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三章 争夺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三章 争夺

  我没有混入战团而是直接向推着马车的人冲了上去,看到我冲过来,掩护推进器逃跑的人中分了一个出来准备阻拦我。我根本没时间和他耽误,推进器技术泄密可不是小事情。虽然想从成品推进器中分析出制造方法需要很长时间,但那也是我不能接受的。落地后我一抱身变成一个团状,对方没有想到我会抱团一剑挥空,而我则顺利的从他的剑下滚了过去。

  穿过那个人之后我猛的伸开四肢,借着翻滚的惯性跳了起来。跳到空中直接拔出永恒,幻影提醒我背后有敌人接近,我看都不看回身一剑把追上来的家伙又弹了回去。他的冲击力反而给了我更快的速度,双手握剑直匹而下。我的目标不是人,而是马车。对方没有凤龙那种空间,没有办法单人携带那么大的东西,不借助马车和大型魔兽他们是不可能把东西运走的。

  对方也看出来我的意图,一个家伙把自己的长枪当标枪投了过来,我在空中一拨,长枪断成两截飞过我两边。后面一个法师的手心亮起淡红色的光芒,这么短时间他来不及凝聚大型魔法想用魔法飞弹阻挡我。“切火术!”那家伙的红色魔法飞弹突然在自己手上炸掉了,不但没有发射出来还把他自己炸翻在地。

  看到没有人挡的住我,队伍里一个看起来是队长的家伙一蹬马车轮子跳了起来横剑想和我硬拼。我可不是有翅膀的,在空中我也可以控制身体,翅膀一动,我身子一歪从他侧面飞了过去,绕过他后依然向下对着马车冲了下去。

  一个祭祀mm实在没有办法了,她自己跳到了马车上把法杖横在面前企图抵挡一下,但是因为害怕她不敢看我而是把眼睛闭上了。虽然你是个漂亮的mm,但绅士风度不是用在这个时候的。我迅速的给永恒上灌输魔力,紫色的生命火焰燃烧了起来。拿着这闪亮的武器,我迅速的接地,然后再次弹了起来,永恒上的火光在空中留下了一个大大的v。

  多人拦截失败,那些人一起回头看向我,然后又把注意力回到马车上。表面看上去马车似乎没有出什么事情,连那个祭祀mm也没有事情。就在大家以为我失手的时候,站在车上的mm突然倒了下来。不是整个人倒下去,而是从中间一分为二,两半身体向两侧倒了下去。紧接着咔嚓一声,马车和马匹连接的大梁应声断裂。这所有的切口不过是刚刚我下落的时候一剑完成的,永恒的锋利程度切木头还不是小意思。

  我没有停止动作,趁着落地再次弹起的工夫转身唤出两个半月。血红色的半夜从我背后飞出来然后在我面前交错飞过,告诉旋转的半夜擦着马车两边飞了过去。咔嚓咔嚓两声,马车猛的向下一瘫,四个轮子都被削掉了半个。削掉了车轮的半月没有马上回来,他们从背后追上了那个还没有落地的家伙。一声布匹撕裂的声音,那家伙在空中变成三断,然后分别落地。

  飞过去的半月在空中掉了个头又飞了回来,顺路又削掉了三个脑袋。血红色的半月上粘上了鲜血,那些突出的魔法符字居然闪亮起妖异的红光来。两个半月回到我身边,立刻悬浮在我身边缓慢的旋转着。

  对面的人被突然情况搞愣了神,等到半月飞回我身边他们才反应过来。知道马车报废的他们立刻向我冲了过来,这个行为让我很不理解,不过既然他们冲我也只能战斗。

  “小心!”幻影在提醒我的同时自己控制了我的身体猛一弯腰差点把我的腰都闪了。

  一只水晶箭擦着我的背飞了过去,还好幻影提醒了一下。水晶箭没有射中我而是把我面前的一个家伙射翻在地,但是我还没来及得意第二根第三根箭同时到达。弓箭手不只一个人,虽然弓箭手可以使用多重箭,但是他不可能连续发射,这两只箭和前一只间隔太短。

  弯腰是来不及了,水银盾牌迅速的出现在我背后。因为是重点防御,所以这次没有形成水银墙壁而是直接用两个小盾牌的形态出现,这样厚度大一些防御高,上次在日本挡炮弹也是这个原理。喀嚓!水晶箭果然是没有炮弹厉害,被水银轻松挡了下来。但是对方的箭也不是全无用处,轰的一声两只箭同时发生了大爆炸。好在水银抵挡了爆炸的威力仅仅让我踉跄了一步。

  忽然听到脚步声,我猛的回身用永恒隔挡,结果下来的是一大铁锤。永恒轻松的削断了锤柄,可是锤头非常准确的命中了我的头盔,还好头盔够解释。扇动翅膀飞到空中。“分身!”

