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二章 原来是棵树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二章 原来是棵树

  玫瑰推推我然后指了下我们身后的大树,我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那棵大树,难道把我们耍的团团转的是这棵大树?回身走到树下试探性的问道:“你就是操纵机关和我们作对的那个家伙?”

  “英雄!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伤害我!”大树居然真的传出了声音。

  我惊讶的后退看着这棵大树。“你……你……你是棵城市之树?”

  “原来英雄知道我的身份啊?”

  晕!还真的是棵城市之树。怪不然这家伙可以像指挥身体一样操纵整个神殿所有的设备。“你怎么会被种在这里了?这里的主人呢?”

  “主人从这里完成之后就没有再来过这里,而且我计算认为主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去世好几千年了!”

  “啊?你这算什么回答啊?再不老实当心我劈了你当柴火用!”

  “英雄你别激动,情况是这样的。我的主人是个神级魔法师,身为一名有实力的操法者,主人很自然的有很多奇怪的习惯。当然,他也有所有法师共同的爱好——喜欢安静。所以,主人建立了这个神殿。其主要作用就是把一切干扰隔绝在神殿之外。”

  “如果是这样,那么只需要一座高级法师塔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了,为什么要建造这么一个庞大的建筑呢?”玫瑰可是很精明的,想糊弄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城市之树不慌不忙的解说道:“是这样的。主人在研究了很多魔法之后认识到一个基础定律,那就是能量守衡定律。一个魔法在使用中无非就是把能量从一种形态转化为另外一种形态,而法师们希望达到的目的无非就是这些能量转化中的幅产物。比如说闪电魔法,一个法师使用它并不是单纯的想要放出电流,他的真正目的是以电流产生的高温来伤害目标。主人研究了这些法师使用魔法的原理,并且钻研其本质。最后他得到了一个发现。”

  “这和他建造神殿有什么关系?”

  “关系很大。因为主人的研究中发现了使用魔法只要有适合的条件就可以做到,并不一定需要法师。比如说魔法卷轴就是这么个东西,虽然大部分卷轴需要一点点魔力来启动,但是主人发明了一种不需要启动魔力的卷轴。这种卷轴甚至可以由一种没有智力的低级生物或者是没有生命的定时装置来启动。”

  “这有什么啊?”我完全不明白这个发现和神殿有什么关系。

  玫瑰却点头道:“也就是说你主人发现了使所有生物都可以使用任何等级魔法的方法?”

  城市之树回答道:“是的,就是这样。”

  我转而问玫瑰。“这有什么特别的吗?”

  “当然特别。”玫瑰解释给我听。“情况很简单。那些法师在人类中有着很高的地位,而那些天使和恶魔比人类强的就是他们几乎每个成员都是****师。可是这位法师的研究却存在严重问题,他打破了平衡。任何生物个体都可以使用相同级别的魔法,那么实力将仅仅取决于个体数量。在这个游戏的世界设定中天使族就是光明神族,他们和恶魔组成的黑暗神族争夺世界的控制权。可是一旦所有生物都可以使用任何高级魔法,那么天使和恶魔都会变成普通生物。个体数量最大,繁殖能力超强的人类很快就会把天使与恶魔消灭干净。如果你是统治者,你会怎么想?”

  “当然是把这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技术扼杀在萌芽状态。”我立刻明白了。“哦!我明白了。怪不然你的主人要躲起来,原来是遭到光明与黑暗神的联手追杀。”

  城市之树继续道:“所以主人不可能单单依靠法师塔就隔绝外界的干扰,他需要一座连光明于黑暗神殿都不能或者不敢进入的建筑来隐藏自己。”

  我接下去道:“所以他建造了一座大地母神殿。大地母神是创始神之一,天使和恶魔不过是自封的神,实力方面还有巨大差距,所以没有谁敢动大地母神殿的主义。”我顿了一下继续道:“即使是假的大地母神殿。”

  “英雄果然聪明。”这棵城市之树果然是年代比较久远,居然会拍马屁,都说人老成精,我看树老也差不多。

  “那么你的主人后来怎么了?”

  “主人后来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邀请去研究什么东西,然后就一去不返了。那次离开之后到现在已经有数千年了,我估计主人大概是遇到了不测。”

  玫瑰忽然道“对了,一开始袭击我们的那个魔偶呢?”

  “女英雄说那个最后的双层魔偶吗?”

  “对。”

  “它遭到了重创,勉强支撑着回来就不行了。”

  “那残骸呢?”我可是比玫瑰还要着急。这个残骸拿回去就是珍贵的研究资料啊!

