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一章 闹事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一章 闹事

  进餐完毕,全体出动,大部队重新回到了道路上。此时已经七点四十了,还有二十分钟就该开始了,本打算提前点到的,这下可好,搞的时间紧紧巴巴的!大队骑兵踏着厚厚的积雪在隆隆的声音中向月光湖前进,吓的一路上遇到的行人纷纷躲到路边上去了,毕竟谁也不想挡巨龙的路。

  很快我们已经接近了月光湖的范围,这里已经可以看到大量的玩家在向湖的方向集中了,不过看起来这些都不是受到邀请来参加会盟的,应该是看热闹的零散玩家。

  我临时输入的地图不够详细,跑到湖附近居然找不到路了!还好这里比较玩家多,问路方便。让幸运追上两个玩家,往前面一停,两个玩家立刻就站在了原地不敢乱动了。翻身从幸运背上跳下来,我拿掉头盔夹在腋下。“打扰一下,请问你们知道月光湖行会大会的路怎么走吗?我们是外地玩家,这边第一次来。”

  两个人听我这么说立刻放松了下来,另外是他们看到了我的脸。虽然因为b13的作用我已经不容易被认做女人了,但是天生无害的相貌还是很有欺骗性的,至少被我敲诈过的几个npc都是这么认为的!

  其中一名玩家道:“从这里向前,大约……!”

  我打断他,转身把头盔递给跟过来的玫瑰。抬起左手把全息地图投射在空中。“对着这个讲吧!我们在这里,你刚刚说向前,是这里是吧?”

  那两个玩家已经被我搞傻眼了,这么夸张的队伍,这么精良的装备,这都是一般玩家所不见的!看他们两长时间不说话,我用手在他们眼前晃晃:“你们没事吧?”

  “没……没事!”两个人这才回神开始指路。“我们现在在这里,从这向左转,从这里穿过,这有条小河,过去就是大路了,然后沿着大路……!”

  玫瑰再次打断道:“两位是不是也要去会盟大会啊?”

  “是啊!”

  玫瑰对我道:“那就好了,紫日,把你的钢爪给他们骑,让他们带路就是了!”她又转而对两个玩家道:“麻烦两位带个路,我们提供坐骑,肯定比你们走路快!”

  “行!”这两个人本来就是顺路,给他们搭个顺风车当然愿意了。

  我立刻把钢爪放了出来,两个玩家开始还有些害怕,小心翼翼的上到了钢爪的背上。我对他们道:“你们只管在前面跑,钢爪能听懂人话,遇到岔道直接告诉他就可以了!”说完我接过头盔抱着玫瑰重新爬回幸运的背上。

  带路的玩家指挥着钢爪在前面狂奔,我们也跟了上去。有认识路的就方便多了,地图毕竟不如向导好用!很快我们就到了一开始说到的那条大路,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成队的玩家在向月光湖赶了。从他们排着队前进来看这些都应该是行会玩家。

  本来是想先和人家打个招呼的,但是前面的两个玩家骑着钢爪一路猛跑,我们不能停,只好跟着跑!大队人马隆隆的从旁边的行会身边跑过,没有坐骑的行会被溅了一身雪,有坐骑的基本上都被幸运的龙威吓的到处乱窜。我们经过后,路过的道路上骂声一片。

  “靠!什么人啊!走路不长眼睛啊!”这是比较文明的。

  “你***嚣张什么,比较你的坐骑大一些吗!”这是嫉妒的。

  “……”这个家伙被禁言了!

  一些路边上的玩家都在议论着这是哪来的行会这么嚣张,而且装备这么好!有些人更是感叹着自己要在这个行会里就好了。

  我在幸运头顶上,高度太高,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压阵的鹰和百灵提醒我。“紫日,我们速度太快了,后面掀起了积雪把路边的人都给埋了,把速度放慢点啊,这样会损害我们行会的形象的!”

  “我马上让队伍慢下来!”喊了半天前面两个家伙都不回答,看来是以前没有骑过这么气派的坐骑这会来过瘾来了!没办法,我掀开面罩,吹响口哨。钢爪跑着跑着自己停下来了。我赶紧让幸运跟上去。“你们两个慢点,我们队伍太大,后面带起的雪水对路边的人影响太大!”

  “哦!对不起对不起!”两个人连忙道歉:“第一次骑这么快的骑兽,太过瘾了,一时没有注意!”果然被我猜对了!

  虽然速度房慢了不少,但是毕竟钢爪的四肢力量过大,走起来依然是雪团乱飞,不过速度慢下来要好些了。跑着跑着脚下的雪地变成了泥泞的道路,这里是最后一段路了,经过的人比较多,积雪都被踩化了,现在道路上全都是泥!这条泥道也没走多远,两边的森林忽然变成了开阔地。

  到了!终于到了!前方就是月光湖了。宽广的湖面如今已经完全封冻,结了冰的湖面就成了一个最好的大广场。在湖面上开会一来地方大,二来架设设施简单。想要固定什么旗杆之类的东西只要在地上砸个坑,把柱子放进去,再浇点水,很快水就冻住了,旗杆也立住了。

  现在从我们这里可以看见老远的湖心区有大量玩家聚集,而且这里已经用木料搭建了一个很大的高台。高台周围各个行会分开站立,后面是零散看热闹的玩家。一些比较大的行会还有不少坐骑兽在旁边站着,看起来也满威风的!。

  一开始在外围还没有看清楚,到了跟前才发现冰面上用一米多高的木桩做了个临时的栅栏,看热闹的玩家都被挡在外面。栅栏不高不影响观看,却可以阻止无关人员进入。在栅栏里面有一圈玩家背对高台站在栅栏旁边维持秩序制止企图翻越的人,估计这些都是北方联盟派来维持秩序的会员。

  “请问下你们是哪个行会的?”我们到达栅栏上留出的通道口时,一个玩家拿着笔走了过来询问我们的行会名称。“这次召集行会的方式比较乱,我们行会需要记录下到达的行会名称!”

