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二章 杀戮之夜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二章 杀戮之夜

  我拿着手上的东洋长刀站在那里,澳门赌博网站:看着小盼和欧阳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但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我先把注意力转到了台阶下。几百神社守卫和闻讯赶来的上百玩家混杂在一起站在台阶下十几步的地方看着我。从这些人的眼神中我只看到两个子——紧张。

  场面一下子变的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出声,至于那些先出来的妖怪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大群日本人就这么站在台阶下和我大眼瞪小眼,谁都不动。终于,我忍不住了。低头看看手里的刀,象征性的仰了一下。其实我只是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有些累,但是下面的人全都统一动作的后退了两步。

  这个动作让我又看了看手里的刀,难道这东西恐怖到可以威胁这么多日本人的安全?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多人还怕成这样啊!我小心的微微侧头,但是眼睛还是盯着那些日本人防止他们突然动手。

  “小盼。这是什么刀?为什么不能碰?”

  小盼讲话都带着颤音。“我现在不能说出它的名字。它的名字就是最后一道封印,一旦有人喊出那个名字,这把刀就真的变成妖刀了!而且这把刀的妖力超过下面阶梯两边的妖怪的妖力之和!”

  “那你还是别说了!”一开始放妖怪只是为了制造混乱,可是如果这把刀的妖力等于前面所有妖怪之和,那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范围了,为了避免把我也牵进去,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听到我说不要说名字解开封印,下面的日本人集体出了口气。但是正当大家平静下来的时候山下一个大嗓门的家伙一边狂喊着:“哪个白痴的中国人敢动我们的……”

  这一声让山上所有的人都猛然回头对他做出禁声的动作让他别叫,但是那个家伙根本没有看人,一直低着头边喊边爬阶梯,那最忌讳的声音也终于被喊了出来。“谁敢动刑刀邪门兵老子和他拼命!”

  当他喊完那句话之后先到的日本人同时发出一声“哎……!”几个比较激动的等那家伙冲到跟前按倒就打,旁边的人也上去跺了几脚嘴里还骂着:“八嘎!你个成事不足的家伙!”那个倒霉蛋被打的半死都不知道人家为什么打他,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见我拿着那柄——刑刀邪门兵。

  虽然他喊出了名字,但是封印也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我现在也是反应快,一看情况不对,抬手就想把邪门兵当飞刀扔出去。可惜我的反应似乎慢了点,刀身上已经开始闪耀着蓝色的电光,整把刀像粘在我手上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我焦急的问小盼:“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盼躲的老远朝我喊道:“那是刑刀邪门兵,这个名字也许你不熟悉,但是另外一个名字你肯定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妖刀千人斩,就是专门用来砍头的刀,所以才叫刑刀!虽然叫千人斩,但是这刀在日本已经有好几百年历史了,前前后后砍的人早就过万了。有几名武将曾用这个做过配刀,打仗时候杀人无数。有些无聊的史学家的最新统计结果是这把刀前后砍过97369人,早就不是一般兵器了。”

  “砍的人多也不能这么邪门吧?”

  “妖刀村正一开始也只是比较锋利,后来砍了几百人吸收了人的精血和怨念才成为妖刀的,这把砍了快10万人了,你自己算吧!”

  我看看手里闪着电光并散发着黑气的刑刀邪门兵,好象也没什么问题啊!除了闪光和甩不掉之外没有什么情况吗!“这刀也不是很出名啊!”

  “就是因为太厉害所以一直被封印着才不出名,村正虽然是妖刀,但是一些猛人勉强可以控制,这把根本就不是人用的!”

  幻影突然打断我们道:“主人,你手上的刀有负能量正在入侵你的身体。”

  “顶住。”

  我的左手自然的搭在了右手臂弯处,然后慢慢的向下推,但是不一会左手又开始上移。幻影叫道:“不行,我顶不住!”

  突然左手一松,我只感觉全身一麻,一股明显的黑气顺着我的右手蔓延到全身。下面的日本人大喊着:“快跑啊!邪门兵已经控制他了!趁他还没有开始发狂先跑啊!”

