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二章 鬼船故事多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二章 鬼船故事多

  “把绳子固定好,你们都在这边等着。林月、孙岩,你们跟我上船。”

  “我也去。”红月叫了起来。

  “你还是在这边等着,指挥由你负责。”

  “那好吧!”红月像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怯生生的退了回去,这到让我非常意外。这好象不是她性格啊!

  不管怎么说,我只带了两个玩家和几个npc上了那艘破烂的鬼船。这个家伙个头还真大,前甲板几乎能当球场用了,不过其破烂程度确实有些夸张。

  我指指船尾的一个船舱入口。“孙岩,你带四个水手从那边下去,开着行会频道,有什么事情立刻报告,不要冒险。”

  “好的。你们四个跟我来。”孙岩带着四个水手向那个船舱入口走了过去。

  我又指指船头的船舱入口。“林月,你带4个水手从那边下去。小心点,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情况马上叫我们,不要一个人冒险。”

  “放心吧!一条破船而已,不能把我怎么样的!好了,你们四个,跟我来吧!”林月带着4个水手向船头跑了过去。

  虽然游戏里亡灵生物比较多,但是人的习惯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孙岩和林月带走的都是4个原来的海盗水手,把4个后来扩编进水手阵营的亡灵水手留给了我。反正我神经大条,亡灵这东西早习惯了,带四个亡灵也没什么。

  把他们两个人分别派到船头和船尾,中间只好我自己来了。刚走到船舱门口就听到频道里林月的抱怨声:“这里起码几百年没有人了,门都不见了!”

  孙岩的声音也蹦了出来:“那你抱怨什么?”

  “我抱怨没一下怎么啦?”林月发挥蛮不讲理的本领把孙岩说的没办法。“喂,你那边在干什么啊?乒呤乓啷的?”

  孙岩道:“我这边这门好多,可是把手全锈死了,怎么也打不开,我正在砸门呢!”

  我笑道:“这种破烂估计也不会坚固到哪去,砸门还不是小问……啊……轰隆……啊……轰隆……乒乓……咚……乒呤乓啷……啊……哎呦……啊……轰隆……叭……我……哎呀……轰隆……哎呦喂呀……咳咳咳咳,呸呸!”

  “你怎么啦?出什么事情啦?”两个人都听到我说话说到一半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还以为我遇到什么敌人了。

  “我到船底了!”

  “啊?这么快?你怎么下去的啊?刚才怎么那么吵啊?什么声音啊?”

  “这该死的破船,也不知道在这里漂了多久了,木板都烂了。我刚刚下船舱的时候把楼梯给才塌了,结果就一路摔到船底了。你们自己最好也小心点,这里的地板随时都可能塌掉。”

  “哈哈!不过你这个方法到是比较快啊!”孙岩居然嘲笑我。

  我气愤的道:“有本事你原地蹦两下,保证你也掉下来。”

  “哈哈!我才不停呢!你那土电梯我可坐不惯。既然你到底了,底舱我们就不下去了,都拜托你了。”

  “幸灾乐祸的家伙,祝愿你也掉下来。”

  “我这不……啊……哎呀……乒呤乓啷……叭……轰隆!”

  孙岩话都没有说完就中招了,一路从上面掉了下来。远远的可以听到船舱里回荡着木料断裂和重物落地的声音。等声音停止了才听到孙岩半死不活的声音:“你可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哈哈!这叫报应!那么,既然你也下来了,底舱我们一人一半吧?”

  “我才没有你那么衰呢!只不过踩塌了三层而已。离底舱还有段距离吧?”

  “那你就祈祷别再踩掉下来了。”我坏坏的诅咒着。

  “我哪有你那么倒霉,你还是老老实实检查底舱吧。小月,上层你来检查吧?我来看中间几层,最深的地狱就留给我们最霉的会长大人吧!”

