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六章 秘密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六章 秘密

  我反应迅速的一把伸手捏住了面前小怪物的嘴巴,玫瑰惊恐的躲到了我身后。说是小怪物实际上个头也不小,这东西体形有矮种马那么大了,而且非常强壮,以我的力量几乎都控制不住它。小东西拼命的晃动脑袋还用力向后挣想让脑袋获得自由,可是我捏住了他的嘴巴,他根本挣不开。反复尝试之后他开始用前爪想抓我,但是这个小家伙脑袋大身子小,腿太短根本够不到前面。多次努力失败后这个小家伙突然从鼻子里发出了一种极其刺耳的恐怖叫声。我只感到眼前有些视线模糊,猛的晃晃脑袋就恢复正常了,可是回头却发现玫瑰晕倒了。刚才的声音似乎是一种特殊频率的音波武器。

  正当我回头看玫瑰的时候,忽然感觉地上传来地震一样的剧烈震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冲过来了。转回头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向我飞了过来,等我认出那是什么的时候它已经命中我了。

  感觉胸腔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肺里的空气瞬间压出体外,意识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当意识恢复时耳边巨大的风声让我明白我正飞在空中,没有丝毫准备的我轰的一声撞上了一面墙壁。巨大的力量把我整个嵌进了墙壁里变成了一尊浮雕。

  在墙上挂了一秒多之后才感觉空气迅速的冲回胸腔内,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疼痛。感觉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知道现在不应该挂在墙上,可是身体不听使唤。刚才的那个冲击力,能活下来已经说明我的身体非常强悍了,要是一般人应该已经变成肉沫了。

  白色的身影再次向我靠近,一个柱状的东西向我插了过来。当它到达我面前时一个铁灰色的东西突然把那个白色的东西打偏了。哐啷一声,白色的东西一下插进我旁边的墙壁。

  耳边响起了巨大的声音,可我不知道是什么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人在说话,但是我耳鸣,什么都听不清楚。声音越来越多,似乎不止一个,后来好象还出现了其他声音,反正我意识模糊基本听不清。同耳朵一样,我的眼睛现在也基本丧失了它的功能。我想我的毛细血管可能爆了,眼睛里一片红色,五米之外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忽然感觉地面又开始震动,接着我的身体似乎被移动了,感觉好象被放平了,可是我似乎还嵌在墙里。真是奇怪,难道他们把墙推倒了?有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他撑开我的眼睛,我看到一个比较亮的光团出现在眼前。出于本能我挥手打掉了那个光源,但是它很快又出现了。

  胸腔里憋的好难受,刚才的冲击大概震伤了心肺,我有些担心会不会内出血。我可不想被自己的血淹死。但是一个人很快用一个什么东西在我胸口插了进来,感觉那冰凉的铁器穿透了胸腔,肺内压力迅速下降,人立刻就舒服多了。意识渐渐开始变的清明,眼前的红色逐渐消失,身上也开始出现麻酥酥的瘙痒感。

  “好了,把导压管抽掉。”听声音是这里的负责医师。我想转动脖子却发现脑袋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根本转不动。

  周围的声音突然一下全部清晰起来没,感觉疼痛似乎在快速消失,身体的操控性也逐渐恢复了。一个巨大的脑袋出现我上方,我认出那是幸运。“幸运?”

  “主人你没事情了?太好了!吓死我了!”

  一个主任医师过来问我:“你身上还疼吗?”

  “不疼了,但是为什么我动不了啊?”

  “你还卡在墙里呢!我们刚刚把你连同那块加固墙板一起拿下来了。”

  “拉我出来。”

  幸运立刻伸出爪子把我弄了出来,一落地才发现身上有些酸软,看来还是满虚弱的。周围围了好多人一个个都紧张的看着我,我疑惑的看着他们:“你们都盯着我干什么?”

  “你确定你没事了吗?”一个比较年轻的研究员问我。

  我活动了一下四肢。“还有些酸痛,不过似乎是没有事情了。”

  那个研究员感到道:“b13这么厉害吗?我还以为没救了呢!”

  “我刚刚怎么了?感觉好象什么东西打了我。”

  幸运很不好意思的道:“是我老婆。”

  “那条银龙?她干什么打我?”我很诧异,那银龙虽然不象幸运那么听话,但是对我还满客气的,今天居然突然袭击我。

  幸运一伸爪子把一个白色的小东西拎到了面前,我一看就是刚才那个小怪物。幸运道:“这是我儿子,你刚刚把他弄疼了,所以听到他的求救声我们就冲过来了。我看到是你已经来不及了,我老婆动作太快了!”

  “这么快都孵出来啦?这才几天啊?”

