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七章 混乱的世界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七章 混乱的世界

  眼前雪白的世界和身后的鲜血之海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白茫茫的一片,另一个却是鲜红的世界,龙岛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怎么都跑到一起来了?

  “我们怎么办?”紫月问我。

  “不是你说一直向前的吗?”

  “可这雪?”

  “那有什么办法,总之我们一直向前就是了。或者说,我们干脆飞过去。”一招手幸运出现在我旁边。我跳上幸运的背,向紫月伸出手。

  紫月轻巧的在我手上一搭整个人就飞了上来。“走吧。”

  我拍拍幸运。“起飞。”

  幸运张开双翼纵身一跃,我们立刻离开地面。我和紫月都专著的看着前方看着地平线随着我们升高,等等,地平线怎么会跟着上升呢?我们上升它应该下降才对啊!我们还没有缓过神来忽然听到幸运发出了一声:“恩?”

  轰!“喔……喔……喔……!啊!”

  刚刚蹿起的幸运虽然张开了翅膀我们却没有飞起来,这个大家伙本来摆着飞行的姿势却又掉回了地面一头载进雪地里。巨大的冲击力让幸运在地面上向前滑了出去。幸运的嘴巴似乎卡到了什么东西,结果身体猛的一顿身体因为惯性飞了起来向前做了一个前滚翻。我和紫月本来是站在幸运背上的,这下他突然栽下来我们两个都没有反应过来双双被弹飞了出去。刚掉进雪地就看到幸运巨大的身体砸了下来,还没有冒头的我们又被砸了下去。

  幸运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把脑袋抬了起来左右晃晃以缓解眩晕,接着他开始左右寻找我们的踪迹,但是他的身下却传来极为微弱的声音。“幸运快起来!老天哪!你要减肥了,你起码有五十吨重!”

  幸运赶紧从地上向旁边滚了出去然后跳了起来,在他身下的雪中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那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脑袋。“呼!差点被你压死!”我左右张望了一下。“紫月呢?”把手围成喇叭状朝周围喊着:“紫月,你在哪里?”不远处的地面上忽然伸出一只带着拳套的手臂。“在那边。”我赶紧跑了过去。跑到那边的时候只看到平整的雪地上有个人形的坑,紫月仰面朝天的躺在里面。“你没事吧?”

  紫月推开面罩。“还有口气。”她向我伸出一只手。“拉我出来。”

  单手下去把她整个拽了出来。“这里好象是飞不起来的。是吧?”最后两个字是问幸运的。

  幸运立刻点头。“这里飞不起来,我扇动翅膀根本没有感觉到升力。”

  “那看来只有步行了!”紫月看看前面的雪地。“希望路不远。”

  没有办法的我们最终只能是骑着幸运前进,这里的雪太厚,夜影那样四个踢子的会往下陷,钢爪的身高也不足以在这么厚的积雪中行走,最终还是骑着龙比较方便。

  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前进了没有多久我们又停了下来,前方的道路没有了,一道高高的悬崖阻挡了我们的去路。悬崖的两侧一直向外延伸,显然是环绕整个岛的,想绕过去是不可能的。在崖壁上本来是有个通道的,但是现在这个通道已经完全被冰封起来了。通透的冰层能见度很好,我们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个通道中的冰层里封冻着一些东西。那是几条巨龙和一些奇怪的生物,里面还有不少人,或者说是类人形生物。离我们这里最近的一个牺牲者距离冰外只有不到两米,看样子这是个人类女性,年龄大约20岁左右,欧洲人种,职业大概是祭祀。看表情她是知道冰封即将发生的,因为她的动作显示她正在努力逃跑,不过很可惜她跑的慢了那么一点,只要再多两米她就是另外一个命运了。

  幸运走过去用爪子试了试冰的硬度,结果只刮了点冰花下来,连做一杯糖水刨冰都不够。

  “这么硬啊?”紫月吓了一跳。她也是有龙的,龙爪的锋利程度她是知道的,即使是金属被刮一下也不该只有这么点痕迹呀。

  “你们退后,我用龙炎试试。”幸运让我们闪开后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对着冰墙喷吐龙炎。炽热的火焰从幸运的口中射出,火焰喷在冰壁上声音像喷气机的引擎。幸运这一口龙炎喷了足有一分钟,喷射一结束他就开始猛喘气。我和紫月重新走回来观察冰壁,但是让我们失望的是冰壁上除了一处很小的凹陷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要是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就是喷到后天也过不去,再说幸运也没有能力长期维持龙炎喷射啊!

