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三章 鬼妹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三章 鬼妹

  “……”女鬼竟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说话。

  “幻影,她在说什么?”

  “她说的是汉语!”

  “啊?”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捏着她的脸,怪不然发音这么奇怪。松开手询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个大头鬼!”女鬼突然一扭,身体像泥鳅一样从我身下滑了出去。

  回过头,只看到女鬼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我赶紧转过身,准备迎接她的攻击,可是她却连续几个后手翻向远处退了过去。看来她是打算逃跑,我放下戒备的姿势,一甩手把龙筋索射了出去。

  女鬼猛的一个后仰,双手撑地,飞索从她上面飞了过去没有碰到她。我没有响到她反应这么快,稍稍有些吃惊,但是她的行为却不高明。女鬼闪开飞索后居然去抓我的索缆,不清楚她是怎么想的!

  她的手刚一碰到缆线,就看见龙筋索上立刻亮起了蓝色的电弧,高压电流在空气中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女鬼想要丢开缆绳已经晚了,电流的速度太快,人是反应不过来的。瞬间强大的电流把女鬼炸飞了出去,轰隆一声撞断了一根柱子才停了下来。我一扬手,长长的缆绳迅速的收了回来。女鬼还在地上扭动着,看来电击非常痛苦。

  当我跑向女鬼那边时她忽然有了反应,随手一丢,一个什么东西飞了过来。先开始我还以为是暗器,结果那东西在我前面好几米远的地方就落地了。嘭的一声,那个东西突然爆炸变成一大团绿色烟雾。烟雾迅速散开后,一只人身牛头的怪物出现在烟雾里。

  “这什么啊?障眼法?”我怎么也搞不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怪物来。

  怪物可不给我时间考虑它是怎么出现的,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就冲上来了。这个家伙手里拿着一柄巨型大刀,刀背上还穿了好多金环。我连忙把胳膊上的龙盾顶了上去,管它真的假的,挡一下保险些。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很正确。当,一声脆响。牛头怪物一刀砍在我的盾牌上,震的我退了一小步。这家伙力气到不小,还真像头蛮牛。不过我也不是吃白饭的,虽然被大刀震的后退,却也把牛头怪自己震的连退三步。纯粹就力量而言这家伙似乎还不如我。

  一击结束,我这边状态报告出来了。目标名称为牛头,名称后面有个括号,里面写的是傀儡生物。这家伙难道和一开始的影子一样是召唤出来的?再看后面,这家伙的背后,操纵它的那个人名字也出来了。这个家伙叫小小,而且是个中国玩家,职业显示是道士类分之,具体什么职业没有写。

  刚看完属性显示,那个牛头又冲上来了。我后退半步,一错身让开了牛头的大刀。抬脚一个高飞腿,直接命中牛头的小巴。大牛被踢的飞了起来,先撞上房顶又摔回地面。对面的那个叫小小的女鬼玩家看到这个情况吃了一惊,她似乎对这个牛头很有信心的,没想到被我轻易打飞了出去。

  她从身上又拿出一个小东西扔了出来,再次爆出一团烟雾后又出现了一个怪物。综合牛头的造型和名字,再看看新出现的怪物,我大概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了!新出来的家伙长着一张马脸,和这个牛头一配对,很容易联想到中国神话中的牛头马面,看来这两位就是那传说中的鬼吏了。

  马面和牛头不一样,这家伙手里拿的是双剑。两柄软剑左右开弓,速度快的只能看见一片青色的残影。牛头和马面根本就是互补的,一个力气大一个速度快。对付牛头还可以游刃有余,两个一起上我就有些手忙脚乱了。刚架开大刀,双剑又到了,一点空暇都不给我留。

  那边的女鬼笑着道:“哈哈!怎么样?不行了吧?我的牛头马面可是钢柔互补,能在他们手下走过100招的人目前你是第一个,不过你注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我的牛头马面是没有耐力限制的。”

  我一边和双鬼差打的难分难舍,一边回道:“哦?那就试试看吧!”我突然大叫道:“兽化。”在她惊讶的目光中我迅速的狼人化,身体长高之后力量和速度都明显提高。将永恒变为鞭剑一通横扫逼退马面,鞭剑自动收拢成剑,迎上牛头的大刀。乒呤一声,大刀被我拦腰截断,刀身旋转着飞了出去插在地板上。趁牛头愣住的空挡,不抽身后退反而贴了上去。张嘴一口咬上牛头的脖子,双爪往牛头肩膀上一按,腹部使力,双腿跳起来踩上牛头的身体用力一蹬,我和牛头的身体立刻向两个方向飞了出去。牛头的脖子上被我撕下好大一块肉,黑色的血液喷的到处都是。

