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二章 我就是我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二章 我就是我

  紫月哭了几分钟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澳门赌博网站:反到把我搞糊涂了。她擦擦泪水用很平静的语气道:“好了,我没事了?”

  我惊讶的看着她。“你平时都这么哭?”

  “不是。”紫月摇摇头。“只有遇到非常严重的事情我才会哭。不过我这人没长性,哭完就好。”

  汗!果然是开朗的性格啊!

  “我们看下面的吧?”紫月对我道。

  我赶紧点头按到电脑上的开关继续显示分析数据。接下来的部分是我的基因和林月的基因比对,结果也是完全不同。现在的结果显示表明林月就是她们父母的女儿,但是在她出生前曾经做过有关相貌的dna重排,而且林月的父母都是正常的自然人。还有一个结果就是我和紫月都和林月以及她的父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分析结果比较意外,我本来以为林月是我们的一份子,但是现在看来林月是个自然人。dna修正和人造人还有很大区别,林月依然是个正常人。

  紫月看着屏幕道:“我很奇怪。”

  “有什么不对吗?”

  “现在看来我不是父母的女儿,可为什么小月她……?我们两个是一起长大的,而且我们还有一些心灵感应呢!”

  我解释道:“你很可能是被移植的胚胎,林月则是自然繁殖的结果。为了把你们伪装成双胞胎还特地修改了林月的dna,我估计这才是她的dna有修改痕迹的原因。至于说心灵感应,我认为只是因为你们长期生活在一起比较有默契而已。”

  “那你把我们俩的dna比对一下,看看我们的有没有相同点。”

  “好的。”

  电脑分析了好长时间,出来的数据让我们既感到意外又在情理之中。我和紫月的dna都出现完全的人工合成体特征,而且我们两个的dna除了负责性别相关内容的那部分几乎完全一样。

  “恭喜你多了个姐姐。”紫月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们还指不定谁大呢!”

  “去!”紫月看看屏幕上的数据道:“这么说我们俩才是双胞胎?”

  “我想应该是的!”

  说实话这个结果不是很另人意外,在实验之前我就怀疑这是最可能的结果。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紫月,你听我说,现在我要你回答我的问题,一定要准确,可以吗?”

  “什么问题,说吧?”

  “你有看到过红色的月亮吗?”紫月突然扩张的瞳孔和大张嘴巴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不等她回答立即问道:“你真的看到过?”

  紫月有些紧张的点点头。“我是从八岁开始的,每到阴天下雨的夜里我都能看见红色的月亮挂在天上。小时侯还和别人说过,但是他们都说我撒谎,大家都说天时只有云,我却可以看见月亮。”

  “跟我来。”

  关闭实验器并拉着紫月迅速的向基地跑去,现在不需要在隐藏什么了,结果已经出来了,老爸知道也没什么了。紫月跟在我身后一直问我要干什么,但是我只说这很重要。其实我是要带她去检查更加详细的情况,这边的仪器不足以完成这些工作。

  我们两个从门口跑过的时候门卫看到我们眼睛都直了,他们是认识我的,但是看到紫月和我站在一起把他们都搞糊涂了。我没空理他们,拿出电子卡打开闸门直接冲进基地。避开主通道从专用电梯直接下到工作区,反正我的安全级别足够启动这里的任何设备。

  出了电梯拉着紫月向病毒实验中心跑,一路上看到我们的人都惊讶的瞪大眼睛。虽然我现在因为b13的原因已经不象以前那么女性化了,但是紫月的相貌和我还是太接近了。所有人看到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没听说总裁有女儿啊!”

  我们进入实验区先换了防尘服,然后过七道消毒室进入里面。我直接把紫月拽到了总负责人的实验台前。那个老家伙一抬头先是一愣,然后惊讶的看着我们两个。“少爷,这位是……?”