  幸运喘着气道:“你们另想办法吧!我是不行了!”

  “要不然我们实验下从上面翻过去?”

  我抬头看看上面,二百多米的高度似乎也不是不可逾越,但问题是冰层不止阻挡了通道,连崖壁都被厚达一米的冰覆盖了起来。本来还有些棱角的崖壁现在被冰层覆盖,结果变的非常光华,别说翻过去,能不能爬上去都是问题。

  “这冰层这么滑,我们要怎么爬啊?再说现在又不能飞。”

  “你的挂钩呢?”

  “你说龙筋索啊?这些冰硬度太高,落差又这么大索头卡不牢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好吧。”

  我把龙筋索挂上复仇者,抬手对准崖顶。发射动力调到最大,一扣机簧。嘭!伴随着震动声我的右臂一颤,龙筋索飞速的飞了上去。索头向上飞了一段距离后速度明显下降,主要是这里风太大,要不然二百米是肯定能射上去的。

  咔啦一声,索头准确的命中崖顶的突出部分。我拉了两下实验下是否牢固,结果一次就掉下来了。没有办法,只好重射。结果依然,二次三次尝试均告失败。第四次到是卡住了,拉了两下没事,可是我刚爬上去几米索头又掉了,还好我还没有爬多高。

  “你也看到了,这样是不行的。除非我们再高一点,距离顶端不超过50米的距离下复仇者才有足够的力量把索头射进这么坚硬的冰层里。这些冰的硬度比钢铁还要可怕,200米的垂直上升后索头就没有动力穿透这么硬的冰了。”

  幸运看看上面忽然道:“主人,要是我们把你拖起来,你看差不多吧?”

  “对啊。早怎么没有想到啊!”

  首先让让坦克垫底,反正他壳子硬,站在坦克的背上就已经有十多米高了。坦克站好后幸运和瘟疫一起站在坦克的背上。虽然幸运的身长就快一百米了,但是龙不是人,他的身长大部分是尾巴和脖子,实际上龙就是站起来也不会太高。两条龙的蹲坐在坦克背上,这样他们的肩膀高度已经有五十多米了。紫月召唤出一个泰坦站在两条龙的肩膀上,另外一个泰坦站在这个泰坦的肩膀上。我们两个坐在最上面的泰坦的手上。他把手举到头顶后我们距离崖顶还有大约七八十米高。

  紫月目测了一下距离道:“这大概还有七十多米,够不够啊?”

  “够不够也就这样了,我们的魔宠又不是马戏团出来的,再多他们就要倒了。”

  “说的也是。”

  其实我和紫月的魔宠加一块堆到200米绝对不是问题,他们的力量也足够,可是这个技巧就不行了。要一个叠一个的堆这么多层,不是光有力量就行的,要不然我的四条龙落起来就快到顶了。

  瞄准了一块比较突出的岩层,猛的一动机簧,嘭,飞索直冲而上。这次的声音很明显,咔的一声索头没入了冰层中。我和紫月一起挂在上面试了下,还好,没有松到的迹象。让紫月抱紧我,然后控制飞索开始收线,我们两个立刻被拉了上去。

  一直到达顶端后让紫月踩着我肩膀爬上了崖顶,但是我却不太好上。紫月先把崖下她的两个泰坦收回,然后在上面召唤一个出来。那个泰坦在崖边一伸手就把我捞上去了。

  收回各自的魔宠后我们再观察这里,眼前的情况让我们有些蒙。不远处浓厚的迷雾完全的遮挡了视线,所有目力所及区域都是雾。而这个悬崖的崖顶实际上只有100米宽,上面非常平整,完全由冰覆盖着。那边的崖壁和这边一样垂直向下,深度很吓人,但是大量的白雾挡住了地面所以不知道具体有多高。

  我张开翅膀扇了两下,结果顺利的感觉到了升力。“紫月,这里好象不再限制飞行了。”

  “那我们直接飞过去吧?”

