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六章 古怪龙岛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六章 古怪龙岛

  “接小月?这么说我们是要去龙岛了?”

  “那当然。”

  “太好了。早上她还说龙岛地方小想出来呢!”

  “月姐,你们姐妹很像吗?”后面开船的mm问紫月。

  “那当然。我们可是双胞胎。”

  另外一个mm道:“我还以为你和会长是双胞胎呢!”这一说后面的女孩子都笑了起来。

  “哎!我这个领导当的真惨!都是平时对你们太好了,看来以后要严加管束。”

  “哈哈!谁叫你把我们行会搞的都是女孩子的。”掌舵的mm开玩笑道。

  另外一个操作轮机的mm也打趣道:“就是,害我们想找个帅哥都不方便。哎!资源短缺啊!”

  “你就为这啊?早说啊!下次带你去和别的行会搞联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我也乐的和她们开玩笑。

  大家说说笑笑旅途就不觉得无聊了,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这一路上也不算是完全风平浪静,中途遇到了几艘英国人的战舰,对方老远就开始开炮,我们都不搭理他,这么远打的中才怪呢!我们是高速侦察舰,轻易的甩掉了追兵。海图员测量个一下方位报告说我们已经到了目标区域,现在就开始漫无目的的乱绕了,龙岛在外面是看不见的,不进入幻象区无论如何也看不见。抱着一线希望让艾美尼斯试了试破除幻象,但是显然龙族的群体幻象艾美尼斯也无能为力。

  无奈只好老老实实的用眼睛找。还好我们行会的守护兽比较全,长枪飞的快,钢爪是水中健将,凤龙会空间跳跃,三种都可以帮忙找东西。紫月把自己的巨龙天火也给派了出去帮忙寻找龙岛,我的魔宠当然不能闲着,会飞的会水的都出去帮忙,这样就可以覆盖好大一片区域了。反正龙岛不会太小,大家摆出一公里一个的间距开始拉网式推进。

  走的好好的,我们侧面一个mm的长枪忽然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紧跟着它旁边的天火也消失了,我们立刻明白发现岛屿了。果然,天火和那只消失的长枪又突然出现在那个位置上,紫月立刻叫道:“找到了。”

  舵手立刻一打舵轮,快艇猛的一甩头冲了过去。收起召唤生物我们进入了那片区域,那感觉仿佛穿越了一道水墙。穿过水墙之后眼前不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距离我们两公里外就是一座岛。说是岛其实可以算是陆地,因为它的面积实在是有些夸张。这里显然有压缩空间,岛的面积绝对不止外面看起来那么大,龙族似乎很擅长这种技术,上次在龙族墓地遇到的那个保护尸骨的三层压缩空间就是类似装置。

  随着船的接近我们才发现岛比看到的还要大,这里的感觉仿佛是空间都错位了,原本看起来只有两公里的距离居然实际长达十几公里,我们的船跑了半天才到岸边。

  “快看那边。”一个mm指着岛的上空。“那是龙吗?”

  只见遥远的岛屿中央位置几个小黑点在上下翻腾,似乎是一些大型生物在移动,估计是一群巨龙。看样子我们找对地方了。回身对后面的操纵船的mm道:“靠上去。”

  快艇很快的接近岛屿,但是我们没有靠上岸。龙岛外的沙滩非常平缓,离岸边还有三十多米船就搁浅了。我们的快艇吃水才一米多点,这里的沙滩实在是太平缓了!

  我带着紫月跳下船,把幸运放出来让他把船运到岸上放好,船上没有人放在岸上比较安全。我们6个人徒步上岛,几个mm除了紫月全都被海岸边的美丽风景迷住了,洁白的沙滩清澈的海水,龙族真会找地方。

  “你们四个是想在这里晒日光浴还是要跟我进岛?”

  “我们都学的辅助职业没什么战斗力,你带着我们还累赘。还是你们两个上岛吧。不用管我们,这里这么漂亮住了十天半个月的也无所谓。”

  “那好吧!你们不要乱跑,有事情就似聊联系,这里是岛,私聊应该是可以用的。”

  “那我们先走了。”紫月先一步走向沙滩后面的森林。

  我跟着进入了森林,迅速追上紫月。“你实验下私聊,看看林月在不在?让她出来接我们不是方便些吗?”