  要害遭到重创,牛头再也挺不住了,捂着脖子倒了下去,身体仅仅抽了两下就不动了。尸体突然化为青烟消失在地板上。

  马面发疯一样的从我后面冲上来想要袭击我,我一蹲身让他扑了个空。猛一使力站起来,右手变化的狼爪轻易贯穿了马面的肚子。肩膀一用力把马面就势向前甩出去,马面的尸体头下脚上的撞在柱子上变为青烟消失。

  女鬼吓了一跳,她所自豪的两个傀儡被我连杀,这个情况有些超出她的计划。不过这个女鬼似乎不是一般人,她很快反应过来。一口气掏出三个东西扔了过来。三声轻响,三个小东西在空中变成三个生物落地。一左一右两个比较好认,黑白双色的衣服,长长的舌头,高高的帽子,分明就是黑白无常。中间这个就麻烦点。看起来是菩萨,和如来佛差不多。我对这些东西不太了解,也分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菩萨。

  “虽然你能击败牛头马面,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战胜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你耍赖,三比一不公平。”

  女鬼笑道:“我又不是和你在比赛,有本事你也叫帮手就是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一挥手,从身体里分出两个虚影并慢慢实体化。两个分身加上我正好三对三,这才公平。

  女鬼看到我分身,依然不紧不慢的道:“你居然会分身,不过不要紧,干掉你的真身就行了。”她再次扔出一个小团团。这次爆出了个怪物。从外形上判断可能是只麒麟,但是耳朵特别大,似乎有些比例失调,而且它尾巴上还有团火焰。印象中没有这么奇怪的麒麟啊!

  这个怪物看了看我们三个,然后突然向我扑了上来。很明显,这家伙知道我是中心人物,另外两个是分身。我一扬手把它挡了回去,属性显示立刻就出来了。这家伙叫地听,属于麒麟的一种。我到是听说过这个东西,要是它是地听的话,那么那个菩萨应该就是地藏王菩萨了。这个女鬼玩家身上好东西到是不少。

  以前北极星君提到过地藏王菩萨,听说实力一般般。不过这是按照菩萨的等级来分的,所以这个家伙绝对很危险。本来还打算干一场试试对方实力,现在看来应该赶紧消灭掉才好。直接打开空间门往旁边一放,斯哥特带着铃音骑士们走了出来。

  “你不是喜欢比人多吗?现在比吧!”

  我的话让那个女鬼傻了眼,从空间门看过去,门里庞大的军队已经把她吓傻了。她放出的四个生物反应各不相同。地听像受惊吓的小猫一样开始向后退,黑白无常没什么反应,地藏王则是开始念起密文来。

  我对斯哥特道:“这四个干掉,那边的女鬼留下。”

  斯哥特回头看了一眼。“明白。”他转向其他铃音骑士吩咐他们进攻。两边的生物迅速的打成一团。

  女鬼这四个手下本来应该是很厉害的东西,但是这些都是复制出来的傀儡不是正体,实力有些差距。何况铃音骑士本来人数就多,配合还比较到位,几个回合就把四个傀儡打成了四张小纸片掉在地上。

  女鬼一看情况不对,在脚底扔了个烟雾弹转身想跑,但是铃音骑士动作更快。一排长枪先一步飞到了楼梯口把楼梯给封住了,女鬼拼命的拉扯长枪想爬过去,可惜还是被卡住了。

  “把她抬回来。”斯哥特一招手,几个亚龙骑兵跑过去三两下把那个女鬼拉出来架了回来。

  “你的傀儡不是很厉害吗?还有吗?为什么不扔了?”我低头问道。

  女鬼生气的道:“我不会屈服的,你们不要妄想了。你回去告诉钱森,让他不要做梦了,我不会接受的。就算……”

  “打住,打住。”我赶紧把她截停。“你在说什么啊?钱森是谁啊?你们有事情关我什么事啊?有什么要说的你自己回去说,我可没兴趣当信差。”

  女鬼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看了半天才道:“你不是钱森的人?”

  “真是莫名其妙,钱森是谁啊?我都没听过有这么个人。”

  “对了,这是游戏里,他在这里叫影舞者。”

  “哦!是他啊!”

  女鬼立刻厉声道:“你们果然还是一伙的。”

  “停!我只是知道他,并且见过几次。但是这不代表我们是一伙的吧?事实上我们因该算是敌对关系,至少我们的关系的负数!”

  “你真不是他派来的?”

