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一章 胜利突破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一章 胜利突破

  两个复制人都以为对方是敌人,反正现在谁也不知道真假,一个劲打就是了,我在一边看的过瘾。虽然我可以看他们打,但是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不能帮忙别人。一来分不出真假,二来我一帮忙肯定露陷。

  混战还在继续,双方都是复制人,属性全都一样,想分出胜负真的是难上加难!忽然两个复制人同时使用了魔龙穿心刺,双方同时出手,两支钢枪互相交错,同时命中对方。轰!一声仿佛水球爆炸一样的声音,两个人居然同时爆炸了。两个复制人爆炸后立刻变成了两团烟雾消失在空气中,连他们的武器和盔甲都一起消失了。这一变故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我朝周围比了个v的手势。“嘿嘿!两个复制人被干掉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睛始终盯着两个玫瑰,只有一瞬间,其中一个玫瑰笑了起来,而另外一个露出了些微失望的表情。这点细微的变化立刻被我捕捉到了。“就是你!”我指着那个表现失望表情的玫瑰用力把长枪扔了过去。那个玫瑰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被魔龙枪命中,长枪贯穿了她的身体把她一起带飞了出去牢牢的钉在后面的地面上。

  “你……!”那个被我钉在地上的玫瑰指着我想说什么,但是她没有来及说出来就轰的一声炸成烟雾消失在空气中,只有我的魔龙枪还钉在地上晃荡着。

  玫瑰向我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回到我身边。“你真狠!”

  “怎么了?”

  “这你都下的了手?那虽然是假的,但是毕竟和我长的一样啊!”

  “我这叫敌我分明。”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敌人了?”

  “哪敢啊!我的意思是说你是自己人,那个是敌人。虽然你们长的一样,但是我还是可以分清敌我。”

  “这还差不多。”玫瑰指了指还在混战的魔宠们:“这些怎么办?”

  “这好办。”召唤出凤龙把专署空间打开。“幸运,快点回来。”

  这招绝对好用,真幸运可以进入专署空间,假的进不去。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镜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凤龙的镜像,他立刻冲上来和我的凤龙混成一团,两个专署空间也搞不清哪个是真的了,幸运也不敢乱钻。

  我一狠心道。“凤龙,把坦克放出来。”

  对方的凤龙居然也和我的凤龙一样弄出了一个坦克,现在两只大虫子面对面混在一起。我对他们两个道:“坦克,用魔晶炮击,和他们同归于尽。”

  说完我就拉着玫瑰从进来的门口闪出了房间,坦克张开身体准备炮击,对面的假坦克也装模做样的准备炮击。反正我和玫瑰的镜像都被干掉了,其他的魔宠都和自己的镜像缠在一起跑不掉。这个房间这么小,只要坦克一开火,整个房间都没了。到时候就相当于所有的魔宠都完蛋了,包括那些镜像。只要把镜像都清理干净,我和玫瑰再回来就可以方便的研究那面镜子了。

  我们两个刚闪出去,坦克就开炮了。我们在门外只感觉房间猛的一抖,等我们再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倒了一地的魔宠。幸运和瘟疫竟然都还活着,而且他们的镜像都被干掉了。坦克自己也没事,他的镜像却完蛋了。这主要是因为坦克站在房间拐角,而那个镜像在房间中间的原因。

  现在整个房间里就剩这三个魔宠和我们两个人了,玫瑰使用群体回复术帮他们治疗伤势。刚才的炮击中凤龙也挂了,召唤空间暂时打不开,只能让他们先在这里等着了。

  我对着那面镜子道:“喂,缩头乌龟。你的超级宝物也没能把我怎么样,现在该轮到你了。”

  “你……你别嚣张。找不到入口你一样进不来。”

  这家伙的嘴上虽然不服输,但是声音已经明显开始结巴,他还是会害怕的。我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然后道:“入口这东西简直太好找了。我都不用想就知道入口一定在镜子后面。”