  我指指前面的雾。“这可不是好主意。”

  “你怕撞到东西?”

  “不是我怕撞到东西,而是没有办法维持方向,我们很容易走偏的。”

  “可是走路很耽误时间的。”

  “我们不是还有坐骑吗?”

  “那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先下去的好。”

  紫月这次没有让我帮忙,她直接从崖边跳了下去,然后一下把剑插进了崖壁。武器受到重力作用切割着冰层向下滑,到是正好稳定了下落的速度。我就方便多了,张开翅膀跳就是了。稳稳的飘到紫月旁边和她用一样的速度向下落,雾气太重我们根本看不到地面。

  “你不觉得冰层越来越薄了吗?”我问紫月。

  紫月看了看崖壁。“说实话,我感觉温度在上升。”

  “那就是说下面也许不是冰封地域?”

  “我想是的。”

  周围的情况果然验证了我们的猜测,崖壁的冰层突然消失,剩下的只是岩石,而且空气的湿度在逐渐增加。很快旁边的崖壁上开始出现一些绿色的苔藓类生物,再往下就开始出现粗大的藤条,紫月已经无法这样下降了,我干脆的把她拉了过来并加速下降。

  很快雾的颜色开始变暗,我知道这是到地面了。果然,迷雾后面就是地面了,我们两个平缓的降落在地面上。脚踏实地的感觉好事要比空中好点,但是地面的质感稍微差了点,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好象冲气软垫一样。

  “啊!”紫月突然叫了起来。“你降落在什么东西上了?”

  “啊?”听她这么一喊我立刻低头看,结果吓了我一跳。我居然站在一个灰褐色的生物上面,难怪感觉不太一样。

  这个怪物的造型就像一只巨型蚯蚓,而且样子非常恶心,属于那种看了就不想吃饭的造型。紫月一个小跳从怪物身上跳了下去,我还没有来及下去怪物已经先反应了。只见它的一头向蛇一样立了起来,接着那个头转过来对准了我。

  我从怪物身上跳了下去,怪物的头跟着转了过来始终对着我。“这好象是某种食腐动物。”我对紫月道。但是我刚说完,那个怪物的头部突然伸展开来露出里面一圈尖锐的牙齿。在这圈牙里面又伸出了一个恶心的红色肉团,本来以为这是舌头,但是却发现这东西上面也有一圈向外的牙齿。

  “我想这东西可不是食腐的!”紫月看着哪个怪物的大牙说道。

  “我同意……”说话的同时我已经纵身跃了起来,挥起永恒剑一剑劈下。怪物的脑袋从中间一分为二抽搐着向两边倒了下去。“不过以后它什么都不会吃了。”

  “小心。”

  随着紫月的叫声那东西又开始蠕动起来,接着它被我劈开的半截脑袋突然融化成一滩粉红色的液体,整个怪物都开始迅速融化很快消失在地面上。看来这东西一死就会融化,我还以为它会复活呢!

  我转过来想让紫月放心,结果看到的是紫月背后也爬着这么一条怪物。赶紧向紫月招手:“你后面也有一条。”

  “啊!”紫月毕竟是女人,这种恶心扒拉的东西是女人的天敌。

  本来那东西一直昂着头没有露出牙齿,紫月这么一叫它立刻把尖牙露了出来并且向我这边扑了过来。这东西的动作比想象中灵活的多,我来不及过去救紫月,只好控制背后的两个半月飞了过去。喀嚓喀嚓,切肉的声音中怪物断成三节掉在地上抽了一阵就不动了。

  “吓死我了,这里太恶心了!”

