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六章 三强初定
  ~日期:~09月18日~

  第十六章 三强初定

  战斗开始,出乎大家意料,开局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热血盟方面是骑兵大队,正面冲击力堪称一流。相比之下北方联盟就非常吃亏了,他们选择的是步兵配法师的标准队列。一个冲击下来北方联盟的阵地就完蛋了,剩下的法师还没有准备好和魔法,被骑兵砍瓜切菜一般扫荡了个干净。

  鹰拍着我的肩膀道:“我说什么来着?热血盟能成为中国地区第一行会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这局是侥幸,北方联盟的部队配置刚好是骑兵最擅长攻击的轻装步兵加法师阵形,要是对上弓箭手加盾兵肯定完蛋!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得到最终胜利也是高兴的事情。下面一场热血盟对抗羽盟,因该没什么问题了。”

  “希望如此吧!”鹰其实也对热血盟的战斗力不太放心。除了人多之外热血盟确实没有表现过自己的实力,但是对于一个行会来说人多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你等级再高被一群人围杀还不是照样完蛋。

  北方联盟的外围人员开始清理场地,热血盟和北方联盟的参战人员互相握手然后离开战场。风尹飘渺骑着白马举着骑枪旨高气昂的走了过来。“怎么样?看到我们发威了吧?”

  “你还是小心点下一场战斗,当心阴沟里翻船。”我指指对面。“羽盟可都是法师和祭祀,而且女孩子比较多。告诉你们的骑士,就当对面是他们的女朋友,只要热情的冲到她们的身边就ok了。”

  “这还要你提醒,那帮小子可都是色狼出身,看到mm眼睛都闪一下。”

  “什么事情?”

  风尹飘渺直接跳了下来。“那边的那个。”

  “你说谁啊?”

  “就是那个。”

  我顺着他指的地方望过去,那边的确有个一身银甲的家伙,看那一身闪闪发光的装备绝对是神器。“那好象是影舞者,光明联盟的老大。”

  “你认识?”风尹飘渺很诧异。

  “我刚刚才知道有这么个人,还是我们的小间谍刚探听出来的。听素美报告说他的装备什么的都还不错,让我注意这个人。怎么?你对他也有兴趣?”

  “不是。我对他有什么兴趣啊!”风尹飘渺故意很夸张的道:“不过你们行会的间谍人才还真是有先天优势,真让人羡慕啊!其实我刚刚就是想和你说他的事情。”

  “他怎么啦?”

  “那人是个幸运帐号,进游戏的时候就是3项奖励。”

  “我才4项啊!”

  “什么?你就是那个中国地区唯一一个摇到4项奖励的变态?”风尹飘渺反应很大。“我当初还在猜哪个幸运儿捡到宝呢!原来是你啊!”

  “那小子有3项奖励,澳门赌博网站:那就是说他和我的启始状态是差不多的,难怪素美和小瑶都让我注意他。”

  风尹飘渺打断我道:“关键不在于启始状态,而是后期发展。这小子的从进游戏以来从来都不出席任何活动,一天到晚在山里练级。他的行会是几个朋友合伙帮他建立的,资金是从游戏外面兑换进来的,那两个魔宠也全都是买的。这小子一身装备加上魔宠前后花了5亿多人民币。”

  “这家伙肯定是哪个公司的公子,也太有钱了!”

  “鼎明集团听过吗?”风尹飘渺神神秘密的道。

  “就是那个倒腾文物起家的公司?”印象中这个鼎明不是什么正经公司,龙缘是军工集团,和他们也没什么生意往来,不过怎么说也是个大公司,名气还是满响的。

  “就是那个集团,他就是那家集团的掌门太子,出身高贵。听说现在公司是他爷爷控制着,整个家族这一代就他一个男孩,他爷爷宝贝的不得了,只要是他,不管干什么花再多钱连眼睛都不眨。”

  “要是鼎明集团的话,几亿人民币的资金的确是可以不当回事,怎么说也是国内数得着的。”嫉妒啊!鼎明的老头几个亿就这么扔给孙子玩,连干什么都不问。我老爸那个奸商,连个铜板都不都不给我,难道我不是他亲生的?5555~人比人气死人啊!我家又不是没钱,老爸还那么抠门!谁不知道最赚钱的生意就是军工和药品,我们两个都做,却还这么抠门。

  风尹飘渺道:“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这家伙以前从来都没有在外面走动过,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战斗力。而且他那帮手也不是普通玩家,很可能是这个。”风尹飘渺比了个特殊手势。

  “黑社会?”