  法师分身和战士分身同时出现在我两边,我们三个都是有翅膀的,根本不用担心掉下去。刚刚挥舞锤子的是个野蛮人狂战士,身高快三米了,一身肌肉恐怖的要命。战士分身首先动作,翅膀一收,利用自己的重量俯冲了下去。

  狂战士战锤断裂,但是锤柄还在手上。他猛的用锤柄横在面前抵挡战士分身的拳头。我的战士分身可不会傻忽忽的用拳头打铁棍,变拳为掌,他双手同时握住了锤柄。借着冲击力身体以锤柄为轴转到了狂战士背后。双脚落地后战士分身等于是和狂战士背对背站着,并且同时握着那个锤柄。战士分身猛的将锤柄向前带,自己一弯腰用背部顶住狂战士的背。手臂和双腿同时发力。一声咆哮,战士分身硬是把狂战士从背后背了过来。借着这个力道向前一送把狂战士扔了出去。这个空背要是被摔地上,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但是这个狂战士虽然肌肉发呆,却不失灵活。在空中一个翻身他居然双脚落地站住了。

  就在他得意的笑时,忽然发现天空中的我也冲了下来。我可不像战士分身是俯冲,我是把脚放下面直接踩了下去。狂战士把锤柄一横想抵挡我的攻击,但是我微微一笑,刷拉一声,我的脚底出现一排冰刀一样的刀刃。咔嚓,锤柄被一切两半,我力量不减的一脚踹在他胸口。刀刃划开了他的胸甲,狂战士鲜血直喷的倒退了十几步才站住。

  我没有落地,而是借着刚才的一脚重新升空,战士分身从我下面冲了过去。和刚才一样的动作,不过这次双手握的是对方手腕,翻身过去,用力一带。狂战士这次再也顶不住了,被重重的摔过头顶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战士分身动作迅速的转身,往狂战士背上一骑,双手伸到他的脖子下面捏住喉管,猛的一划。战士分身可一直是狼人形态,那双爪子的锋利程度可想而知。这一下就彻底解决问题了,狂战士再也没有挣扎了。

  后面的敌人这个时候才赶上来,我转身一剑挥出。永恒在地面上迅速点燃了一条火龙,冲上来的人都被挡了下来。战士分身看见了草丛中的弓箭手,朝我喊道:“那边。”

  我抬眼一看发现了隐蔽的箭手,半月带着我的意识飞了过去。两个弓箭手知道位置暴露,干脆站起来想发箭还击。但是半月比他们速度快,两个脑袋比他们的箭先离开了他们身体的。没有了头的身体依然射出了两只箭,可惜差了十万八千里都射上天了。

  “紫日。”火焰对面传来了叫声,我把永恒一挥,火焰重新被吸回了永恒中。

  “推进器呢?”我忽然发现刚才被打散的马车空空如也的躺在地上,推进器不翼而飞。

  “紫日,那边,推进器。”我听到喊声抬头看到修罗紫衣一边和人混战一边奋力的指向另一个方向。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一头巨兽叼着推进器正在往大海的方向跑。

  我正要追,背后的战士分身忽然道:“又来增援了。”我一回头,果然看到大批德国玩家冲了过来。铁十字军不会从这个方向过来,再说他们的旗帜也不是铁十字军的。这么大批敌人冲上来可不是好事,我把空间门展开,叫出斯哥特。“带上亚龙骑兵封锁这里,别让对面的敌人冲过来。”让凤龙把我的魔宠也都放了出来。“你们都在这里帮斯哥特防守,阿嫡娜、幸运、瘟疫、小三、水晶、小龙女,跟我来。其他的都留下防守。”我张开双翼迅速起飞追着那头巨兽而去。

  对方新来的增援大约在三四百左右,斯哥特带七千多亚龙骑兵防守这么点敌人应该不是问题。我专心追着那头怪物一直跑到海边,怪物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海里。刚才我就注意到这个家伙脖子上有鳃,果然是水生怪物。把面罩向下一拉,跟着怪兽纵身跃入水中,后面的魔宠也跟着跳了下来。

