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九章 最后的大门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九章 最后的大门

  “你以为我们想啊?”问天抱怨道:“还不都是那些怪物三天两头进攻搞的我们没有办法,不防守总不能把城市让给他们吧?再说了,这里的城市总共就四个,丢了哪个都是重大损失啊!”

  我环视了一下这个大厅道:“其实我对你们这里满好奇的,上岛之前我并不知道龙岛是这个样子的,说实话这里和以前的亚洲龙岛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

  “另类?”

  “不,不是另类,而是特别、奇怪,或者说混乱。知道亚洲龙岛什么样子吗?”

  问天摇摇头。“我们都离不开这里,大家重建的小号都是用来体验正常地区的大致感觉的,所以等级都不高更不可能有人知道那个亚洲龙岛了。要不是你告诉我们我们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其实我们知道这里是大西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么个奇怪的地方。”

  “你们不是没有离开过龙岛吗?怎么会知道这里的位置啊?”紫月问道。

  我代替问天回答了她的问题。“《零》的地图是个球体,表面时间模仿地球时间制造了时区的概念,这在以前的网络游戏中是不存在的。他们只要看下自己的系统时钟,那东西只显示自己当前所在地区的时间。拿系统时钟和现实时间一对比就可以算出这个岛的大致位置。”

  “这也行啊?”

  我回身看着问天。“其实我也有问题要问你。”

  “你问啊?”

  “一开始在山上遇到幽雅的时候我看她向峡谷里扔了个卷轴,结果整个山都踏了。当时我感觉那不是土系魔法,而是爆炸。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制造这么大威力的爆炸卷轴的?要是可以的话我希望购买你们的制造方式,或者你们可以卖成品给我,这些东西很有用。”

  “哈哈!”后面的幽雅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你以为那是爆破卷轴啊?”

  “怎么?那不是吗?”

  “当然不是。”问天回答道:“要是我们可以生产这么大威力的爆破卷轴就干脆把半兽人城市给炸平了不是更好?”

  “说的也是,但是……?”

  “那只是个启动卷轴。山谷里早就埋了**,是我们趁每周六和周日半兽人停战的时间偷偷埋上去的,今天扔的那个卷轴只是把个这些**一起放置的火焰卷轴启动而已。”

  “我说怎么一个卷轴怎么这么大威力呢!对了,如果你们不是太忙的话,我希望可以找人帮我带个路,我想那扇大门是否可以打的开。”

  “这没问题,我亲自带你去就是了。这种小战斗我们一星期打五次,根本不用指挥。”

  “那就多谢了。”真没有想到问天是个这么热情的人,本来以为他会派个人带我去,毕竟人家正在打攻城战,哪知道他居然亲自带我去。

  我和紫月跟着问天离开了那个主议事殿,跟着来的还有一大帮人,他们听说我有黄金大门的钥匙都很好奇都想跟来看看,要不是还在打仗估计城里就没人了。

  走在路上我就顺便观察了一下这个城市,说实话这个城市满奇怪的。我们现在在的这个是四卫城中的东卫城,面积虽然没有艾辛格那么夸张却也比一般城市要大的多,而奇特之处就是这个城市的构造。运动场的跑道大家一定都知道,这个城市的城墙就像那跑道一样。那两个半圆部分就是城市的真正城墙,而直线部分就是城市位于山体中的部分。再形象一点就是把一个圆形的城市一切两半然后分开在中间放座大山。这座山里没有城市建筑,城市的面积就是两边的两个半城的面积,澳门赌博网站:山里只被打穿了几条通道而已。

  穿过其中一个通道我们就到了山背后的另半个城市,到了这边我才发现这个城市的民用设施都在这边,而那一边全是军用设施,这大概是长期打仗的结果。

  出了城市后就是大片的原始森林,感觉很像热带雨林,非常繁茂。这里基本上没有路,我们就是在一些树木之间穿来穿去,有时还需要拿武器开路,感觉问天他们简直像土著居民!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双手一挥,两个半月立刻飞了出去在我们前面像割草机一样贴地飞行,那些讨厌的蔓藤和树木都被放倒,这样就好走多了。但是当我清理完树木一回头却看到问天他们一个个张着大嘴看着我发呆。“你……你们干什么?”

  “你那……两个……是……是什么东西啊?”一个玩家有些结巴的问道。

  “那是龙族的凌空刃,有自我意识而且特别锋利,怎么样?开路满合适的吧?”

  “糟蹋啊!”旁边的一个玩家痛心疾首的道。“我们这里装备非常少,怪物虽然经验值暴高却很少出装备,我这一身都是系统商店买的,你们却拿这东西当开路刀用!可惜啊!”

  被他这么一说旁边一个女性玩家也立刻凑到了紫月旁边流着口水道:“就是啊!姐姐的盔甲也好漂亮哦!”

  紫月低头看看自己的盔甲:“这不是我的盔甲,这是行会福利。”

  “啊?行会福利?”问天接过话头。“你是说行会发的?”

  紫月点头。“我们行会的盔甲都这样,属于制式装备,当然像会长那样有更好装备的可以穿自己的,不过我们会里不用行会装备的人到现在也不超过6个,大家的装备都不如这套东西好用。”

  一开始问紫月的那个白种人mm吞着口水道:“这东西真是行会人手一套吗?”

  “当然,预备会员没有,正式会员才有资格领到装备。”

  “那个……”那个mm看了一眼问天才小声道:“你们行会收不收人啊?”

