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二章 演戏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二章 演戏

  我小心的把风尹飘渺拉到一边。“先说说看你为什么认为我应该来支撑大局?你对我的事情都很了解吗?”

  风尹飘渺看看我。“你忘记了身边有我的间谍吗?红月把事情都告诉我了。”

  “你指什么?”

  “全部!”风尹飘渺拍拍我的胳膊:“我妹妹进入你们行会之后发生的一切,还有她没有进入你们行会之前的一些事情。有件事情说出来可能会吓你一跳。你女朋友和我妹妹其实关系很好,我想你应该对此一无所知吧?女人间的秘密我们是猜不透的,她们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告诉你这些只是让你知道我对你的行会发生的事情都很清楚。你们行会抵抗怪物攻城的时候,你所表现的镇定就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镇定并不是一个领导的全部需要!”

  “但能镇定是一个领导不可缺少的重要素质。”

  “可是我的战术指挥能力实在是……!我觉得这方面我们行会的小军师要比我胜任的多!”

  风尹飘渺打断我道:“你还是没有明白一个总指挥的真正作用。这次大家选的是总首领,也就是最高指挥。最高指挥往往要面对的是总体的把握,也就是战略思想。至于指挥一场战斗,那些是各个将领的工作。刚刚结束的这次战斗就很好的表现了你的战略决策能力。”

  “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那是因为你一贯的低调!你别和我打马虎眼了,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表面看起来你经常犯各种各样小错误,但是你从不出现战略错误。据红月告诉我的,这次光明神殿的战斗是针对你建造城市而引起的是吗?”

  “那又怎么了?”

  “可是战斗最后变成了什么?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决斗?一个能让敌人把战略意图都搞乱的指挥官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啊!这次战斗中光明神殿的那个指挥官的战术思想绝对比你要厉害,澳门赌博网站:可以说他是个战争艺术家,但他只是个指挥官,战术思想再好,战略决策出了问题还是一样。看起来整场战争你都被光明神殿牵着鼻子跑,但是实际上是你一直在带着光明神殿跑。”

  “那只是运……!”

  风尹飘渺抬起一只手阻止我继续说下去。“别和我说运气,运气也是实力。再说一个战略部署的转变绝对不是一两个偶然的幸运事件就可以影响的。你自己也许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特点,但是你就是有能力在潜移默化中转移敌人的注意力改变战争的前进方向向你希望的方向发展。可以说这是一种战略本能,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确实做到了。不要小看你在这次战斗中拉黑暗神殿和龙族下水的行为,看起来很简单,但是绝大部分人在这个时候想不到这一点也没有那个能力。连纵制横,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国家现在眼高于顶的人多的是,有你这样的人很难得。”

  “给你说的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像神仙了!不过我有自知之明,这个总指挥我是不会去做的。知道什么叫树大招风吗?”

  “原来你是怕这个啊?”风尹飘渺拖着下巴想了想。“可这是为了中国玩家的利益,你不能牺牲一下吗?”

  风尹飘渺怎么明白我的苦衷。老爸要我去外国搞破坏,如果我当了首领,到哪里都会被注意,那我的行动要怎么进行?“你不是中国第一大行会的会长吗?你为什么不干?”

  他拉着我指着自己的行会。“热血盟其实是个松散性质的行会,我们的指挥并不是完全统一的。看起来我们是个行会,其实更像个行会联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行会虽然是中国第一大行会却很少对外开战的原因。”

  “我的意思是你来当首领,需要的时候我会帮助你的。”风尹飘渺突然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吓的我向后退了两步。“你干什么这样看我?”

  “你小子不老实。”

  “我不老实?”

  “还说自己不是战略思想出众。刚说不能自己当总指挥就找我来当傀儡!”

  “我哪有……!”

  “别解释。我明白就行了。”风尹飘渺凑过来很小声的道:“反正我本来就是公众人物,当演员是我的爱好。我们就共同合作演一把。这个位置我来争,但你才是实际指挥者,我只负责传话。”

  “行!”虽然这样说有些奸诈,但是不得不承认风尹飘渺猜到了我的全部意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风尹飘渺和我用力的握手。“我以后就是你的代言人了。”

  “我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这样帮我,你自己得到了什么?”

  “看,又露马脚了。一切以利益为第一前提,你天生就是个政治家。”

  我故意做出很阴险的笑容。“知道太多的人可是会……?”

  “哎呀!犯忌讳了!”

  我们两个笑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行会前面。我刚一回来,玫瑰和红月就一起围了上来。

  “你和我哥说什么了?”

