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七章 危险生物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七章 危险生物

  我站在她对面,抽出永恒握在手里。两个半月从我背后飞出来悬浮在旁边准备随时攻击。面前这个生物明显属于人形生物,而且她不是人类。一般类人生物都比较难对付,这个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会说话吗?”一般情况下碰到人形生物还是先试试能否交流才是上策。

  对方站在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头盔虽然遮住了整张脸,但是我依然可以感觉到那个蓝色水晶后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手镯。

  “听不懂吗?”我稍微向前移动了一点。“或者是不想回答?”

  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眼神更加炽热了。

  “既然你不想和我交流,那就没办法了。”象征性的挥动了一下手里的永恒。“还是用剑说话吧!”

  几乎在说完的同时我已经冲了上去,她的反应也毫不逊色。纵身一个后跃就和我拉开了距离。这家伙似乎知道我的武器比较厉害,根本就不碰我。我紧跟着追上去挥剑直劈,她突然双手在面前虚握,仿佛她的双手之间有个篮球一样。

  我的剑准确的从她双手之间劈了下去,但是一股强劲的力量从剑上传来,我的剑竟然被锁住了。她没有碰永恒,两只手都和剑身有段距离,但是她似乎在双手之间形成了一个力场,我的武器卡在了这个力场中无法劈下去。

  猛力回拉,结果发现永恒完全被控制住了,根本连抽都抽不回来。对方的双手上似乎也承受了我的拉力,正拼争的和我拧劲。这个生物竟然有这样的能力,无坚不摧的永恒只有碰到敌人才能发挥它的破坏力,可是现在被虚空架住让我们怎么攻击啊!

  幸好我的武器不止一件,两个半月感受到我的意志,立刻飞了过来。她也注意到了半月,但是很不幸的是她的双手现在很忙。就在两个半月临近的瞬间,两声金铁交击之声过后,两个半月一左一右的飞了出去。她的两个翅膀竟然支撑在身体两侧,而且那翅膀的外面竟然有一层淡金色的光芒。再仔细看,她双手之间锁住永恒的也是一样的光芒。

  她竟然有类似防护罩的东西,真是天大的意外。就是不知道这个防护罩到底能支撑多久。

  两个半月在我的召唤下再次绕了回来,接着两个半月用很高的速度一边旋转着一边撞上了她的金色防护罩。这次在我的控制下半月没有被弹开,而是顶在她的防护罩上不停的高速旋转冲击,防护罩上不断的发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并且火星四溅。

  然而这个常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她的防护罩看起来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变化。估计她的防护罩是总抵抗力比较强,所以半天都打不穿;要么就是这个防护罩没有总击打量限制,只害怕高强度的突击。

  既然这个攻击无效,我也不能老这么和她摆造型,突然一松手,放开永恒,转手把背后的魔龙枪抽了出来。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出枪,准确的扎上了她的肚子,不过,那层金黄色光芒却成功的阻截了枪头,我的枪尖离她的身体还有几毫米的时候就再也插不进去了。

  她惊讶的抬头看看我,我也惊讶的看看她。但是她似乎没什么战斗惊讶,我比她反应迅速的多。没有抽枪,而是直接启动技能:“魔龙穿心刺。”

  轰!

  这次的技能效果简直是大爆炸,一团烟尘突然爆开。两个半月先是突然向里面一陷,然后迅速的被一股巨力抛了出去。她被爆炸的力量直接震飞,永恒也跟着她一起飞了出去。另一边我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震出去,魔龙枪脱手飞出。

  被炸飞出去的我摔了个四脚朝天,刚一睁眼就看见我的魔龙枪从天上落了下来。赶紧向旁边翻个身,魔龙枪一下子插进了我刚才趟着的那块地里,枪身入地一米多深。两个半月都被炸飞四十多米,其中一个卡在了一块岩石里,另一个挂在棵树上。那边的那个生物被爆炸的威力轰飞七八丈远,撞断了一棵大树才停了下来。永恒掉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剑身已经因为自身重力完全插进了石头里面,只剩个柄还在外面。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灌木丛一阵晃动,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里是日本,碰到玩家肯定是日本人了。早知道应该找个孤岛下来决战的,现在只有祈祷这些人不认识我了。

  也许是祈祷有用,那些人竟然真的不认识我。和日本人干了这么多次仗,现在日本玩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认识我,竟然能让我碰上5个不认识我的人,真是幸运啊!

