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章 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章 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这家伙智力太低,澳门赌博网站:他连恐惧是什么都无法理解,想吓唬他一点用都没有。当初应该选择去掉他的敏捷而不是智力!

  “我们怎么办?”玫瑰着急的喊道。

  怪物在我们中间蹦来跳去,谁都没有办法对付他。

  我一抖翅膀,血蝴蝶和钢铁银蜂一起飞了出去。“大家退后。”

  对付这种大家伙还是小型生物比较有优势,钢铁银蜂数量大还不怕死,就是速度慢点,迟早可以把它叮死。果然如我所料,钢铁银蜂的群体攻击力实在是相当恐怖。大怪物左右挥舞它的拳头,但是钢铁银蜂的反应速度太快而且本身体积也不是很大,怪物每次挥击顶多可以命中一两只,面对数量过千的蜂群,这个攻击速度实在是可以忽略。

  打了不一会怪物突然掉头就跑,这下知道怎么恐吓智商低的怪物了。原来低智商的怪物不会分析敌我实力,恐吓他的唯一手段就是让它用身体去体会。只有把它打疼了才可以吓跑它。

  总共损失了三十几只钢铁银蜂就把怪物吓跑了,这个效率还真是高。但是现在我们又遇到一个问题,怪物是跑了,可是入口还是没有啊!刚才怪物出来的那个通道已经自动封闭了,我们还是没有进入的通道啊!

  回到祭坛附近找了半天,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机关了,难道这个核心区域是不能从外面打开的?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实验了强行进入,结果真的像那个家伙说的一样。这个中心区域是神力保护的地区,连永恒都只能很艰难的在地面上留下一点伤痕,更糟糕的是挖开的部分会自动愈合,虽然永恒勉强可以挖的动,但是只要我一停它马上又长好了,这要我怎么挖啊!

  “哈哈哈哈!别费力气了,这里的入口是从内部打开的,你们在外面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的。”那个讨厌的声音又嚣张的笑了起来。

  “哼!打不开入口我不会传送进去吗?”

  “能传送的话你就试试啊。”

  “幻影,进情况。”

  幻影立刻从我身上分离出来顺着墙壁钻了进入,很快他又出来了。“从这里向下是三米厚的墙壁,穿过墙壁之后就是通道。但是里面有很多绿色的怪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看看玫瑰道:“要不然我先进去,你等我一会,找到开关后我再放你进去?”

  玫瑰点点头。“没关系的,你自己小心就是了。”

  先收起魔宠,利用幻影的传送顺利的进入了核心里面。光线一亮,我出现在一个通道的尽头。这应该就是我刚刚站的地方的正下方。观察了一下这个通道,发现它非常的宽,跑火车都不成问题。通道的墙壁都是一种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物质,摸起来像石头,还满光滑的。在这个通道的地面上有很多绿色的小东西在到处乱爬。这些东西体积比猫大一点,绿色的带点透明,看上去像果冻。奇怪的是这些绿色的果冻还会爬,明显是活的。放眼向远处看过去,地面上零星分布着很多这些小东西,甚至连墙壁和天花板上都有好多。

  我赶紧把几个人形魔宠召唤了出来,几条巨龙和小龙女也幻化成人形被召唤出来,两只凤凰也不能忘记。坐骑就不要了,反正这里情况不明又不能放开跑,有没有坐骑都一样。白浪和飞镖也被召唤出来待命,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反应快一点。

  “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谁认识?”魔宠多见识也广些,总要有认识的吧。

  小纯先道:“我以前见过类似的东西,好象是叫史莱姆。”

  小三道:“这不是史莱姆,史莱姆比这个大一点,而且有基本形状。这个是地穴蠕虫。”

  正说着有一团绿色果冻向我们这边蠕动了过来,小三赶紧拉着我后退。“小心点,这东西很危险的。”

  “危险?”我看看地上的果冻。这个小东西圆滚滚的既没有牙也没有爪,不知道哪里危险!