  玫瑰也道:“就是,看你们两个一会工夫换了那么多表情,到底有什么秘密啊?”

  “你们都说是秘密了还要问我。”

  “告诉我啊!”玫瑰恳求着。

  我现在可是心情大好,和玫瑰开开玩笑。凑到她耳朵边很小声的道:“秘密。”

  “啊?”

  玫瑰还想问,但是被我制止了,因为风尹飘渺已经站到了扩音阵中。

  “各位。在这里争论的意义不大,我来说个方法,大家自己决定时候可以接受。”看下面的人都竖起耳朵准备听他的方法后风尹飘渺才接着道:“方法很简单,看看谁拿到的国器多。大家抓紧时间搜集国器,这样一方面确实对中国玩家有实际意义,二来顺便区分了大家的能力。”

  “可是国器这东西也不是说靠实力就可以得到的,运气也是很重要的啊!”反对意见还是有的!

  “要不这样!”一个女盟主走了出来。“来次pk团战,看下行会总体实力。能打虽然不能说明这个行长厉害,却说明他的统帅和号召能力都是很好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手下聚集一些高手了。虽然不一定要胜利的行会当首领,但是可以作为参考之一。剩下的再通过寻找国器和……”

  “同意!”这次很多人都点头了。

  站在我旁边的鹰笑着道:“还真让你猜对了,居然真的有群p计划。”

  “那当然,要不然我为什么要你挑能打的来啊!”

  红月很有自信的道:“你们放心,神女盟出来的都是能打的,何况上次被你们一过滤,剩下的都是核心人物,战斗力自然不会差。”

  代表德国女联玩家的克利斯缔娜走上来道:“虽然我们以前以技术研究为主,但是这次出来的都是当初的护卫队,最能打的都在这里了。”

  我忽然想起来德国玩家的一个技能很厉害。“克利斯缔娜,你们这次来的玩家里有条顿武士吗?”

  “有到是有几个,不过那种职业需要力量,我们行会都是女的,那职业不多。你要条顿武士干什么啊?”

  “砍人!”

  “砍人?”

  “条顿武士技能荣誉一击可是无坚不摧的,攻击那么高的技能可是绝对能秒人的。”

  “可是荣誉几击使用间隔很大啊!”

  “要不怎么说是团战呢!顶不住的话不是有旁边的人吗?”

  “那这次指挥谁负责?”红月问道。“要是你不上就我来吧!”

  “你不行!”红月上场肯定三两下就打残了,我又不是要抢盟主宝座。“鹰!你负责指挥,过会开战我不参加,你们上去打。注意一下,前面的战斗给我好好打,但是如果对上热血盟,我希望你可以力战而败,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为什么要打败?”红月是直性子,对这个很不理解。“虽然说他是我哥,但是也不用……”

  “我不是因为这个关系。总之输的漂亮点,对付其他行会就给我使劲打,争取每场都快速完胜。”这样安排可以把风尹飘渺推上宝座,我自己也不会被别人小看。说实话带这么多mm出场本身就被人怀疑我们的实力。

  我们这边刚刚商量完台上又开始说道:“既然大家同意以此为一个参考,那就来一次行会间的团战。我马上去申请一个临时的无损害pk区域,大家稍等。”

  无损害pk区域就是临时的比武场,在这个区域里pk不掉装备也不掉级。但是野外申请这种区域需要交费,而且必须指定区域内人员,否则即使站在区域内也没用,属于相当麻烦的一种功能。虽然平时不太有用,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况就满合适的。

  区域申请很快就结束了,我们每个人都接到了确认信息,确认后就等于处于这个区域内,pk不掉级不爆装备,死亡马上复活。

  大家很快都集中到了大会场地后面的湖面上。这个北方联盟,摆明了是事先就准备好要来一次团体pk了,那个提出意见的mm很可能就是他们安排的。要不然这个场地不可能提前准备出来,而且连观众席都准备好了!看来这个北方联盟的会长烟雨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肯定是自认为自己的行会战斗力强,所以设计了这个pk大会,根本就是想自己拿到霸主地位。

  虽然场地提前安排好了,但是这么多人进场还是要耽误时间的。等到我们全部就位已经是9点多了。烟雨站在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向大家道:“今晚参加的行会有三千多个,但不是每个行会都想参加争夺。报名参加的有54个行会,我们分成27组进行淘汰赛,每组都有人观战,要是两个特比厉害的行会被分到了一组,我们会再安排加赛的。”

  抽签当然是我们这些参加行会的老大上了,不知道是老天成心给我找麻烦还是我手气太背,居然第一个抽到和热血盟一组!风尹飘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们还真是有缘啊?54个行会都可以让我们分到一组!”