  那只怪物下水后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这家伙就是个水中生物。但是速度再快,它也没办法和阿嫡娜以及小龙女在水中比速度。阿嫡娜先一步追到了怪物前面挡住了它的前进道路,小龙女紧跟着冲到彻底把怪物拦了下来。忽然阿嫡娜猛的向上冲去,一只鱼叉从她的身下滑了过去,要不是阿嫡娜速度快肯定被击中了。但是阿嫡娜这么一动等于是把路让了出来,怪物赶紧向那个缺口冲了过去。

  “分水之术。”小龙女的道术准却的施展出来,阿嫡娜的空位处突然出现了一段真空区域形成的墙壁。这个怪物可不会飞,真空区是没有办法飞过去的。

  它这一迟疑,后面的我和4条龙都追了上来。幸运反正是不客气,上去一口咬住了怪物的脖子,瘟疫紧跟着就是一口咬在怪物背上,小三从下面贴了上去把怪物肚子下面撕掉了几大块肉。水晶一尾巴打在怪物脑袋上,推进器掉了出来。她抓去推进器就往海面游去,剩下的三头龙一顿乱咬把那个怪物撕成了碎片。我们一起跟着水晶浮出水面。

  大家刚刚一冒头,一只巨鹰忽然贴着水面滑过。水晶只感觉手上一松,推进器又不在了。

  “拦住那只鹰。”

  四条巨龙加上小龙女一起腾空而起,阿嫡娜的浮空术只能做到简单的漂浮移动,追击肯定来不及,我们没有等她直接追了上去。巨鹰朝着内陆飞了过去,我立刻用心灵接触调动了属于的守护长枪以及魔宠飞鸟和两只凤凰一起过来支援。

  该死的巨鹰速度不快却非常灵活,四条龙上窜下跳就是抓不住它。忽然一道黑影闪过,巨鹰翻着跟头栽了下去。还是我的飞鸟比较快,毕竟是喷气式的,而是等级高。长枪和两只凤凰紧跟着赶到了。

  小落的巨鹰还没有落地忽然把推进器扔了出去,旁边不知从哪冒出一只大雷鸟,这家伙叼起推进器就跑。“快追啊!”我只能让大家快点追。

  雷鸟只是把那推进器带起来就没有继续逃跑了,而是把推进器又扔了出去。一只三头飞龙王从旁边闪电般掠过接住了推进器转身就跑,雷鸟却挡在了我们前面。

  我们根本懒得理它,飞鸟和长枪一左一右冲过去把它的两只翅膀削了下来然后笔直的朝飞龙王追了上去。两只凤凰紧随其后追了过去,巨龙们的速度就略微慢了些。

  冲在最前面的飞鸟忽然把翅膀一卷,四个燃烧室同时喷出蓝色的尾焰,这是他的超音速突击技能,现在正好用上。只见飞鸟开始选旋转起来并且越转越快,一声刺耳的爆鸣之后飞鸟突破了音障。飞龙王在飞行魔兽中算是速度很快的一种,但是毕竟和飞鸟这种变态速度差好几个级别,飞鸟几乎是瞬间追上了飞龙王。

  一圈行同实质的圆圈从飞鸟的前方发出这是第二技能——震荡波。飞龙王的飞的好好的突然一抖失去了平衡向下栽了下去。长枪跟着追到,一道劲飞吹过飞龙王的翅膀被削掉了一小截。突然的巨痛让飞龙王不得不把推进器扔了出来,浪子迅速到达推进器下方,像玩特技一样倒飞过去抓住了推进器,然后一转身带着推进器向本阵飞了过去。

  飞龙王缓过劲来紧追着浪子冲了上去,吊着推进器的浪子速度有限跑不过飞龙王,但是小凤适时的出现在他们两中间把飞龙王拦了下来。可是云层上忽然又冲下来两条飞龙王,那边的长枪和飞鸟还在掉头,一时间过不来,小凤要拦截三头飞龙王没时间对付另外两个。

  没有办法的浪子只好尽力向自己阵营飞,两头飞龙王紧追不舍。眼看就要到阵地了,但是飞龙王也追了上来。忽然地面上一根银白色的东西飞了起来,一头飞龙王被那个白色的东西贯穿惨叫着掉了下去。另外一个赶紧闪避,但是更多的白色物体飞了起来,这个飞龙王也没能幸免,被扎的全身都是洞掉了下去。

  地面上斯哥特从第一只飞龙王的尸体上拔出白色的钢枪。“都到我头顶了你还赶追,当我不存在啊!”

