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八章 玩人
  ~日期:~09月18日~

  第十八章 玩人

  这家伙的确是个太子,澳门赌博网站:完全不知进退。“打就打,怕你不成。”

  “正和我意。”我向前走了两步。“我不占你便宜,大家都不用召唤生物,一对一单挑吧!”

  “我这些可是950级的神恩骑士,我让你才对。”这家伙居然还在那里自大。

  我招招手,斯哥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三名铃音骑士站到了我身后,其他的魔宠和妖仆纷纷退回大队中。“那我们这样,四对地。”

  “不许要你让,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你们四个。”

  “好大的口气!”一挥手:“上!”

  斯哥特立刻带着另外两个铃音骑士冲了上去,对面影舞者的神恩骑士有迎了上来。我和影舞者都站着没动,就看6个妖仆在互相攻击。说实话,这三个神恩骑士确实是难得的战斗力,斯哥特和他们打起来完全不占优势,双方完全是一个水平上的。

  几个回合下来斯哥特不再和对方缠斗,退后几步把他的重甲龙召唤了出来。看到这边召唤坐骑,那边的神恩骑士也召唤出自己的坐骑。神恩骑士的坐骑是一种白色的老虎,个头很大,身上还装备了盔甲。两边再次混战在一起,估计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来了。

  我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向影舞者走了过去。“我们开始吧?”

  影舞者什么话都没有说,突然挥剑砍了上来。我知道这小子不会讲什么规矩的,所以早有准备。左手一抬,用盾牌架住了他的攻击。但是这小子攻击被挡住之后却依然不停的攻击,不断的挥剑砍我的盾牌。正当我想还击的时候他却几个大跳退开好远。“你的装备不错吗?”

  “你不也是神器一套吗?”

  “这样比赛太没有意思了,我们加点筹码怎么样?谁输了就要把身上的装备让给对方。”

  “好主意。”看他这套东西应该适合鹰,怎么说鹰也是我们行会的副会长,穿着制式盔甲有些不象样子。“我们用系统公证吧?”

  “不许要,只要你过会别不舍得把装备交出来就可以了。”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不是你输呢?”

  “我当然不会输。”

  “还是签了保险。”我召唤出了系统公证,确认后对他道:“你比不比,怕输就别赌。”

  “哈哈哈哈!我会怕?”影舞者确认了公证,契约猛的一亮消失在空中,等会比赛结果一出来他下线都没用,系统自然会把他扒光。

  契约刚消失,影舞者再次冲了上来。这家伙的攻击根本就没有间隙,根本就不给人还手的机会。不过我可不是一般人。“分身。三重幻象!”前面那句是召唤分身,后面的是迷惑敌人。

  法师分身挥起法杖对着他的脑袋敲了下去,影舞者笑着道:“那个幻象就想骗老子,当我白痴啊?哎呦!”影舞者被法师分身一杖打跳了起来。“***是真身!”

  刚刚战士分身已经和他交过手,我怕他不相信,特地让法师分身敲他的,而且法师分身用法杖攻击比较容易迷惑人,谁也不会想到法师的法杖物理攻击这么强。这根可是当初从水天月那里拿来的特殊法杖,法师用起来物理攻击跟战士差不多,不厉害才怪。

  法师分身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挥起法杖一通猛敲打的影舞者连连用手护头。法师分身一边打还一边道:“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打你屁股。”突然变敲为扫,一杖打在影舞者屁股上把他打的蹿了出去。

  “你个疯子,赖皮!怎么可以三打一!”

  战士分身快速的连续几个空翻到了我旁边站定。“我们是三位一体的,本来就是一个人,一点都不欺负你。没有让我们的魔宠上来踩死你就是让着你了。”

  “那你是本体?”影舞者指着我。

  “告诉你不是暴露弱点了吗?你自己猜吧!”

  “好!我把你们三个都解决掉。”影舞者忽然对着法师分身冲了上来。虽然法师分身有根法杖可以把自己的物理攻击强化到战士水平,但这不代表他的防御也是战士水平的。

  我和战士分身迅速的闪到法师分身前面。当。我的盾牌架住了影舞者的剑,战士分身跟上来一脚把影舞者踢的连翻几个跟头才落地。不给他机会我跳起来在空中拔剑,借着下落的力量猛的劈了下来。

  永恒的剑身上面忽然亮起蓝紫色的光芒,一道巨大的剑刃幻象出现在剑身周围跟着我的剑同时落地。轰!轰!轰!轰!轰!……我前面的一条直线上发生了连续的爆炸,周围的观众都被震趴下一大片。影舞者连滚带爬的在地上摔了几个跟头才勉强躲开了攻击。

  惊慌失措的影舞者愣愣的看着我。“你这什么剑啊?”