  “你说这次我们怎么打?”

  风尹飘渺一边向回走一边道:“我还是该怎么打怎么打,关键是你要控制好。”

  真郁闷!看来我的伟大理想还需要好好计划一下。本来是计划保持自己领头却决不出头的地位,可现在是第一场就对上了风尹飘渺的热血盟,要是想把热血盟推上宝座,我们就必须输给热血盟。可是第一场就打败仗被淘汰怎么办?虽然北方联盟说了会看比赛情况挑出因为两只强队分到一组而出现的提前淘汰避免出现太大的误差,但是谁又能知道到底怎么才算是有实力呢?真是伤脑筋啊!

  把我的想法告诉了素美和小瑶,想让这两个小军师帮我参谋一下,结果两个小家伙在一起商量了一会之后给我制订了一个三点作战方针。第一,气势要足,败也要败的像个样子;第二,失败也不能让对方留下太多人,要让热血盟惨胜;第三,破坏,把赛场周围都给打烂了最好。因为这三点方针,我本来不打算参战的计划也被打破了,前两点到是没什么,要搞破坏就必须我亲自上了。

  27场战斗是同时开始的,因为有的报名队伍人数很少,所以规定每队只要出405人的队伍就行。但是有一条要注意,第一次出场的阵容就是以后的阵容,不可以更换人员,所以人员配置选择一定要注意。

  风尹飘渺带了405骑兵出场,估计是想来个集团冲锋。我们这边就比较乱了。最前面的是100只钢爪,团战是不计较战斗方式的,敌人不会和你说什么规则,这次是要选出队伍外国行会的首领来,比赛当然也要不记手段,什么召唤生物的都可以出场。我们行会mm太多,肉搏实力不行,拿守护兽顶在前面可以避免近距离接触。在钢爪后面的是200名秩序骑士,这可是我们行会才有的特色职业,不但攻击力高还可以使用远程攻击。排在秩序骑士后面的是50名从德国行会里选出的条顿武士,这些是德国的特色职业,相当于中国的道士和武术家之类职业。再后面是一个混乱法师组成的100人混成大队,这也是我们行会的特色职业,外人是不道她们的战斗力的。队伍最后是50名混乱与秩序的神殿的祭祀,同样的,这也是本行会的特色职业,她们以前都是黑暗祭祀和光明祭祀,自从我们行会有了混乱与秩序神殿,就全体转职成混乱与秩序的祭祀了。

  除了这400人的队伍之外剩下的5个名额就是指挥人员了。首先是我肯定要参加,骑兵队由我负责。克利斯缔娜将负责那支最庞大的法师队伍,她毕竟号称德国第一炮台,不用太浪费。玫瑰身为复活法师当然要负责指挥祭祀大队。紫月虽然不是条顿武士,但她毕竟是战斗力超高的龙骑,好歹人家还有条龙呢。最后,本行会的特色人物冰冰绝对少不了,全体状态回复能力丢了太可惜。

  双方人员就位,准备决一胜负。一声号角声就是开场信号,27个战团同时开始。观众则是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场地观看,但是人员最多的还是我们这边。并不是我们这边有什么突出表现,而是因为我们这边美女最多!汗!

  “冲锋!”风尹飘渺一声令下,长枪向前一指。405匹飞马统一动作向前奔跑了起来。被裹了茅草的马蹄在冰面上一点都不滑,前进速度依然是那么快,而且飞马可以靠翅膀稳定身体,根本不用担心摔倒。

  那边冲锋开始这边我们也开始战斗。

  405头钢爪迎击405个骑士一点问题都没有。骑士冲锋最大的威力就体现在冲击力上,但钢爪就是力量型魔兽,龙都顶不住,飞马能撞动它吗?但是我们不能把热血盟的骑士全搞掉,要留下些让他们胜利,于是只好演戏了!