  “你……你说的不对。哈……哈哈……哈!”这家伙明明怕的要死却使劲装做我猜错了,居然还发出这种断断续续的笑声,真是够傻的。

  走到镜子旁边我仔细看了看镜子。这东西巨大无比,想要挪动肯定需要很多人,但是我不敢使用空间门召唤亚龙骑兵。刚刚的战斗中镜子的特性我也了解的差不多了。首先,这面镜子复制出来的人和原来的真身属性完全一样。第二,攻击镜子是没有用的,唯一的结果是再出现一个攻击者的镜像。刚刚别人都只有一个镜像,我却出现两个自己,就是因为我攻击了镜子。我现在要是攻击镜子肯定又会搞出一个我的复制品来。镜子的第三个特点是,复制存在限制。这个镜子肯定是一定时间内只能对一个人复制一次,除非这个人攻击镜子,否则不能复制第二遍。要是可以多次复制那我的复制人应该打不完才对,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被消灭就没有了。那边的坦克、幸运、瘟疫也是的,要是可以无限复制肯定会再次刷新出来的。

  既然知道这些特性,我就不能贸贸然然打开空间门。铃音骑士和亚龙骑兵都没有被复制过,要是我现在放他们出来帮忙搬镜子,肯定又会跑出一大堆亚龙骑兵和铃音骑士的镜像来。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幸运和瘟疫恢复过来帮忙搬镜子了。但是我不知道这个镜子的恢复时间是多长,要是时间长了它又可以复制我们了那就不好了!

  等了好长时间幸运他们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幸运的是镜子的恢复时间似乎比我们要长。我指挥着两条龙把巨型的镜子从墙上拆了下来,镜子一离开墙面,镜框上的宝石全都熄灭了,那透明的镜面居然也瞬间变成了灰色不再反光。

  “这是怎么搞的啊?”我看着突然失去光彩的镜子觉得很奇怪,这么厉害的东西不会这么容易坏掉吧?

  玫瑰看了看镜子道:“好象是失去魔力了!”

  幸运也道:“我感觉不到镜子的魔力波动了,好象是完全失去了生命迹象。”

  瘟疫看了看我道:“要不要装回去试试啊?”

  我点点头。“装回去试试吧。”

  两条巨龙小心的把镜子又连接回原来的位置,结果镜子一接触墙壁立刻又像恢复了生机一样。所有的宝石同时亮了起来,变的摧残夺目。灰色的镜面居然也瞬间亮了起来变成了可以反光的镜面。

  玫瑰好象看出了什么。“这面镜子可能属于城市防御设施,需要魔晶动力管道提供能量。那后面的墙壁里肯定有魔晶动力管道。”

  “这么说这东西不是单人用的装备了?”

  “这么厉害的东西肯定不会是单人用的,要不然只要拿着这东西谁也不是对手了。”

  我点点头。“那到是!”这东西可以复制敌人的镜像,而且属性完全一样。不管是谁,和自己的镜像战斗,就算最后能够获得胜利,自己肯定也去了大半条命了,这个时候别人再补上一刀,肯定完蛋。但是这东西的属性作为城市防御设施好象也太强了点啊!把这东西放城墙上,敌人攻城来10万人,它也复制10万镜像,对方无论如何也攻不进来啊!

  玫瑰让瘟疫和幸运再把镜子拿了下来,然后让我看镜子的属性。我走过去一试,真的能打开属性功能。原来镜子从墙上拆下来的同时就算被抢夺了,它现在被两条龙拿着,而我就是龙的主人,所以我也是镜子的主人。

  这下一看属性就全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玫瑰着急的问我:“你到底看到什么属性快说啊!”

  “这面镜子的确是城市防御设施,就像魔晶大炮一样。它的功能就是复制敌方人员。不过它的使用方法和我们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

  “这东西不是用来复制大量敌人进行战斗的,而是专门用来复制敌军领导人物搞破坏的。刚才你不是猜这些复制人可以窃听私聊系统吗?还真让你猜对了,复制人确实有这个功能,这主要就是方便搞破坏和渗透作战时的方便。你想,打仗的时候本来就乱,有个复制人冒充主帅或者中高级军官,那些士兵肯定分不出来。甚至他们都想不到自己身边的人是假的。”

  玫瑰一听也兴奋的道:“这些复制人功能这么强,估计就算是玩家队伍他们也照样可以混进去。”

  “不会估计行,而是肯定行。刚才复制人冒充的时候我们两个不是也没分出来真假吗?他们能窃听似聊,还可以读取身边玩家正在想的信息,有这两个功能,想要骗过玩家很容易的。”

  “说的也是。”玫瑰又催我道:“那后面呢?”