  小三道:“地穴蠕虫会分泌一种酸,除了我们周围这些凝酸石矿之外见什么腐蚀什么!”

  刚说完那个绿色的地穴蠕虫突然朝我这边喷了一团淡青色的液体物质,吓的我赶紧跳开。小凤打了一个响指,一团火焰立刻把那团果冻烧的灰都不剩了。小三解释着:“地穴蠕虫的身体中97%都是水,所以烧干了连灰都没有。”

  从手镯里拿出个不要的垃圾长枪试着捅了一下那团掉在地上的液体,枪尖刚一接触地面上的液体立刻发出哧哧的声音,而且枪尖立即开始冒烟。把长枪拿起来,只看着枪尖一点点的消融很快就把半个枪头都烧没了。

  我扔掉那支长枪,从身上又拿出大量垃圾武器,分给变成人形的魔宠们一人一面盾牌外加一支长枪,反正是白装备,几个铜板的东西烧掉也不可惜。一边向前走一边小心的对付这些地穴蠕虫,还好这些小东西的酸液射程只有三米左右,而且它自身的防御力非常差,基本上是一碰就死。

  虽然蠕虫不经打,但是长枪只有两米多长,而地穴蠕虫的射程是三米,用枪尖捅肯定是不行的。好在我们有两只凤凰,一路放火烧。这些小东西全身都是液体组成的,一烧就死。

  连续推进了很长一段路之后突然在通道的墙壁上发现了一道门,推了一下,门居然没有锁。这里简直就像一个巨大的控制室,大量的手柄和拉环在房间里整整排满了一面墙。

  “怎么这么多啊?”我看着这么多控制开关有些傻眼。

  凌和小纯走过去研究了一下墙壁上的开关,结果发现每个把手旁边都有操作说明,不过都是魔文,我是看不懂的。凌一个个翻译着墙壁上的魔纹,用手指点着数:“通道机关、照明、怪兽闸门、翻板陷阱、暗道……啊!找到了。”凌发现了一个控制拉环轻轻一拉,房间震动了一下,接着墙角的一个平台开始上升。

  我赶紧用私聊联系玫瑰。“有个电梯上去了,你注意下。”

  “看见了。”不一会那个平台又回到了房间里,玫瑰正站在上面。“你动作满快的吗?”

  “要不是那些果冻应该更快的!”

  “果冻?”

  “出去你就知道了。”回身对凌和小纯道:“把机关都关掉。”

  “好的。”

  等关闭了那些讨厌的机关之后我们重新回到通道里,玫瑰终于见识到了果冻的厉害,这些小虫子把我给她做实验的白板盾牌烧成了一滩软了吧唧的东西,不过除了这些小虫子确实没有再遇到任何阻碍。我们在通道里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见机关,有悬挂在房顶的大斧和地面的陷阱坑,不过全都已经被关闭了。那些钟摆一样的大斧现在都捶在中间一动不动,而陷阱坑的挡板都自己打开了,老远就可以看见。

  下了几次楼梯之后我们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打开地图看了下情况,这次显示的位置表明我们已经到达核心区的中心附近了,再向前几百米就是真正的核心了,这个大门后面应该就是核心了。

  玫瑰对着周围喊道:“缩头乌龟。我们已经到你的门外了,我过会抓住你保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别说大话。不要以为到了这里你们就可以见到我,过不了最后一道关卡,一切都是白费。我真为你们可惜,虽然走到了这里,但是你们永远也进入不了我的房间。真是可惜啊!哈哈哈哈!”

  “那就让我们看看谁能笑道最后。”玫瑰拉着我一脚踢开前面的大门。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踢开大门后彻底傻眼了,门后的房间居然空无一物。不对,这里也不是真的空无一物,在这个室内体育馆一样巨大的房间里有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就挂在地面的墙壁上,它非常的巨大,面积有电影院的荧幕那么大。镜子的边框闪着金色的光芒,上面还镶嵌了很多不知名的宝石,样子简直美丽极了。

  “好强的魔法波动。”

  “好厉害!”