  “主人不希望自己的技术被盗,所有的魔偶都有自我销毁能力,一旦确认无法保证意识,就会自我销毁。”

  “你是说自爆?”

  “不是自爆。自爆会伤到附近同伴。他们体内都被撞了空间魔法阵,一旦无法保证意识存在就会被传送到空间断层里去,就算是创始神也别想再把它弄回来了。”

  “可是我们已经收集了很多个了,好象没有看见他们自我销毁啊?”

  “我想如果你现在看一下,会惊讶的发现他们已经只剩空壳了。”

  我一听赶紧跑回镜子所在的房间,空间门还立在那里。进入空间门里,几个魔偶还好好的躺在草地上。走过去蹲下检查了一下里面,结果差点没有吐血。所有的魔偶只剩下外面那层重型盔甲了,盔甲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了。气愤的跑回城市之树旁边:“为什么核心都不见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主人害怕泄密,所以装了自动销毁功能。传送的东西越多越麻烦,而那些外壳又没有什么秘密,所以传送系统只传送内部结构。”

  “那你们这里还有没有没有破坏的魔偶了?”

  “魔偶的制作非常麻烦,而且材料很难搞。主人一共只造过27个魔偶,其中两个验证型其他的25个都是标准型。”

  “那应该还有啊?”

  “可是主人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一个验证型机体和9个普通型号,神殿一共只剩了17个魔偶。”

  “刚刚被我们弄坏了12个标准型和一个验证机,那还有4个哪里去了?”

  “3000年前有一个出故障传送装置误启动自毁了,2100年前有一个不小心掉进外面的湖水里失去联系了,我想这么长时间应该是被湖水腐蚀掉了。300年前有两个魔偶修理粉碎机时不小心被卷进去了,所以现在已经没有战斗魔偶了。不过我还有几个服务型魔偶,基本原理大致差不多,英雄要不要?”

  “先叫来看看。”

  “是,马上就到。”

  房间对面的大门忽然打开了,十几个小家伙用难以想象的速度从远处冲了过来。由于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那些小东西的造型,但是很快他们就到了我们跟前。

  玫瑰惊讶的看着那些小东西并用手拉着我:“那……那……!”

  我点点头同样惊讶的道:“我知道!”

  引起我们两个惊讶的不是别的,而是那些小东西的行动方式。这些魔偶居然是飘在空中的,他们会飞!一排12个魔偶在我们面前整齐的列队后就不再动了。我惊讶的围着其中一个魔偶转了一圈又一圈。

  这些小东西高度在一米二左右,但是因为他们是飘在空中的,所以实际高度大约在一米六左右。这些魔偶并不是人形的,他们的造型比较类似一个飘在空中的电冰箱,不同的是他们有八支机械臂伸在外面。从他们的外面我看不见任何飞行装置,那么就是说这些小家伙可以自己飞行。而且他们即使是停下也依然飘在空中,那就是说这些魔偶的漂浮是不消耗能量的。在现实中我知道飞艇在悬浮状态是不消耗能量的,而这个游戏世界中这类东西还有一个,那就是艾辛格现在使用的浮空技术。德国人研究的浮空技术只在上升或下降过程中消耗动力,一旦悬停就只需要少量东西维持就可以了。可是艾辛格使用的浮空技术是不可以水平移动的,但是这些小东西可以移动,难道说他们已经解决了浮空技术的先天缺陷,还是他们有别的方法?

  玫瑰已经忍不住先问道:“这些小东西的飞行能力是怎么回事?”

  城市之树回答道:“这是一种浮空技术,可以让东西飞起来。这个神殿也有这样的技术,你们应该注意到神殿的下部并没有建在湖底,而是飘在水面上的,其实是我们使用了浮空术飘着的。”

  “让我们看一下浮空装置。”

  “请跟着魔偶们走。”

  小魔偶立刻带着我们向进来的门飞了过去,这些小家伙的速度非常快,我是没有问题,但是玫瑰的速度不够,我干脆把她横抱起来跟了上去。在后面的通道里七扭八弯的拐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这里看起来有些眼熟,好象和艾辛格的动力核心很像。整个房间四周都是巨大的水晶建造的机器闪烁着七色彩光,而房间中心一个魔法阵中一块巨型红纹魔晶石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漂浮在房间中心,在它的周围还有16块比它略微小一些的紫色晶体也在闪烁着光芒围绕着红纹魔晶石旋转着。

  在看到那块红纹魔晶石之后,我的两个眼睛里立刻亮起了¥符号。面前的魔晶石形状是一个有着三十二个面的菱形,就像两个多面三角锥底对底的互相连接后的形状,不过它特别的长,上下两个尖端的距离在10米以上,而中央部分的直径不超过4米。这么大块魔晶石已经不得了了,何况这是块红纹魔晶石,以它的输出功率带动两个艾辛格都是非常轻松的。