  大队骑兵气势磅礴的冲了上来,本行会的玩家都事先得到了通知,全都小心的用自己的思想控制着守护兽。骑兵和钢爪一接触就是一阵金铁交击之声,一部分骑士被钢爪的重角撞的人仰马翻,有些倒霉的撞到了尖角上甚至当场就挂掉了。但是在刻意控制下大部分骑士从钢爪的缝隙中穿了过来,现在是我们骑兵表演的时候了。

  重骑兵攻击靠的就是防御和攻击的强度,但是我们的秩序骑士防御很一般,完全是攻击力夸张。讲起来是缺点,其实是为了配合我们的祭祀队伍。各职业都是基本平衡的,防御低攻击就高。生命掉的快有后面的祭祀补根本不在乎。可是我们依然不能和他们真打,要不然把那点骑兵打没了就不好了。

  得到我指示的祭祀们几乎不怎么给我们加血,这样我们这边的伤亡就会大量增加,同时因为我们攻击高,所以热血盟那边死伤也不少,场面看起来是够惨烈的了,估计能表现出来我们的实力了。

  骑士混战中我看到风尹飘渺朝我这边冲了过来,该我们两个表演了。我们的任务就是破坏,主要是破坏周围的东西,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实力。我特地没有骑龙,魔宠都没有带进来,双方实力差距还是满大的,我要是带宠这戏就不好演了。

  风尹飘渺从我旁边冲过,我们两个的武器互相碰了一下,为了避免把他的武器给打断了,我用的是永恒的侧面碰了他的枪。冲过我身边的风尹飘渺绕了个圈到我的侧面。我挥起永恒手腕一转化剑为鞭,一剑甩出去,攻击范围达十几米远。为了增加效果特地输入魔力把武器上的混沌之火逼了出来。带着火焰的永恒像条火龙一样扫了出去,风尹飘渺一翻身闪了出去,他的坐骑被一刀两断。切断了风尹飘渺的坐骑后火焰并没有停止,边上观战的裁判这才发现我的武器是冲着他这边挥的,但是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一剑下来,北方联盟的裁判被我一下子劈成两半。

  旁边的观众都被吓了一跳,但是他们还没有缓过劲我和风尹飘渺已经从混战的人群中打到了外面,风尹飘渺一个重剑把我的钢爪砍的倒退两步,脚下一滑摔了一下,我借机收回钢爪让人家以为钢爪挂了。落下地面的我挥起永恒猛的向风尹飘渺逼进,风尹飘渺连连后退终于退到了观众的护栏旁边。我看准机会跳起来用全力一剑斩下,风尹飘渺连忙向旁边一闪躲开了攻击。结果我这一剑就变成了向观众席砍过去一样。

  轰!一剑落地,以我为中心,周围的冰层被彻底打碎。因为我的武器落点在战场的栅栏边上,所以这个大洞有一半都在观众席里,巨大的坑洞簸箕到了外面的观众,我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断裂,两边的冰块整个鞘了起来。冰上的观众全都向这个中间的窟窿滑了过来,一个巨大的冰洞出现,我掉进了冰窟窿里,一片惊呼惨叫声中三百多人掉进了冰窟窿里,后面还有一大帮人在向冰窟窿里滑。

  后面我们的队伍也不负众望,法师大队的超级魔法出现。一个小蘑菇云升了起来,整个场地上出现了一个超级大洞,不但我们行会的人和热血盟的人,连场地另外一边的观众也掉下来一大片。

  最终结局就是我们行会全军覆没,热血盟有一个骑士挣扎着最后爬上了冰层。裁判明显看出来我们这边不是一般的战斗,他自己都被我们的攻击给秒了。再说要说我们是一般的行会,那些掉水里的人也不干啊。

  一直到11点,战斗全部结束。出线行会28个。本来27个胜出行会加上我们行会这个特别选拔行会,一共28个。

  再次抽签分组战斗,连续几轮之后包括特别选拔队伍在内一共剩下了5个行会进行最终决战。这5个行会是:北方联盟、热血盟、冰霜玫瑰盟、光明联盟、羽盟。下面的决斗将由这5个联盟进行一对一的对决,排出先后顺序后以此为参考,加上寻找国器的实力来综合选定带头的行会。

  因为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北方联盟提议大家先下线,等明天晚上继续。大家的上线时间也不短了,纷纷下线。明天的决战就是中国行会初步建立统一秩序的决战了!

  我带着大家进入湖边的森林下线,克利斯缔娜走过来道:“没想到中国行会这么容易就要统一了,德国那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团结起来呢!”

  “克利斯缔娜姐姐,你以为中国人那么单纯吗?”素美道:“中国古代的武术界都管自己叫武林,他们选举出来的人就叫武林盟主,和现在这个中国行会的首领是一样的。但是武林中各个门派之间互相攻击从没有停止过,中国是个复杂的民族,你还要多注意才能了解我们。”

  克利斯缔娜敲了一下素美的脑袋。“最不能了解的就是你了!这么点大的小脑袋里都想的什么啊?”

  我制止她们道:“好了,都下线吧!明晚8点这里集合。欧洲和日本的会员注意时差。好了,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