  “第一,我为什么要欺骗你?你反正也被我抓了,要杀要刮还不是我说了算。第二,影舞者和我是半敌对状态,我为什么要为他办事?第三,除非我愿意,否则没有人可以指挥的了我。”

  “那看来我们之间是出现误会了。”女鬼叹气道。“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我道歉。”

  “可以。”

  “啊?”女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按惯例,俘虏求饶,然后被拒绝,似乎都是这样。但是我却一口答应了,搞的她没有反应过来。

  我知道她为什么吃惊,所以解释道:“你虽然对我动武,却没有造成实际伤害。我的人连受伤的都没有,所以不存在冲突问题。另外,放了你是有条件的。”千万不要把我当成大善人,俺是不会突然转性的。抓到俘虏哪有白白放掉的道理,没有条件是不可能的。

  女鬼听到我的话本能的双手交叠在身前护在胸前。“你想干什么?”

  她这个动作根本就是靓女碰见色狼的动作,难道她怀疑我想对她干那事?“喂喂喂!你在想什么呢?这个游戏有女性保护系统的,我想对你干什么,系统也不答应啊!再说了,你长的那副青面獠牙的样子,难道我会有兴趣吗?看到你这副尊容没有吓晕过去已经是我胆子大了!”

  “紫日,你追到那个家伙了吗?”孙岩突然出现在楼梯口,他走楼梯比较慢,而且这里的道路实在是很危险,他也不敢跑快,所以刚刚才到。

  他这么一喊,我们都一起看向他的那个位置,当然女鬼也回头了。结果孙岩看到女鬼后尖叫一声扑通倒在了楼梯上,居然真的晕了!

  我指指孙岩对女鬼道:“你看,不是我瞎说吧?真吓晕一个。”

  “这个不是人家的真面目啦!这是伪装。”女鬼一张嘴从嘴里吐出一个绿色的半透明珠子。她的面容瞬间由绿转白,那些恐怖的烂肉和獠牙通通不见了。面前的女鬼居然变成了一个白衣白裙的飘逸仙子,给人一种靓丽脱俗的感觉。她把那个玻璃弹子一样的绿珠子拖在手心。“这是九魂珠,集结冤魂的厉气熔炼而成。只要吞下去就会变成鬼魅形态,对物理攻击有很好的抵抗作用,而且可以提高速度和物理攻击力,同时可以增加魔法效力。不过我一般拿它当面具用,吞下去就没有人认得出我了。”

  “这东西到是不错,哪里弄的啊?可不可以制造啊?”

  “这是以前的任务中弄到的,就这么一个,不可复制不可交易无法掉落。”

  “真可惜!”这东西要不是无法交易无法掉落,我真想试试可不可以买过来,或者把她干掉爆出来。

  “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几个低级的,你要不要?我可以卖给你。虽然属性差了些,但是功能差不多。”

  “拿来看看。”

  她从身上拿了三个同样的珠子。“这些是五魂珠,比九魂珠效果差些,不过基本功能差不多。这个可以交易,你要吗?”

  “具体属性怎么样?”

  “可以吸收5%的物理伤害,提高自身1%物理攻击力,还可以把自己变成恶鬼外形。就这些了,毕竟是五魂珠,没九魂珠那么厉害。对了,这东西可以屏蔽掉属性显示,你攻击别人时对方看不到任何报告,别人攻击你也看不到你名字。不过你的邪恶值还是照样加的。”

  “不对啊!我看见你的属性了。你叫小小,道士类职业。”

  “不应该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装备啊?”

  我一想大概是星瞳的属性造成的。“我有专门反隐形破伪装的装备,大概是这东西的原因吧!”

  “那你要不要呢?”

  这东西属性不怎么样,但是考虑到可以改变外貌,还能隐藏系统状态报告,还是值得购买的。“这东西你打算怎么卖?”

  “2000水晶币一个。”

  “你有多少?”

  “3个。”

  “这东西是你制造的还是任务奖励?我想多买几个。”

  “这是任务奖励,和九魂珠一个任务中拿到的,一共就三个。”

  “行,我都要了。”直接申请交易,打开交易选项,把6000水晶币放了上去。小小也把三个珠子放了上去。

  交易结束后小小道:“原来你叫紫日啊。”交易系统是肯定会出现名字的,这个没办法屏蔽。除非你一开始就不接受,只要交易栏打开了,名字就会出现。

  “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只是感叹一下。”

  我不再和小小搭话,把注意力转到了这些间谍和刺客。

  这三个珠子就是为组建刺客部队提前准备的。对于那些影响我们发展的特殊人物,可以考虑长期刺杀,直到把他变成无关痛痒的小角色。我有星瞳,可以随手知道目标的位置,再加上这三个珠子,就可以让我们的刺客安全的刺杀目标而不被认出来。

  看我长时间不说话小小开口问道:“你刚才说放了我要条件,是什么条件呢?”