  对方看了下现场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场中翻起的草皮很明显的标示了这里曾经发生什么。而且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听到了刚才的爆炸声跑过来的。

  “这是什么啊?”他们队伍中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女性玩家注意到了拉在石头上的半月。

  她刚要碰,后面的一个日本武士装扮的家伙拦住了她。“别碰,那东西很危险。”

  这家伙说的很正确。半月是飞行武器,而且是自己飞行,不需要我用手接触。所以半月根本就没有设计抓握的地方,它的四周都是刃,从哪边碰到不安全。

  我从地上爬起来,在幻影的帮助下更换了日文发音预备万一需要说话,不过能不开口我尽量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那个卡在石头里的半月就开始左右挣扎。那些人都自动退开了一段距离不敢靠近,这个半月三两下挣脱了岩石。一获得自由它立刻飞了回来围着我上下飞舞。我转头看了眼另外一个,那边的半月也迅速启动,削掉了半个树冠飞了回来。

  一伸手握住魔龙枪把它从地里拽了出来,然后单手一伸,插进岩石的永恒晃动了两下突然飞了起来并迅速的回到了我这边。那些日本玩家一个个嘴巴张的老大,但是没有人敢说话。

  那边的女性生物从地上坐了起来,接着突然从树木的枝杈间跳了出来。刚才的爆炸似乎没有造成太严重的伤害,但是她的腹部明显多了8个紫色的口子。至少魔龙枪可以突破那层保护罩。

  她走回草地中间,扭头看了眼那5个人,那5个人也看了看她。接着毫无征兆的,她突然一扬手,对方5个人中一个看起来比较猥亵的家伙从中间一下断成了两半,仿佛整个人被人从中间劈开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看清楚她到底用什么东西攻击的,似乎不是魔法,但是也没有看见她用什么武器啊!

  剩下的4个日本人立刻形成了防御阵形,看来平时配合很好。但是她没有任何表示的再次挥手,一开始想要摸半月的那个女人的脑袋突然从肩膀上滚了下来。接着那个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血水像喷泉一样洒了一地。

  我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是什么武器啊?看都看不见要怎么防啊?她一会要是用这个袭击我,我要怎么办啊?

  剩下的三个日本人中的那个武士突然冲了上去,他身后一个女法师开始使用魔法,另外一个忍者也跟着冲了上去。女性生物随便一挥手,那个法师连她的法杖一起被腰斩。接着是那个忍者,跑着跑着突然向前一倒,他的双腿还在身体后面七八米的地方。最后剩下的那个日本武士举着东洋刀怪叫着冲向她。

  这次她没有挥手,而是举起一只手对着那个武士。接着那个武士跑着跑着突然摔了一跟头。等他重新爬起来的时候忽然全身像抽筋一样奇怪的扭曲着,接着他似乎在想办法把自己收缩的很小。他的身体一直在向中间靠拢,手脚都紧贴着身体。突然,喀嚓一声。他的盔甲肩膀部分崩裂,紧跟着胸甲碎裂,然后是手臂和腿上的盔甲。最后连头盔也粉碎了。

  在盔甲碎裂后我忽然发现那个家伙身上一道道的印子紧紧的收缩着。人的身体是软的,那些道道上明显看出肌肉下陷的很厉害,明显有什么力量作用在上面。总体一看就像是这个人被一根很长的钢丝紧紧的缠绕着,唯一的问题是看不见这根钢丝。难道说她有着一根根本看不见的丝线?