  “这个你先不要问,我暂时还不能确定她的身份。你先帮我个忙。”

  “请说。”

  “跟我来。”

  一手一个拉着他们两个跑到人体扫描室,这里有一台价值1790亿人民币的超级检测仪,可以对生物体进行全面分析,其功能比一个大型综合医院还要强大,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昂贵。平时这东西是用来分析**实验数据用的,但是现在我有另外的用处。把紫月推上检测台,机械卡环自动固定了她的身体。我让她先别动,然后拉着研究主管到显示墙前面看数据。

  “你到底要我干什么啊?”

  我指着紫月:“看看她身上有没有病毒。”

  “你说什么病毒?要是感冒病毒之类的就不用分析了,我保证肯定有。”

  “b13。看看有没有b13。”

  “你说什么?”这个老家伙也是当年b13计划的几个参与者之一,所以他知道b13的意义。“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会到这里来和你开这样的玩笑吗?”

  老家伙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他立刻对着显示墙开始口述操纵。这台机器贵是贵了点,功能却没话说,完全的语音操作,自动辅助分析,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现场做手术,什么都行。

  “提取血液样本,注射生物检验芯片,分析成分。”

  一个女性的声音幽雅的回答道:“操纵进行中。样本提取完成。……生物芯片输入结束……开始回转分析……测试样本包含成分已经分析完成请问需要我详细报告吗?”

  “核对数据库,检查病毒特征库,核对是否有大分子病毒。”

  “资料核对结束。发现13797种常见病毒以及243种特殊病毒符合要求。”

  研究主管想了一下之后道:“标注所有球链长度超过279的病毒样本,启动隧道扫描仪,给我全部的样本照片。”

  “发现7种符合标准,正在分离操作。……分离完成,启动隧道扫描仪,照片结果将输入到显示墙上。”

  我们侧面的墙壁上闪出七张照片,在我看来和毕加索的画区别不大,但是研究员可以看懂。不一会他就道:“把3号和5号样本再放大3倍显示。”

  “放大完成。”

  “对5号进行动态拍摄。”

  “实时传输开始。”

  画面变成了动态图片,一个造型非常古怪的东西出现在显示墙上。这个小东西有些像只章鱼,身上的触手很多,大约有三十多条。这东西的中心有团黄色物质,看不出来是什么。忽然一个像冰淇淋一样的东西从旁边游过,那个小章鱼闪电般一动把那个游过的东西给抓住了。接下来就有些意外了,那个章鱼一样的东西把“冰淇淋”的中心一团紫色的东西抓了出来吃了下去,然后就把那个已经不会动的“冰淇淋”扔到了一边。

  研究主管的脸色已经不大好看了,他的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一个鸭蛋。“这怎么可能!”

  我问道:“这个像章鱼一样的就是b13?”

  “是的,这就是。”

  “那它刚才吃掉的是什么?”

  “一种叫曲元菌的细菌。”

  “不对吧?病毒应该没有细菌那么大吧?”

  “b13是人造病毒,和自然病毒不太一样,我们只能造出这么大的病毒,再小就不好操作了。”

  “那这个东西吃掉它没事吧?”

  “没事。曲元菌是一种容易诱发病变的细菌,如果身体里有太多这东西人就会很容易生病。”

  “那b13这样做是在维护宿主的健康喽?”

  “恩。”研究主管点点头。“b13的设计目的是强化人体使人类更加健康强壮,它不会像其它病毒一样疯狂繁殖破坏人体细胞,而是会有秩序的繁殖。在这个过程中它会吞食有害病毒和细菌,起到维护健康的作用。不过有个地方比较奇怪。”

  “什么地方?”

  “你看这里。”他指着那个章鱼一样的b13的触手。“早先的b13没有这么多触手,这个不知道是个体突变还是她身上的b13都变异了。”

  “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他解释道:“这个触手类似武器。如果触手太多,则有可能过度捕食病毒和细菌,结果是导致他们自己的总营养补充量下降。相反,如果触手过少,会因为无法控制周围细菌数量而无法发挥正常作用。一般来说26条触手正好,这样的病毒最完美。”

  “那她身上的这个b13战斗力过强,反而导致反之缓慢是吧?”

