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一章 将计就计下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一章 将计就计

  “你给我出来。”那个铃音骑士指着那个家伙喊道。

  “老子就不出来,有本事你进来。”

  几乎在那个家伙说完的同时,这个铃音骑士哗啦一声散了一地,确切的说是她的盔甲散了一地。从盔甲里飞出一只黑色的蝙蝠冲向笼子里,蝙蝠身体小,笼子的孔洞对它来说还是比较大的。这只蝙蝠进入笼子后突然变成一团黑雾,接着烟雾散开,一名美丽的女子穿着黑色长袍站在笼子里。

  妖灵骑士进化成铃音骑士,虽然保留了可以变身蝙蝠的优点,却连无法携带盔甲变身的缺点也继承了。笼子里无关的人全体后退和这个铃音骑士拉开距离,当然,那些不怕死的依然没什么反应。

  那个嚣张的家伙完全傻眼,至于他是惊讶铃音骑士可以变身还是惊讶铃音骑士的女性身体就不清楚了。铃音骑士的头盔有些小问题,带着头盔说话时声音会变成那种带着磁性的颤音,不注意的话不大容易区分男女。

  这个铃音骑士走到他面前,盯着那个还蹲在地上的家伙:“快向主人道歉。”

  那个家伙立刻跳了起来。“原来是个女人啊!还叫主人,难道你们是那种变态?你该不会是他饲养的女犬吧?哈哈……哎呀!”

  这家伙纯粹是活腻味了,澳门赌博网站:竟然敢这样和铃音骑士说话。不过刚才铃音骑士的话确实容易引起误会,尤其这里是日本,根据当地文化,被误会是可以理解的。就好象美国人发现自己身上有个红点,第一反应是附近有狙击手,而中国人的想法肯定是附近有小孩在玩激光电筒。这就叫文化差异。面前的日本人第一反应就是把我们当成了变态,而且看样子他一直以为铃音骑士是玩家而非npc。

  不管他刚刚说了什么,反正他现在是什么也没办法说了。这个家伙正在地上抱着自己的眼睛满地打滚,原因当时是那个铃音骑士了。她现在正拿着两个眼珠对着阳光看着。“这么浑浊的眼睛,难怪说话这么无遮无拦。”

  那个家伙并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些他的人。看到自己人被袭击,那些家伙全都吓傻了,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恢复过来了。这些人一起围了上来。其中一个伸手要推这个铃音骑士,结果被一脚踹飞出去撞在栏杆上晕了过去。950级的铃音骑士和这些玩家可是有巨大差距的,随便一脚也能要人命。其他人看到这个情况都不敢动了,一眼就看出来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没有占便宜的可能。

  铃音骑士扫视了一下周围以眼神压制所有人,确认大家都没有反抗意识后她突然猛的对着地上的家伙就是一脚。那个家伙惨叫的同时周围的人全都身体一抖仿佛他们都被踹了一脚。接下来就是她一个人的散打时间,其实我觉得她比较像在揉面团。下面那个家伙被打的已经没了人形,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什么,反正他的嘴早被打烂了,说什么肯定是听不出来的。

  我招招手示意差不多了,外面的铃音骑士向里面喊道:“姬亚。”

  那个铃音骑士回头看了一下,立刻收手。接着她变成蝙蝠准备离开笼子,可是当她穿越笼子时突然整个笼子上光线一闪,她被弹回了笼子里摔了个四脚朝天。旁边的日本人看她倒霉全都笑了起来,结果姬亚回头看了一眼吓的那些人把笑声憋回去了。

  “这个笼子好象是许进不许出啊!”我走到她旁边摸了摸笼子。“木头是普通木头,好象是妖术的原因。”

  姬亚愤怒的道:“我就不信一个破笼子还能封住我。主人你让开点,我炸个洞出去。”

  我没有说话只是退到一边。姬亚一伸手,笼子外面的长枪自动飞了过去。长枪到手气势马上就不一样了,姬亚手里的长枪突然颤动起来,枪尖变成一团白影向笼子撞了上去。轰隆一声伴随着木片分飞,后面的日本人全都傻眼了。他们是准备看姬亚的热闹的,但是姬亚没有像他们想的一样被再次弹回来,而是把笼子整个这一面墙都炸飞了,更恐怖的是房间的这边一面墙也被一同轰飞了,房顶都差点被掀掉。