  “哈哈!我赞成。”林月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对了,你们带的水手也通通跟着我吧,你们反正也不用带着他们了。”

  “行。不过你要自己召集他们。”

  既然已经掉下来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被迫开始检查底舱。不过,在此之前要先把自己从这堆烂木头里弄出来。刚才掉下来的时候弄塌不少东西,中途好象还砸到了一张床上,不过它也没有能够阻挡下落的趋势跟着我一起掉下来了。

  单手抓住一根断木想把它推开,手上一用力,那木头居然像酥饼一样被捏的粉碎。不是这么夸张吧?动动腿,蹬开一根横木,再把剩下的破烂都丢开,一翻身跳了起来。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船底的木料摸上去感觉和上面的楼板完全不一样。为了证实是不是错觉,我蹲下小心的敲了敲地板,生怕把它给敲通了漏水就麻烦了。

  底层木板传来的声音果然是不一样,木料似乎非常坚固,完全没有腐朽的情况发生。难怪上面破成那样船都没有沉,原来底下的木头没有坏。但是一般船只的底部和上面用的木料应该是一样的才对啊!上面的都成面粉了,下面的怎么会和新的一样呢?

  我再度靠近底板,让幻影也帮忙看看,以他的知识量应该可以察觉一些微小的问题。但是幻影看了半天也不能找到原因,反而搞出更多的疑点来。经过幻影确认,这个船底的材料和上面是一样的,甚至连特殊处理都没有。按说一样的材料应该有一样的耐久度啊!怎么会差别这么大呢?

  把整个底舱检查了一遍,完全一样的情况,整个下面都像新的,根本没有留下时间的印记。但是船体结构告诉我,这些木料是一起安装到船上的,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考虑了半天之后实在想不通原因,干脆把凌和小纯召唤出来。告诉她们这些疑点让她们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凌和小纯一起研究了一下木板并和那些腐朽的木板做了比较。小纯道:“我只能感觉到这些木料被一层特殊的能量包围着,感觉上是黑暗系的东西,我不太清楚是什么。”

  我转向凌,她回答道:“是冤魂,整个底层的木板都被低级冤魂的怨气包围着。木料已经亡灵化了,就象骷髅兵的骨头一样,没有外力把它打碎的话多少年也不会风化。”

  “果然是条鬼船啊!”

  凌继续道:“奇怪的是这么强的怨气只能是大量生物集体死亡才可以造成的,而且尸体一定在附近,要不然怨气早就该消散了。”

  “你是说那些亡灵在附近?”

  “不,不是亡灵。这些冤魂没有亡灵化,只是没有意识的简单怨灵,而且全都集中在木板上了。我说的是尸体,他们的尸体应该在附近才对啊!”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我到处看了看,这一层是底部隔舱,就是修理船底时方便人员进入的隔离通道,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几根柱子之外船舱里一览无余,要是有尸体一眼就该看见了。

  “会不会在这下面啊?”小纯指指地板。

  “这就是船底了,木板下面下面就是水了,你不是认为尸体在水里泡着吧?”

  凌竟然帮小纯说道:“小纯说的有道理,这个可能是伪装,说不定有夹层也不一定。主人你就打个洞试试。”

  “可是万一没有夹层,打漏水了怎么办?”

  “漏水可以堵啊!你开个小洞就是了。这么大的船,就算漏水也不是一时半会沉的掉的。”

  “那好吧!你们两个先准备好木头,万一真漏了随时准备塞起来。”

  拿出永恒,将他变成一根手指粗细的锥子,尖端朝下立在木板上。我没有使劲,锋利的永恒因为自身重力自己开始向下陷。真没有想到,这层板还满厚的。永恒变成的锥子都刺进去半尺深了,居然还没有通。“这板也太厚了吧!”

  “也许底层就这样。”凌解释道。

  我们又等了一会,锥体突然向下一出溜,明显是失去阻力了。我把手在洞眼上面一放,锥体立刻又升了起来。把永恒变回红色的珠子放回胳膊上的龙嘴里,再看那个洞,似乎确实是夹层,因为没有水出来。

  把一只眼睛凑到洞口上向下看,我的夜视能力让我可以看见黑暗中的东西。夹层中虽然异常黑暗,却不影响我的观察。这一眼看下去果然发现不少东西,我招招手:“真有尸体。”

  小纯过来凑到洞眼上只看了一眼就尖叫着跳了起来,凌过来看了看无所谓的道:“尸体而已,腐烂的严重了点而已。”

  “让开,我来把洞口弄大点。”

  小纯道:“我不参加可不可以啊?”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一招手把她送回了凤龙空间。居然听到系统提示忠诚度增加2点,真是难得!