  小面的日本人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呼啦一下就没人了,连那些npc都跑干净了!日本人的效率也太高了吧!再回头看连欧阳和小盼都吓跑了!

  忽然,我的左手开始不听使唤的动起来。“幻影,你别乱动我的手啊!”

  幻影委屈的道:“不是我,是那把刀!”

  “把它压下来!”

  我和幻影一起用力,但是左手依然不听话的一点点的像上抬,渐渐的我也明白它的目标了。左手是去抓刀鞘的,那个鞘上鬼画符一般的刻了不少东西,大概是可以压制妖刀的咒印,现在它显然是想解除这个东西。

  最终我们还是没能压制住妖刀,我的左手终于缓慢的摸到了刀鞘。呲啦一声,刀鞘被左手带了下来扔到一边,这下好了,全身完全失控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从我的嘴里冒了出来,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我说的。“哈哈哈哈!我又回来了!”

  我双手抓着刀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乱划,然后叫道:“犯人!犯人!犯人在哪里?”忽然我的身体转向后面的大殿。“人气!哈哈哈哈!犯人!你有罪!受死吧!”接着我的身体不自觉的把长刀举过头顶朝大殿里冲了进去。

  在大殿里一通乱跑,忽然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我的身体一脚把房门踹了下来,接着跳了进去。只见欧阳和小盼缩在房间拐角,看到我过来两个人立刻跳了起来:“老大,是我们啊!”

  我知道是他们,但问题是现在身体指挥权不在我这里我有什么办法!我的身体挥舞着长刀冲了上去,一刀横披下去,喀嚓一声,欧阳用自己的诛天之刃架住了邪门兵。对了,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欧阳有专门破坏神兵的属性啊!“诶!我能说话了!”我惊奇的发现嘴巴的控制权回来了。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邪门兵的刀刃好象崩了一块,诛天之刃果然是超级兵器的克星。

  但是我们没有能高兴太久,诛天之刃虽然可以克制神兵,但是拿刀的欧阳不如我厉害。我的身体抬腿就是一脚,诛天之刃飞了起来被我接住后插在了身后的武器挂架上。我赶紧对欧阳道:“放心,等我想办法解决了这把刀,我会还你的,放我这丢不了!”

  几乎就在我说完的同时欧阳已经被邪门兵一刀两断了!“哈哈!居然感损坏我尊贵的身体!”我的声音居然又变成了妖刀那古怪的声音!但是我自己依然可以说话。“喂!烂刀,你想怎么啊?”

  “别吵,我要执行死刑!哈哈!这边还有一个!”我的身体忽然一转冲着小盼冲了过去。我想阻止却没有办法,身上我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嘴巴,还是共用的!

  一声惭叫中小盼身首异处的倒了下去,这把该死的刀喜欢砍脖子,每个被砍的都是脖子中刀,一击必杀。脖子属于要害,不管生命值多少,脑袋掉了系统自然认定死亡,所以没有人可以抵挡这必杀一击。没了脑袋的小盼喷了我一身血,本来就黑气缠身的我被搞的更不象人了!

  “人!犯人!我要砍头!人呢?这边,这边有人!”

  我的身体再度失控的冲了出去,感觉现在身体完全不是我的,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速度快了好多!一路冲下长长的阶梯,我的身体开始向附近的城市狂奔。一路上遇到的不管是npc还是玩家一律砍倒。

  路上我实验了下线,结果系统提示我被妖怪操作中,可以下线,但是身体会继续在游戏里到处砍人。下线不能阻止它,那就想其他办法。我试了和幻影联合起来控制身体,但是只能起到减缓速度的作用。没有办法,降低速度用处不大,那就再想办法。试了看系统菜单,大部分都可以用,但是一些需要身体配合的东西被限制了!

  眼看着前方出现一座城市,我知道又要出大事了!还好这里是日本,大不了就是屠城!我离城门还有老远他们就把城门给关了起来,看来是早有防备。但是邪门兵根本不管,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一样冲了上去。

  轰,对方居然开炮了!一发散发着紫色光彩的炮弹飞了过来。我赶紧叫道:“那是魔晶大炮,快闪开!”虽然不喜欢被控制,但是我也不想死啊!