  城市之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就是神殿的核心动力装置,一切的机关均依靠它来运做,包括我们的浮力装置。”

  “神殿可以移动吗?”这才是我最关心的,单纯的浮起来艾辛格也可以,我需要的是让艾辛格动起来。艾辛格当初的设计目标就是移动堡垒,不能动的艾辛格就不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神殿本来是可以移动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动力已经基本耗尽了,我没有办法控制魔偶到神殿外活动,所以没有办法获得新能源补充,所以我一直不敢移动神殿。”

  “这么说你们的浮空技术真的可以移动?”玫瑰激动的问道。

  “是的,这个神殿本来不是建造在这里的,我们是后来才飞过来的。”

  “哈哈,浮空技术解决了。”我高兴的和玫瑰拥抱在一起蹦跳着。这么长时间的问题居然解决了,真是谢天谢地。

  玫瑰比我冷静的快,她很快追问道:“我想问下这东西的移动速度怎么样?还有能耗问题,这么大的东西要移动起来消耗很大吧?”

  “的确如此。移动浮空技术的能耗全部集中在移动中,如果只是单纯的悬停几乎是不消耗能量的,平移的能量消耗相对就要大的多,而且根本无法连续移动。现在使用的动力管道存在极限流量,而移动时的动力流量非常大,很多管道承受不了这么长时间的大流量运输。一般飞行十小时就需要休息两小时,而且这还受很多因素影响。比如说管道材料、移动速度、移动物体的质量。”

  我立刻问道:“我告诉你数据,几可以计算出运动能力吗?”

  “可以。”我赶紧打开城市属性界面把艾辛格的属性报给他听。城市之树很快回答道:“这么大的东西理论上说飞起来非常困难,但是你们的动力机械也比较大,所以飞行还是可以的,而且你们的动力管道似乎比神殿的材料要好,结构也相对先进,应付飞行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因为本身质量太大,连续移动绝对不可能。我估计飞行8小时休息2小时就是极限了。”

  “那我们要跨越海洋怎么办?8小时飞不过大海吧?”

  “休息不是说关闭,只要悬停就可以了。”

  “速度方面会怎么样?”我激动的问道。

  “理论上说速度是可以无限增加的,浮空技术的特殊推进原理可以提供持续并稳定的推进动力,只要一直开着就会不断加速。但问题不是加速而是减速。因为空气阻力太小,这么大质量的东西就算以5里的速度滑行也要冲出200多公里才能完全停下,这还是逆风,要是顺风那就停不下来了。”

  “要是反向推进不行吗?”

  “一来浪费,二来力度不好控制,很难稳定,而且突然反向推进抵消的势能太大,到时候你们的城市就会像撞上什么东西一样剧烈晃动,一两次就算了,经常这么搞迟早把城市动力设施晃散了。要是浮空机空中解体或者大爆炸问题可就大条了。”

  汗!那种情况我已经试过一次了,砸死好几百万人不说还几乎报废了整个城市的建筑,艾辛格到现在还有很多地方有大大小小的问题没有修复呢!艾辛格这么大东西在空中玩云霄飞车可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要是再来一次我都要得心脏病了!

  “那你这个神殿是怎么解决移动问题的?”

  “很简单,别飞太快就行了。神殿的动力装置有动力上限,最快也就相当于飞鸟的速度。如果是你的城市还要更慢一点,我看能达到战马的平均移动速度就是安全极限了。”

  玫瑰对我道:“这个速度是不是慢了点啊?我们要是想把艾辛格移动到日本去不是要飞一个星期啊?”

  “那有什么办法,总比空中解体掉海里好吧?我可不想艾辛格变成亚特兰缔斯。”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该是动手的时候了。“那个城市之树,这个神殿的主人已经去世了,这里的动力也即将耗尽,你留下来也没有什么前途了,迟早和这里一起完蛋,不如跟我走吧?”

  “你是说把神殿移动到你的地盘去?”

  “不不不。神殿不动,我们只把有用的东西和你带走,神殿没什么价值,不过是个大型建筑,就让它沉到湖底永远的长眠吧?”

  “我是很想,可是身为城市之树我的使命高于一切。虽然理论上说主人已经死了,但是没有主人死亡的确切消息,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你也绝对不可以带走这里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块岩石。”

  “你怎么这么顽固,想让我动武吗?”

  “我是很怕死,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看完之后安静的离开,甚至可以带走几个非战斗型魔偶。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动其他东西,否则我会启动终极防御系统。”

  “终极防御?”