  把小纯收回之后我用永恒在地板上开了个不规则的大洞,反正就是临时通道,我又没有工具,想搞成标准形状也做不到啊!凌用自己的法杖尾巴插进了木板里,我切断最后一点连接后她向上一提,那个切下的部分被我们拉了上来。

  随着洞口打开,一股难以言语的气味立刻冲了上来。那已经不是臭味了,时间这么长,臭味早就消失了,不过这个味道酸了吧唧也不怎么好闻就是了!

  “你看这个。”凌把切下来的那块木板拿给我看。原来这木板是双层的,看起来像夹心饼干一样。上下两层是三寸厚的木板,中间有一层两寸厚的白蜡。看来下面的尸体八成是闷死的,这层蜡根本就是用来密封的。

  现在打开洞口后下面的情况就清楚多了。这下面整个就是一层船舱,只不过被封了。现在船舱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堆了一层尸体,根本都看不到地板。

  我扶着洞口一纵身跳了下去,底下全是尸体,根本站不住,我一落地就栽了一跟头,还好都是软的。这下面和上面完全一模一样,除了柱子什么都没有,大量的尸体堆的满满的。我在旁边的一根柱子上发现了一些烫金的魔法符号,这大概是这些尸体经过这么长时间依然柔软的原因。但是到底是哪个变态要给尸体保鲜呢?单纯的杀人灭口不是应该丢进海里更好吗?

  想想先把脚下的尸体丢到一边,清理出一块地板。抬头向凌伸出双手:“可以下来了。”

  凌纵身跃了下来,我稳稳的接住了她。将她放下地面之后道:“能计算出数量吗?”

  “看尸体堆积的厚度和这里的面积,估计不下两万人。”

  “好家伙,万人坑啊!”我四下看看,凌估计的数字应该差不多。伸手抓住一具尸体的脸转了过来。这个还是个孩子,顶多12岁。旁边一具尸体大概是他母亲,和他抱的死紧。在旁边的尸体中翻了下,男女老少,什么样的都有,完全找不到共同点。

  凌牵起一具年轻女尸的手,拉着她的手指动了动。“柔韧性还不错,保存的满好的。”

  我指指旁边一个肚子开火的道:“可是有的却烂的很厉害!”

  凌凑到柱子上的符号上看了看。“这是个低级亡灵系储藏法阵,是亡灵法师们用来保存尸体的。同时操纵太多尸体,亡灵法师会很吃力,可是尸体又不是随时都能找到,所以亡灵法师们发明了这个东西。平时把发现的尸体收集起来,等需要用的时候再拿出来。”

  “你是说这些人不是被屠杀在这里,而是亡灵法师收集的材料?”

  “这些不是,这些人就是在这里被杀死的。而这个法阵是这些人死后很长时间才画上去的,所以有些尸体烂了有些没有烂。这些人不是一起死的,那些腐烂的尸体是先死的,最后一披死亡的人中可能有亡灵法师,他不想自己的尸体腐烂所以画了这么个东西。”

  “真是的,人都死了要尸体干什么?”

  “通常情况下亡灵法师就是不死生物。但是有些生灵也学习亡灵法术想要成为亡灵法师,只要他们达到高级亡灵法师级别就可以转化自己成为不死生物,而且能保留自主意识成为不死之身。但是如果没有达到高级亡灵法师级别就意外死亡,他们就不能成为不死身,而是真的死亡了。不过这类亡灵法师死后只要尸体不损坏,灵魂是不会离开**的。只要继续这么修炼,迟早可以成为高级亡灵法师再爬起来。这个画阵的家伙就是这种亡灵法师,他想保住自己的肉身迟早可以爬起来。”

  “能找到是哪个吗?”

  “不行,他没有复活之前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我只能肯定他的尸体一定是完好的,但是这里完好的尸体这么多,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的!”