  反正今天就是来立威的,要显就彻底点。我用左手两个手指夹这永恒的剑柄吊在手上,剑尖紧挨着地面却不接触,剑刃上的蓝紫色火焰依然嚣张的舞动着。有了刚才那一下,观众都被永恒的威力吓到了,所有人都盯着这个超级武器。我手一松,剑尖立刻插入地面,然后整支剑就这么立在那里慢慢的没入了地面。“现在知道这是什么兵器了吗?”

  影舞者没什么动静,到是场外的人一片惊呼。一个有些傻忽忽的战士道:“这有什么?”他把自己的剑也立在地上,一松手那柄剑也慢慢的深入了土地里。“我的也行啊!”

  那个战士旁边的人拍了他一巴掌,“你个笨蛋,赛场下面垫着冰砖呢!你到湖面上去试试能不能插进去。”

  “对啊!”那个战士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赛场下面可是冰层啊。这种天气下冰和铁的硬度差不多,能凭借自己的重量插入冰层的武器就可以凭借自己的重量插进铁块里。削铁如泥和这种程度一比也不算什么了。“天啊!那把武器太夸张了吧!我要是也有把就好了!”

  另一边的骑士道:“别不知足了,你那把能插进这里的冻土,也算是圣灵级别的上品了,我用的还是把黄金级别的武器,我找谁去啊?”

  场地中永恒的剑刃已经完全没入地面只剩个剑柄卡在地上。我张开手掌,永恒自己从地面下又升了起来回到我的手里。“来啊!你不是要拿我的装备吗?”

  “你别嚣张!”影舞者忽然跳了起来,再次冲了上来。

  我根本不等他靠近,隔空舞动着永恒。“剑刃风暴。”随着我的舞动,剑身上一道道白色的行同实质的半月型气团旋转着飞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用剑刃风暴进行攻击,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但是因为缺乏练习,准头稍微差了点。白色的旋风刃毫无准头的向我面前的扇形区域乱飞,很多风刃甚至飞到了观众席。

  一个白色风刃突然飞向观众群,吓的周围玩家赶紧抱头蹲下。风刃直接擦着玩家们的头顶飞了过去,接触到森林里的树木后风刃依然继续向前飞了一段才消失。等了几秒,突然一连串枝杈断裂声,刚才风刃飞过的直线上七八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从一人高的地方轰然断裂,一排大树倒地。

  好事的玩家跑过去摸了摸树木的断口,光滑的像打磨过一样,完全的一刀切。那人摸摸树干又摸摸自己的脖子,感到一阵寒意。“好厉害!”

  场外只是误击,风刃不多。场地里的影舞者可没那么幸运了,上下翻飞的剑刃风暴在他上下左右到处乱飞,先开始他还打算抵挡的,可惜攻击太密集,想挡都不成。这些风刃异常锋利,碰到哪里就是一道深深的刮痕,要不是因为他穿的是神器,早就被分尸了。

  虽然说他穿的是低级神器,但那毕竟是神器,我的风刃只能降低耐久不能造成实质伤害,没有办法,只好换攻击方式。左右看看两个分身,我们互相点点头都明白了意思。三个我一起冲了过去,连续躲闪攻击已经快被玩晕的影舞者发现我们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把永恒扔给旁边的战士分身,战士分身拿到剑就是一个竖劈,不过他手指一动,永恒忽然分节,一串剑鞭甩了出去。本以为自己在安全距离的影舞者被剑身缠了个正着。战士分身猛的一收剑,把影舞者带着转了起来。

  我冲到他跟前,双手在面前交叉,呲啦,刃爪出鞘。对着影舞者就是一组快速的直拳,影舞者非常忌惮我的刃爪,连续后退躲闪我的攻击。我忽然右脚向地下一跺,哐啷一声,小腿后面的背刃滑了出来。以左腿为支点,右腿踢过头顶用脚后跟猛的砸下来。带着背刃的战靴攻击力可不比剑差,影舞者自大归自大,战斗知识还是清楚的,连忙向旁边闪躲。我一击不中,顺势右脚着地,左脚离地转身踢。