  但是邪门兵压根就不打算理我,眼看着炮弹真对着我们落了下来,邪门兵居然控制我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等着炮弹砸我们。炮弹就要临头的时候邪门兵忽然被举到头顶,炮弹准确的命中了我们,但是它却停在了刀刃前方不到1厘米的地方。在刀刃和炮弹之间一个闪亮的结界阻挡了紫色光团组成的魔晶炮弹。忽然炮弹开始旋转,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在刀身上出现了一个旋涡,紫色的炮弹居然被缓慢的吸了进去。最终炮弹消失,刀身上那个被砍坏的豁口反而消失了!邪门兵居然可以挡住魔晶炮的攻击,而且会自我修复!

  我只是惊讶,城墙上的人则是头疼了!大炮都不起作用,人还有什么办法?所有人只能站在城墙上看着我或者说看着邪门兵到底要干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这把刀就是杀人狂。我被操纵着直奔城门下,高耸的大门外我停了下来,猛的撞了两下没有反应,然后挥刀凌空划了几下,只听一声木轴断裂的声音,整个大门缓慢的向后面倾斜,最终轰的一声倒了下去。门后的玩家惊慌失措的四散奔逃,反到是npc守卫拦在了门前。

  很可惜,我已经看过了,现在的攻击完全是按照邪门兵的能力计算的,根本就不是我的战斗数值。这些npc守卫就像稻草扎的一样不顶用,三两下倒了一刀片。几个大胆的玩家也上来帮忙,结果比npc死的更快!

  一些来不及逃跑的玩家和没有战斗力的自由npc都躲进了街道旁边的房子里,我的身体拿着邪门兵冲到门前,掉转刀身像抓****一样反握着,猛的一用力把刀插进了墙里。接着我握着刀柄猛的横推刀柄,邪门兵就这么横着把房屋的前面一方墙给放倒了!里面的人吓的四下乱窜,npc卫队完蛋之后再也没有人想要抵抗了!一个日本玩家躲到了房间的柱子后面,我上去一刀,一个人头从柱子后面滚了出来。等我转身走出店门之后才听后面喀嚓一声,那个柱子跟那个人脖子平齐的地方突然断裂,切口整齐如镜!一些人恐惧的躲到二楼后拆掉了楼梯,结果邪门兵控制我冲进了房子里。动作迅速的在房间的各个柱子上碰了几下然后迅速离开房子。我刚出来就听轰隆一声那些柱子一起断裂,二楼整个掉到了一耧。我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过那不是我笑而是邪门兵在笑。接下来我再次被操纵着走入房间,里面一阵惨叫后我浑身是血的走了出来,房间里则再没有声音了。

  我气的大骂:“你个破刀,不要老是砍头好不好,喷了我一身血,恶心死了!”

  “别吵!”

  邪门兵凶神恶煞般的完成他的屠城大业,反正所过之处房倒屋塔鸡犬不留。一个晚上时间我们连续把三座城市给屠戮一空,尸横便野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其实杀人我到不在乎,何况是杀日本人,问题是这样杀不算我经验值。按说杀自由npc不算经验还好说,但是杀死玩家和守卫都是有经验的,问题是我一点没看见,都不晓得加到谁那去了!不会是这刀自己也升级吧?要是光不给经验也就算了,最最关键的是邪恶值问题!我作为中国玩家杀日本玩家应该是不加邪恶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晚上我砍的每一个人都算邪恶值。

  第一座城市被杀光之后我得到了系统给予的杀人狂封号,第二个城市砍光之后就变成了战争狂人,第三个城市杀光之后系统干脆提示我获得魔神封号,并确认我为全系统最疯狂之邪恶玩家,以后我对所有敌对势力拥有灵魂威慑属性。这个属性在npc身上的表现是npc会尽量避免和我接触,对玩家的效果是随机削若对手一到两项属性,削弱程度随机决定,最高不超过10%。没想到杀人杀多了还有这个好处!

  自从这个封号下来后我手上遮蔽红名的遮蔽腕轮就变成了血红色,而且亮的像个灯泡,估计是红名太严重快要压制不住了!