  “差不多,骨干人物都是太子党,会员基本是黑社会。我家算是中小型集团,惹不起这些大人物!你自己要小心着点,他们这帮人办事情不留后路的。”

  黑社会我不在乎,美军基地都让我砸了,黑社会能把我怎么样。太子党也无所谓,龙缘就是中国经济的支柱,龙缘倒了中国也完了,没有哪个白痴敢动龙缘的主意的。“你确定他的魔宠都是买的?”

  “我确定。”

  “知道他什么时候买的吗?”

  “时间应该不太长,大约一个月左右了。”

  “那你知道他买的都是些什么生物吗?要具体点。”

  风尹飘渺把各种生物都详细的说了一便,都讲完了才想起来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有用,你不用担心了。还是快点回去处理下你们行会的事情吧,一会还要决战呢!对了,你为什么知道这么详细啊?”

  “嘿嘿!那两只魔宠就是我们行会卖的,不过我找了个中间人,他不知道是我们卖的。”他贴着我耳朵道:“你别看那两个魔宠一个1000级一个900级看起来很高,其实都是次品。”

  “次品?”

  风尹飘渺笑着道:“你们一交手就知道了。话说回来,那比钱我也没握多久。全都跟你买船用掉了,算起来你才是最大的奸商。”

  “你忘恩负义。你自己说你用那些船打劫回来多少钱?比你买船的价格多多少?”

  风尹飘渺这次不说话了,赶紧离开跑回自己的行会那边去了。我则开始思考风尹飘渺所说的次品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些天使都是中看不中用的?

  先不管我这边怎么处理接下来的战斗,场地上第二场比赛已经开始了。热血盟的骑兵大队对羽盟的全法师阵营,所有围观的人几乎都觉得这场没什么好比的。骑兵对法师,连考虑都不要,法师肯定是完蛋没话说。要是野战单对单,法师偷袭发动第一次攻击到是经常可以秒掉骑士,但这是场地赛,而且没有时间准备,骑兵冲锋肯定比法师聚集魔法要来的快,只要一个冲锋就渣子都不剩了!

  发令的魔法师将一个红色魔法飞弹射上天空,比赛正式开始。骑兵部队塔着整齐的步伐踩着鼓点开始冲锋,地面上隆隆的马蹄声搞的人热血沸腾。双方间隔的100米距离转眼间就冲过去了,骑兵就要和法师接触了。所有人都准备看法师是怎么被蹂躏的。

  但事情却没有向大多数人想的一样发生,一声撞击声之后是一片洗礼哗啦的撞击声。一道淡蓝色的水晶墙在两边的人员之间亮了起来,大队骑兵人仰马翻,冲在最前面的风尹飘渺几乎是被巨大的惯性从自己的坐骑上甩出去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当然也包括我。刚刚调侃风尹飘渺不要阴沟里翻船仅仅是一种玩笑而已,骑兵对法师毫无悬念的战斗,但是却出了状况。

  热血盟的骑兵一个不漏全都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所有骑兵都陆续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的坐骑也差不多,全都被撞的七荤八素的,没有一匹飞马还能站稳的。那么快的速度,要不是骑兵和坐骑都是重装甲保护,早就撞死了。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的风尹飘渺看看那道墙壁,这道突然出现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痕,要是冲击速度再快点说不定也撞开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道墙导致了热血盟全体落马。这一耽误可不得了,那边的法师们都把魔法准备差不多了。

  骑兵们重新开始攻击水晶壁,裂痕也越来越多,终于,水晶墙在一声脆响中崩裂成无数碎片散落地面。但是失去了时间的骑兵们也仅仅来得及把水晶墙后面的第一排法师解决掉,一个巨大的攻击魔法就已经完成了。

  骑兵们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红色印记,那个巨大的印记猛的砸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全部骑兵被炸的东倒西歪。风尹飘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热血盟的队伍已经只剩十几个骑士了,虽然他们冲进法师群里一通猛杀,但是最终还是被剩下的法师轻松解决掉了。

  第二场战斗报冷门,法师大队居然胜出!风尹飘渺回来的时候我都不好说什么,只能安慰他一下了!