  这帮可是黑暗女神看到都头疼的铃音骑士,区区一个小笼子能把他们怎么样?所有人都在烟尘周咳嗽起来,房子被拆了一半,灰尘自然满天飞。等烟散开之后只看到姬亚横举着长枪站在房子外面的道路上,大家这才发现街对面的房子也少了半面墙。

  笼子里的人反应过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往外跑,但是几个铃音骑士把那几个开始想和姬亚动手的人给挡了回去。那个一开始和我说话的家伙走到笼子外面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放我们出来,再会。”

  我没有说话,摇摇手算是告别。这些人中早就有人认出我是紫日了,不过我现在没有时间管他们。对于那些侮辱我们的家伙则不能那么客气了,使了个眼色后铃音骑士立刻开始打人。这方面他们是专家,保证在最大伤害情况下不打死人,这才叫惩罚,直接杀了掉一级太便宜他们了。有几个家伙想用回城卷轴逃跑,可惜动作太慢,旁边的铃音骑士一把把卷轴撕成了碎纸片。

  我可没心情看铃音骑士打人,带着小纯去其他地方翻东西。不过,离开之前把追魂箭留给了斯哥特:“最后用这个杀他们,一次掉两级哦。”

  当我和下纯在寨子里另外一个地方找到了一道暗门后铃音骑士也回来了。死哥特把箭还给我道:“有一个被失手打死了,其他的都是用箭杀的。”

  “没关系。”我接过箭矢收好。“过来帮忙,这个暗门好重!”

  我们发现的暗门其实是个地道的入口,封口的石头是块巨型岩石,费了好大劲都掀不开。最后实在没办法,干脆把门砸了。进入地道才发现这个石头是用铁链固定在下面的隧道里的,难怪搬不动。地道只有几米长,那头是个房间。房间里的东西让我稍微有些诧异。

  “这个好象在哪见过啊!”我看到的是个雕塑,而雕塑的样子非常像一个人。

  小纯道:“不会是维娜吧?”周围的铃音骑士纷纷点头。

  “维娜的塑像居然出现在日本的一个妖怪家里,这个好象不太对劲啊!”

  斯哥特道:“会不会是妖怪之前那些人的?妖怪一般不会自己建造房屋,这个东西也许是造这个寨子的人弄来的。”

  “不知道,反正这东西有点奇怪。”

  小纯道:“那就按照你的习惯,先搬回去再说。”

  “哈哈,还是小纯了解我。”召唤出凤龙把雕塑抬了进去。房间里除了雕塑什么都没有了,真是倒霉,白来一趟!

  对整个山寨进行了彻底的搜索,结果依然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这个妖怪真是穷困潦倒的家伙。“算了,我们回去吧!”带着大家原路返回。

  凌看到我出现的时候非常高兴。“主人你总算回来了。”

  “有什么变化吗?”

  凌道:“那个女人站的树被推倒了,但是她从僵尸群里跑了出来又爬上了另外一棵树,我们始终没有去救她。”

  “很好。现在事情半完了可以去救她了。”

  “你还真要救那个妖怪啊?”大家都不明白我要什么。

  “反正你们听我的就对了。”先把其他魔宠全都收起来,只留下铃音骑士和夜影,然后和他们交代下过会怎么表演。翻身跳上夜影的背,后面的铃音骑士也纷纷上马,斯哥特专门使用我的钢爪做为坐骑。

  关闭空间门之后带着他们走出林木的遮挡,那边妖怪变化的少女和那些僵尸都立刻注意到了我们。那个女妖怪早就可以感觉到我们就在林子后面,但是她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这会我们突然跑出来反而把她搞糊涂了。她只是稍微一愣,很快就开始卖力的演出。

  “救命啊!……骑士先生请救救我。”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大部分人都会中技的,今年的傲斯卡最佳女主角应该给她才对。

  “小姐不要害怕,我们来救你了。”她是最佳女主角,我怎么的也要混个最佳男主角兼导演吧!