  刚刚一连串的躲闪动作已经让影舞者没有躲避能力了,我这一个转身回旋踢他根本来不及闪了,只有把双手挡在身前硬接一脚。我出招就是要伤人的,力度非常大。小腿和他的前臂一接触,立刻就是一声金属碰撞声。影舞者闷哼一声被踢飞了起来。

  飞在空中的影舞者还没有落地,一个魔法飞弹忽然撞在他背上又把他炸了回来。

  我双腿落地,马步站稳,双手面前画出太极图聚集于身前。“左手乾右手坤,天地和击之术,双龙断击。”轰!

  可能是这招玩过头了,爆炸的威力过大,不但把影舞者炸的没影子了,连我自己都被震的摔出三四丈远。影舞者不知道是被烧成灰了还是被炸飞出去了,反正大家都是四处寻找也没有看见人影。等了半天忽然有人指着天空叫道:“在那边!”

  所有人都本能的抬头向上看,只见一个反射地面上火把光线的小亮点掉了下来。等了几秒,确实有东西下来了。淅沥哗啦的一堆装备却没有人,看来是真的炸成灰了。

  我刚要过去捡装备,身上忽然银光一闪。水银盾出现在我的头顶,一柄剑贯穿了水银盾插了下来,但是因为被阻挡了一下而没有对我造成多大伤害。影舞者居然只穿着一身单衣拿着剑从我头顶跳了开去。他刚刚是自己把装备扔出来迷惑我想借机偷袭,可惜被幻影发现了。

  影舞者攻击失败后赶紧过去捡装备想穿回去,但是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呢。战士分身手里的永恒一挥,盔甲被钩了回来。虽然少了一件,但是影舞者依然扑过去想要捡剩下的装备。我双手向前一指,背后两个半月带着破风声飞了出来。两片半月分成了6片半月,然后接二连三的冲了过去发出呜呜的风声。影舞者眼看就要拿到装备了,可是半月却呼啦一下飞过去把装备全给带散了,一套盔甲掉的到处都是。

  影舞者现在还没有死,装备虽然扔了出来却还有保护时间,我的手镯收不了,要不然一件都不给他留。这也是《零》奇怪的地方,可以从别人身上扒装备,却不能捡别人扔出来的装备,估计是为了方便捣装备的时候身上放不下才特别设计了保护时间。

  意识到我在耍他玩,影舞者也不在追装备,而是朝着我冲了过来。没有装备还想嚣张,真是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我一伸手,战士分身又把永恒向我抛了过来。但是影舞者却突然从中间跳了起来把永恒截了下来。他还没有笑出来,永恒上突然爆起一丈多高的火焰吓的他赶紧把永恒扔了出去。我一伸手永恒又到了我手里,剑一入手火焰立刻变成一尺长的安全长度。那边的影舞者却是正在满地打滚,因为他全身都烧了起来。

  “别费力气了,之把剑名叫永恒,它的火苗就是永恒之火,知道什么叫永恒之火吗?就是要永恒的烧下去,不想变焦碳就自杀吧。”

  可是因影舞者就是不自杀,他满地打滚就是压不灭火苗。已经变成火人的影舞者突然跳了起来向湖面跑了过去,刚刚挖冰砖的地方还没有完全封冻起来,他一下跳进了兵水里。

  我刚刚只是骗骗他好玩的,但是这下连我都吃惊了。跳入冰水中的影舞者一会工夫又爬上来了,而且是全身火焰。我惊讶的把永恒拿到眼前看看,又看看那边的火人。自言自语的道:“原来真的扑不灭啊!”