  “5天。”旁边的一个研究员道:“我们也很惊讶。受精卵只用了95小时就发育完全然后以蛋的形式出生,之后雌龙使用了龙炎烧烤龙蛋,我们还以为她想杀死幼龙呢!结果20小时后幼龙孵化了!刚出来时他比成年家猫大不了多少,这才48小时已经这么大了。以这个速度只要1个月他就能长到他父母的体形。”

  我点点头。“刚才她是以为我伤害小龙所以打我是吧?”

  我问的是幸运,结果旁边的研究员先回答道:“银龙平时表现比较温和,但是产卵期脾气明显开始变的很暴躁,我们给她注射了多链帔琳仙氨安定剂之后明显恢复正常了,但是只要幼龙一发出求救的那种叫声,她就会立刻进入狂暴化状态。在此之前曾发生过两次。第一次是小家伙咬断了电线被电打了,结果母龙把那面墙都给拆了,就是你刚才撞上的那面,这些加固板都是刚装上去的。还有一次是小家伙被那边的电梯们夹住了。”

  我抬头看看对面那个大型生物用电梯,那东西已经基本上报废了,果然是够危险。

  研究员道:“第三次就是你这次,我们正在给银龙做身体检查,没想到你突然出现而且惊吓了幼龙。”

  “那就是说雌龙有很强的保护幼崽的**?”

  “差不多。雌性动物好象基本上都有这个本能。”

  “那幸运呢?他护崽吗?”

  研究员道:“有一点,但是明显不如雌性那么强烈。雌性会不惜一切代价攻击任何她认为对幼崽构成威胁的东西,不管是不是活的生物都一样。攻击毫无理性可言,而且目标不单是杀死对方,而是彻底粉碎。所以我们的墙和电梯才成了那样。”

  我挥挥手让大家散去,抬头看着幸运。“你儿子可够皮的!”

  “小孩子吗!”

  “遭了,玫瑰!”我都给忘记了!

  “真是没人性,才想起我来!”玫瑰竟然已经走了过来。

  “不能怪我,刚刚差点被打死。”

  “我反正晕了什么也没看见。”玫瑰是先开始被幼龙的声音震晕的,等我恢复了她才醒过来,根本不知道我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幸运立刻帮我解释:“其实……!”

  “不用说了。”玫瑰知道反而白担心,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再让她知道了。“幸运啊,这次来主要是问你点事情。”

  “什么事情啊?”

  “游戏里的龙蛋孵化你知道吗?”

  “知道啊。问这个干什么?”

  “你知道?”玫瑰惊讶的问道:“我们说的是游戏里,不是这边。”

  “对啊,我就是说游戏里。上次父亲来艾辛格的时候我专门请教过。”

  我听出幸运的话里有问题。“不是吧?你没事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其实当时还不认识现在这口子,看到瘟疫和水晶出双入对我有些难过,所以我打算去龙岛找个龙蛋出来孵化,然后从小培养。”

  “你个色龙,居然打算拐骗幼女。”

  “就是就是。”玫瑰也道:“你老龙吃嫩草。”

  “错。”幸运智力很高,在外面混这么长时间也学的油嘴滑舌了。“你们这么说可不对了。第一,我才一岁多,相比较于我们龙族上万年的寿命来说我离老龙这个标准还差十万八千里呢!第二,龙是不吃草的。虽然我打算弄了龙蛋孵化出来当童养媳,可那也不算什么啊。我才一岁,要是孵化个小龙出来就比我小一岁,你们人类都不在乎这点差距,何况我是寿命比你们历史还要长的龙族?”

  “几天不见你是越来越圆滑了!”

  幸运笑道:“这个叫思维明锐,请注意用词。另外,我最近发现一个秘密。”

  “秘密?”我吃惊的问道:“你在基地里发现的秘密?”

  “对。”

  “基地里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当时是你不知道的,要不然就不是秘密了。其实不是我发现的,是宝贝发现的。”

  “宝贝?”

  幸运把他儿子放到我面前:“我的宝贝。”

  “哦!”

  我摸摸小家伙的鼻子:“他会说话了吗?”

  “能听懂,但是说有些困难,声带似乎还没有完全长好。不过我们可以用生物电磁直接交流。他到处乱爬,居然被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实验室。那里面居然有我们的熟人。”

  玫瑰惊讶的问道:“熟人?我们的熟人还好说,你的熟人不是都在游戏里吗?难道说?”玫瑰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也听出玫瑰的意思了。“艾辛格的npc有被制造出来的?”

  幸运点点头。“还不止一个。”

  “不会吧?”我和玫瑰都非常吃惊。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别的npc被制造出来,但是我没有想到会不止一个。“你们看到多少?”

  “宝贝看见了二百个。后面的房间还有,但是他被发现然后被带回来了。”

  二百个!龙缘有能力造200条龙吗?不对,这不可能。难道是人形生物?该不会是人造人吧?