  “属性上说这些复制人可以渗透进入敌人内部,发布假命令扰乱敌军,或者刺杀对方主帅。”

  玫瑰再次点头道:“恩!确实可以。这些复制人能骗过玩家,发布假命令肯定是行的。刺杀应该也没有问题,一来长的像,可以大摇大摆的混进对方营地,二来目标人物被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实力的人突然袭击肯定是防不住的。”

  刚刚我们人少,明显看到了复制人。要是在战场上,复制人搞突袭,那肯定不是对手。双方实力一模一样,一个毫无警觉,一个有备而来,结果很好猜。

  “这东西有限制吗?”玫瑰问道。

  “有。限制还不少呢!首先是复制目标必须被镜子照到才能复制。这个镜子的反射距离是8千米,也就是说目标必须在镜子前方的180度范围内而且距离镜子不超过8千米,在这个范围内的目标都可以被复制。还有,对一个目标只能复制一个镜像。镜像被复制出来后就和真身无关了。被复制者死亡镜像不会消失,而且镜像也没有时间限制,只要不被消灭就可以永久的存在下去。如果镜像被消灭,只要目标在镜子的反射范围内,就可以再复制一次,不过两次复制间隔必须大于12小时。”

  “怪不然我们两个的镜像被消灭之后没有继续出现新的镜像呢!原来有间隔限制啊!”

  “恩。下面还有。镜子复制的镜像依靠镜子的魔力来维持,而镜子需要外部动力来运转。”

  玫瑰道:“怪不然一从墙上拿下来就变黑了。”

  “属性上面说镜子根据得到的输入能量大小来确定支持的镜像数量,但是最多只能同时支撑49个镜像。”

  “搞了半天还有数量限制啊!早知道你把你的亚龙骑兵都放出来就好了。”

  “就是啊!我一开始还以为可以无限复制呢!”

  “属性里还写了些什么?”

  “还说镜子的能量来自城市动力,镜子一旦离开城市管道连接立刻失去作用,已经被复制出来的镜像也将立刻消失。还有这面镜子完全无法破坏,它无视一切能量攻击,所有攻击的能量都会被反射。物理攻击虽然不会反射,但是会穿越镜面进入镜子里面。而且,攻击镜子的人会多出一个镜像来,这个多出来的镜像不需要能量支撑,而且每攻击一次就会多个镜像,直到到达100个就不再增加了。”

  “我看一般人也活不到第100次攻击了。有两三个镜像就可以要自己的命了!”

  “攻击镜子产生的镜像虽然不需要镜子支撑,但是需要真身支撑。一旦攻击者死亡,这些镜像会一起消失。”

  “那也不错了。”玫瑰抚摩着镜子的边缘。“真是好东西啊!咦?”玫瑰突然转到了镜子背面。“紫日,快过来看。”

  我也赶紧跟了过去。原来镜子反面居然也是镜面,不过面积要比正面小一下,而且边框上没有那么多宝石。

  “这是什么啊?属性上有写吗?”玫瑰问我。

  “好象是没有。”我刚刚已经把属性关了,这会又再次打开确认一下。“奇怪,怎么属性不一样了?”

  “什么属性不一样了?”

  我跑回正面打开了一下属性,然后又到背面再打开一次,再回到正面再打开,再回到背面反复试了几次才道:“这镜子有两个属性,正面和背面的属性完全不一样。”

  “不会吧?”

  “我试了好几次了。在正面打开属性上面显示镜子的名字是‘镜像之镜’,但是背面的属性上显示名称是‘逆节之镜’。”

  “怎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大概这镜子就是有两面的!”