  “宝贝?”

  “好完美的魔法物品!”

  我身后的魔宠纷纷发出赞叹之声,没有一个不表示这是他们目前为止见到过最厉害的宝贝。但是我这里这么多魔宠居然没有一个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想知道这是什么吗?”那个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不是正要炫耀你的宝物吗?”玫瑰不温不火的道。

  “哈哈哈哈!算你识货,这可是我的最强宝物,一件可以消灭任何敌人的宝物。”

  我插进来道:“那太不幸了。至今为止被我看到的宝物只有两个下场,一是被我弄坏了,二十成为我的东西。”

  “哈哈!你要是有本身破坏我的宝贝,你尽管破坏。”

  “虽然我很想证明给你看我可以破坏它,但是我的城市大厅少面装饰镜,我觉得这个就满不错的,所以我决定把它带回去。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不会介意我拿走它的是吧?”

  “哼!渺小的生物,无知使你们如此的狂妄。现在让伟大的控制者为你们展示上古神战唯一的遗留物,伟大的镜像之镜吧!”

  镜子边框上的宝石突然全部亮了起来,但是它很快又都熄灭了。镜子里依然只有我们的影象,周围毫无变化。我一开始还以为这个镜子可以把人吸进去然后让你在里面冒险呢,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用的。

  忽然玫瑰发现了不对。“镜子……镜子……!”

  “恩?怎么了?”我看着玫瑰的手指指的镜子里。仔细看了看她指的是她自己在镜子里的影象,突然我发现不对了。当我意识到问题的时候浑身本能的寒毛倒竖。太可怕了!镜子里的玫瑰居然不是和我身边的玫瑰一样惊恐万状,而是带着邪媚的微笑看着我们。玩了这么长时间游戏,希奇古怪东西也看不少了,但是看到这一幕还是吓了我一跳。

  既然玫瑰的影象有变化,那我的呢?我赶紧看自己的影象。天啊!我自己的影象也不对了,他居然双手交叠站在那里挑衅的看着我。再仔细看,我的魔宠们照出来的影象全都和他们的姿势不一样。

  忽然镜子里的小纯用了一个魔法发出耀眼的白光,我们本能的护住眼睛。当光芒消失后我赶紧看向镜子,但是一切如常。可是刚一回头立刻把我吓了一跳,我的魔宠们也纷纷后退了一步。

  两个一模一样的玫瑰居然并排站在我旁边。扭头瞟了一眼镜子里,晕,那个玫瑰的影象不在了!两个玫瑰忽然同时注意到对方并且同时显出惊讶的神情,“你假冒我?”两个人的表情和动作完全一模一样,说话都是同步的,我彻底晕菜了!

  “我是真的,紫日,她是假的。”两个玫瑰又是一样的动作,这下麻烦了!

  “你们两个给我分开,你在这里站着,你站到那边。”我把两个玫瑰先分开,免得一会分出来又混了。先走到其中一个玫瑰身边小声问道:“上次那个的时候,我们做了几次?”嘿嘿!游戏外的事情你不成冒充吧?

  被问道的这个玫瑰立刻害羞的小声道:“你真下流。”

  “几次?快说。”这个可能是假的,她居然回避问题。

  “5次啦!”玫瑰娇羞的说道,脸都红到脖子了。

  “哈哈!结果出来了。”我指着没有被问到问题的那个玫瑰。“你是假的。”刚刚玫瑰回答正确,那另外一个一定是假的。

  幸运他们几个正要上去动手,那边的假玫瑰立刻焦急起来,而且脸上都快哭出来的表情。“慢着。紫日,她是假的,我才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哼,我刚刚问的是游戏外的事情,假的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的。你不要再装了。幸运,动手。”

