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四章 可能的盟友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四章 可能的盟友

  眼看着这个“恐怖份子”从飞机上下来大家都热情的迎了上去。这次的场面可是最热烈的一次,在他之前谁下来都没有这么热闹。不是为别的,就是为石油。这家伙手里捏着世界石油产量的73.5%,谁敢和他作对他就用石油捏死你。好在我们国家一向和这些油王比较铁,不象美国老给人家搞的脸都绿了。

  在空客aaa之后连续三架超音速垂直喷气客机同时到达机场上空,被虚假的接待工作搞的萎靡不振的我立刻来了精神。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飞机下面的标志,那是德国工业集团的徽标,代表着世界最尖端的机械制造工业巨头。这三架飞机里肯定有阿修福德,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认识那个铁十字军的阿修福德。

  飞机在跑道边上垂直降落,后面两架先下来的飞机上出来的都是些辅助人员,一看就不是老板。最后一架飞机下来后整个机腹缓慢的展开,一个小型酒吧出现在飞机里。这个小酒吧自动降低高度直到接触地面,一个中年人带头走了下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是非常漂亮的中年妇女,另一个是满头金发的帅哥。天哪!简直一模一样!铁十字军的那个阿修福德和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人,除非他是双胞胎否则我确定他就是那个那个阿修福德。

  老爸带头上前和那个中年人握手,然后两个人互相用对方国家的语言开始亲热的问候,俺可没有老爸那么夸张的语言能力,汉语是我唯一会的语言,好在我有随身小翻译083型,体积和无线耳机差不多,但是可以做到几乎所有的语言翻译。这东西可是龙缘生物技术的顶尖成果之一,不是什么电子仪器。

  老爸和那个中年人说话,老妈就和那个妇女聊了起来。女人们似乎比较容易聊到一起,只要一提到化妆品和时装她们就立刻成了朋友。

  他们一对一,我只好和那个跟在中年人后面的年轻人对上了。他看见我之后眼睛瞪的老大,这下我更加确定他就是铁十字军老大了。“紫日?”他憋了半天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我笑着和他握手:“想不到你是世界最大的精密机械制造集团的掌门太子啊!你藏的到是真好啊?”

  “我有藏吗?我用的可是真名,连相貌都没有修改。到是你,没想到你居然会是龙缘的接班人。你好象比游戏里还要漂亮些,哦,不是,应该是帅气。”

  “说真的,昨天晚上我看到照片就猜可能是你了。没有想到真的是你。来,我给你介绍。这是玫瑰,你们见过的。”

  “你好。上次你们订购的战舰交货的时候就是我和你签的单子,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我对女人一向记忆很好,特别是美女。不过,你可比游戏里漂亮多了。”

  “过奖。”

  “这是我儿子,那是我们家儿媳妇。”老爸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不过他是在给阿修福德的老爸介绍我。

  我们三个后辈分别和两家家长见礼,介绍完之后老妈抽空问我:“看起来你们好象很要好啊?”

  玫瑰笑着道:“阿修福德在游戏里是德国一个行会的会长,他们和我们是联盟行会,本来就是关系户,当然熟啦!”

  “搞了半天你们以前认识啊?”

  “我们也是看到资料才开始怀疑的,以前并不知道他是德国工业集团的太子。”

  “反正你们多熟悉有好处,这两天带他们好好玩玩。”

  “那当然。”

  接下来飞机依然不断的降落,但是下来的都是些普通集团的人员。我反正是和阿修福德讨论的有声有色,早就想和他商量下两个行会的未来发展,一直没有时间,这下可是彻底有时间了,正好好好商量下。

  我们讨论的正欢,一架中型客机在跑道上降落。看到出来的人我赶紧示意阿修福德一起去接机,一般公司只要老爸去就行了,这个必须大家一起上,因为这是欧洲对等贸易集团的飞机。飞机上肯定有我要招待的那个索蓝特,不去不行。

  飞机停稳后下来的人群中果然有那个索蓝特。这家伙长的一副酷酷的造型,个子也比较夸张,看起来快两米了。当他站到我和阿修福德面前的时简直像根电线杆。“阿修福德,不认识啦?”

  索蓝特居然认识阿修福德。阿修福德看着他愣了半天突然叫了起来:“你是法国那个……那个……!”