  “那反面写的什么属性?”

  “反面写的是‘逆节之镜’,城市特殊建筑用品。功能是打开一个完全的镜像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东西,包括玩家。只要在这个空间内抓住某个玩家并控制他,镜子外面的他也会感应到力量。而且从外面进入镜像世界中的人相当与完全隐形,镜像世界里的人没有意识,他们只是外面的事物的复制。所以你在里面不会被看见,或者说看见了也没有反应。”

  “那有什么用处呢?”

  “用处很大啊。比如说我进入镜像世界找到你的镜像,然后把这个镜像按住不让她动,外面你的真身也会被限制住无法动弹。”

  “那不是无敌了?”

  “那到不是。这个镜子也有限制。首先是力量会互相传递。我在镜子里如果按住你的镜像,澳门赌博网站:你在外面挣扎,我也会感觉到反抗的力量。还有就是镜像世界的力量被限定缩小10倍。也就是说在镜像世界我用10公斤的力量推你,你只能感觉到一公斤的力量。而你在外面用一公斤的力量抵抗,我在里面就会感觉到10公斤的反抗力。还有一个限制是这个镜像只传递力量不传递伤害。你在镜像世界对镜像人物攻击,外面的人只感受到被攻击,但是不掉生命值。”

  “这么说的话,这东西很适合用来干扰敌人啊。”玫瑰分析道:“比如说你个某个人pk,我进入镜像世界帮忙抓住那个人的手脚。虽然力量被弱化了10倍,但是毕竟是个阻力,会严重影响他的灵活性和协调性。或者说我在镜像世界里抱着他一条腿,外面他肯定连走路都成问题。”

  “你别急啊,这后面还有一个最厉害的限制。”

  “什么限制啊?”

  “镜像世界一次最多只允许3个生物进入。里面的生物不出来,外面的就进不去。”

  “那也不错了。”玫瑰道:“起码可以用来搞破坏。对了,我在这个镜像世界里移动物体,外面有没有反应啊?”、

  “有。不过里面的东西可都是重了10倍,你不一定拿的动的。”

  “我又不拿重东西,专门搞破坏。比如说在镜像世界里把对方弹药库里的炮弹从架子上推下来,到时候肯定是大爆炸。”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不错的用途。干脆回去我们给这个镜子做个翻板,正反两面都可以翻着用。”

  说着我打开空间门,两条龙在亚龙骑兵的协助下终于把镜子运进了空间门里。多亏空间门大小可以随便控制,要不然这么大面镜子还搬不进去呢!

  把镜子放回空间门之后我并没有关闭空间门,因为里面房间不知道需不需要手下帮忙。空间门一天只能开三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再不省着点就不够用了。

  在镜子后面的墙壁上有一扇硬木雕刻的双开大门,造型很像图书馆的双页门,相当豪华。这道门后面就是那个耍的我们团团转的家伙了,马上就要知道这个讨厌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了。我估计他肯定是个高智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家伙,要不然他也不会自己不动手总是依靠手下战斗了。

  站在门口大喊一声:“缩头乌龟,我们来了。”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向那道大门,两扇大门轰的一声整个倒了下去摔在地上。我和玫瑰走进大门,结果我们两个人都傻了。

  门后面是个室内体育馆一样巨大的房间,整个房间里空空荡荡,硕大的空间内没有任何看起来像怪物的东西。整个房间唯一有些特别的就是房间中心有一个石头围成的花坛,花坛边上还有一圈一米多高的白玉围栏,而这个花坛中间则孤零零的种着一棵七八米高的大树。整个房间除了这个花坛就是空无一物。

  如此空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遮挡,视线好的很,根本不可能藏人。那个幕后黑手到底躲在哪里呢?难道他会隐形,还是我们又被耍了?我不信邪的打开星瞳的反隐形侦测能力,就算有隐形我也看的见。但是我很快失望了,房间里依然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个空房间,看来那个家伙确实不在这里。妈的,又被耍了。

  “英雄饶命啊!”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可是不对啊!他明明不在房间里要我饶什么命?难道他在这里?可为什么看不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