  “那就麻烦了!看来这些人要成为不解之迷了。”

  “那到不一定。”凌伸出一只手指点在一具尸体的前额处,然后随着她的手指上移,那具尸体居然跟着站起来了。“忘记我是什么人了吗?控尸这种小把戏我能不会吗?”

  “啊!忘记亡灵法师的老大在这里了!快,问问他,出了什么情况。”

  “控尸是不能回答问题的,我只能读出大概的记忆,这要看他的灵魂还在不在附近了!”凌闭上眼睛站了一会,那具尸体突然软倒下去。凌重新睁开眼睛:“很不幸,他的记忆只剩点小碎片了。大概知道他们是些海盗的家属,其他的都不清楚。”

  “试试旁边的,应该有完好的吧?”

  凌再次点了一具尸体站起来,结果依然只有碎片。连续实验了十几具尸体凌停了下来。“这些人死前遭到了精神魔法攻击,思维一片混乱,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了!”

  “看来是没希望了!”我抓住旁边一具女尸的脖子把她拎了起来端详了一下。“海盗?这小丫头细皮嫩肉的会是海盗?海风可是比时间更能制造皱纹哦?”

  “记忆碎片是这样的,皮肤好也许是她天生的吧!你看这个,顶多才三十岁,都快成树皮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凌提着的那个,果然是很像树皮。当我再把头转回来时,被我抓着脖子提着的女尸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那双阴冷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我。我愣了一下,然后拿掉头盔把她拉近。几乎是凑到她脸上看了半天,尤其是看了下她的眼睛,确认眼睛可以聚焦和跟踪物体,不是因为我碰到什么神经造成的反射动作,是真的睁开眼睛了。“哈哈!醒了一个。”

  被我这么一搞,澳门赌博网站:女尸的眼神从刚才的阴冷变成了迷惑,后来还带了点恐惧的成分。我把她放下来让她站稳,拍拍她的肩膀问道:“你能说话吗?”

  她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我拍她的手,然后又看向我。“你为什么不逃跑?”

  “逃跑?”我看看四周:“我跑什么啊?这里有危险吗?”

  “我已经死了。正常人看到一具尸体突然睁开眼睛不是应该尖叫着晕过去或者迅速逃跑才对吗?”

  我抓抓头发看看凌,她居然指着我笑了起来。我再转回头来尴尬的笑道:“好象我是有点不太正常哈!”

  凌走过来拍拍我道:“主人你现在是越来越不象人了!”

  “你这什么话?”

  “人家看见死尸都吓跑了,你居然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我这叫性格直爽。再说我本来就是很兴奋啊!你不知道好奇心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吗?突然有个可以解答我的问题的……”我看看这个亡灵女孩。“……的亡灵。我能不兴奋吗?”

  “好好好,你有理行了吧!”凌走过来对那个女孩道:“你们是什么人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亡灵少女出奇的回答让我们都愣了一下。

  我伸出三根手指:“我现在非常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和经过,你有三个选择。第一,和我们谈生意,我们满足你一些要求,作为交换你把我想知道的东西告诉我。第二,你先不肯回答,然后被我们折磨到无法忍受时再回答出来。第三,你意志坚定,被我们折磨到尸骨无存灵魂消散。选一个吧?”真是的!居然在我面前装大牌,我可不是好人,优待俘虏这种事情我不清楚,严刑逼供到是很熟。

  亡灵少女大笑道:“我哪个都不选。第一,你们未必就能对付的了我。第二,即使我不是对手被你们控制了,但是我是个亡灵,我是没有痛苦的感觉的,你们要怎么折磨我呢?”