  “圣徽联盟。”

  “对,圣徽联盟。你是圣徽联盟会长啊?没有想到你用的也是真名,不过你的样子差别好大啊?”

  “我修改过外貌,主要是我太高,所以改矮了不少。真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上次你卖我们行会的那个钢材真不错,那硬度……没话说,还有没有啦?”

  阿修福德尴尬的道:“那个东西其实是这位的行会生产的,我不过是中间商。忘记介绍了,这是神林,他在游戏里叫紫日,是中国的冰霜玫瑰盟会长,我卖你们的钢材都是他那里出产的。”

  “你好,我是索蓝特,游戏里也这个名字。你们的钢材真不错,多卖点给我们吧?我们需要很多。”

  “你说哪种钢材啊?”

  “精练钢,那种银白色的。”

  “哦!”

  索蓝特对阿修福德道:“你们难道不止一种钢?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看看其他的?”

  我接过来道:“不怪他,那些钢是我们出产的。主要原因是产能问题。我们的矿区非常大,储藏量基本上是用不完的。但问题是开采需要时间,我们产能有限。我们行会自己需求量就很大,还要供给阿修福德他们,这样下来就没有多少了。而且另外的一些特种钢需要特殊工艺制造,产量无法提高,连他们都没有拿到多少,澳门赌博网站:更不可能到你那里。”

  “这样啊!但是我们真的很需要精练钢。你的矿区需要帮手吗?我出人,帮你开采怎么样?挖多少出来我们自己留下,钱一分不少照样给你。”

  “不是人员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

  玫瑰帮我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的矿区构造比较复杂,需要一种特殊生物才能把钢材弄出来,现在限制产量的就是这种生物的数量问题。”

  “是什么生物啊?说不定我们能搞到呢?”

  “晶甲虫,你们有吗?”我问道。

  索蓝特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听都没听过。”

  玫瑰道:“这些小东西的牙很厉害,钢材都是他们弄下来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切割钢材,只能靠他们咬,没有这种小东西人再多开采也不会快多少。”

  “那就没有办法了。”

  今天的意外太多了,索蓝特竟然和阿修福德很熟,这等于给我们又拉了个盟友。正好天宇城有通向法国的道路,以后有机会去法国认识一下这个索蓝特。

  接待完索蓝特之后,后面又是几架飞机下来。今天来的人大大小小近千人了,真是够可怕的。法意联合设备集团的飞机和鹰团的飞机竟然同时到了,我们只好再次去接机。大人们把两个太子介绍给我们让我们自己熟悉下。

  意法设备的阿及亚是个腼腆的小男生,听说刚满18岁,长的娃娃脸性格也超级内向,说不了两句话就脸红,真难以想象这小子以后将控制欧洲13的军用电子仪器生产能力。

  鹰团的太子特瑞就夸张了,他和阿及亚性格刚好倒过来,大大咧咧像个老兵油子,说话嗓门特大。特瑞今年28,我们这些人中就数他最大,不过他的表现却很像才18!和他的性格搭配的是他的身材,这家伙一米九三,长的虎背熊腰,标准的健美先生身材,据说他打过黑拳,还拿过几个冠军。

  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的看到了我腰里的电子休克枪,一把抢了过去。“哇,这是龙缘的标准武器吗?怎么这么小啊?”你那巴掌跟熊掌似的是枪你拿着都小。

  “这是非致命性武器,威力很小,专门为高级人员出席礼仪场所设计的。要是你看完了最好还给我。”

  “我又不是要抢你的,看看就还你别这么小气吗!那!”他从怀里掏了一把二十几厘米长的巨型手枪。“你先用我的,这下公平了吧?”

  我尴尬的拿着那把近15公斤重的超级手枪:“这个你还是快收起来吧!这不是美国,携带枪支是违法的。你们今天是特殊客人,上面说睁一眼闭一眼,你也别拿着枪在机场乱跑啊!”

  “哦!这样啊!对不起了。”特瑞属于性格卤莽,人不坏,一听情况立刻把枪塞了起来。“那,还你。我这次来可是专门来看看你们龙缘的生物武器的,我们鹰团的军火我都玩过,但是没有高级生物武器,好象那些东西就你们有,能不能给我看看啊?”