  那个武士身上的线在收紧,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渗血了。他痛苦的挣扎着,但是这无济于事。忽然,她猛的把伸展的手掌握拳,那个武士像被捏爆的气球一样轰然炸裂。整个人变成了无数碎片,漫天的碎肉和血水一起把方圆十几米的地方都覆盖了。

  血水虽然很恶心,但是现在我要感谢这些血水了。一条弯曲盘旋的长长细线正在空中舞动,血水清晰的标记出了它的外形。这东西和我的龙筋索非常像,但是它更加高级。因为这个东西像有生命一样可以随意弯曲,我的龙筋索只是简单的钢丝线,没有办法随意控制。

  她转头看向我,那根丝突然疯狂的颤抖起来,血水都被甩了下来,它重新恢复隐形状态。接下来不用想也知道她要攻击我了。

  忽然她一甩手,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可以确定那根丝过来了。胳膊一横,一根丝绕上了我的左臂。我用力回收,但是她也猛的拉紧把我的胳膊控制住了。

  她的头盔面罩忽然升了起来然后消失在脑后,接着整个头盔也消失了。她微笑着看着我,然后向刚才一样伸展开手掌,接着猛的一握。按照大家的估计,她手掌收缩时那根丝也会同步收紧把我的手臂变成n个薄片。但是接下来我的胳膊上传来一阵咯咯嚓嚓的声音,她的脸上满是惊讶。那根丝切不断魔龙盔甲。但是我也没有高兴多久,胳膊上喀嚓一声。左臂部分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忽然,我的盔甲一闪。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它准确的命中了我的身体。但是魔龙套装是不怕雷的,而且这个就是盔甲自身的技能。盔甲表面立刻过电,手上那根丝也成了电线。一道电流顺着那根丝传了过去,在她还没来及反应的当口已经把她炸飞了出去。

  她气愤的重新爬起来,双手齐动。我的头盔上突然多了两条细丝,接着就是头盔发出喀嚓的崩裂声,一道道蜘蛛网一样的裂痕出现在头盔上。我赶紧用永恒在面前一划,她向后退了两步差点摔一跟头。我头盔上的两节丝线忽然失去动力掉下地来,可是它依然看不见。看来这东西是本来就没有颜色,不是使用了什么特殊能力。

  我手臂上的裂缝处突然燃起一团火焰,随着火焰烧过,裂痕都不见了,仿佛火焰燃烧的裂纹一样。接着头盔也开始燃烧起来,火焰过后只剩下完好的头盔了,所有的损伤都不见了。凤凰血的强大自我修复能力就是方便,这么严重的碎裂都能自动复原。

  被我砍了触手的她非常愤怒,纵身跳了过来。我赶紧闪向一边避其锋芒,她一落地把地面踩陷下去一大块,还好我没有硬挡。

  但是她不肯善罢甘休,挥舞着手上的尖锐利爪就冲了上来。看着她的手指并拢成刀状插了过来,我一挥手打开了她的手臂,但是另外一只手又插了上来。我可没有她那么快的速度,刚才挡开一下已经很牵强了,这下准确的命中了我的肩膀下方一点点。

  扑哧,她的五根手指同时贯穿盔甲刺入了我的胸腔,还好盔甲把她的手掌挡住了,伤口不很深。既然你伤了我,没有道理我不拿点赔偿。左手握住她的手腕,右手永恒猛的斩下。她看到我要干什么,想收回手臂,可是我的左手捞捞的抓住了她的左手把她的左手按在了我的胸口上。

  永恒就是锋利,收起刀落,没有一点阻碍。她的右手捏着受伤的半截左臂踉跄着退后数步,而她的半截左前臂已经留在了我的胸口上。这一接触,我胸口多了五个窟窿,但是却换了她半条手臂,这个生意划的来。

  趁她处理自己的胳膊,我也赶紧想把她的半截断臂弄下来。老这么竖在胸口不好看不说,我也没有办法治疗伤口啊!但是费了半天劲就是拉不下来,她的半截手臂握的好紧扣在我的伤口里,我又不能用力拽,一碰就疼!要是把手指切断,那半截手指有可能掉进伤口里,到时候更麻烦。看来只好先让这半截手臂留在我身上了。

  那边她也除了完了。这个生物的紫色血液似乎黏性比较大,伤口已经完全封闭了,虽然看着难看,但是已经不出血了。她挥舞着仅剩的右手又扑了上来,我赶紧举剑隔挡。但是她却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

  永恒非常顺利的在她的胸口上来了个对穿,她一下撞进我的怀里。接着就是更加出乎意料的事情。她突然一口咬上我的肩膀,而且她的牙齿似乎和手指有一样的穿透力。我只感觉肩膀一疼,然后赶紧把她踹开。好家伙,比疯狗还厉害!她不但把我的护肩整个拽掉了,而且还带去一大块肉。