  我和凌又是一愣。亡灵对凌都有本能的畏惧,即使不一定听话也尽量不和凌起冲突。面前这个好象根本不在乎凌的实力似的。难道她很厉害?可是没有感觉啊!一个亡灵能厉害到什么程度?刚苏醒的低级亡灵应该很好对付啊!我看她这么说八成是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情况,因为不知道凌的身份和实力才这么勇敢。

  凌笑着道:“真是可爱的小mm,好久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虽然你已经是个高级亡灵法师了,但是和我的差距还是不可逾越的。另外。”她顿了一下。“不要用召唤僵尸这么低级的无聊技能对付我。”

  我看到了亡灵少女惊讶的目光,同时听到了惨叫身。回头一看,我们身后有二十几个尸体浑身被绿色的火焰包围着,在那里痛苦的挣扎着。眼看着那些尸体慢慢的被烧成粉末,亡灵少女惊讶的嘴巴一直没有合上。

  在那些僵尸被烧毁之后小姑娘又恢复了正常,她冷笑着道:“不要以为你会亡灵之火就了不起,有本事试试看烧我的护卫骑士。”说着只见她背后站起来两个全身盔甲的骑士,看样子也是刚刚进化出来的亡灵骑士。

  在她自信的微笑中,两个亡灵骑士走到了她身边一左一右把她给的肩膀一按,居然把她抓住了。凌笑着道:“这种级别的亡灵骑士我都懒得要,你居然还当宝。灵魂血契都不写就敢指挥来作战,你的导师是怎么教你的啊?不知道没有血契的召唤亡灵可以被法力更强的亡灵法师剥夺控制权吗?看来你是个半吊子亡灵法师啊!这样也可以从死亡中复活,你还真够幸运啊!刚才居然还说就算是被抓了也没有办法折磨你,现在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凌打了个响指,两个亡灵骑士松开亡灵少女退到一边。但是得到自由的少女却痛苦的抱着脑袋倒了下去,她就这么一边惨叫着一边在铺满尸体的地板上滚来滚去。

  凌戏谑的问道:“怎么样?这样的折磨算不算强烈呢?要是你认为不够刺激我还有更厉害的,要不要试试?保证让你爽个够。”

  我走过去问道:“现在愿意回答问题了吗?”

  “休想!”她居然还是这么硬。

  我无奈的看看凌,凌会意再次弹指。地上的亡灵少女突然蹦了起来,然后再次摔倒满地乱滚。突然她爬起来用头撞柱子,可是亡灵的身体是很强的,柱子都被撞断了她的脑袋红都不红。撞断柱子之后她开始疯狂的寻找什么东西,突然她似乎找到了。原来是把****。她用****插进自己的心脏,但是却没有反应,她依然在乱滚。

  凌道:“我说了,让你体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就不会让你自杀的。刚刚对你使用了亡灵系复合强化术——狂暴之心。现在你的所有感觉都变的非常敏感,痛苦也会变的更为强烈,而且无论受什么物理伤都死不掉。怎么样?很享受吧?好好体会吧!再有1小时你就会因为极度痛苦导致灵魂崩溃,从此你的灵魂和**将一起烟消云散。”

  “求……求……你们……绕了我吧!……我说……我说……!”

  超级酷刑终于还是奏效了,面子这东西真是无聊,一个小丫头居然为了这虚无的东西挺了这么久。凌撤掉魔法后,那个小丫头像虚脱一样倒了下去,看起来已经是奄奄一熄了。

  我在她旁边蹲了下来。“下次记住了,处事要随和一点,不要装高傲。你不比谁强多少,总有人比你厉害,别搞的天底下你最牛的样子。”

  小丫头艰难的点点头。

  我继续问道:“现在麻烦你解释下这都是些什么人,还有你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我们是希望岛的海盗。因为长期骚扰各地国家的海上交通,那些国家就买通了光明神殿的祭祀。”

  凌接着道:“然后光明神殿出兵镇压了你们,你们这些被设定为叛逆的人就被集体抓到这里杀死,而你恰巧学过亡灵魔法,就想到用这个办法来求生?”

  少女点点头。“大致就是这样,不过我们本来是应该被送回神殿接受审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中途他们突然停止了提供食物和水。”

  “那你知道那层蜡封是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我们活着时没有那东西,而且这里本来是有门的,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封死的了!”

  “你是最后一个死了吗?”

  “不是。我失去意识时还有几个人没有死。”

  “那你去找下那几个人,要是我想的没有错的话,他们中应该有人不在。”

  “你什么意思?”