  玫瑰问道:“小家伙到处乱跑你们不看着吗?研究员就让他乱跑啊?”

  幸运把小家伙抱起来道:“给他们看看。”

  小龙仿佛使劲一样身体一收缩,接着我们只看见小龙突然消失了。“多光谱隐身?”

  小家伙很快就显形出来,幸运道:“我和我家那口子都只能做到一定程度的伪装,他却可以完全隐身,好象是继承并且进化了。不过小东西的视力和听觉似乎不太好,可能是能力全部集中到一个方向上了。”

  我惊讶的问道:“隐身后他靠什么看路?”眼睛是要接受光线才能看见东西,一个隐身的东西就意味着它不接受光线。所以不要相信电影里的隐形人一说,人一旦隐身就等于成了瞎子。美国有单兵数字隐身系统,但是隐身后士兵要依靠红外光谱接受机来看东西。可是小龙是多光谱隐身,不光是可见光,连红外线波段和紫外线他都隐身。那就是说他隐身后眼睛等于是摆设了。

  幸运道:“宝贝隐身时使用电脉冲辐射分辨物体,周期大约是十万分之一秒。”

  “比射频雷达还猛啊?”

  “我说了,宝贝的能力都集中到几个方面去了。”

  “明白。不过这个小家伙这么调皮你可要好好教导,学坏了就麻烦了。”摸摸小家伙的头问道:“那些熟人是谁啊?”

  幸运小声的道:“就是最难缠那个和她的手下。”

  我惊讶的退后两步。“什么?你说的该不会是奥斯忒·维娜吧?”

  “就是她,还有她的天使卫队,不过这边造出来的都是没有翅膀的。”

  “知道是哪个实验室吗?”

  “7区3号实验室。”

  “7区?那不是在人造人间后面吗?”我想了想道:“幸运,你把孵化龙蛋的方法告诉玫瑰。玫瑰,你先回去,我要去实验室看看情况。”

  “我也想去。”玫瑰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不行,你还是回去,这里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那好吧。”

  交代完之后我赶紧向7区后面跑。所谓人造人间就是个高压气锁,那后面属于绝密区,一般人是进不去的。而且那地方和基地主体是不连的,中间有段很长的通道,里面是全机械化操纵没有人在里面。这样设计是出于安全考虑。那里专门负责研究危险的特殊生物或者病毒,不安排人可以在发生突然意外时直接封闭那里。老爸居然在里面制造生化人,难道是为了躲避国际法?不管怎么说看到才算数。

  一路跑到通向7区的隧道大门口。刷了工作卡之后通过了7道检测才打开了那该死的大门。这后面是个缆车,索道中断是个大峡谷,只有这东西过的去。到了对面再次检测之后打开了八道连续的重型闸门才算进入7区。真是不知道小宝贝是怎么进来的,这些门我有正式身份都费了那么大力气,他难道会空间转移?

  进了七区和外面就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这里没有人。所以房间都只有房顶垂下的机械臂在工作,操作它们的人都在7区外面用电视摄象机辅助远程操作。走廊里几步轮式警卫机器人正在巡逻,它们的任务是对突发情况进行处理。这些机器人也不是真的无人控制,它们是半自主形式的遥控机器人。

  通过走廊进入最后面的实验区,一个巨大的合金门上写着四个红字:“特级禁区”。我走过去在门上找了找结果没有看见密码锁之类的东西,这东西显然不是在这里操作的。气愤的走到墙角的摄象机前指着大门:“给我打开。”

  “少爷,这个……!”

  “开门。”

  哧!一声气锁排气的声音,那扇大门缓慢的向两边退开。门后面不是房间,而是一道银色的墙壁。其实这个是磁场墙,只不过磁性过于集中导致光线通过时发生扭曲而出现银色。

  穿过大门才看到里面的情况,巨大的有如机场侯机大厅一般的房间内飘荡着白色的雾气。门边的一个温度计上显示的温度是零下五十度,难怪这么冷,我可只穿了两层衣服。

  “少爷,墙上有防寒服。”控制人员提醒我。

  “不用了。”对于我来说提高自身新陈代谢速度就行了。在常温下还有可能过热,这里正好适合我。

  虽然有白色的冰雾,但是它们都集中在地表,像云一样。腰部以上的高度视线还是很不错的。一眼望过去房间里竖立着一排排圆柱形的生物培养皿,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些东西和我被b13重组骨骼变成“面团”时老爸拿来的那个完全一样。那东西根本不是定做的,而是现成的。老爸居然欺骗我!