  “几只虫子而已。”我看了看星瞳的显示。“森林原虫,493级生物,不是很高啊。”

  “可是太恶心了!”

  “那你就不要动手,我来处理就好了。”正说着我又看到一只这种东西伸着脑袋爬了过来,但是还没有靠近我们就被半月切成了碎片。“看来这里就是虫子窝,我们最好还是快点离开这里。”

  “同意。”紫月别说碰,看到这些东西她就浑身不舒服。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些东西,长的丑就算了,还那么恶心,而且还有一股恶臭味,是人都不想靠近这东西。主要是有女性在这里,我不上总不能让紫月上啊!

  紫月率先离开这里,但是当她拨开树丛后又退了回来。一只身长接近一米的巨型昆虫从后面爬了出来。这东西全身都是铁灰色,脑袋长的像天牛,6只大眼睛闪着红光,脑袋前面还有一对大钳子。它的身体上有一大排腿,很像蜈蚣,但是蜈蚣没有这么奇怪的脑袋。在这只虫子后面跟着一只更加奇怪的虫子。这个虫子长的像蟑螂,但是它用最后四条腿站立行走,上身居然是竖起来的,而且它的两只前肢长的像两个螃蟹钳子。

  紫月一步步退回了我身边。“我们好象遇到麻烦了!”

  “我知道。”我安慰紫月。“情况还不算糟糕,看,至少它们都不会飞。”

  几乎在我刚说完,空中就突然出现了轰炸机一般的嗡嗡声。一只只灰色的不知名怪物先后出现在我们附近。这些东西的脑袋有些像人,但是眼睛很大,而且它们的下颌是两半,可以左右打开,那切刀一起的口器显示这东西也是吃肉的。除了这个特异的脑袋外这东西还有个类似人类的身体,不过比人小的多。在这个身体上有6肢,上面两个都长着带有四指的手掌,最下面的那对好象是专门用来走路的,没有手指却长了一个钩子。在这东西的背后有两对苍蝇一样的翅膀,嗡嗡声就是它发出的。这些怎么看都很像苍蝇的家伙身长大约一米,样子也很吓人。

  紫月看看这些飞行怪道:“你的嘴真灵。”

  我尴尬的笑笑。“纯属巧合。”

  “有什么好办法吗?”

  “有。”我猛的一展翅膀,片片银色和彩色的羽毛落了下来。

  对面的怪物们似乎被我的举动刺激到了,所有的怪物突然同时发动了攻击一起冲了上来。一只飞行大苍蝇直扑紫月吓的紫月连连后退,结果却被一根树腾给绊倒了。眼看着怪物就要扑上去了,突然银光一闪,一只钢铁银蜂把大苍蝇撞的倒飞出去摔进了怪物堆。苍蝇怪的翅膀被泥土粘住一时爬不起来,旁边的一只蚯蚓怪一口把它吞了下去。这些家伙居然互相吃。

  我背后的血蝴蝶和钢铁银蜂纷纷飞了出来,这下就可以一对一的打了。钢铁银蜂虽然没有对方大,但是钢铁音蜂本身是以水银形成的,质量大而且不怕小伤。只要不被腰斩任何伤口都可以迅速恢复,反正它们本来就是一团水银。

  血蝴蝶的毒雾对这些东西效果不好,它们全体改用弓箭反击。双方数量相当,战斗力也基本差不多。我们这边优势是配合好,怪物们胜在援军不断。

  空中钢铁银蜂和变异大苍蝇上下翻飞乱成一片,不时有战败的个体掉下来。钢铁银蜂只要死亡立刻就会变成一团水银飞回来,怪物掉下来就是被同伴吃掉,有些大苍蝇甚至还没有落地就被其他苍蝇在空中肢解分食,真是惨烈!