  “你别管我什么意思,去找就是了。”

  亡灵少女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开始找那几个人的尸体,看这里这么多尸体估计她要找一会,我先联络上林月和孙岩。“你们两个有什么发现吗?”

  林月道:“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

  “孙岩你那呢?”

  “我这里有点发现。”

  “哦?发现什么了?”

  “暂时不知道,但是好象是个人。刚刚看见一个背影,一闪就不见了,我正在追。”

  “你在几层?我马上来支援。”

  “甲板下第5层。我正在船身中部,目标向船头去了。”

  林月立刻道:“我去封锁楼梯。”

  我也道:“我也来了。”我转身对凌道:“你看着她,我去上面,一会下来。”

  “放心。”

  我点点头,纵身一跳,双手反向抓住洞口的边缘。腰部一用力,双腿向上穿过洞口身体翻上了上层甲板。跑到楼梯处一路向上跑,很快到了孙岩说的层次。“我到了,你们在哪?”

  孙岩的声音很喘:“这家伙从你砸的洞下到6层去了。现在向船尾去了。”

  “”一激动直接从楼梯上跳了下去,结果又把地板踩通了,还好这次只掉了一层。爬上6层向船尾方向跑,很快就追上了孙岩。

  “你好快啊?”孙岩看到我惊讶的很。

  我边跑边问道:“那东西呢?”

  “那呢。”

  我顺着孙岩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黑影在前面,抬起右手瞄准那个黑影前面的位置,一枚弩箭嗖的一声飞了过去。但是让我们惊讶的是箭矢居然穿胸而过,对那个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个鬼魂!”我从身上摸出北极星君送的符纸,手里捏了一大把,把旁边的孙岩吓了一跳。

  “紫日你是道士啊?”

  我看看手里的符道:“这是兼差。”

  迅速冲到前面,已经可以看见鬼影了,再次抬起右手。先拿出一枝箭,然后抽出一张符绕在上面再装回复仇者上。瞄准那个鬼魂,一动机簧。弩箭准确命中,这次没有穿过去,箭矢像射中实体一样卡在了那家伙身上。但是当我们冲到跟前的时候却听到嘭的一声,那个黑影消失了。我的箭掉在了地上,一张黄色的小纸片剪的小人正慢悠悠的飘下来。

  “不是吧!傀儡术?”

  孙岩捡起纸片道:“我们被骗了?”

  我点点头:“我看是!这该死的破船上鬼名堂到不少。”

  “这家伙把我们引开想干什么?”孙岩问道。

  “要么是怕自己被发现,要么是调虎离山计。如果是调虎离山计的话,他的目标应该不是林月,她和我们本来就不在一起。难道目标是凌?不可能啊!凌那种级别的魔宠没有主人在身边也是很厉害的,袭击她可不容易。”

  “那他什么意思啊?”

  我的脑海里突然响起心灵接触传来的声音。“主人快下来,这边有状况!”

  “不好,真是冲凌过去的。”

  我冲到船中间我砸穿的那个洞,直接跳了下去。随着身体下落,一层一层的船舱在我眼中逐个闪过。当快到底时突然有一层中,一个青面獠牙长相恐怖的女鬼出现在洞口边。按说正常情况下一般人肯定吓的跳起来了,但是我的反应比较特殊。我动作迅速的伸手一把抱住了那个女鬼,结果女鬼反被我吓了一跳一起掉下了底层船舱。

  刚一落地我立刻把女鬼推倒在地,一翻身骑到了她身上把她压在下面。双手迅速的按住她的双手钳制住她的行动。“居然装鬼吓我!今天算你倒霉,本大人外号鬼见愁,你算撞枪口上了。”用一只手按住她的双手,腾出一只手在她脸上摸摸拽拽想把假面具撕掉,结果发现好象不是假面具,似乎是真的。“咦!真是鬼啊!”女鬼本来还惊慌失措的神色听到我的话立刻变的兴奋起来,但是听到我后面的话她又蔫了。我兴奋的道:“今天真幸运,先碰到个亡灵法师诈尸,又让我找到个女鬼。”我捏着她的脸左右翻翻。“不错,都已经实体化了!有研究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