  第三场随后开始,热血盟对光明联盟。这可是关键性比赛,至少要看清楚对方的战斗方式。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第三场比赛出奇的快,3分钟就决定胜负了。也不是热血盟实力差距大,而是双方战斗力都太强大。两边都是强攻型行会,没有什么花哨,狭路相逢勇者胜。3分钟内双方拼光了所有人员,最终热血盟战败,对方剩了十几名玩家,明显是获得胜利。虽然热血盟失败,但我到是满高兴的。因为我发现对方的战斗方式对我们行会不够成威胁,只要他们不玩花招,纯论攻击力我们不输任何人。

  第四场本该是热血盟对我们行会,但是我们两个行会已经打过一场,所以按热血盟胜出计算,这场就不用比了。

  第五场由北方联盟对阵羽盟,让人想不到的是羽盟又胜利了!而且更奇怪的是北方联盟被打的好惨,十三分钟结束战斗!一开始不被看好的羽盟居然是一匹黑马!

  第六场北方联盟对阵光明联盟又是战败,接下来一场也不用比了,北方联盟直接淘汰。

  第七场羽盟对光明联盟。这次是彻底让人跌破眼镜,羽盟又赢了!这个行会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用过重样的魔法,因为他们不断改变战斗策略和魔法,搞的这些行会抓不住他们的作战习惯连连失利。

  现在的情况是:北方联盟3战3败最后一场不比了,直接淘汰;热血盟4战2胜2败,出线概率不大;羽盟现在是3战3胜,还有一战没有比,3强反正是跑不了了;光明联盟3战2胜1败,还有一场没有开始,估计最后就是他和热血盟争夺三强最后一个名额了;我们行会现在是一场没赛,但是算我们2战1胜1败,还有两场需要比。

  看来计划要变动一下了。热血盟看来是阴沟里翻船,3强无望,中国地区的主导权不能白白送人,我们行会有必要自己出面争夺第一的位置了!

  下面就是我们行会的比赛了,这个羽盟需要好好注意一下。

  双方人员就位,我们行会还是用的原来的阵形布置,但是这次要出一定力气了,很多没有参战的魔宠也必须开始行动了,不过这次我们依然没有出全力,毕竟后面还有个更危险的光明联盟。

  随着魔法飞弹的升空,比赛正式开始。

  对方是法师,冲营肯定是我们来干。虽然对方每次战术都不一样,但是水晶墙总是第一道防线,每个行会都要在这个耽误不少时间。我们这次是抱着杀鸡用牛刀的心理冲的,坦克打头,旁边是一排钢爪。小龙女给所有参加撞墙的生物加了防御坚固和力量强化。

  冰冰的笛声响了起来,全体队员立刻开始用统一步伐冲向那面水晶墙。一声刺耳的锐鸣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上了耳朵,钢爪的冲击力果然不是假的。所有的钢爪都被水晶墙撞的摔了回来,但是水晶墙也同时粉碎。

  我的钢爪爬起来第一句话就是:“还真够硬的!”

  而对方的指挥则惊讶的道:“居然一次就撞碎了水晶墙!”

  我们这些冲击人员倒地之后,天空的长枪群立刻像俯冲轰炸机一样冲了下来。四百多只长枪的攻击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法师们没有一个惊慌的。我立刻意识到这地方有诈,对方知道我们有长枪,肯定为对付空袭做好了准备,现在这么镇定一定是因为他们有保障安全的手段。就在长枪大队快要冲到法师们的头顶的时候,我让领头的飞鸟立刻爬升放弃攻击,他身后的长枪立刻也跟着飞了起来。一只刹不住车的长枪一头撞了下去,咚的一声,长枪像张肉饼一样定在了空中。那些法师的头顶还有第二道防线。