  我赶紧把注意力转回来。“首先我需要你回答一些问题。”

  “你问吧。”

  “第一个问题是,你是怎么到这上面来的?这个好象不是玩家的船吧?”

  小小回答道:“这是个任务。我的职业任务中有这么一个,任务提示中要我上这里来的。”她递给我一张纸条。“这是任务提示。”

  我打开提示,只见上面写道:“寻找游荡在迷茫之雾中的仇恨之舰,那不可一世的宝藏号。揭开循环的封印,释放那沉睡的不屈灵魂。”把纸条还给小小道:“看来你不需要做任务了,我已经帮你完成了。”

  “啊?”

  我指指后面那个洞。“封印已经被我打穿了,那个什么灵魂也已经醒了。”

  “什么?不是吧?”小小又塞了一张纸条给我。“这是提示的后半个。”

  我疑惑的展开纸条。“成为不屈灵魂第一眼看见的生物,成为她的主人,解散迷茫舰队。不屈的灵魂如果……”纸条不全,后面的部分不见了。我抬头问她:“后面写的什么?”

  “纸上的提示就这么多,后面的文字是刻在石板上的。完整内容应该是:不屈的灵魂如果第一眼看见邪恶生物,将永远无法回归正途。迷茫舰队将从此成为海上的幽魂,后世海上将永无宁日。”

  从这个提示来看,下面那个复活的亡灵法师mm应该会把第一个看见的生物视为主人,可是她的态度似乎没有把我当成主人啊!还有这个迷茫舰队是什么东西啊?感觉好象是一个亡灵舰队,这片迷雾大概就是因为这个舰队的原因。可是后面的提示实在是太含糊了,完全不清楚什么意思。

  对了,直接问那个亡灵法师mm不就得了。赶紧跑到洞口对着下面喊道:“凌,你还在吗?”

  “在这里。”凌从一根柱子后面走出来向我招手。

  “把那家伙带上来,我有事情问她。”

  “好的,马上来。”

  不一会凌就拉着那个亡灵少女爬了上来。少女非常恭顺的在我面前停了下来。“请问主人有什么吩咐。”

  少女的话把我搞的有些糊涂,刚才明明还一副反抗到底的态度,怎么一转眼成乖乖小猫咪了?“凌?”

  凌双手一摊:“我也不大清楚,她从你离开后就开始变的越来越听话,我研究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法阵的原因。我刚刚正在检查,似乎已经有些头绪了。”

  “那你下去继续研究,搞清楚了上来告诉我。”

  “那你等会。”凌又跳下了那个洞口。

  我转向亡灵少女:“你叫什么?”

  “仆人没有名字,请主人赐名。”

  我晕!这是刚刚那个高傲的少女吗?被人掉包了吧?“你生前有名字吗?”

  “生前?”少女开始陷入思考,似乎在努力会议着什么。

  她没有会议起什么到是凌先爬上来了。“我找到原因了。”

  “哦?快说说。”

  凌解释道:“我们脚下的这层板上被人用内雕术铭刻了魔法阵。这个亡灵法师早就应该苏醒了,但是这个法阵压制了她的复苏。我们下去的时候挖的洞破坏了法阵的完整,一个魔法阵即使是少了一个拐角也是无法工作的,何况被我们弄了个大洞。”

  “这和她的突然转性有什么关系?”

  “这个可能是因为她被压制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在意识没有苏醒的情况下灵魂却自主做了一个祈祷。她向命运之神祈祷,只要谁帮助她揭开上面这个压制封印帮助她苏醒,她愿意永远效忠这个生物。但是在效忠的同时,她可以获得一个权利。即使是她的主人也不能提出与这个权利相抵触的要求。”

  “什么权利这么重要啊?”

  “复仇的权利。”

  “复仇?”

  小小突然插话道:“我做任务得到的一些消息显示,澳门赌博网站:她的族人全体被集中屠杀在某个黑暗的地方,她之所以出卖灵魂就是为了要获得重生的机会去复仇。而且这个仇人范围还满广的。”

  “不会是光明神殿吧?”

  “好象就是的!”小小遗憾的回答道。

  “怪不然你的任务提示说会永无宁日,反抗光明神殿可是个大工程,的确是宁静不了了!”

  凌又道:“为了保证她对这个誓言的绝对服从,她自愿抹掉了自己的记忆。除了对光明神殿的仇恨和对主人的忠诚她的脑袋里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