  “等等。”那个玫瑰道:“我知道了。游戏头盔是公司在神经提取器的基础上研制的,它肯定是读了我的记忆。”

  我一挥手制止了幸运继续向前。“你是……玫瑰?”我又有些不肯定了。忽然响起来一个问题。“哈哈!差点被你骗了。”我一挥手。“幸运,动手。”

  “我怎么骗你了?”那个玫瑰惊慌的向后躲。

  “龙缘的头盔为了保护个人**被设置成只接收使用者提交的意识数据,不会从使用者脑子里自动提取数据。所以它是不能读出大脑记忆的,当然,除非你正在回忆这段记忆。”

  那个玫瑰立刻道:“我明白了。它不是读我的记忆,而是读你的意识。你问问题的时候肯定会想到答案,这段数据很容易被捕获。”

  “幸运先别动手。”这下坏了。那个玫瑰说的确实有道理。要是照她这么说,不管我问什么都没用,系统肯定知道答案,因为提问时我一定会想到答案。

  我退开两个玫瑰的身边站在她们中间,这下真的麻烦了,我根本分不出来啊!

  刚刚接受提问的玫瑰忽然道:“紫日你别相信她,她是假的。要不你用私聊告诉我一句话,我肯定能回答你。”

  另外一个玫瑰立刻道:“别相信她。游戏里的私聊系统是玩家自己喊的,那东西原来叫魔力通信。她肯定能干扰这种魔力通信,窃听或者直接抢占通信。说不定她已经把我和你的私聊连接到她那里去了。”

  有道理啊!这样说私聊也不可靠啊!我晕!这要我怎么区别啊!“有了!”我忽然想到可以用武器装做砍她,真玫瑰肯定信任我。“不对,不行!”转念一想不对,系统既然能读出问题答案肯定也知道我的想法,这办法也是行不通的!郁闷啊!

  那个没有被我提问的玫瑰忽然道:“紫日,你下线魔宠不是不消失吗?”

  “怎么了?”

  “让幸运和瘟疫分别控制住两个我,然后我们下线,我告诉你瘟疫和幸运谁抓住的才是真的我。”

  “对啊!”我马上命令。“幸运,你抓住这个,瘟疫,你去抓住那个。”

  两条龙分别控制住了两个玫瑰,我正准备下线,镜子里的我忽然冲了出来。除了我的镜像还有幸运和瘟疫的影象都跑了出来,我的幸运和瘟疫分别对上了自己的镜像。看来他们也知道这个方法能识破真假,所以一起冲上来掩护。局面一下子就失控了,房间里都是成双成队的双胞胎,场面完全乱套了,镜像的数量和我们刚好一样,打斗中大家都是各自对各自的镜像,谁也不敢动别人。主要原因是分不清谁是谁,都怕打错人,所以大家都各自打自己的镜像,这样不会打到自己人。

  先开始我还记得幸运和瘟疫的位置,但是几条龙抱在一起一通乱滚我也搞不清楚谁是谁了!我面前的我自己也和我打的不分上下,这家伙的攻击防御所有属性都和我一样,我们对阵一点区别都没有,每次都是一拳换一拳。

  打斗中明显看出一个问题,乱套之后这些镜像自己也互相分不出来。其中一个幸运被打飞到两个瘟疫中间,结果两个瘟疫都不敢打他,谁都不知道这是哪边的。两个玫瑰一起被对方打飞了出去,我和我的镜像正好在旁边,结果我们互相扶起了身边的玫瑰,可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扶的是不是敌人。我们连打架的状态报告都一样,我实验性的攻击两个幸运,结果都提示攻击无效,而实验性的轻轻刺一下两个玫瑰,两个都显示我pk玩家,根本分不出真假来!