  “小凤!浪子!”我把两只凤凰召唤了出来帮忙,这种地方的生物应该都怕火才对。

  两只凤凰一出来立刻就是漫天的火光铺天盖地的散射出去,小凤上天帮助钢铁银蜂对付苍蝇,浪子直接把森林边缘给点着了。大火中各种巨型昆虫被烧的噼里啪啦的爆炸,很多昆虫开始逃走,对火的恐惧胜过了对食物的渴望。

  紫月在我后面道:“你有没有注意这些怪物经验值好高哦。”

  “什么?我没有注意。”赶紧看了下经验显示,的确是有变化。这些小东西到是满适合练级的,容易打还高经验,可惜恶心了点,外加位置有些偏僻。“你要不要留下练会级?”

  “还是算了吧!我宁可去野外找难打的怪物慢慢砍也不打这些恶心东西。”

  “那我们想前走吧。”我向上招招手。“小凤、浪子,可以回去了。”

  “知道了。”两只凤凰先后消失,剩余的那些钢铁银蜂和血蝴蝶也都跑了回来变回羽毛插在了翅膀上。

  “你这翅膀用处满大的吗?”

  “那当然,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强大的个体,而是钢铁银蜂这种不怕牺牲的强大族群。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单纯论**强度可以说属于下等,但是什么狮子老虎鲨鱼毒蛇还不是都被人类搞的快绝种了。只有昆虫最厉害,人类拿它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看蚂蚁,它们整个族群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是重要的,但同时又是可以被舍弃的,这样的生物最难以消灭。”

  “所以我讨厌虫子。”紫月指向前方。“我们最好还是快点离开这里的好,免得一会那些虫子又回来了就不好了。”

  “对,快走吧。”

  我们两分别召唤出自己的钢爪代步,这样速度快还比较安全一些。在森林中越是走越是觉得不对,但是我们又感觉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反正没有东西阻拦我们就加速前进。

  跑了一阵我忽然想到哪里不对了。“紫月,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我们好象来过啊?”

  “不会又是幻境吧?”

  “艾美尼斯。”还是让她看比较方便。

  艾美尼斯看了下四周道:“这不是幻象,而是错位空间。”

  “错位空间是什么?”

  “错位空间就是空间发生了错位。正常情况下空间是连续的,你从a点到b点需要经过他们中间的连续空间,但是错位空间中点与点的位置关系发生了错乱。”

  “这个我明白了,但是我们要怎么离开呢?”

  “离开的方法就是顺着空间的缝隙走,一般是先侦测出最后一个错位空间的位置,然后想办法找到合适的连接到达那边。”

  “可是要怎么找呢?”

  “说实话这是不一定的,有可能能找到错位空间,也有可能根本就无法过去。因为空间的连续性被打乱了,有可能中间还有缺失环节。那就没有办法走过去了。”

  “那怎么办?”

  “建议你们绕过去。”

  “绕?从哪绕啊?”

  艾美尼斯指指上面。紫月道:“还不如早点听我的直接飞过去,你看,到头来还要上天。”

  “我不肯上天上是有原因的。”

  紫月不解的看着我。“你能有什么原因啊?”

  “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瞒你。我看过《零》的世界观设定集。”

  “上面有说到这里吗?”

  “没有。那只是基础设定,主要是决定一些主设计层面上的方向问题,没有涉及任何具体内容。当时我看到里面有一段内容说的是障碍设计。凡是重要的任务或者特殊区域都会被各种危险障碍保护起来,龙岛显然符号这个标准。在这个危险障碍的设定思路中说一般能够从地面上走过去的地方不推荐飞过去。游戏不管好不好玩,首先必须能消磨时间,要是什么地方都飞,那游戏速度就会提高,因为飞行肯定比走的快。为了起到限制玩家完成任务的时间的目的,一般能走过去的地方都会设计双重关卡。天空中的任务难度是地面的120%到150%左右,如果地面上的这个错位空间无法通过改走空中的话肯定会遇到比这个复杂20%到50%的任务。”

  “怪不然很少看你骑着龙到处飞,我每次都是骑着天火到处跑,所以每次遇到的任务都好麻烦,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我运气问题,搞了半天是这个原因啊!”