  这些玻璃罐子里无一例外的飘着人,而每一个罐子上都写着编号。罐子里的人基本上以男性为主,每一个都很完美。不光身材好,长相也非常优秀。反正也是生化人,要造就干脆造漂亮些。他们每个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但是都不超过一米九,算是相当恰当的身高,保证足够威慑力的同时又不至于太突出。让我奇怪的是这里的人似乎种族很多,澳门赌博网站:不光是黄种人,连白人和黑人都有。

  穿行在这众多罐体之间,感觉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仿佛我也曾经是其中一员。忽然反应过来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赶紧晃晃脑袋把这个想法忘掉,肯定是这里太冷头脑不正常了。

  继续向前,很快遇到一道大门,这大概就是幸运说宝贝没有进入的房间。这个门只是简单的密码加指纹的双保险门,而且门上有玻璃可以看见里面。我透过这个玻璃看到里面正对着门的地方放着一个罐子。这个罐子的样式和外面的明显不一样,看起来更加高级些。罐子里飘着一名女性,那带着淡淡笑容的脸我是不会记错的。“奥斯忒·维娜!”

  我看看门再看看里面,那该死的门我没有密码,所以打不开。想要暴力拆门,用力砸了几次才发现这道看起来普通的门实际上比外面那门还要结实,以我的力量居然丝毫伤不了它。

  正当我急的团团转时背后响起了声音。“密码是你的8位数生日。”

  我没有开门而是惊讶的回头看向告诉我密码的人,那不是别人,是我老爸。

  老爸脸上很平静,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想进就进去吧。”

  我回头看了看门里,又转回来看了看老爸。最终好奇心战胜了一切,缓慢的转身输入生日密码。手在指纹识别器上一按,门哧的一声升了起来。

  进入房间才发现这里的温度不象外面那么寒冷,这里的温度明显是在零上。这里大约有一个小礼堂那么大,除了门这边另外三边墙边都放着那种高级生物培养罐。正对门的那个罐子里飘着的赤身**的美丽女性就是奥斯忒·维娜。但是这个身体的发色是黑的,衬托着那雪白的肌肤更加突出。

  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罐子,结果更加吃惊。在维娜这个罐子右边的罐子里还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而她的那张脸分明就是凌。接下来一个个确认更加眩晕,旁边的罐子里有斯哥特以及另外20个铃音骑士、小纯、阿嫡娜、艾美尼斯、晶晶以及人形状态的小龙女。在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罐子,里面的东西明显不是人。它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个巨大的蛹,至于它到底是什么就不清楚了。不过我估计这个很可能是坦克,因为这里好象基本上都是我的魔宠。

  “觉得怎么样?”老爸靠在门边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问我。

  我颤抖着问道:“这……这些都和幸运一样?”

  “可以这么说。”

  “你们早就在计划了?”

  “事实上这些东西都是在零这个游戏制作好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而《零》这个游戏与其说是个游戏不如说是我们的武器测试平台。”

  “武器测试平台?”

  老爸走到房间中心道:“这些都是活的生命,他们和计算机不一样。生物的特性决定差异性,电脑只要不出错就不会出现什么违法常例的事情,但是生物不同,他们不稳定,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干些别人想不到的事情。”

  “所以龙缘害怕他们被唤醒后无法控制,先把他们集中到这个游戏中和广大玩家接触,确认安全了才开始投入实用?”

  “你说的很对。”老爸道:“在游戏里杀死几个玩家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不用负责,被杀的玩家马上就复活了可以再次投入测试。这个速度比我们使用死囚进行现实验证来的快,而且安全廉价。”

  “那这些……这些东西怎么都成了我的魔宠?”

  “确切的说是你的魔宠被挑选到了这里。外面的那些你也看到了,除了这些我们还销毁了不少,另外上海那边还有一部分。我们只不过把你的手下挑选了出来进行特殊照顾,别把顺序搞错了。”

  “我的魔宠都造了吗?”

  “除了那两只凤凰和那个精神体其他的全都造了。”

  “天啊!”我感觉身上有无力感。“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没有到合适的时间。我就是担心你知道之后不能正常的对待这些生物。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实验才能趋向于正确的结果。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制造这个游戏就是为了测试新兵器并进行实战演习,因此每件事情都不得不小心行事。我不想你知道结果后引响了我们的测试结果。”

  “那么那扇门后面是什么?”我指着维娜那个罐子。

  “你能看见?”老爸很惊讶的看着我。

  “对。”维娜那个罐子后面有个门,但是门被隐藏的很好,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可是我这个可以接收特殊波段辐射能的眼睛却可以看见那暗门的缝隙。

  老爸叹了口气道:“我建议你不要进去,知道对你没好处。我以父亲的身份劝导你不要进去。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不会阻拦你,但是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看了,你现在的生活可能永远也不会存在了。虽然不一定会变的更糟糕,但是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了。”看了看我的表情老爸问道:“你还决定要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