  接下来开始暴俗的场面。我带着大群骑士砍瓜切菜一般扫平那些僵尸,然后把美丽的小姐从树上救了下来。到此开始变戏。斯哥特非常逼真的道:“主人,这个女人是妖怪。不能靠近她。”说着还抽出武器做出要砍的架势。

  妖怪少女立刻假装害怕的躲进我怀里:“啊!不要,我不是妖怪。”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

  接下来该我的了。“住手。”用骑士枪挡开斯哥特的攻击。“怎么可以对小姐无理。”

  接下来斯哥特开始中心劝主,我则上演花花大少的戏。最后当然是忠仆屈服于我这个少主。但是那个女妖道:“骑士大人,小女的家就在附近,可否送我回去?”这就开始诱惑我上当了。

  “小姐家中还有什么人吗?”

  “没有了。小女子孤苦无依才进山拾柴,家中并无亲人。”嘿嘿,她这是在给花花公子创造施暴的机会,以此诱惑她心中的花花公子也就是我上当跟她回去。但是我却另有计划。

  “既然你家里没有人,那就不用回去报平安了。随我离开吧。”

  “啊?”女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没有想到突然改词了。“我……我家里还有一只小狗,它一直和我相依为命,我要回去带上她。”还在狡辩。

  “告诉我位置,我让部下去帮你把她带来。”我就不上当。气死你!

  “我的小狗很凶的,不让生人接近。”这妖怪脑子到是满好的。

  “我的部下只要两人连手即使是成年龙都能对付,一只狗能难到他们吗?”

  “可是……!”

  “别可是了,跟少爷走吧。”说着我就让夜影往山谷外面走。

  女妖怪开始着急了。“这个,少爷,我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可否……?”这就是想跑了。

  “想方便是吗?当然可以。姬亚、西西娜,你们两个带她去那边。”

  女妖是打算逃跑的,有人看着还怎么跑啊。“不用了,不用了。我那个,他们在旁边不方便。”

  两个铃音骑士一起拿掉了头盔甩开一头秀发。“小姐不用担心,我们两个也是女的。”

  我也道:“这个你放心,小姐那个的时候,我怎么可以让两个男人站旁边呢。这两个是我的女侍,你可以放心。”

  女妖怪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答应让她们跟着去,她在想等到了那边趁机打晕她们两个。等她们三个消失在林子后面之时我和其他骑士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我们还是尽量压低了声音。这个妖怪实在是太搞笑了。

  她走到林子后面后一边想办法一边向前走。姬亚叫住她:“小姐,这里已经够远了。”

  妖怪没有办法,只好停了下来。“你们看着我,我不习惯。”

  两个铃音骑士立刻转了过去。女妖怪看她们转身立刻靠了上去想动手,但是就在她准备下手时姬亚突然道:“我们可以用魔法感应确定小姐周围的任务物体的位置,即使不看也可以保护小姐的安全,你身边有什么东西动一动我们都知道。小姐请放心吧,不用站在我们身后了。”

  妖怪吓的立刻收回手走了回去装模做样的蹲了下去。过了一会她开始向远处移动,可是姬娜又说话了。“小姐最好不要走远哦,那边不安全。”妖怪无奈的又挪了回来。

  几分钟之后妖怪终于忍不住了,她突然站起来向后跑。两个铃音骑士同时转身追了上去,妖怪并不知道铃音骑士的具体实力,还想顽抗。眼看着铃音骑士追近了,她突然回身打出一个黑色光团。姬亚像拍团棉花一样随手把光团拍向一边,上去一把锁住妖怪的肩胛骨。西西娜稍慢一步到达,紧紧的抓住她不放。

  妖怪挣扎了半天却无效,想要变身逃跑,结果刚刚变成一团黑烟就又莫名其妙的变回来了。姬亚手上闪着黑色电光道:“虽然你可以迷惑主人,但是我们都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乖乖的别耍花样,否则我一掌劈了你。这里的每一个侍卫都不是你可以对付的了的,放弃抵抗是你最好的选择。明白了吗?”

  那个妖怪无奈的点点头。刚才逃跑的时候发射的黑色光团已经是相当厉害的技能了,看到姬亚轻描淡写的破了他的保命技能,她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了。

  很快她又被压回了我身边。“小姐怎么去这么久啊?快过来。”我的戏还是要表演的。

  妖怪道:“大人,您还是放了小女子吧!”