  “就是超级传送系统。把整个神殿送入空间裂缝,永永远远的封印到未知的无限空间内。”

  “我可以把东西都放进我的空间门,就算被传送我大不了自杀一次,反正复活时就回国了。你就算启动终极防御也没有用。”

  “正常情况下冒险者死亡后灵魂会被复活神殿传送回去并进行复活,但是空间裂缝是传送法术的单向空间,只可以进不可以出。即使自杀你也出不来。”

  玫瑰推推我。“别闹的太僵,万一是真的那就相当于删号了,不合算的。”

  “那你要怎么才肯相信你的主人不在了?”

  “除非你们可以把主人从不离身的星辰之戒带回来,否则就算我同意也没用。星辰之戒是这个神殿所有机关的钥匙,没有它谁也不要想动这里的主意。”听到这里我和玫瑰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城市之树被我们笑的莫名其妙。“你们笑什么?”我忍不住笑的更加厉害了,伸出手来亮出戒指。“星辰之戒?”

  “现在还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了新主人,愿意为您效劳。”城市之树的口气都不一样了。“如果您早点让我看到也不用这么麻烦了,神殿里一切的机关都可以用这个戒指关闭的。”

  “你以为我喜欢啊?要是知道只要拿着戒指就什么困难都没有鬼才费那么大劲硬闯进来呢!对了,你说需要开启什么来着?”

  “在这里。”城市之树的旁边忽然升起一个石台,石台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凹槽。我还没看出什么城市之树自己先叫了起来。“启动器哪去了?一定是那些该死的精灵。巴巴鲁,巴巴鲁。”

  十几个浑身长毛的人形怪物从外面跑了进来,他们一个个长的相当高大,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笨拙。那些怪物在城市之树前面跪了下来开始念叨着什么,反正我们是听不懂。城市之树用同样的语言说了什么,虽然我们听不懂,但是城市之树的语气似乎很愤怒。幻影帮我翻译城市之树的话:“小妖精偷了我们的启动器,你们去把启动器找回来。”

  “等下。”我突然打断他们,然后把那个黄金圆盘拿了出来。“你们说的启动器不会是这东西吧?”

  “启动器?怎么到你那去了?”

  “外面的小妖精给我的,他们非要说我是什么救世主,其实我觉得我当破坏神比较合适!”

  城市之树非常恭敬的道:“既然您有那最好了,请把那个黄金圆盘放到石台上的凹槽里。”我照着城市之树说的把圆盘放进了石台上的凹槽里。圆盘刚嵌好,中间那个十字水晶突然升了起来。水晶中间忽然打开了一个盖子,一个花形凹槽出现在盖子下面。我看了看星辰之戒,那个凹槽似乎和星辰之戒上面的宝石花非常像。看来这就是启动钥匙了。

  不用城市之树说,我立刻把右手握拳,用星辰之戒对着凹槽顶了进去。凹槽和戒指严丝合缝的密合在一起,整个圆盘都随着戒指的插入而亮了起来。

  城市之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现在左转90度,再由转180度再左转90度。”

  我照着转动戒指,结果金盘也跟着转了起来。左转90度之后整个神殿突然一阵晃动,再右转180度后房间里的墙壁全都亮了起来。最后左转90度回位。咔哒一声石台突然开始落回地面,圆盘跟着也收了回去,我的戒指自然的从凹槽里脱了出来。城市之树周围的花坛围栏突然全都收进了地面,城市之树自己则闪耀起金色的光芒。

  在我和玫瑰惊讶的目光中城市之树整了变成了一个金色的小太阳,接着光芒开始暗淡,但是依然很刺眼。光团突然从花坛里飞了出来在我们旁边的地面上降落,接着它开始变形,很快成了一个人形光团。随着光芒继续暗淡下来,这个人的脸部轮廓以及五官都逐渐清晰起来了。但是随着光芒继续减少我忽然意识到他似乎没有衣服,赶紧把玫瑰拉到怀里让她背对这个光团中的人形物体。“别看!”

  很快光团彻底的熄灭了,一个完全**的男性人类出现在我们面前。看着这个家伙我肯定他就是刚才的城市之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衣服。城市之树变化的人类明显是个欧洲人,一头金色的波浪长发让我想起狮子王来。那水蓝色的眼睛仿佛专门为了勾引良家妇女而生的一般电力十足,可惜我是男人。幽雅的面部表情以及他端正俊俏的五官都让人感觉他是多么的高贵,但是那**的身体完全的破坏了他的幽雅高贵不过反倒为他增添了一些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