  “对。所以她至今没有出现强化过程。依照这个速度来看,她至少要到27岁才会出现强化过程。”

  “你是说她会像我上次一样骨骼软化然后重新合成变成超人一般的存在?”

  “对。感染b13迟早都会这样的。反正是好事,不必担心。但是我想知道这个女孩是怎么会携带b13的,你在哪里找到她的?”

  “这个暂时我也没办法告诉你,我自己还迷糊着呢!”

  走到仪器边把紫月解下来道:“跟我来吧。”

  紫月追问着:“你们说的什么b13是什么啊?我身上有病毒吗?不会对我有什么伤害吧?”

  “放心。感染b13之后你唯一损失的是再也没机会睡觉了!”

  “没机会睡觉?”

  “这个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我先带你去我老爸。……好象现在也不能叫爸了!”

  紫月跟着我在基地里走着,我们什么也没有说,各自在想各自的事情。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走到了老爸的办公室前面,敲敲门之后里面传来声音:“进来。”

  我推门拉着紫月走了进去。老爸抬头看见我进来还没什么,但是当他看到紫月的时候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们……?”

  我让紫月进来,反手把门锁上了。“我们刚刚做了dna分析。”

  “你还是做了?”

  我点点头然后把紫月拉到前面来。“这是竹月,我想她应该才是我唯一的血亲吧?”

  老爸放下手上的文件走到了这边。他站在紫月面前看了好半天,然后轻轻抚摩了一下紫月的头发。“你父母还好吗?”

  “您认识他们?”紫月很差异。

  “当然。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继续隐瞒了。当初的实验我都知道,你的出生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你的名字还是我起的呢。”

  “什么?”

  “怎么?不相信吗?”

  紫月摇摇头。“不是。”

  “我知道你们很好奇,现在坐下来让我告诉你们事情的经过。”

  我赶紧拉着紫月坐下。老爸喝了口茶然后在我们对面坐了下来。“那是40年前。实验室第一次完成三理论时的事情。当时我还不是龙缘的负责人,那时候还是你爷爷管理集团。有一位非常有才干的博士设计了一个人类强化计划,但是我们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完成完整胚胎。直到31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细胞,一个真正的完全由人工合成的有分裂能力的人类细胞。”

  “那就是我?”我问道。

  老爸点头道:“应该说那是你们俩以及你们死去的同胞。”

  “死去的?”

  “这个细胞是始祖。我们在它的基础上进行平行分裂,然后就得到了很多个一模一样的细胞。但是这些细胞一个个都不能正常发育。我们使用催化技术得到了不少实验体,可是它们不是畸形就是先天缺陷。整个过程中死亡的实验体有三百多个。后来我们检查了失败原因,确定是dna的尾链问题。但是一个博士提议说用病毒代替分子探头进行合成操作,可是我们找不到合适的病毒,后来决定直接制造一个病毒出来。这个过程花费了不少年,直到后来我们收购了德国和法国的技术,彻底买断了他们的病毒基因库。终于,b13诞生了。我们把它和其中一个细胞合并,然后这个细胞在静默了24小时后突然开始疯狂分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在分裂过程中突然变成了两个**的个体。”

  “那就是我们两个?”

  “对。这两个个体就是你们两个。”老爸继续道:“之后我们决定寻找代孕母亲,当时在基地工作的一对国家安全局特工夫妇决定接受这个任务。然后竹月你就诞生了。在接种胚胎时你母亲已经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另外一个胎儿就是你的妹妹。我们为了怕两个孩子长相不一样引起不必要的危险,所以帮你妹妹做了些小变动。”

  “我父母是安全局的人?”

