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章 车祸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章 车祸

  “谢谢会长,这已经足够了,相比日本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而且可以当职业玩家也比上班有趣多了。”

  我点点头:“现在开始说我要你们处理的事情。马上我们需要建造几座城市,其中一座必须建在日本,而且不能让日本玩家知道那是我们建立的。”

  “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去?”飞儿很快猜到了我的意图。

  我点点头:“我确实就是这个意思。你们都是日本人,由你们建立城市不会遭到怀疑。”

  飞儿道:“我恐怕不行,在日本认识我的玩家可不少。”

  “那行会里有谁可以代替你指挥并且不是很出名的人?”

  “这到是有不少,对了,静香就可以啊!”弓箭队的队长桃子道。

  “我不行!”腾原静香立刻摇头。“领导法师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你们说凌原吹怎么样?”飞儿提出一个人选。

  “行!她不错。”周围的人一起点头表示同意。

  “那静香你去叫她来,必须要本人同意才行。”

  “好的,我这就去。”静香跳起来去找凌原吹去了。

  这个凌原吹我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行会里1万多人我总不能都认识吧!不过既然大家都推荐她,那就说明这个人还是有特长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赞同了。

  凌原吹很快就到了。“会长!您找我?”

  等玫瑰关上门后我才开始道:“让你**出去单独负责一座城市吗?”

  凌原吹考虑了一下。“我想我行。”

  “那好,等进游戏后我送你去日本,然后你必须快速建立一座城市,不要声张,一切都必须秘密进行。”

  “城市的规模,地点什么的呢?有特殊要求吗?”

  “地点我们暂时还没有定下来,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规模不用太大,但是防御能力要强,城里的店铺也必须多,尤其是药店和武器店,像什么弓箭、魔法补充药水、补血药水都是重点。还有维修装备的铁匠铺之类的也必须要多。”

  “这些都好办,但是人呢?不能让我一个人建立城市吧?”

  飞儿道:“我们会从行会里抽调1千名原来的姐妹给你。”

  “这样应该差不多了。”

  这一晚的商谈一直持续到深夜,我们大致确定了建立城市的方向和框架。今天大家都累了,让她们都回去休息后我开车送玫瑰回学校。玫瑰拉着我的手道:“带我去基地吧,我不回学校了。”

  “又想要了?”我故意刺激她。

  玫瑰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看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我看像!”

  “找打!”玫瑰象征性的和我打闹起来。

  “别别别!我还在开车呢!”

  “叫你胡说八道!”玫瑰依然和我打闹。

  “小心!”我忽然看到前面的路上有人,我的身体反应速度迅速提高,猛的带了一把方向。车子突然一斜横了过来,接着车尾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本来在向左急转的车身突然一扭开始反向旋转。车子一边旋转一边向左漂移,我一边向回带方向一边辅助刹车控制车速,但是车子已经飘了起来,没有足够的附着力我无法让车子稳定下来。旋转的车身终于撞上了防护栏,像慢动作一样,没有撞到护栏的一侧缓慢的翘了起来,接着车子猛的一蹦开始翻滚,应急安全泡沫迅速喷了出来。整个驾驶室瞬间就被快干泡沫塞满,喷出来的泡沫立刻凝固形成柔软的保护层把我们固定在车里并减缓冲击力。

  撞车前我们的车速在290公里左右,这已经超出这条高速公路的允许速度上限很多了。车子横在路上不停的翻滚,一路滚出三百多米才停了下来。车子一停稳两个车门自动炸飞了出去。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敢松开玫瑰,刚才车子一开始翻转我就抱住了玫瑰防止她受伤,虽然有安全泡沫但也不是绝对安全,我是不怕可是玫瑰却需要保护。

  “玫瑰?你没事吧?”

  玫瑰的声音很清晰,好象没有事情。“还好,就是转的有些晕!让我出去。”

  “好的。”我把柔软的安全泡沫弄碎,然后把玫瑰抱了出来。还好我的车安全设备比较好,要是只装备防撞气囊的车就不一定了。

  把玫瑰扶到路边坐下之后我仔细帮她检查了一下,还好,没有明显伤痕。但是这不代表安全,有很多人车祸后没有感觉,回家睡了一觉却死于内出血。反复确认了几个脏器部位没有受到冲击的情况才放心些。我迅速跑到隔离带边上按下水泥隔离栏背面的紧急按扭,交警一会就会根据报警按扭的位置过来处理。扶着玫瑰回去确认下刚才有没有撞到人,我反正只感觉到撞了什么东西,但是具体撞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走回来才发现这里的路上也横着一辆车,看样子它本来是停在路边上的,刚才我们横过来的时候肯定是挂到了它的车尾所以才把它弄到了路中间。刚刚按下路边的报警开关后高速公路两侧的事故灯都亮了起来,后面的车子都会减速,所以我们在路上也不用担心后面有车冲上来发生连环车祸。

  “那边。”玫瑰发现了路边有人。

  我赶紧和玫瑰走过去。路边一共两个人,一个中年妇女坐在路边的隔离栏杆上,旁边一个年轻人和我差不多大正在安慰妇女。

  “你们没有事情吧?需要药品吗?我们车上有急救箱。”玫瑰过去慰问道。

  “滚开。”那个小伙子猛的转身推了玫瑰一把。

  玫瑰只是个普通女孩,被这么一推立刻摔了出去,我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她。“你干什么?”