  我捂着左肩上的伤口爬了起来,她也向后挪,永恒在她身上造成的伤口也不小。我看了一下系统状态报告才后悔一直搞错了战术。这家伙是1000级的boss,而且是那种智力低下的型号。虽然她看起来像人,但是战斗方式上完全是野兽派的。人形生物一般是考虑安全第一,但是野兽以攻击效果为第一目标。

  要是高智力的人类战斗风格,刚才就不会拼着挨一剑咬我一口了。而且那下手臂换我负伤,虽然她估计错误是原因之一,但是也不符合人类的战斗风格。我竟然以人类战斗习惯对一只危险的野兽,想不受伤都难!野兽是不会考虑一些威胁的事情的,他们要么不进攻,一旦进攻就会义无返顾。目前看来这个女性生物是一个人形野兽,她不说话可能就是最好的证据。

  她把咬下去的我的护肩和那快肉一起丢向一边,然后一把拽掉了还插在她肚子上的永恒剑。永恒的倒刺带出来好多碎肉,但是她只是低头看了看伤口就又冲了上来。

  现在在气势上我已经完全被压制了,因为她不考虑后果,我却不能不考虑。她不计较受伤,我却害怕受伤。

  眼看着她又冲了上来,我只能尽力后撤。“晶晶帮忙!”

  还好有魔宠顶着。晶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那个生物一头撞上了圣盾。结果当然上她自己摔了出去,她的头总不能比圣盾还硬吧?

  “主人。你怎么搞的这么惨啊?”

  “别提了,这个家伙简直是疯狗,竟然还咬人!我没想到她会动嘴,结果就成这样了。你先帮我挡着,我治疗一下。”

  “没问题。哎呀!”

  晶晶大话说过头了。地面上突然冒起两个触手把晶晶的双脚一缠,接着这两个触手一下子就把晶晶扔上天了。我正在上药,她突然把晶晶甩开又扑过来,我哪来及反应。

  “你疯狗啊!别过来!”

  我躺在地上,双脚瞪着她的肩膀不让她靠近,可是她比疯狗更加疯狂的想要扑上来。晶晶从后面跑过来一把抱着她往后拖,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主人,快多叫点人帮忙啊!”

  “小龙女、瘟疫、水晶快出来救命啊!”

  三条不同种类的龙同时出现,她却突然安静了,警觉的跳到一边看着我们。

  “这怎么搞的啊?”

  三条龙同时注意到我的伤口。

  “被她咬的。”

  “她不是人形的吗?怎么还咬人啊?”三条龙都和我开始时一个想法。

  “我要是知道她咬人就不会被她咬了!”

  “说的也是!”

  “你们三个快点把她放倒,澳门赌博网站:小心点,她是1000级的。”

  小龙女道:“看起来不象啊!你一个人都能把她弄成这样,应该达不到1000级的实力吧?”

  仿佛为了回答小龙女的话,她突然舔了舔自己的伤口。接着那只断臂里竟然伸出了好多细细的纤维状物质。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只新的手臂的摸样,然后外面的皮肤和肌肉组织也迅速的生长包裹了这些纤维。一条完全崭新的手臂出现了。她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臂,然后确认没有问题了,突然手臂上冒出很多金属般的物质迅速包裹了这条手臂。这些红色的类似金属的物质完全定型后就是她的盔甲。她竟然连盔甲都可以再生。

  瘟疫道:“无限再生能力?这下碰到高级货了!”

  水晶提醒道:“看到她身上的黄色光环了吗?”

  小龙女看了一下道:“精神护盾?看来真的是1000级boss。不过总感觉她哪地方不对,似乎少了什么。”

  瘟疫催促道:“先把她解决掉就知道少什么了。”说着已经展翅冲了上去。

  瘟疫冲到一半突然被一道无形的墙壁烂住了,瘟疫被撞的突然弹了回来,他前面的空中忽然像水波纹一样荡开一圈圈的涟漪。

  “精神之墙?”小龙女惊讶的叫道:“竟然强到这种地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