  老爸笑了起来。“难道我们能在医院随便拉个孕妇就当代孕母亲吗?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找放心的人选了。”

  我问道:“那为什么我没有被放进去?”

  “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万一被狐狸发现了怎么办?为了安全期间我们决定把两个胚胎分开代孕,就算出现意外至少可以保住一个。”

  “所以你决定由母亲来完成另外一个孩子的生育?”

  老爸点点头。“没有人比我们更可靠了。胚胎没有形成前还可以长期保存,可是你们当时已经形成原始胚胎细胞了,时间很紧。代孕母亲又不是很好找,要符合很多苛刻的生理条件才可以代孕的。何况我们还要可靠的人,所以只有我们自己来了。不过你母亲说既然生出来就是个人了,必须对你像正常人一样,所以我们决定不要自己的孩子,把你当亲生孩子抚养。”

  “那我的长相是怎么搞的?为什么那么女性化?”

  “这实际上把我们也吓了一跳。那个始祖细胞其实是个女性基因细胞,它的性染色体是xx的。但是你们被b13感染后分裂成了两个个体。竹月那个个体保持了女性性别,你的这个个体细胞却在分列时发生排序错误,性别染色体变成了xy。结果你就成了男孩。但是你那个胚胎最早的几天一直是以女性染色体分裂的,后来变化的只有性染色体,其他的基本没有变动,所以你看起来很像女孩子。不过你放心,在你出生时染色体已经完全变成男性标准了,不会影响你以后的生活的。”

  竹月盯着我看了半天突然笑着道:“原来我们是姐妹啊!”

  我的脸刷的红到脖子。“别乱说。你没听我爸说吗?出生的时候已经完全是男性了,只不过胚胎期是以女性状态度过的。”

  老爸也笑着道:“这是一个小技术失误,没有什么损害。我现在到是比较关心你的想法。知道了这一切你对我和你母亲有什么看法吗?”

  我思索了一下道:“我感谢你们对我的关怀和养育之恩。为了我你们连孩子都不要了,我真的很感动。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已经这样生活二十多年了,我想没有必要为了那些虚无的东西而把现在的美好生活弄的乱七八糟。”

  老爸激动的拍拍我的肩膀:“好孩子。我们永远是你的父母。”

  竹月有些失落的道:“可是我的父母怎么办啊?”

  老爸对竹月道:“我建议你还是别和他们说的话,他们帮忙做代孕父母的代价就是可以脱离间谍部过正常人的生活,你们就这么维持下去很好,不要再把事情搞的复杂化了。”

  我亲昵的搂着紫月的肩膀道:“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平白无故多了我这么厉害的一个哥哥。”

  竹月立刻顶道:“谁说你比我大的?我们是一个细胞分裂出来的两个人,顶多也就是一样大。”

  我立刻装的老气横秋的道:“从心理年龄开看还是我比较大,你还是乖乖当妹妹的吧!”

  紫月话锋一变:“妹妹就妹妹。你这个做哥哥的是不是给点见面礼啊?你不是还有天使水晶吗?交出来吧?就当认妹妹的见面礼。”

  “你不是魔宠位置已经满了吗?”

  “那你就别管了,我高兴自己用也好,高兴送人也好,反正是我的事。你快给啊!”

  老爸看我们已经恢复正常了便笑嘻嘻的离开了办公室,我和紫月也打打闹闹的离开了房间。

  虽然今天的检测结果比较意外,但是我还是很高兴。老爸虽然不是亲生父亲,但是想到父母平时对我的关怀,我也没什么说的了。我天生不是那种忧郁的人,只要大家都好管他是不是自然人。我是人造人怎么了,别人有的我都有,别人没有的我也有,又不吃亏。

  紫月今天既然来了,我也不打算马上送她走。老爸说晚上我们全家一起吃个饭,要紫月也留下一起吃饭。毕竟紫月才是我真正的亲人,这个世界上唯一活着的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