  “好的。”紫月打开似聊,我也打开了似聊开通三方会谈模式。

  紫月的声音立刻出现在我们的耳边。“姐姐?紫日?你们怎么能接通似聊的啊?”

  “我们已经到龙岛了!”

  “什么?你们到龙岛了?在哪啊?”

  “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是龙岛的外围。你不是可以变身吗?围着岛飞一圈,我们能看见你。”

  “不行啊!我要是能围着岛飞早就不在岛上待着了!”

  “啊?为什么?”

  “龙岛是分内外岛的,我这里是内岛,你们那里是外岛。我出不了内岛,这里整个被结界封闭了。”

  “那外面的结构你知道吗?起码要告诉我们怎么走啊!”

  “我都出不去怎么知道怎么走,你们快点试试啊!我都在这里憋了这么久了,你们快把我救出去啊!”

  我插进来道:“林月,我们会试着进入的,但是你也不能闲着。现在给你个任务,多拉些人,就说你的人来接你了,问他们有没有想出去的。就说我们行会收人,他们愿意加入最好,不加入的话也可以,但是要给好处才能带他们离开。”

  “行,这个我来办,你们快点过来就是了。救我出去我至少可以说动我在这里认识的几个朋友加入你们。”

  “那太好了,我们马上就来了,你等着吧。”

  切断私聊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始前进,真没有想到龙岛居然还分内外岛。林子里路不太好走,我们召唤出钢爪代步,反正他比我们跑的快。这一路除了参天古树就看到些不知名的植物,始终没有遇到任何的怪物,难道龙岛的怪物都被巨龙清理干净了?

  “那是什么?”紫月忽然发现了一个东西在前面的林子里晃荡。

  我注意看了看。那东西看起来不大,应该不是龙。树木太多看不清楚,但是好象的确是某种类人生物,而且动作很奇怪,看起来就像僵尸。“我怎么觉得像僵尸啊?”

  “不可能啊!龙族一向不喜欢死灵生物的,怎么可能让僵尸在自己底盘上乱晃荡呢?”

  “所以我才奇怪啊!我们还是靠近看清楚点。”

  走近了那个黑影我们吓了一跳,那居然真的是僵尸,而且腐烂的很厉害。它现在正在那里漫无目的的左右晃荡,但是当看见我们之后它立刻扑了过来。我直接把永恒变长,用剑上的火焰轻易的把僵尸烧成了灰烬。虽然解决了僵尸,我们的问题却没有解决。龙岛怎么会出现僵尸呢?

  继续向前,走了不超过20米,我和紫月同时站住了。我们周围的树木居然在这里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从这里开始向岛内的方向所有的树木都是灰黑色的,而且很多大树以异常的姿态扭曲生长着,那样子一看就不正常。这样看来整个龙岛外围的生机盎然和这道分界线里面的恐怖气息完全不搭调啊!龙岛怎么会是这样呢?看着前方黑暗阴森的森林和背后绿意弥漫的森林,这简直是两个极端啊,龙岛到底怎么了?

  “我们还要继续向前吗?”紫月问道。

  “当然。”我肯定的点点头。“不过是段黑暗区域,还不能阻挡我们。其实对我来说光明祭祀比僵尸更吓人。”

  “忘记你是黑暗出身了,那我们继续向前吧。”

  我们两个深呼吸两口空气之后开始指挥钢爪向前移动,随着深入森林,周围变的越来越黑。本来周围生长的还都是些灰色的普通植物,和外面的植物只是颜色不一样,但是慢慢的周围的植物开始转变成一些奇奇怪怪的植物。这些植物都有几个共同特点,比如说它们全都有红色的斑纹,而且几乎每一株植物的表面都覆盖着黑色的半透明黏液,看起来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在远处的林木间我们甚至可以看到明显的黑气在晃动,这么诡异的环境到底是怎么搞的呢?