  对于长枪队伍突然放弃攻击对方也很郁闷,本来以为可以消灭我们空军的计划居然失败。不过他们还是笑了起来,因为拖延战术成功,他们的魔法终于出现了。

  群体魔法是不能用我的龙切法停止的,对方魔法发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后面的法师们有办法挡的住。一个黑色光球突然出现在我们头顶,并迅速扩大成为一个半球把我们都罩在了里面。对方的魔法刚好到达,一片密集的雷闪落了下来,几乎是瞬间我们头顶的魔法屏障就完蛋了。但是剩下的闪电并没有能够造成我们的减员,魔法屏障毕竟还是抵挡住了大部分攻击,被攻击的人仅仅是掉了些生命值,后面的祭祀很快就给我们把生命补回来了。

  这下对面的人可乱了套了,从第一场开始,羽盟从来都是一个魔法决胜负的。每次只要他们的第一个魔法落地,对方就只剩十几个幸存者了。而这十几个幸存者一般都剩不下多少生命了,最终都是被小魔法玩死的。但是这次出岔子了,第一个魔法竟然没有造成对方减员。

  “开始第二波攻击!”

  随着我的一声令下,对方的法师们的脚底下忽然出现一个一个的大坑,大量法师掉进了坑里。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一片绿色的藤条已经布满了地面,盘根错节的蔓藤轻易的把地面盖满,法师们再也没有机会念咒了,因为只要他们一停下来,蔓藤就会迅速把他们全身爬满。

  我转身向冰冰比了个大拇指。刚刚这些可不是我的玫瑰藤,而是冰冰的藤条。冰冰的魔宠全都是藤条,最适合这种偷袭活动。从战斗一开始我们就在偷偷的进行潜入工作了,冰冰这次吹的笛声其实根本就不是给我们加状态的,而是在指挥这些蔓藤的活动。

  对方的会长无奈的宣布认输,这一局我们胜出。羽盟现在的战绩是4战3胜1败,可以说这次失败仅仅是让他们失去了锦上添花的机会,对他们的入闱3枪根本就没有影响。而我们行会现在是3战2胜1败,下一局我们必须胜利,要不然就等于间接的帮助光明联盟打败热血盟了。

  最后一场,光明联盟对我们行会。这次比赛间隔需要稍微长些,赛场的地面已经被蔓藤钻的不成样子了,需要重新填平。趁着清理场地的时间,北方联盟的会长烟雨跑了过来。

  “你好,我是北方联盟的会长烟雨。刚刚听我们行会的先锋营指挥说你们行会实力不俗,看来果然是这样啊!”

  “烟雨会长过奖!”这家伙这个时候跑过来难道是想要拉关系?

  “你也别谦虚,实力就是实力。你现在一定奇怪我为什么现在来找你。其实我是希望和你们行会合作。”

  “合作?”我看着烟雨,左手却背到背后钩钩手指比了个腰的高度,再做了个二的手势。

  玫瑰非常聪明,立刻把素美和小瑶叫了过来。烟雨看到两个小家伙立刻笑着看向两个小妹妹,“好可爱的小孩。你女儿?”

  “唉呦!”我一屁股摔在地上。“烟雨会长真会开玩笑,我才多大啊!要是有这么大的女儿不是十岁就要生孩子了?我就是有那心,客观条件也不允许啊!”

  “哦!是我说错了!”烟雨刚才肯定是在考虑问题,心不在焉,所以一张嘴就闹笑话。“你不要见怪。我刚刚说合作的意思是想和你们建立战略同盟,希望你可以带我们去日本参战。”

  “这种事情你应该找热血盟啊?我们行会的船都卖掉了,现在就剩两艘战舰,其中之一还是半成品!”

  “你们既然可以生产战舰,就不会没有战舰。上次卖船虽然可以解释成急等用钱,但是我认为你们十有**是有了更好的东西所以急于处理掉没用的老式战舰。”

  这家伙眼睛很真毒,这都看出来了!“你要去日本捣乱我举双手赞成,但你们为什么自己不造船呢?像你们这么大的行会不会没钱造船吧?”

  “我们确实不是为了钱。之所以让你带我们去是出于两点考虑。”

  “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