  “所以我轻易不飞,而且很多地方都有专门针对空中的保护结界,经常容易错过目标。”

  “可是现在我们不飞过不去啊!”

  “所以我在犹豫啊!”

  “这又过不去,不飞怎么办?别考虑了,上去再说。”紫月和玫瑰可是完全两种人。玫瑰干什么事情都喜欢先考虑清楚,可是紫月和我是一个性格,喜欢先干着再想。

  最终我还是被拖上了天空,紫月骑在她的长枪身上,我则骑着飞鸟。空中的雾气非常浓密,我几乎看不清路,飞鸟基本靠着回声定位和地面的生物电场在飞行,要是前面有山峰估计我们很可能一头撞上去。不过比较安全的一点就是我们的速度比较慢,到不是不想快,主要是这里的空气湿度太大,飞鸟翅膀上的燃烧室吸入大量水雾导致点火不畅,速度想上上不去只好这么慢慢飞。本来这种潮湿空气中应该让幸运这种不需要点火飞行的生物带着,可是幸运没有回声定位,在空中两眼一摸黑撞上东西都不知道,哪敢让他们飞啊!

  我把思想沉入飞鸟的思想,他是我魔宠,我可以用心灵接触感觉他的思维。进入飞鸟的思维后我立刻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东西一般。飞鸟前面的三棱锥每间隔几秒就发出一圈绿色的波纹,我知道那是超声波。波纹迅速的扩散开来撞上周围的东西,立刻一张绿色的地形图就出现在脑中。飞鸟每间隔两秒扫描一便周围,有什么东西发生变化都会被侦察到。现在可以感觉到我们正在飞跃一片森林,一些大型动物抬头向这边看了看,但是似乎不能确定我们的位置,大概它们可以听见超声波却看不见我们。

  一路飞行一路扫描,很快绿色的波纹扫描到了一座山峰,它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旁边的长枪还没有发现山峰,他品级不如飞鸟高探测距离也相对小不少。我赶紧通知紫月跟着我们爬升,紫月的长枪立刻跟了上来。

  很快我们就接近了山头,这个山还满高的。飞鸟带着我们想从两个山峰之间的缝隙穿过去,这样就不需要升的太高,现在这种环境下飞鸟爬升非常费力,所以尽量不改变飞行高度。

  一道绿色的波纹荡漾开来,山峰之间的地面被扫描了一遍,清晰的可以感觉到每一棵小草。两秒之后又一道绿色波纹散开,这次没有多大变化,但是我忽然注意到一个不对的地方。因为我们现在思想相通,飞鸟敏锐的注意到了我注意的问题,他立刻向那个地方发射了连续的高亮波纹,这是在进行集中探测。

  我注意到的是山坡后面的一个地方,那里本来在上次探测的时候是一块岩石,可是第二次探测时岩石移动了位置,而且原本岩石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坑,或者说是山洞,超声波不够清晰,不能判断深度。

  这会集中搜索居然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造型古怪的东西,旁边似乎还有一些红色的团团在活动。那些红团团是飞鸟的眼睛接受到的红外线,也就是热辐射。这些团团应该是生物,那个绿色的东西是个什么人造物体,看起来还满眼熟的样子。

  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飞鸟接收到我的思想立刻明白了那是什么。下面的东西是门弩炮,而且是大型弩炮,能打中并把我们击落的弩炮。飞鸟本来应该是上升躲避,但是现在燃烧室进水上升功率不足,所以我们选择了向下俯冲。我迅速的通知了旁边的紫月,她的长枪没有能力探测这么远的目标根本发现不了。紫月干脆从自己的长枪上跳了下来,飞鸟准确的接住了她,而那只没有负重的长枪迅速的向下俯冲去侦察敌情,澳门赌博网站:我的长枪也被派了出去。

  就在我们刚刚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那个弩炮突然开火了,我通过飞鸟感觉到一个有着三角头的巨大弩弹飞了上来,那东西后面好象还拴着绳子。