  现在知道为什么世界各地的人才都喜欢往美国跑了吧?人家硬件过的硬。我们现在也一样,福利太好,看到的人都流哈喇子全想往里钻。

  紫月指了指我。“我是跟班,这事情要问会长。”

  “你到是推的干净。”我不说话不行了。

  那个mm一听紫月的话立刻凑到了我身边来。“请问下你们还收不收人啊?要是收的话带上我吧?我是战士,攻击力很强的!”

  问天始终没有说话,不过看样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脸色不太好看。心里埋怨紫月给我惹事,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又不能不处理。这个mm也是讨厌,你就算想加入也不能当着原来老板的面啊!可能是因为她是白种人,社会观念和我们不太一样。亚洲人讲究忠贞,不管是男女关系、工作关系、朋友关系都是一样。可是欧洲人不一样,他们认为人应该随性一点,工作不喜欢马上就换,夫妻不对路马上就离婚,这在中国人不能理解,他们却很习惯。眼下我给夹在中间真是难做。

  权衡利弊还是不要得罪问天的好,他是东卫城的总会长,实力背景和利用价值都远高于那个傻丫头,再说我们来了以后他一直很客气,我说要带路他就亲自来了,这个时候我当然应该倾向他一些。得罪这个傻妞无所谓,得罪大头目可就不好了。决定下来后我回答道:“我们行会的福利来源于行会强大的实力,一切的东西都是我们靠实力争回来的,所以我们收人的标准就是实力。”

  “我很有实力的,同级怪物我一对二绝对不是问题。”

  “那你一般都怎么战斗?依靠自己的速度游斗还是靠战斗力硬拼?”

  “就靠战斗力打,我的攻击和防御都是会里排的上名的。”

  “那好,我试试你的实力。”

  “行。怎么试?”

  “我单手攻你一剑,挡的住就收你,挡不住挂回去了你别怪我就行。”

  “你看不起我,虽然我不是这里最厉害的,但是想要十招之内绝对没有人可以击败我。”她到是挺自信。

  因为我说要试她大家都停了下来,问天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们,毕竟自己的手下当着自己面要求加入别人行会是满丢脸的。那个mm拿出了她的武器,那是一柄宽刃刀,看厚实程度都快赶上锤子了。让她拿刀站好,我把永恒拿在手里,红球缓慢的变化成鞭剑的标准形态。

  既然要讨好问天就不能收这个女人,说什么要一剑把她劈会城里。单手举剑平放身侧,将魔力全都注入剑身。看到永恒从一个小球变成一把剑周围的人已经很吃惊了,此时看到剑上的火焰大家更加惊讶。由于我注入的魔力非常多,剑身上的火焰不断闪烁着各色光彩而且居然冒起两米多高,周围的温度瞬间就上去了,旁边的植物叶子全都迅速的开始卷曲发黄。高温让周围的人都开始后退,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武器这么厉害。

  我突然跳了起来,挥剑从上向下一剑劈了下来。我刚跳起来的时候紫月已经转身开始向前走了,嘴里还念叨着:“哎!谁不好试找呀试!”问天就在紫月旁边,他听见了紫月的话却没有理解紫月的意思。

  此时我的一剑已经落下,那个傻妞还以为可以挡的住把,把她那柄超级大刀横在头上双手顶住刀身。我的剑本来是碰不到她的,但永恒是鞭剑,它是可以伸长的。这一剑下来剑身变成二十多米长的鞭刃直劈下来,而且剑身上的火焰迅速变大包围整个剑身,外面看仿佛我挥的是一根火焰柱一般。

  轰!所有人都感觉地面震动了一下。一大片烟雾遮蔽了大家的视线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很快我就从烟雾里走了出来。问天脸上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跟着我一起重新上路。一些好奇的人留下一直等到了烟雾散开,结果他们看到了一条宽四米长三十多米的焦黑地带,而且这里的地面都陷下来一米多深,周围的树木全都在燃烧,要不是热带雨林比较潮湿估计火焰已经把这边全都点着了。至于那个mm,当然是灰都不剩了。问天重新开始有说有笑的和我们聊着一些外面的话题,看来他对我的处理比较满意。

  我们很快就到了那个问天他们提到的幻象区域,问天停了下来指着面前的树道:“越过这棵树就是幻境了。”

  “那么说过去就能看见大门了?”

  “对。跟我来吧。”说着问天带头走过了那棵树,瞬间他就消失在树的后面。

  从我这里看过去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可是问天已经不在视线中了。我跟着穿过了那棵树的旁边,感觉好象穿越了一层水墙,面前的景象突然发生了变化。一座高耸的悬崖出现在我们面前,因为悬崖太高那压迫的气势差点没有让我又摔回结界外面去。这就是龙岛中心区最后的屏障了,果然是气势不凡。那扇传说中的大门也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巨大的黄金大门就树立在二十米以外,这个区域没有任何植物,地面都被平整的岩石覆盖,仿佛就是人工建造的地平。

  “终于到了!”紫月发出一声叹息然后突然转身催促我:“快。你的钥匙呢?”

  我拿出了那巨大的钥匙走到门边,大家也都跟了上来。站在这门边我才意识到为什么这钥匙会这么大,因为那是为龙准备的。这个门和这把钥匙的尺寸都不是人的标准,它们都是按龙的身形制造的,对我们来说确实是太大了。

  “这个……?钥匙孔在哪里啊?”我在门上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钥匙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