  影舞者身上的火越烧越旺却总也不死,光明联盟的人跑出来喊了认输,于是很多人跑了上去又是用东西压又是拿土埋的,反正就是灭不掉。我忽然想起来中国神话中有一种火是灭不掉的,永恒中有北极星君给的集火刃,难道集火刃上带的就是那灭不掉的三昧真火?太厉害了吧!看来需要研究研究是不是真的灭不掉。正好这里有个现成的实验品,拿他实验正好。

  我赶紧装好人跑过去帮着灭火,其实是想看看哪种方法可以灭掉三昧真火,或者这个三昧真火真的就是灭不掉的。我让小纯实验了用光明魔法净化,结果是完全不行。接着让凌实验用黑暗置换等方法进行灭火,结果还不如光明魔法,火不但没有灭掉还越烧越旺了。影舞者跟杀猪一样的惨叫,但是这么多人就是灭不掉火焰。后来阿嫡娜用水系魔法实验了一下,结果也是一样,即使用冰冻魔法把影舞者冻住火焰依然烧个没完。

  三昧真火是道教的东西,说不定小龙女有办法。我让小龙女去试一下。小龙女化身为人类形态,立刻就把那些玩家给镇住了,这种清丽脱俗的美人可不是天天都能见到的。不管那些发呆的人,小龙女先让艾美尼斯用幻象控制影舞者的身体让他别乱动,但是艾美尼斯却说疼痛的意识太强烈不好改。

  我道:“你就让他幻想自己在洗桑拿温度很高。”

  “哦!”

  艾美尼斯的幻象一出来影舞者真的安静下来了。小龙女赶紧走过去用印火符把三昧真火聚集到一个地方,果然有效,火焰面积迅速缩小成一个圆形区域。接着小龙女把手放在火焰上面一尺高的地方:“三清火焰,引灵之火,召集火源。收!”她手掌一握,火焰呼的一声灭掉了。但是小龙女一翻掌,火焰居然在她的掌心上面一寸的地方跳动着。“主人,我灭不掉三昧真火,只能把它转移位置。”

  我赶紧把永恒伸了过去,“放回来吧。”

  小龙女把三昧真火小心的扔回永恒上,火焰立刻融入剑身。果然还是永恒自己才能灭火。

  影舞者虽然被救了下来,但是已经被烧的不像人样了。我当然是非常“愧疚”的道歉了,当然,道歉归道歉,装备还是要拿回来的。我抱着那套太阳套装走回我们行会的队伍。“鹰!”

  “恩?”

  “接着。”我把盔甲和武器都扔了过去。

  鹰不知所措的抱着盔甲。“你这是干什么?”

  “给你的。你好歹也是我们行会的副会长,装备太寒酸怎么行。你可别嫌弃,这套虽然是低阶神器,但好歹也算是神器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刚才那家伙还不是靠这个盔甲挡了我大半的攻击,以永恒的威力,要是刚才他穿的不是神器早就成碎片了。”

  鹰赶紧解释:“我不是嫌弃,是这东西太贵重了。”

  “我有魔龙套装了,这东西我用不到。我的战士分身穿不了这种光明属性的盔甲。你要是不好意思要就当是我借你的,反正我用不到,你先穿着总比存在仓库好吧?”

  “你要是这么说我就先穿着。”

  “这才对吗!”

  此时烟雨已经走到比赛场地中间开始道:“这次比赛已经结束了。首先确认两个进入决赛的队伍,一个是羽盟,另一个是冰霜玫瑰盟。但是第三名有些争议,热血盟和光明联盟的成绩差不多,所以不好决断。我提议大家投票决定,由今天到场的5324位盟主投票,谁票多就可以入闱。

  投票这么民主的决定当然是大家都同意了,结果统计出来的结果是热血盟入闱。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热血盟的人脉了,毕竟是中国第一大行会,而且长期参加各种中国玩家的活动,交际面广当然不能和光明联盟那种不怎么参加活动的行会一样。

  这样最后的决赛就变的奇怪了,羽盟、热血盟和我们行会争夺第一名。可是羽盟败在了我们行会手下,而热血盟又被羽盟打败了,我们又被热血盟打败了。这个三角关系就不好定了。最终在北方联盟的提议下各个行会商量出了办法。

  三强行会不再进行战斗比赛,而是看谁找到的国器多就由谁来当老大。要是三个行会之外的行会拿到国器多,可以和三强再进行综合比拼,这样可以省下不少事情。

  第一次中国行会大聚会到此结束,大家都准备各自返回自己行会所在地。我们行会和热血盟结伴离开,但是刚走出不远,前方树林里忽然跑出好多人把我们的路给挡住了。

  不会是抢劫吧?中国地区三强行会有两个在这里了,谁这么大胆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