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四章 妖精的礼物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四章 妖精的礼物

  我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这个白色生物,结果有些意外。一开始以为是个穿着白衣的刺客,结果发现这东西不是类人生物。白色的是它的皮毛,而不是衣服!翻过来看了看它的脸,一张极度丑陋的脸把我都吓了一跳,玫瑰想过来被我给挡住了。

  “有什么问题吗?”玫瑰不解的问我。

  “这东西长的有些对不起观众,你还是不要看比较好。”

  “那还是算了。”

  我把怪物的尸体提起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这东西比长臂黑猩猩略微大一点,有两对上肢和一对下肢,但是没有尾巴。站起来的话估计身高在1米左右,不过肌肉相当发达。拉开它的嘴巴没有看见獠牙,这是个草食动物,攻击我们不是因为饥饿。看看它的腰上居然挂着一个做工粗糙的腰带,里面还有不少石头打磨而成的飞镖,虽然质量很差,但是至少说明这个东西有一定智力。

  “啊!”

  “吼!”

  玫瑰轻叫一声捂着大腿蹲了下去,旁边的树林里另外一个白色的怪物也在一片箭雨和蜂针刺杀中挂点。没时间理那个怪物,搂着玫瑰紧张的不知道她哪里中招了。

  “你怎么啦?”

  “腿!别碰!啊!这边!”

  玫瑰中招的地方居然在大腿根部,而且攻击者错过了比较近的一条腿而命中了另外一条腿的内侧盔甲接缝处。外面看上去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武器啊!

  “别乱动,我帮你把裙甲拆开看一下。”

  下掉了裙甲似乎没有哪里不对,接着把疼痛处附近的护腿也拆掉。护腿拿掉后依然看不出哪里不对,只好连最内层的白色内衬都一起脱掉。那雪白的粉嫩大腿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只剩下本能了!用全部意志力压下**,仔细的在散发着淡淡少女芬芳的雪白肌肤上寻找伤口。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小红点,但是什么都看不见,黑色的血珠表明武器有毒。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嘴唇贴上去用力的吸吮,黑色的毒血被吸出的同时我感觉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扭头吐掉黑血,玫瑰的大腿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东西,看起来像个牙签。扭住这个小头向外一拉,一根一寸多长的黑色物体被拽了出来。叫了两只血蝴蝶代替我吸掉毒血,我专心看着手里的武器,其实主要是怕再看玫瑰的大腿我会忍不住,这里可不是干那事的地方!

  手里的东西简直就是根牙签,连材料都是木头做的,但是黑色的暗器明显喂了毒。一只钢铁银蜂从那边的尸体上捡回了一个中空的套筒,明显是吹箭的发射器。这些白色生物简直就是土著人,也太厉害了!

  正检查武器的时候不远处又是几声怪叫,两只白色生物在企图接近的过程中遭到钢铁银蜂追杀,被蛰了几千下倒毙当场。这些白色生物生活在瘴气林中肯定有抗毒能力,所以钢铁银蜂的攻击效果不好。要是不抗毒的生物被蛰100针就走不动路了,200针以内就可以致命,这些家伙却各个都要上千针才有效果!

  玫瑰穿回铠甲走到我背后。“你刚刚吸毒血很可能中毒了,半你加个净化术吧?”

  “恩!”

  玫瑰给我和她自己都使用了净化术。“这些东西看来数量很多,要是一会他们集中过来怎么办啊?”

  “我只是不想提前让魔宠们出来吸毒气,一会真打起来就让幸运他们把林子都烧掉,没有了伪装这些东西也不会有多大能耐。”

  “那我们最好快点前进。”

  “好的。”

  把钢铁银蜂和血蝴蝶部署在我们周围充当警戒网,小心并且快速的前进。一段路走过来之后我们发现了好几次白色生物的活动,但是它们都没有靠近,而是看到我们就跑。显然这些东西的智慧告诉它们敌人强大到无可战胜,所以它们决定不要靠近我们这些危险生物。

  没有敌人干扰反而利于我们的行动,中途下线吃个晚餐,上线之后继续推进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再也看不见那些白色的毛怪了,但是白色的雾气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了。先开始我们还保持着警惕,后来越来胆子越大,到最后就变成了我和玫瑰两人的林间漫步。