  浪子没有降落而是直接抓着推进器冲进了空间门,这下就安全了,谁也不能从大地母神这里抢东西。斯哥特他们往大门前面一站,对面的玩家都没有了指望。刚才交手中他们都知道了斯哥特的厉害,没有人敢向上冲了。忽然他们看了下斯哥特后面的方向,不情不愿的打开了回城卷轴。

  原来是阿修福德带着手下赶到了,这可是涉及到他的利益,所以这家伙动作利索的带人冲了过来。对方看到阿修福德的旗帜都失去希望了,所以纷纷打开了回城卷轴。我紧跟着到了这边,幸运一降落我就跳了下来。“你动作满快的吗?”

  “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可以流失,我当然要快点了。”

  我先回身吩咐飞鸟去海边接阿嫡娜,然后转身对阿修福德道:“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

  阿修福德点点头。“知道,是我们铁十字军的老对头福斯特联盟。”

  “那他们怎么会知道要来抢夺这个推进器的呢?”

  “因为我们行会有奸细,你应该也知道,网络游戏,这个再所难免,几乎没有行会都会有一批奸细的。不过很幸运,这次他们没有成功。但是下次一定要小心了。”

  “哪还有下次啊!这次是意外,我们又不是闲的没事干天天撞船玩!”

  “哈哈!我说错话了。”阿修福德道:“既然结束了,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可以用似聊通知我,我已经把你设置成亲友号码了。”

  “行。哦!对了,天宇城那边你可以通知你们行会的人撤离了,我现在自己可以驻守了。现在传送阵通了,我增兵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行,我回去就通知撤离。有事再联系。”阿修福德转身跳上坐骑带着手下离开了。

  阿修福德走了,我却不能停,海滩上一大堆碎片还需要清理。一直从早上忙到晚上,总算是把需要销毁和需要回收的东西都区分并整理了出来。碧凌的骸骨是最重要的东西,这可是超神兽的骨头,撞击那么剧烈,这些骨架也仅仅是散架却并没有折断,你可以想象它的坚固程度了。另外还有个好消息,那就是月神徽章居然没有坏。一个玩家从水塘底下的淤泥里挖出了一片徽章,另外一片则是在三公里外的一个草丛里发现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没有把这个东西毁掉就是万幸。

  晚上我们带着成堆的骨架返回了天宇城,然后通过天宇城的跨国传送阵回到了艾辛格。此时的艾辛格几乎没什么人,并不是玩家都下线了,恰恰相反,大部分玩家都在线。主要的原因是跨国传送阵刚刚完成,大部分会员都尝新鲜跑道天宇城那边去了,艾辛格这边反而没有多少玩家了。

  带着碧凌的骸骨直接去了艾辛格的守护大殿,这里就是刚刚完工的龙穴,确切的说是红炎的窝。大殿里面已经被金银珠宝堆满,红炎正满足的躺在一堆财宝上休息。我的几条龙都被提前送进了凤龙的空间,免得他们看到这里心里不平衡。我仅带了小龙女去到了红炎那里。红炎是上古的巨龙,虽然不一定有碧凌资格老,但是起码应该知道些东西。

  “红炎?快起来啊!”

  红炎的眼睛窟窿里红色的火焰忽然亮了起来。“有什么事情啊?”

  “问你点问题。”

  “说吧。”

  我把空间门里的碧凌骸骨运了出来。“这个是……”

  “我知道。这是碧凌的骨头。”

  果然没有找错人,我就知道红炎会知道一些东西。“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我还是条幼龙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魔兽界的知名神兽了,就在我自我封印之前一段时间,碧凌突然失踪了。后来他的徒弟还来龙岛问过,不过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就走了。”

  “那你知道怎么可以唤醒这具骸骨里的灵魂吗?”

  “什么?”红炎突然站了起来,他似乎很惊讶,紧盯着那堆骨头。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红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问道:“你是说骸骨上还附着着灵魂?这难道不是单独的骸骨吗?”

  “那又怎么了?”

  我提出疑问红炎却不再回答我而是自己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