  “抓紧。”飞鸟一个横滚俯冲猛的扎了下去,在几乎撞到山体时我们才突然拉平,飞鸟用精湛的飞行技巧贴着地面飞了过去。那支弩弹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打不中目标。

  但是,出乎意料,那只弩弹忽然在空中爆炸,一张大网兜头罩脸的盖了下来。看那网眼的大小就是对付大型生物的,飞鸟出奇的猛的把自己变成垂直上升,在这种水环境下他这样飞的消耗是非常大的,我明显看见飞鸟的翅膀后面拖出了四条青蓝的烟雾,和旁边的白雾明显不一样。

  垂直爬升的飞鸟迎着网飞了上去,按说这种网挂到飞鸟这种体积的生物是绰绰有余的,但是飞鸟提醒修长,只有一对翅膀比较宽。当我们冲到网旁边时,飞鸟猛的把翅膀一弯抱在自己身上,整个飞鸟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导弹一样,出溜一下就从网眼里冒了过去。这个飞行技术恐怕巨龙看到都要头疼。

  另外两只长枪都已经发现了目标,他们立刻开始了攻击,这么远我都听到音波炸弹的声音。飞鸟钻出了网眼之后突然出了点问题,他的翅膀上突然开始冒黑烟,估计刚才强行上升伤了翅膀。我直接在空中召唤出幸运,然后和紫月跳了过去,飞鸟被收回空间内修养。幸运带着我们迅速下降,紫月也迅速的把天火召唤了出来。两条龙一先一后的落地,天火跟着紫月连紫月的性格都学会了,下来之后直接就冲到那个洞口把嘴巴对准洞里灌了一个龙炎。

  山体上的好几个地方同时冒出了火焰,看来这个洞还有不少出口,真是狡兔三窟。我和紫月落地后也立刻跑了过来,山洞口上的弩炮早就烧成一堆废铁了,旁边还有几具冒着烟的焦尸。

  “这好象是半兽人。”紫月用脚踢翻过来一具尸体看了看后做出判断。

  我从尸体脖子上拿起了一串项链,这东西是半兽人和强兽人的最爱,小石头雕刻的骷髅头以兽筋串成的项链,做工到是不错。“半兽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我怎么知道!龙岛只有你去过一次,我又没有到过龙岛。亚洲龙岛也这么奇怪吗?”

  “不,亚洲龙岛虽然很奇怪但是总体来说非常美丽,而且很多生命,这里却是乱七八糟什么怪物都有,我真的被搞糊涂了。”

  “要不要抓个半兽人问问?这些东西有智慧的,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也不一定啊?”

  “这到是好办法。可是我们要怎么抓啊?”我指指地上的焦尸。“洞里就别想了,有也和这个一样了。”

  “那也要进啊!说不定有暗门什么的。”紫月一边说一边已经向洞里走进去了,我没有办法只好跟上。

  “等等我。”

  进入洞里之后紫月点起了火把,她不象我有夜视能力,常备火把是一个玩家的正常选择。这个洞不是天然形成的,洞里只经过简单的处理,很多地方都是高低不平,只不过一些棱角都被去掉了而已。

  “这看起来不象半兽人城市的连接通道,应该只是单纯的军事哨站。”我在观察了隧道的情况后说道。

  紫月没有接我的话而是问道:“你没有听见吗?”

  “听见什么?”我伸长耳朵努力的听着,好象确实有声音,但是听不太清楚。“是不是风声啊?”

  “怎么会是风声呢!”紫月继续开始向前走。

  随着我们越来越深入,那个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这是一种非常有规律的咔哒咔哒声,听起来是某种机械在运转发出的声音,而且这是一个落后的木头建造的机器,因为我还听到了木材因为承受重量而发出的那种吱吱嘎嘎的声音。

  继续深入,我们前面隧道忽然扩大成为一个房间,这里的墙壁上插着火把,声音就是这里发出的。一台相当巨型的简单机械出现在我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