  “恩?”我脸色一变。”你不喜欢给我走吗?”

  姬亚走到我背后举起右手亮出了黑色闪电做要打的动作,那妖怪一看连忙改口:“不不不,我说错了,我是高兴糊涂了。”姬亚收回了闪电。

  我一听立刻把她扶上马:“喜欢就好,我们走吧!”

  妖怪无奈的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是不情愿还不好说的别扭样子,看的我好想笑,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没有笑出来。

  可怜的妖怪就这么被我们连拐带骗的弄走了。这个年代,脑子比蛮力要有用多了。这个妖怪等级实际上不是很低,要是杀掉她虽然很简单,但是活捉可就是很麻烦了。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妖怪并不知道我们是演戏,她只是以为铃音骑士对她很凶,而我不识她真面目。所以她一方面必须跟着我,另一方面还不得不装成柔弱少女。只要她一暴露自己是妖怪就会被我舍弃,然后被铃音骑士干掉,想要逃破的结果也差不多。

  经过复杂的演出,我们成功的欺骗了这个妖怪。本来想骗我回去的妖怪反到被我骗走了。你想装少女我就让你装个够,从现在开始到我们回到中国说出实情之前她都不敢再暴露自己是妖怪这件事情了。

  离开鬼冢,返国的路程遇到了一些日本人,不过没有什么几个人有实力的。这个情况满奇怪的。日本人看到我应该集中力量围剿才对,可是大家都不管我,看见我就当没看见。这让我非常困惑。

  临时决定再去一次雷川。见到小吹之后询问了情况,结果小吹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大概情况就是日本最近有什么事情,所有国内行会的高手全都集中起来去干什么事情去了。一听说日本人在集体搞活动我就想去插一脚,可是雷川的亏损可不是小事情,为了早日结束亏损,还是决定先不管日本人。

  我正在和小吹说话,外面忽然进来几个人。“飞儿?你怎么到日本来了?”

  飞儿看到我也很奇怪:“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不是引诱怪物保护船队返回艾辛格吗?舰队都回来了你怎么还在日本啊?”

  “他们有船我只能靠魔宠飞,总要让我下来喘口气吧?而且日本方面我拉下不少事情,顺便来结束一下。”

  飞儿点点头道:“我是来送这个的。”说着她和身后几个mm纷纷召唤出自己的凤龙,然后一个个大型部件被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啊?”

  “这不是水晶通讯机吗?你不认识啊?”

  “认识是认识,可是这个……?”

  “哦!这是零件,还没有组装呢。这东西太大,一个人的凤龙装不下,所以分开携带。红月副会长说这边和艾辛格的联系太慢,让我们干脆把这东西弄过来,以后有事情就不用找人下线传达了。”

  “那你们有船来喽?”

  “那当然。我们又不像你那么多魔宠,难道要我们游过来吗?”

  “那正好,我可以坐船回去了。”

  “这个恐怕不行。我们一会还要去韩国,那边有个行会同意出让一座小城市给我们,玫瑰让我去韩国交换下具体意见,顺便实地考察一下。”

  “怎么想起来买城市的啊?”

  “买不是方便吗?玫瑰说直接买现成的可以节约20%的建设费用,而且速度比较快。”

  “哦,明白了。”我看看地上的零件。“这东西你们打算放什么地方?”

  “中央广场。”

  “啊?你们把秘密电台放在中央广场?”

  “就是那里才安全啊。反正没有人认识这是什么东西,我们把它放在广场中央,估计会被当成雕塑。而且我们只放一个接受天线,通讯部件在广场下面的密室里,入口在这个议会厅里,够安全吧?”

  “我不管你们放哪,别搞出什么事情就可以了。”

  飞儿忽然注意到我后面的铃音骑士中间多了个女人。“这是谁啊?”

  我想示意铃音骑士带她离开然后才对飞儿她们说了刚才的事情。飞儿笑的前仰后合的:“你真厉害。别人还担心被妖怪骗去吃了,结果你把妖怪骗回来了。”

  小吹笑着道:“会长是什么人啊?想骗他?他不骗人就不错了。”

  “我有这么低级吗?”

  “玩笑,玩笑啦!”

  “你们慢慢玩吧,我还要赶回艾辛格,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