  继续向前一段路后我们周围开始出现大量的僵尸和骷髅,但是这些都是低级死灵不应该出现这么严重的黑暗气息啊!黑暗神殿的死灵气息也不如这里这么强烈啊!又走了一段忽然森林消失了,我们退后森林恢复,向前,森林再次消失。又是个幻象!龙岛就这些东西多。没办法,把艾美尼斯叫出来帮忙看看情况。

  艾美尼斯只是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是个遮断幻象,没有什么。森林就到这里结束了,那些死灵都是真的,这边的树木也是真的。前面的森林是假的,是用来遮挡视线不让人看见后面的那个建筑用的。”

  “建筑?”

  艾美尼斯单手一抹,前面的森林幻象立刻消失,一座巨大的山壁以垂直的角度直插云霄。而这个山壁上有一个大门,其实应该说是某种地下建筑的入口。从这个入口的样子看比较像黑暗势力的风格。

  “这上面能上去吗?”紫月看看崖壁。

  艾美尼斯摇摇头。“上面被结界封闭了,就算飞上去也没用。”

  “那就只好走这里了!”我收起艾美尼斯后带头走近那个入口。

  面前的入口宽度在5米左右,高度约4米,虽然对人来说比较大,但是骑着钢爪进入确实有些不方便,无奈只好把钢爪收了起来改成徒步前进。入口是用普通岩石建造的,没有任何装饰,也没有文字之类的东西,甚至连个花纹都没有。通道内部和外面一样完全是石制的,不仅相当宽敞而且还挺亮的。光线是通道两侧墙壁上的火把发出的,这些火把就是一个个的骷髅头,火焰就是从这些头骨的眼睛和嘴巴里喷出来的。比较奇怪的是这火焰是白色的,亮度很高,好象是专门为照明准备的。

  “这里是不是太阴森啦?”紫月虽然性格男性化,但她毕竟是女人,看到这个情况还是有些害怕。其实不止是她,我都有些心里毛毛的,这个地方的气氛实在是太适合演恐怖片了!要是在墙上挂个内有恶鬼的标牌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的。

  向前走了一段之后紫月拉住我道:“你听。什么声音?”

  “好象是水的声音。”我们继续向前走,声音越来越清楚。“好象就是水声。”

  “不对吧?这声音听起来不象水啊!怎么感觉听起来粘呼呼的啊!”

  “不知道,到前面就知道了。”

  我们继续向前走了一段之后忽然一道石门挡住了去路,但是当我们接近门边时石门忽然自己升了起来把我们吓了一跳。石门升起后,里面的景象更加吓人。门后是一个圆形的房间,直径大约18米。整个房间的地面都比我们这里要低,我们要下几级台阶才能到房间里。而让我们惊讶的就是这个地面,它现在完全被红色的液体浸泡在下面,所以我不知道和我们这里的落差到底多大。这些红色液体相当粘稠,而且有刺鼻的腥臭味,很明显这是鲜血。

  房间中心有一个圆形的平台,直径大约6米左右。圆台高出血液表面一米多点,有台阶连接到房间的地面。在这个圆台上放着四根两米高的石柱,每个柱子上都有一个骷髅头的浮凸雕像,血液就是从这四个骷髅的嘴里流出来的。

  这四个骷髅头是互相背对的,也就是说他们都是面朝外的。每个骷髅面对的方向都是一道门,其中一个面对的就是我进来的这道门。在那个高台中心也有一个石台,不过这个要小一些。小石台直径还不到半米,高度也就一米多点。在这个小石台上面放着一面镜子,黄金打造的镜框成圆形,在圆镜的直径线两端各有一个转动轴连接在一个月牙形的底座上,而这个底座也是可以转动的,这样这个镜子就可以像探照灯一样随意转动了。在镜子的正上方天花板上有个光源,一道红色的光线垂直射了下来照在镜子上之后又被反射到我们这边来,不过因为角度问题我们看不见它照到哪里了。

  我首先试探着走了下去,几级台阶之后直接就走进了血水里。感觉血液比水阻力大很多,迈步都很辛苦。紫月本来觉得恶心,可是又不能停在这里只好跟上来。我们刚走下台阶身后的石门轰的一声自动关上了,紫月紧张的冲回去,但是门又开了。实验了几次确定这不是封闭我们的机关而是自动门,有人靠近就会自动打开。