  那个中年妇女打了那个小伙子一下:“你干什么?人家又不是故意撞我们的。再说刚刚要不是为了躲开我们他们也不会翻车啊!”看来这个中年妇女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

  本来就是我们理亏,人家的车显然是出了故障停在路边的安全带修理,结果我因为和玫瑰打闹还严重超速撞了人家的车。尽管那个年轻人满讨厌的,但是我还是很客气,总归是我们不对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太快了没有注意到你们的维修灯。”

  那个中年妇女道:“不全怪你们,我们的维修灯坏了,所以只开了示宽灯和停车灯。”

  我说怎么没有看见警示灯呢!搞了半天人家没放!按规定高速公路紧急维修要在车后50米开始每50米放一个警告灯,一连要放4个,200米的灯1公里外就可以看见了,有充足的时间减速避让。结果他们只开个示宽灯,我注意到的时候距离已经不到200米了,这也就是我反应快,一般人肯定撞的一塌糊涂。

  “你们需要叫救护车吗?”玫瑰再次关心的问道。

  “你才要救护车呢!我们没事。别靠近我,看了就烦。”

  我立刻气愤的道:“阿姨这么有涵养,你做儿子的怎么一点都没学会呢!”

  “他不是我儿子!”中年妇女道。

  “难怪呢!”我补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找事是吧?”

  “我们两个到底是谁找事啊?”

  看我们两个气氛越来越不对,中年妇女有些生气的道:“小波,不许动手。你师傅教你功夫不是给你欺负人的。”

  “师母,你别管我。”青年捏捏拳头。“你小子就是欠教训。这么晚开个跑车跑这么快还带个鸡,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玫瑰生气了。“你说什么?我要你收回刚才的话并向我道歉。”

  中年妇女也生气的道:“小波你想干什么?快道歉。”

  “阿姨不用了,我让他知道什么叫礼貌。”我也开始打算教训教训他。

  中年妇女焦急的道:“小伙子别冲动,他会功夫,你打不过他的。”

  “那正好,我还怕自己失手把他打出什么事情来呢,会功夫正好。”我转过来对他道:“我们练练,你输了要向我妻子道歉。”

  “要是你输了我也不要什么,你别找我要医药费就行了。”他嚣张的道。

  “好,开始吧。”

  后面的阿姨想上来阻拦被玫瑰拦住了。“阿姨没事,男人就是喜欢打架。”

  这家伙会功夫,因为不知道他的工夫路数我不敢先出手只能看着他等他先出手。“接招。”他突然动作,迅速的上来一记披掌,我轻松一让闪开了攻击。用掌说明不是拳击,但是具体是柔道还是中国功夫什么的就不清楚了。

  一招披空,他没有收手而是就势横着一扫,我一弯腰又闪了过去。这家伙似乎还挺不屑,猛的收手一蹲身扫腿。我小跳一步,他又没有扫到我。连续三招不中,他突然收身。一个马步扎下来开始双手走太极图。

  糟糕,这家伙学的是太极拳。我只学过一些防身术和军队用的搏杀术,大家纯粹靠力量。唯一能威胁到我的武术就是太极拳。那家伙一个太极画完,猛的贴了上来。我赶紧后退,但是这家伙不断的贴近。

  只见他双手一穿速度突然提高几倍,好在还不如我快。我双手一抄把他的双手拉到了一起,一只手轻松的锁住了他的双腕。他一看手腕被锁,连忙提脚要踢我。我一脚把他抬起的脚又踩回了地面。现在他的功夫我都摸差不多了,可以开始攻击了。左手一送,右手握拳猛的打了出去。这可不是什么功夫,纯粹就是直拳,无非就是速度快了点力气大了点。

  他看到我的拳头赶紧双掌交叠护于胸前,我一拳打在他手掌上。只见他整个人被我打飞出去二十几米才落地,我这可是减小了力量,要不然可就不是飞二十米了。那家伙落地后还能保持双腿着地,还算不错功夫满好的。可惜力量差的太远,他一落地连退十几步才站住。但是没站多久他猛的跪了下去开始呕吐,估计刚才震到内脏了。

  吐完之后他猛的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忽然注意到我的汽车后面掉出来的后备磁浮器,那东西有台微波炉那么大,重量在100公斤左右。这家伙居然把那东西举了起来想扔过来砸我,我左右看看发现了他的车。“阿姨,车子借我,回去给你还了新的。”我左手一抓车顶,右手一拖车底。略微一用力这量中型休旅车就整个离开了地面。

  “有种你就砸,你敢扔过来我就敢扔过去。”这话我是吓唬吓唬他的,虽然我却实能扔过去,但是我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杀人的,我又不傻。刚才就是为了增加效果才把汽车举起来的,这车少说两三吨,这样可以让他产生无力和挫败感,免得他继续发疯。我现在看出来了,这小子肯定是一开始就心里不痛快,摆明就是找人出气的。

  哐啷一声,那家伙举过头顶的机器掉了下来还砸到了他自己的脚,疼的他在那里直跳。玫瑰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中年妇女赶紧过来道:“小伙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女朋友今天跟一个有钱人跑了,所以他心里难受看到有钱人就生气。”

  “难怪呢!”这下明白了,原来是个旷世怨男!“阿姨你别紧张,我理解。”

  中年妇女指指我手上的汽车。“那这个是不是……?”