  我脑门上汗都下来了,这家伙真够麻烦的!

  “不行吗?”特瑞失望的问道:“你不要为难,真不行就算了,我知道这些东西不可以随便看的,我只是想试试,真不行也没什么。”

  “这!你等下,我去问下。”赶紧跑到老爸身边把情况说了一下。

  老爸思考了一会道:“他想看你就带他去看吧。反正看到完成品也不能仿造。那些已经公开的,半公开还有低级保密的都可以给他看,试用也可以,毕竟有时候还要有生意往来,那些东西他迟早要试用。但是注意,低级以上保密级别的东西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明白。”我赶紧跑回去对特瑞道:“我问过了,可以带你看看。等会这里结束我会带你去看的。”

  “你真是太好了。中国人果然是很好客。”我晕!这个家伙是不是慌报年龄啦?他这是28吗?18都不到吧?

  “公主到了。”阿修福德指着天上,只见一个大家伙用近乎垂直的角度从天上扎了下来。不知道的人真有可能把那东西当成导弹,不过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高层空间飞行器。那个大家伙在机场中间平稳降落,一群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粉色的人影特别显眼,不用说,那一定是尤西娜了。这丫头比照片上漂亮多了,一身粉色的休闲装,看起来活力四射,可惜就是皮肤稍微黑了点,估计平时常去海滩晒的。

  老爸把尤西娜他们一家接到大厅里就开始热闹的长谈,我使劲给老爸打眼色他却连看都不看我,急的我没办法只好打他电话。老爸的手机居然是关机的,气死俺了!最后还是小公主对他爸爸道:“老爹,这里好闷,我想出去玩!”

  老爸这才想起我们的计划,赶紧把尤西娜介绍给我们。我横保证竖保证的把尤西娜给接出了人群,后面还有好几架飞机要接,但是我没有什么事情了。老爸让我们先走。

  我带着这一帮子太子公主门离开机场去了对面的停车场,把早就准备好的车子展示给他们看。“自己挑喜欢的车吧?”

  挑选的结果出了点小意外。不知道为什么特瑞好象特别喜欢我,刚认识不到半小时就拿我当兄弟死活要拉着我和他一起开那辆军用版开路先锋,这东西没有顶棚,跑起来一点不比轿车慢,就是避震不太好。其实我比较喜欢那些豪华房车,坐起来舒服,这东西开起来能把骨头都震散了。但是特瑞死活拉着我非要我上他那辆车。没办法,只好和特瑞一台车。后面其他人居然拒绝开车都要和我们挤一辆,结果我们7个人挤到了一台车上。还好这是军用车辆,后面有个拆除了火炮的炮架能坐3个人,7个人坐上来到也不挤。

  本来我想开车的,特瑞坚决要他来开,结果我们另外6个人一致认为这是个失误。特瑞开车像头疯牛,吓的我们不得不抓紧身边所有可以固定自己的东西。因为要带特瑞去看军火,而尤西娜又不喜欢这些东西,所以我们在半路上路过市中心时把她们两个放了下去,对比军火来说女孩子更喜欢时装。两位女士下车之后特瑞就更恐怖了,在城市公路上还好,出了市区到了土公路上就完蛋了。车子以九十公里的速度在烂泥路上飞奔,一个土坡就能飞起来两三米高,吓的我们几个拼命把自己固定住。早知道应该准备辆坦克的,起码那东西不会飞起来。

  “可……可……可……可……可……可……不……不……不……可……可……可……以……让……我……下……下……下……车!……我……我……我……我要……吐……了!”阿及亚被颠的说话都直打颤,他终于还是先顶不住了,这小子喜欢开跑车,身体素质居然还不如阿修福德和索蓝特。

  “什么?你要吐?”

  我没有想到特瑞反应这么大,他突然一脚把刹车踩死了。军用车的刹车系统都是很厉害的,这一脚刹车几乎瞬间就让车子停了下来。要不是安全带,我们估计都已经飞到车前面去了。

  车子刚停稳阿及亚就伸出脑袋开始大吐特吐,真是够凄惨的。索蓝特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不过勉强还支持的住。阿修福德比较正常,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你们都怎么啦?”特瑞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边的人脸色不好。

  “你开太快了!我们顶不住啊!”爬过靠背到阿及亚旁边询问着:“你没事吧?”