  在房间里绕了一圈结果发现另外三道门全都打不开,真是郁闷。回头再来看中央的这个平台觉得这上面还有些问题。走上平台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那面镜子,它反射的红光正好照在我们进来的那个方向正对大门的骷髅石柱的背面,而且那个被照射的地方刚好是块圆形水晶。我们看了下另外三个骷髅石雕后面,也都有水晶。

  “光线照在我们进来的那个方向的水晶上,就只有那个方向的门可以开关,是不是想开哪边门就要光线照射哪边的雕像啊?”紫月问道。

  “大该是吧!我们来实验一下。”我走上去抓住那面镜子开始转动它。随着镜子的转动折光也自然的跟着转动,当它落在另外一个水晶上时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变化。紫月跑到那个光线照射的雕像那个方向的门边上却实验一下,结果那道门果然自动开启了。看来是开哪边门机要照哪边。“紫月,我们要走哪边啊?”

  “从刚才开始我们好象一直走的是直线,我们要去的是岛的中心,我觉得应该走对面的门。”

  “那好,我来把它转过来。”搬动镜子重新照射我们进来的那个门对面的石像后面的水晶,然后和紫月一起来到门边。石门哗啦一声升了起来,果然是这样用的。

  这道门后面居然是个斜坡,而且是向下的。门两边有两个骷髅头浮雕,这两个浮雕骷髅也在向外喷吐着鲜血,血水顺着斜坡一直流向远方。

  “这个……好象不太对吧?”我看着那个斜坡道。

  紫月也看了看道:“我也觉得好象不对,不过既然打开了,试试吧?”

  “那好吧!就听你的,试试。”

  我们走进门内的斜坡走廊,大门关闭后两侧墙壁上的血水喷泉突然增加了十几倍的流量。本来这里就是斜坡,现在突然出现这么大量的血水我们哪站的住啊。只感觉脚底下一出溜我们两个一起摔倒被血水夹带着顺着斜坡向下冲。

  通道的是越变越窄,血水就逐渐汇聚变的很深,而且坡度好象也增加了,血水的流速越来越快。虽然不知道这条路对不对,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要是这条路错了,想原路返回恐怕是不行了。

  随着血水流向前冲了一段之后忽然感觉失重的感觉才发现我们从一面墙壁上的通道口喷了出来。

  “啊……!扑通!”随着由远及近的叫声我和紫月先后入水。

  过了好半天我才从血水里冒出了脑袋,紫月跟着从十几米外冒了起来。回头看看简直吓了一跳。我们身后是一面几百米宽一二百米高的墙壁,墙壁比较靠上的部分有一排十几个方洞,我们就是从其中的一个洞里飞出来的。这些洞里现在都正向外喷着血水仿佛十几道血瀑布。在这些血瀑布下面就是我们现在泡在里面的是一个和墙壁一样几百米宽的正方形血池,大量的血水在这里聚集。刚刚从那么高的地方冲下来我们都没有碰到底,估计这个池子深度也不少于10米。

  我看向墙壁的另外一面,那边再过去几十米就是岸了。岩石砌成的岸边很像澡堂的池沿,不同的是我们这里全是血水。这里空间大,我干脆把幸运召唤出来直接把我们都拉到了岸上去,幸运非常不喜欢这里的味道,把我们救上来就主动要求回空间里去,没办法只好再把他收回去。

  紫月刚刚泡在血水里不敢说话,生怕不小心把血搞到嘴里,这会上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回去我一定要小月把那个龙缘限量版的香水让给我,为了她我可是倒大霉了!”

  “谁叫她是你妹妹呢!”

  “我只比她大十几秒。”

  “那也是你大。”

  “早知道当初让她先出来就好了!”

  紫月一句话把我给逗笑了。“这还有自己决定的啊?”

  “反正回去找她要报酬。”

  “行了行了,快点走吧!”

  我拉着紫月向房间里唯一的一道门走了过去,穿过这道门之后简直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搞的我以为自己不正常了。

  “这……这是什么啊?”紫月看着面前白茫茫的一片彻底傻了眼。

  我们推开大门之后看到的居然是一大片雪地,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过来让我们明白这不是幻象。我和紫月都不约而同的把面罩放了下来,这实在是太冷了,不封闭盔甲就要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