭敬的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恩,不错。乖的像小猫一样。以后你都这样好好表现,我保证你会比在你那个鬼冢过的更惬意,但是你要是动歪脑筋,哪怕你是妖王我也有办法把你变成一堆飞灰。明白吗?”

  骨女忙点头:“明白明白。”

  “现在过来测试管道动力。”我把她的手按回了管道上。“告诉我能量大小,我来调整。”

  之后我们使用了十分钟就把能量调整到了合适水平,骨女现在彻底变乖了,刚才可是差点把她吸干。死在艾辛格的生物没有1亿也有几万千,不在乎多她一个。

  八点半,月染自己回来了。她的手里还拿着她的项圈。

  “下来了?”

  维娜跟着走了进来。“这个黑暗神真够无聊的,竟然在项圈里设置连环咒文,要不是我技术好差点就上当了。”

  “幸好还是开了。”

  “开是开了,不过有些小问题。”维娜尴尬的道。

  “小问题?”

  维娜指指项圈:“我刚刚触发了一个小小的机关阵,结果在关闭魔法能量回路的时候使用了比较暴力的手段。”

  我从月染手上接过项圈看了看。“这不是很好吗?哪里暴力了?”

  “不是表面问题,是项圈里面的魔法阵。有个小法阵的一部分被我的力量给打乱了,要是不注意应该不容易被发现。”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有人能从这个项圈里了解道它不是在生物死亡后拿下来的,而是被人打开了?”

  “理论上不会有这么厉害的生物,除非是它的制造者那个级数的。”

  “也就是说只有你们这些神才可以发现?”

  维娜点点头道:“只要那个黑暗主神别那着项圈使劲研究就没有问题。”

  “那就好。”我放心的道:“想来对方也不会无聊到专门研究项圈的法阵有没有损坏,主神毕竟是主神,事情比较多,不会那么闲的。”

  “这可是你说的,出了事就别找我了。”维娜这么早就开始推卸责任了。

  “真要出事了我就回不来了,也没时间和回来找你了。”维娜想要说什么却别我打断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那我先走了。”

  维娜离开后就该我们干活了。刚才一耽误一个手术都没有做成,只好重头来。骨女先检查了月染的身体情况,然后开始制作属性相当的内丹。这个工作我基本上什么都看不见。所有的操作都是能量形式的,反隐形不等于可以看见纯能量啊。

  虽然能量看不见,但内丹是有实际形态的。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一枚蓝色的小球出现在空中。这个本来只有黄豆大的球体一边旋转一边变大,最后成了乒乓球那么大一个。

  看到骨女收功把蓝色的球体拿在手里我才敢说话没,刚才怕打搅她搞的前功尽弃。“这就是内丹?”

  她点点头:“这可以算是内丹的毛胚,但是还不完全。要注入灵魂才算真的内丹。”

  “灵魂?你说月染的灵魂还是外面那些冤魂啊?”

  “当然是冤魂,她的灵魂抽出来她不挂了吗?”

  “那快点吧。”

  带着骨女出来,让城市之树从聚灵塔上放了一些灵魂下来。内丹的毛胚简直就像个吸引冤魂的磁铁,那些冤魂一离开聚灵塔立刻就被吸了下来。因为速度太快我无法计算有多少冤魂被吸收进去,但是骨女说是一千多个。当最后一个冤魂进入之后这个内丹已经由一开始的粉蓝色不透明球体变成一个像水晶球一样的淡蓝色珠子。

  “大功告成。”骨女把那个水晶球一样的东西递给我:“这是阴性内丹,属性极寒,刚好适合那个叫月染的狐狸使用。”

  我不敢太相信骨女,拿着这个内丹回去找北极星君鉴定。北极星君研究了半天只说了句:“好象差不多。”

  “那就快搞第二个。”

  骨女造第二个内丹,我们就开始给月染动手术。北极星君虽然知道技术却不肯自己动手,非要说什么他的道术见不得污血,见血的事情非要我来干。没办法,只好操刀上阵。手术看过很多次,自己动手这是第一次。北极星君站在一丈之外先用道术封住月染的五感,这个相当于麻醉。接下来由我动刀。反正游戏里有魔法保护,一般是死不掉的,我下刀不准也无所谓。