  我们两个走着走着,身边的玫瑰突然猛的向下掉了下去。还好我们两个一直搂在一起,我动作反应迅速的顺手把她拽了上来。地面上居然有个陷阱,玫瑰刚好踩翻了机关。这个陷阱面积能掉下一匹马,好在我们两个没有正对着陷阱,要不然就一起掉下去了!四周警戒的钢铁银蜂和血蝴蝶都是飞行生物,地面上的东西它们根本注意不到。

  玫瑰被拉上来后还心有余悸的看着陷阱下面,巨大的陷坑里竖立着密集的木桩,而且上面还削尖了!木桩上黑褐的是干涸的血迹,不过下面没有动物尸骨,明显有什么生物长期清理这里。经过这个陷阱之后我们不敢再大意了,小心谨慎的边看边走。

  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出现了一根奇怪的藤条,它顺着树干延伸到地面上,在落叶的掩盖这下一直连接到路中间一个机关上,只要我们一踩上去藤条就会被切断。我和玫瑰躲开很远然后用弩箭射断了藤条,藤条一断立刻卷了上去,旁边的树上一根插满尖刺的原木横着飞了过来。还好我们躲的远,要是刚才踩上机关,估计这会我们两个就被打飞出去了。

  但是本来以为完美的躲过了攻击,玫瑰却突然拉着我跳向一边。我们两个刚才站的位置旁边那棵树的树干上钉了一排竹箭,还好玫瑰拉着我跳开了。刚爬起来就感觉我的手好象挂带了什么东西,强劲的风声中另外一根原木像攻城锤一样竖着撞了过来。玫瑰在我身后,我不能躲,转身抱着她跑开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方法是把这个原木挡住。

  两个半月呼啸着飞了过去,红光一闪,原木一分为三。两个部分向侧面偏了过去,只有一段继续朝我们冲了过来,冲击力已经下降三分之二了。永恒在我手里变成一柄双手侍剑,剑身上红、紫、白三色火焰交替闪烁着。对着冲上来的半截原木猛的一个重斩。原木从中间一分为二向两边飞了出去。就差一点我们就要被命中了,这里的机关设计者肯定是非常了解森林的环境,要不然不会布置这么隐蔽的机关!

  “这样不是办法,我们会被困在这里的!”玫瑰道。

  我看看周围。“既然这个森林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不能用和平的手段进入森林了。”

  “你要干什么?”

  “我要武力开路。”

  两个半月按照我的意志开始把我们前进道路上的树木全都拦腰斩断,挂在树上的陷阱都随着树木的倒下而被破坏,地面上的陷阱也因为倒下的大树而启动。现在虽然道路变的不太好走了,但是陷阱和机关都一目了然,至少比较安全。

  就这么一路开路向前,本来以为不会再有威胁了,但是我们估计失误。走了不超过1000米,忽然一个穿着树叶的小人从倒下的树木里跳了出来。他的树叶服装简直就是最好的伪装,因为那本来就是树的一部分。小人身高30公分左右,看起来像个玩具娃娃。虽然体形小,身材却不走样。在这个小家伙跳出来之后旁边的树木上又有很多小人跳了出来,这些小人有男有女,长相有些满可爱的,有些则很丑,基本上和人类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身体和人类等比例缩小了不少,而且他们的眼睛比例要明显比人大的多。这些身高不足人类腿长的丛林人,却长着一双很大的眼睛,搞的他们一个个很像卡通人物。

  发现不明生物,钢铁银蜂和血蝴蝶立刻聚拢了过来,因为没有接到我的攻击许可,它们都没有动,只是在我附近聚集。那些丛林人似乎很害怕我身后的生物,估计他们是怕钢铁银蜂。血蝴蝶除了多了对翅膀,外形到是很像他们。但是钢铁银蜂闪亮的尾刺以及巨大的口器和锋利的镰刀状前肢,乃至它们飞行的声音都透露出这种生物强烈的攻击性。特别是那对血红色的眼睛闪着诡异的光芒,别说这些小小的森林人,就是一般玩家都轻易不敢靠近。毕竟体长近半米的巨型毒蜂可不是一般人能顶的住的。

  看对面的森林人都没有攻击的意图,我回身示意钢铁银蜂全体降落。这些家伙飞起来的声音像轰炸机,不用战斗最好还是不要飘在空中。

  “你们会说话吗?”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对方听到我的话互相看看,然后有个长了一头白头发的森林人走到了队伍前面。“说话……我的……会。”晕!这是什么语法啊?老人又开始继续道:“从……哪里……到这里……你的……来?”