  扶着不知道真假的玫瑰后,我实在是郁闷,大喊一声。“真的都退到进来的门旁边。”

  “哎呀!”我和自己的镜像同时被自己身边的玫瑰踹了一脚。刚才我一喊明显就证明我是真的对面的是假的,我们身边的玫瑰刚好都是对方那边的,所以她们两个发现自己身边的是敌人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转身踹人。两个玫瑰同时把两个我踹倒,然后分别跑向对面。

  玫瑰冲到我身边把我扶了起来。“老公你没事吧?”

  “你怎么在那边啊!”

  “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啊!不过我也踹了他一脚,帮你报仇了!”

  我们这边很快退回门边站好,对面的镜像也纷纷在镜子前站好。这下才有时间互相帮助治疗什么的,刚才分不清真假,治疗术都不敢乱加!

  “我们怎么办?”玫瑰喘着气问道。她的头发都已经披散在脑后,看起来非常狼狈。

  “我不知道。这些家伙不光是外貌,连属性都和我们一样。我会用的技能他全都会,而且每次都和我出一样的招事,不是互相抵消就是两个人同时中招。”

  凌跑过来道:“我们要不要实验下攻击那面镜子?这些镜像都是那东西复制出来的,要是可以把镜子砸了,说不定镜像就消失了。”

  我点点头。“只能这样了!可惜了这么厉害一面镜子。好了,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动手,集中力量攻击镜子。一……二……三……动手。”

  我们几乎同时出动,对面的镜像也是毫不迟疑的冲了上来。我这次运足力量拼着挨一下攻击硬是把魔龙枪扔了出去。“飞龙投枪。”

  扑哧!镜像投掷的长枪准确的穿过了我的小腹,而我的枪则越过了他的头顶飞向了后面的镜像之镜。我顾不得疼痛,看着那长枪命中镜面。没有预期的碰撞,镜子毫发无伤,我的魔龙枪居然穿越镜面进入了镜子里面。在魔龙枪穿越镜面的时候,镜面像水幕一样晃动了一下。接着镜子里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我。让我绝望的是这个我竟然也从镜子里走了出来,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两杆魔龙枪,其中一杆是我刚刚扔进去的。

  我奋力拔出身上的魔龙枪扔向一边,魔龙盔甲迅速修复了洞口,但是我的伤依然在,只不过外面看不见而已。赶紧灌了两口药。第三口没来及喝两个镜像已经一起冲了上来。这下我更倒霉了,两个自己就拥有两倍的战斗力,想要战胜自己已经是难上加难了,如今还要对付两个自己,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

  忽然两个晶晶一起飞了过来撞进了三个我的战团,我们一起被撞飞了。两个晶晶立即爬起来又去打了,而我们三个则全停了下来。那两个我的镜像都在那里来回看另外两个自己,我立刻就明白了。刚才这一撞我们三个都乱了,这两个镜像也分不清楚哪个是自己人了。哈哈!现在只有我知道谁是镜像,而两个镜像都不知道另外两个自己哪个是敌人。

  我立刻对其中一个镜像道:“我是复制出来的,你也是复制的吧?”

  被我问的这个还没有回答,另外一个已经先一步动手把我问的这个打飞了出去,然后他对我道:“你这个笨蛋,你这样问他肯定回答自己是复制人。多亏我反应快,快点,我们一起解决掉他这个真货。”

  被打飞的那个镜像立刻爬了起来对我道:“你搞错了,你身边那个才是假的。”

  我心里偷笑,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装做一副谨慎的表情和我身边的这个镜像身边拉开距离。“你是真的假的?”

  “我是假的。”两个复制人一起叫了出来。

  哈哈!叫你们冒充,这下自己都乱了吧!“反正你们有一个是真的,你们两个先打吧!如果最后真的被打败了,那最好,要是复制人败了,我想真的也不剩多少血了,那时候我再上,我们复制人一定会最终获得胜利的。”

  我说完两个复制人一起点头然后互相打了起来,我在旁边忍着笑看着他们互相打。哈哈,终于被我找到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