  “有些晕!你们不用管我,我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

  “那特瑞你快开车吧,速度稍微慢点。基地里有晕车药,我们到了就好了。”

  把阿及亚交给阿修福德照顾,我爬回前面帮特瑞指路。车子很快就到了基地。赶紧下来给阿及亚找药,那家伙脸都吐绿了。给阿及亚吃了药让他在医疗站休息,我们其他人下到军火展示车间给他们看军火展示。

  因为好多东西不能拿出来给特瑞看,所以我们很快就结束了参观。特瑞一直保持着高度亢奋,出了基地还对那些武器赞不绝口。看看时间快中午了,我们几个打算回市中心接上玫瑰和尤西娜一起去吃饭。这次我们可说什么不敢再让特瑞开车了,最后还是由我来开,而且车子也被换成了大型商务车。这东西虽不如轿车舒适,但绝对比那军用越野车要舒服多了。

  一路开回市中心,我把车停到了新贸易广场的地下停车库。5个人徒步到贸易广场去找玫瑰她们俩,约好是在这里会面的。刚到广场门外就看见让我生气的一幕。十几个人正把玫瑰和尤西娜堵在一个墙边,明显不是好事。

  眼看着两个人向她们逼近,我赶紧冲了过去。一把推开那个准备向玫瑰下手的家伙。我还没说话外边一个看来是老大的家伙先说了起来:“呦喉,哪来的小子啊?还想英雄救美不成?”

  特瑞突然出现在那家伙后面一只手像抓篮球一样捏着那家伙的脑袋把他提了起来。“你说我们想干什么?”特瑞他们也有随身翻译系统,交流不成问题。

  旁边的几个家伙想救自己的同党,可惜特瑞的身材实在是太夸张,站在那里简直像头北极熊,旁边的人都被他三两下划拉到一边。那个被提着的家伙还在一个劲的怪叫:“你们不想活啦?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我不知道你什么人,不过我想让你变成残疾人。”尤西娜上去一脚正中那家伙的命根子,疼的那家伙叫的跟杀猪的一样。

  阿修福德他们几个也都走了过来站到我们旁边,那边的人中一个家伙站出来道:“不要以为你们是老外就可以欺负我们中国人,我们不怕……啊……”那家伙的声音越来越小。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一支巨型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我晕!“特瑞,我说了别拿枪,这是中国。”我赶紧把他的手按了下去让他把枪塞回了衣服里。特瑞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什么意思。

  “你们有枪?”对方人群中一个家伙突然扯开嗓子大叫道:“快跑啊!有恐怖份子啊!有外国间谍啊!有……”那家伙突然晕倒,只见尤西娜手里拿着个闪着电光的棍子。

  “还是这个好用。”

  但是情况似乎已经混乱了,除了那帮子坏蛋周围的人都开始乱跑,而且我可以肯定有人报警了,因为我已经听到警车的声音了。那个被特瑞提着的家伙此时已经缓过来了。“你们还不放我下来,警察来了,你们想死吗?”

  “我们又不是恐怖份子,为什么要跑?”特瑞根本不理睬他的叫嚣。

  “你们有枪,就这点就说不清。”

  “哈哈!你不知道我们国家有持枪证吗?我们带枪是合法的。”

  外面一个小流氓一样的家伙道:“我们老大是公安厅长的儿子,有证算个屁,还不放了我们老大。”

  对方人群中又走出一个家伙来,看起来也是个头目。“我爸是省委书记,你们实象的就别他妈装硬气,外国人怎么样?惹了老子照样整死他。”他突然指着我。“你是中国人吧?就算他们跑的掉你小子绝对活不长,得罪老子了,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一样把你抓回来。”

  后面又一个家伙走了出来:“我就不告诉你们我是什么人了,免得吓到你们。有枪了不起吗?不就小警察吗?看你们有外国人,大不了是外务科的,老子还不在乎几个警察。”说着他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信不信老子……”

  轰!特瑞终于忍不住开枪了,不过我眼疾手快把枪口推开了,那枪打到天上去了。“特瑞别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