  勉强听出来他好象是问我从哪来。“我来自森林之外的地方,离这里非常遥远,那地方在一片广阔的大地的另外一端。那地方比这个森林还要大很多倍。”

  “问……你……来这里……为什么……事情的?”

  好象是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我要去神殿。”

  “神殿……大的……巴巴鲁……家的……不让进!……进……巴巴鲁……发火……吃人!”

  他好象是说神殿被一种叫巴巴鲁的生物控制着,而我们要是进去的话这个巴巴鲁会吃人。“巴巴鲁很厉害吗?”

  那个老头立刻点头,并且道:“巴巴鲁……个子很大……我们……敌人……打不过!”

  看来这个东西非常巨大,这些小家伙不是对手。等等,小家伙?他们认为巴巴鲁很巨大,但是他们自己这么小,这个巴巴鲁对我来说就未必是巨型生物了,事实上对他们来说我就算巨型生物了!

  “这个巴巴鲁和我比哪个大?”

  “巴巴鲁。”

  看来巴巴鲁比我个头大,但是也可能大的不多。“它有多大?”我让钢铁银蜂聚集起来抱成一个比我大一点的团。“有这个大吗?”

  “更大!”

  我一挥手,又有一些钢铁银蜂加入。“现在呢?”

  “还要大!”再次添加之后他叫道:“巴巴鲁……大……一样。”

  恩!看来一样大了。我看看旁边的钢铁银蜂汇聚的集团。这要是个人形怪物的话应该是个身高三米多点,而且身材像健美先生一样的肌肉猛男型。如果不是人形怪,那也就是个比战马大一些的东西,体形不超过成年犀牛。

  “那你们是什么人?”

  “精灵……丛林的。”

  原来是小妖精。“你们没有翅膀吗?”

  老人转过身,一陡身体,一对蜻蜓一样的小翅膀伸了出来。“飞……展开……不飞……收起来”说完收回翅膀又转了回去。“你……进入……勇者……神……启示……!”他看了看我继续道:“证明……神……述说……勇者……驱策……巨型……龙兽……凶猛……证明?”

  我完全被他的话搞糊涂了,老人虽然会说话,但是语法存在严重问题。一开始的几句连猜带蒙勉强还可以明白,但是这句语法太混乱,完全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玫瑰看看我又想了想道:“他是不是说有个传说的勇者骑着巨龙啊?”

  “那就是龙骑士了?但是这关龙骑士什么事情啊?前面那句似乎理解不完全!”

  “他刚才用到了证明两个字,是不是要你证明你是勇士啊?”玫瑰继续猜。

  我反对道:“他也可能说的是证明神的预言。”

  玫瑰不管我,转而对老人道:“你是要他拿出龙证明什么吗?”

  “证明……龙……!”老人显得很激动。

  玫瑰对我道:“你把龙召唤出来看一下。”

  “好吧!”我打开凤龙空间放出四条巨龙。

  四条巨龙一出现所有的小妖精都骚动了起来,两个妖精甚至兴奋到晕了过去。

  老头总算平静了自己的情绪。“巨龙……你……证明……神……礼物……你的。使命……我们……完成。”他不等我消化这句话就转身对其他的小妖精说了些什么,不一会有八个妖精抬了一个圆盘过来。老头指指圆盘。“你的……神……赐予。”

  这句好象可以明白。“你说这个东西,给我?”我试探性的问。

  “你的……神……给你。”

  得到确认我就不客气了,赶紧把那个圆盘拿了起来。一上手差点没有抓住,赶紧两只手一起上。我的天哪,这东西大概是白金的,重的要死!拿起来之后和玫瑰一起细看了一下,老头就在下面用他那超级烂的语法述说着一些什么东西,不过我们是什么都没有听,反正听了也不一定懂。