  “哦!一说话把它给忘记了!”我随手一扔,车子轰的一声落在地上跳了两下才停住。“这是国产车吧?满重的。不像日本车都轻飘飘的。回头我陪您一部新的东北虎suv。”

  “不用不用,这车有保险。”

  我没有和她争,因为我已经听到警笛声了。闪着黄灯的公路巡查车很快就到了附近,下来几个公路警察开始处理现场,还好这是晚上没什么车。我给交警看了军官证:“这次意外是因为我的疏忽造成的,不关他们什么事情,这是我的架照,我还有事不能留在这里,后续问题我会派人去交警队处理的。”

  “是的将军!”交警敬礼并把证件还给我。

  天上传来一阵风声,基地的垂直喷气机飞了过来。我临上飞机前对那个阿姨道:“请问下他师父叫什么?改日我去拜访一下,我也想学点功夫。”

  “我老伴叫留谨,我正好他的名片。”我接过名片一看。“原来还是熟人啊!”

  “熟人?”

  “你们认识一个老炊事兵吧?”

  “你不会是他要介绍来的那个青年吧?”

  “他和你们说了?”

  “他只是说认识个资质不错的年轻人想介绍给我们,其他的他都说有保密条例不肯告诉我们。”

  “那看来就是说我了。改日我会去拜访的。”

  飞机迅速离开地面带着我和玫瑰向基地飞去,今天真够衰的,这都能出车祸!到了基地后玫瑰说她还不想休息,我想了半天道:“你要是不想睡,我带你去看个朋友,保证吓你一跳。”

  “什么朋友啊?能吓到我?”

  “你跟我来吧!”牵着玫瑰的手进入大型升降通道,电梯到底后我捂上玫瑰的眼睛。“不要偷看哦!我带着你走。”

  “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秘?”

  “你跟我走就是了。”一直捂着玫瑰的眼睛走到生物实验室中间站在幸运面前,猛的松开双手。

  “啊!”玫瑰发出一声高八度的尖叫一下子跳到了我身上。“咕……怪……怪物!”

  我把玫瑰从身上拉下来让她转身面对幸运。“别怕啊,再仔细看看。”我向旁边的研究人员比了个手势,研究员打开了幸运的思维连接通道。

  玫瑰躲在我身边想看又不敢看的瞄了几眼,过了一会她缓和了不少,但是却突然又叫了起来。“露……露……龙!”意识到自己说话声音都不对了,玫瑰冷静了下情绪才接着道:“这是条巨龙?”

  我笑着点点头。

  得到我的回答后玫瑰更加惊讶的转身看着幸运,过了好半天才又拉着我道:“这……这是用基因技术从什么化石里克隆出来的?还是从哪里挖出来的?”

  “都不是。这是龙缘科技的技术结晶,完全dna人工操作下的生命,一个从未在地球上出现过的新物种。从他诞生的那天开始,澳门赌博网站:人类已经彻底打开了天堂之门,上帝的力量从此要被人类控制了。”

  “疯了!你们都疯了!”玫瑰有些害怕。“虽然我不是末日论者,但是这东西……!我觉得不安全,我们在玩火,生命不是可以随便创造的,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你美国科幻片看多了吧?生物变异的概率低于亿分之一,要不然从单细胞生物进化到人类也不会用了那么多年了。相信我,这个地球上最危险的生物就是人类,别说一条龙,就是有1万条人类依然可以消灭他们。而且,这个是我们的朋友。”

  “你刚刚说的朋友不会是他吧?”

  “当然是他。”我走到幸运前面拍了拍他的脑袋。“起来了懒虫!”

  玫瑰恐惧的道:“他是活的?”

  “那当然,我们费那么大力气搞出个死的干什么?”

  背后的幸运一阵蠕动突然睁开了眼睛,庞大的眼睛像个大浴盆一样。挂在幸运四肢上的固定器纷纷脱离,幸运站了起来。晃晃脑袋他开始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的位置后才注意到我。“主人。”

  “幸运。”我指向玫瑰。“认的出来吗?”

  “玫瑰小姐。”幸运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幸运?”玫瑰再次受到刺激。

  “那当然。他是直接从游戏里导出的智能,这样他就会有完全的智力并且会比较温顺,要不然明天的头条新闻恐怕就是火龙出世了!”

  玫瑰扶着脑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我的脑袋有些僵了,这个刺激太大了。你们居然造龙!”

  “这就晕了吗?”我笑着问道。“那我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