  先召唤出小纯给我打下手,万一切错地方她的治疗术可以补救。按照指示打开腹腔,找到内丹的位置,先不能动。北极星君用他特制的药粉撒上,然后使用道术暂时阻断妖力外泻。得到提示后我迅速摘掉内丹,然后把新的换上去。北极星君快速使用道术固定内丹,然后恢复妖力连接。月染的身体抽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我迅速帮她把胸腔接上,然后使用治疗术快速消除伤口。虽然是第一次也还比较顺利,简单的搞定了。

  伤口被治疗术完全抹平后我再让早就准备在一旁的小纯使用高级恢复术彻底治疗不良状态,确认安全后北极星君撤除五觉封锁,月染慢慢恢复了知觉。

  “感觉怎么样?”北极星君问道。

  月染活动了下四肢:“身上没什么感觉,和手术前一样。就是内丹那里感觉有些别扭。”

  “这是正常情况,毕竟是重塑的。”北极星君安慰道。

  我也道:“就是就是,翻修货当然不能和原装的比了,差不多就别太在意了。”

  “我可是为你才受这么大罪的。”月染生气道。

  我比她更生气:“你搞清楚一点,保住你们两个的小命纯粹是出于人道主义,谁让你们夹在冰霜玫瑰盟和欧洲黑暗神殿之间的呀?实话告诉你,欧洲的黑暗神殿和我的冰霜玫瑰盟都是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就像是两个帝国。为了两个帝国的利益牺牲你们两个是正常情况下的标准选择,保住你们两个是我一念之仁,你却还向我抱怨。”

  “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我们生活的好好的,你却因为你的集团的利益要牺牲我们,现在你决定不牺牲我们了却还要我们感谢你,你不觉得很无聊吗?这就好象一个抢劫杀人犯,他突然对猎物说他只要那个猎物身上切条口子就可以不杀他,还要那个猎物感谢他的伟大。”

  北极星君赶紧过来打圆场:“这事情其实你们双方都没有责任,月染比较无辜,紫日也有他的难处,大家各自退一步。”

  我揉揉脸道:“让我们都冷静一下。反正现在你们在黑暗神殿的必杀名单上,除了我谁也保不了你们,所以你们别无选择。而我为此需要冒很大风险,那么你们提供一些服务应该不是问题吧?”

  妖妖突然走了过来把月染拉到后面去了。“得罪黑暗神殿是我们的错,但是你的表现也不光明。不过你的条件还算公平,我们接受你的条件。”

  “好的,那么开始下一个手术吧!”

  真受不了,这年头办实事的领导不好当啊!小弟各个找你要好处谈条件,表面上权利不小,实际上处处受制!

  冷静下来开始动手术。有了一次经验,第二次就快多了。把骨女复制的内丹装进去换出本来的内丹然后用治疗魔法恢复伤口,五分钟就完成了。

  看着手里两个内丹果然和骨女制造的那两个有区别。骨女造的内丹比我手里这两个更加清纯通透,这两个的光洁度没有那两个假的好。但是这两个真的里面有本体的影象。只要把月染的那个内丹拿到手里你就可以看到里面有个小狐狸在蹦来跳去,而假内丹就是透明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北极星君拿过一个内丹道:“妖怪的内丹越是清澈说明这个妖怪越厉害。刚才仿造的那两个可能是因为直接使用比较强力的冤魂和纯净的能量制造的所以特别通透,但是内丹这个东西是本身精华的凝结,它也是会有记忆的。可是人造的假内丹是合成的,所以里面什么都没有。”

  “怪不然说内丹可以区分妖怪呢。”

  “内丹可以区分妖怪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属性匹配。一个妖怪的属性就像指纹一样,是它专有的,至今为止从未发现两个妖怪的妖力属性完全一样的。”

  “嘿嘿,不管怎么说这个东西能证明月染和妖妖已经死了,只要拿着这个去找迪坦斯就可以交任务换钱了。”

  “别忘了还有这个。”月染把项圈也扔了过来。

  我一把接住项圈:“放心吧!这可是你们能够安全逃生的保障。有了这个东西,欧洲黑暗神殿就不会再追杀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