  这个原盘看起来确实是完全用白金打造的,要不然不会这么重。盘面直径30厘米左右,厚度约5厘米,表面雕刻有复杂的魔法图案和符号。最有特色的是盘面正中心镶嵌了一枚四角星,而且它的材料竟然是魔晶石。在盘片周围镶嵌了一圈12个樱桃大小的红宝石,而且两面都有。在盘片正面的红宝石旁边都有用黑色不明物质画出来的符号,看起来像数字。

  “你决不觉得这东西像个表盘啊?”玫瑰问道。

  “就是少两根指针!”

  玫瑰玩腰对那老人道:“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神没有说明吗?”

  “任务……我们……宝贝……转交……其他……神……没说。”

  晕!这次我听的很明白,他们就得到任务要把这东西给带着龙进入这里的人,却没有得到关于任务的任何提示!

  老人补充道:“小心……巴巴鲁……要……我们……不给……巴巴鲁……抢夺……你们……收好。”

  “明白!”我把原盘放入储物空间。“这下放心了?”

  老人点点头。“任务……完成……我们……离开。”说着带着后面的人一起消失了。

  小妖精们消失之后幸运道:“主人,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啦?这里的空气质量不太好啊!”

  “你们回去吧!”

  “是!”四条龙一起消失在凤龙空间里。

  我们重新上路,这次走了很长时间依然没有找到神殿,怪物都是遇到不少,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而且一波比一波厉害。最致命的却还是瘴气,这么长的路程要不是有强力过滤系统,估计一般人都要毒死了,就算吃药顶,一般人也带不了这么多解毒药啊!

  先开始遇到的都是六七百级的怪物,后来干脆就是八百级怪物做主力,而且是一来一群。有时候甚至会混个把九百级的怪物在里面。大约到深夜,玫瑰的盔甲过滤开始出问题了,她中毒了。长时间的处于瘴气中,防毒面具也顶不住了。好在她自己就是复活法师,解毒回血她都会。又走了一个小时,我的盔甲也顶不住了,呼吸的气体开始出现明显的刺激性气味,而且越来越重。不久之后我也开始中毒,好在玫瑰就在身边。

  时间太晚,玫瑰想要休息了,但是我又不用睡觉。最后想了个办法。让玫瑰下线准备好之后再上来,然后就在游戏里睡觉。我抱着她前进,不用下线一样睡觉。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办法解毒了,只好把小纯叫出来用光明系的净化术临时顶一下,不过这样她要照顾我和玫瑰还有她自己,消耗非常大,一会真的开战她恐怕不能参加了。

  大约又走了三个多小时,瘴气终于开始越来越淡了,小纯的魔力也快见底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能够穿越这里了,这么广阔的地域完全被瘴气封闭,任何人都无法支撑到对面。我们虽然没有从空中飞过来,但是我肯定天上不会太平的,要不然这就不是隔离带了。

  随着瘴气的助教消失,魔龙套装的防毒能力逐渐也开始恢复了。但是尽管如此小纯依然耗尽里法力,我只好换阿嫡娜用水系魔法驱毒,幸好我魔宠多,要不然就这么毒死在这里了!

  又继续前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瘴气终于完全消失。我打开面罩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身体没有任何反应,看来真的没有瘴气了。阿嫡娜被送回了凤龙空间,召唤出夜影,终于不用徒步前进了。

  放开速度奔驰,不一会就感觉森林越来越稀疏,而且林间开始出现很多的矮灌木,树木之间几乎没有道路,大部分地方都被灌木覆盖了。夜影本身腿就长,又善于跳跃,我们就这么在灌木丛的空隙之间跳着前进。

  直到玫瑰睡醒我们终于彻底离开了森林,一个巨大的湖出现在我们面前。傲斯卡森林就是个环状地带,面前的湖才是它的中心。而湖心那座雄伟的巨型建筑我想就是大地母神殿了,她比我想象的还要巨大,而且更加壮观。最为让人吃惊的是她完全建在水上,整个神殿下面看不见岛屿,她就是立在水里的,而且没有任何桥梁或者通道与岸边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