  天亮之后虽然我依然到处跑找人砍,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日本人老远看见我就用似聊通知附近城市开始全城疏散。结果就是我一连碰了两个空城,城市里一片狼籍,很多房子连门都没有关,各种自由npc丢下的东西搞的到处都是,看起来真的很像大逃难。

  邪门兵也不喜欢拆房子,一开始破坏建筑只是因为里面有人,现在没有人的建筑他连看都懒的看。日本人发现我不拆房子跑的更放心了,后来变成了我只要向哪个城市跑,那个城市立刻全体人员撤离,连东西都不带,等我过去了他们再回来!由于邪门兵不会使用传送阵,四处跑也不够快后来基本上砍不到人了,除了个别刚上线的不知道情况就被砍了!

  后来我实在无聊,懒得和邪门兵耗了,干脆下线吃个饭活动活动。等玫瑰起来了我们两个才一起上线,结果邪门兵还是在那里操纵着我到处跑。玫瑰上线后先问我在在什么地方,我让她不要过来,现在我是见人就砍,她过来也是死。

  就这么乱跑到早上10点多,终于有事情发生了。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大群人,看样子不光是玩家,其中还有不少npc。我就知道不可能让我这样一直跑下去的,当初既然能把这把该死的刀封印,说明日本有人可以对付这刀,现在闹这么大不可能不把当初封印妖刀的人弄出来的。

  邪门兵控制的的我终于在这群人对面停了下来,我也趁机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这些人配置很奇怪,前面站着3个手拿法杖的家伙。从他们身上斜披的袈裟以及光亮的脑袋很容易确认身份,这是3个和尚。在这3个和尚后面有12个和他们打扮一样,但是留着头发的人。这些应该属于退魔师之类的,在日本这种人满多的。这15个明显都是npc,后面的乱七八糟一大堆应该都是玩家,居然还有熟人。

  “嘿!田中正台!不认识啦?”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好想笑。“是我啊!你真不记得啦?上次在黑龙会我们见过,你还送了我一个降魔杵的,好象是你们日本的国器吧?”

  周围的日本人一起转头看着田中正太,他终于忍不住道:“不是的!是他把我杀了爆出去的,我们后来去抢过,但是失败了!”

  “你别说话,让我说!”邪门兵把我打断转而对对面的法师道。“怎么就你们几个,松贺那个家伙哪去了?”

  对面三个和尚中年龄最大的站了出来。“太师祖早就圆寂了,你都被封印快200年了!”

  “这么久啊?对了,松贺呢?”

  “太师祖已经圆寂了,不是刚和你说过的?”

  “我知道,不过我就是喜欢听这见事情。哈哈哈哈!”

  对面那些和尚明显气的不行,但是面对一个超级妖怪不怕才有问题呢。“你不要以为太师祖不在了就没人制的了你了。”他转身对旁边的人道:“布阵!”

  3个和尚加12个退魔师立刻围了个圆把我圈在中间。后面的退魔师开始念动咒语,和尚们也开始念动咒语。周围的玩家只敢看着没有人敢动。邪门兵也不傻,它立刻就开始反击。首先目标就是那个带头的和尚,但是一刀劈下去那个家伙却动都不动,刀刃在他头顶就停了下来。因为我感觉不到自己身体,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挡住了,反正就是砍不下去了。

  “好小子,有些本事吗!”邪门兵开始寻找其他目标,但是却发现我们已经被一个无形的网围住了,不管我们向哪个方向砍,根本就砍不动。

  邪门兵有些急了,看市疯狂的四处乱撞,但是依然无效。

  该我出手了。“咳咳咳咳!”我先清清嗓子。“我说烂刀,商量个事情怎么样?”

  “现在没空!”

  “看样子这个阵法就是专门克制你的,不想完蛋的话,交出身体控制权并签署契约以后听命于我。怎么样?”

  “你别高兴,这个阵法结束,就算我被封印,你也跑不掉。”这个烂刀居然威胁我!

  “我是冒险者,顶多死一次,反正很快就复活了。对我没有太大损失,不过你将来可是要永永远远的被封印了,不合作我们一起死,我不在乎!”

  邪门兵停止了活动。“我可以答应归还控制权,但是不能效忠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