  “我们是冰霜玫瑰盟!”

  “那你们来了多少人?够1000人吗?”

  “够了!”

  那个玩家在本子上记了一下道:“超过1000人,那就是大行会了。”他转身对后面的一个玩家道:“带他们去主场。”

  “请跟我来吧!”后面的玩家道。

  等我们走进了栅栏,外面的玩家才开始议论道:“这是什么行会啊?好气派!”

  旁边的玩家道:“大概是某个大城市的直属行会,说不定是那个中国最大的行会热血盟的人!”

  第三个玩家插进来道:“不是热血盟的。热血盟的人早就进去了,一大群人全都骑着飞马。”

  外面的玩家在激烈争论着我们的身份,但是我们已经到了场地内。老远我就看见风尹飘渺带着大批玩家聚集在一起,热血盟的骨干基本上都到了。风尹飘渺也发现了我,向我招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带着会员到了风尹飘渺旁边,后面的队伍迅速开始整队,我则带着我们行会的骨干和热血盟的骨干会晤去了。

  “你们行会哪搞的这些东西啊?”风尹飘渺看中了我们的制式盔甲以及统一的守护兽,他不知道守护兽的事情,还以为是我们行会发的福利一人一个宠物蛋呢!

  “这些盔甲是守城时候给的奖励,那些坐骑什么的都是行会守护兽,不是魔宠。”

  “你们行会有守护兽啊?”风尹飘渺吃惊的看向那些钢爪有看向红月。“妹妹,你们行会福利这么好,你也不给我通个信!”

  红月委屈的道:“我也是刚知道,怎么有时间告诉你。再说我又不是你的间谍!”

  “哈哈哈哈!”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紫日!”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很陌生的声音。我寻声忘过去,看见的是个全身棉制长袍的人,实在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这么个人!

  “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了。请问你是……?”

  “我是孤叶心啊!北方联盟突击营统领。上次我们见过一面,时间还不长。”

  我还是有些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后面的冰冰考上来贴着我的耳朵小声道:“他是上次我们去找北极星君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人。当时他和大锅饭一起掉进冰河里了,后来还是你把他拉上来的。”

  “哦!”这下想起来了!“是你啊!”冰冰要是不提醒我的话,我就真的给忘记了!“你也到这里来啦?”

  “我是北方联盟的人,这次开大会我当然要到!”

  “看我这脑袋!”

  孤叶心和我们客套了一阵也离开了,我又和风尹飘渺谈了些时期就回到了自己行会的人群里。风尹飘渺离开我们这里之后大群的行会会长找他攀谈,中国第一大行会就是不一样。我们冰霜玫瑰盟应该算是中国第一强行会,但是知名度不行,根本就没人找我们攀谈。连站在我们旁边的行会都主动拉开一大段距离。

  很快又有一个大型行会进来了,我们旁边的行会趁机向旁边躲,让开空当让那个新来的行会夹进来。真搞不懂,我们又不是怪物,有必要躲着我们吗?

  新到的行会从我们两个行会中间的空隙插了进来,他们刚站好就有人叫道:“就是他们!刚才溅了我们一身又是泥又是雪的!”

  这一叫那个行会的人都注意到了,他们一起虎视耽耽的盯着我们这边。因为进来后地方不大,坐骑都被收了起来,所以那些行会的人也嚣张起来了。终于一个比较莽撞的玩家顶不住了,他走到我们行会的人员旁边,挑衅道:“这不是刚刚路过的行会吗!你们的坐骑呢?刚刚好威风啊!来来来,不要小气,都牵出来让我骑会,不要小气吗!”

  一般行会里这种话语不过是挑衅的开场白,但是我们行会全几乎是女性玩家,这样说话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了。一个德国来的玩家把头盔一摘向后一扔。“你再说一遍试试?”虽然德国人以纪律和严谨著称,但是毕竟是欧洲人,性格方面比亚洲人要容易激动些。“让姑娘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旁边的行会里呼啦一下就乱了套。

  “是个洋妞!”

  “好漂亮!极品啊!”

  “妈的!这不是中国行会会盟吗?怎么有外国人?”

  那个卤莽的家伙一看是个女人也不好发作了。男人和女人动手明摆着吃亏。打赢了是正常的,打输了这辈子就不要想抬头做人了。而且和女人动手不管输赢都是不光彩,落个打女人的名声一辈子都洗不掉了!行会pk中还好说,个人行为就不行了!但是大话已经说了,再收回面子上又过不去。那家伙有些底气不足的道:“我说了又怎样?我就说了,把你们的都拉出来让我骑!”

  来自神女盟的mm也待不住了,以前在神女盟有红月帮她们撑腰,这帮姑奶奶都是横着走路的。今天有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不发飙才怪。结果这下单独行动升级成了行会问题,我们行会的mm们都把头盔收了起来围了上去。我带来的那仅有的150名男性玩家更是要在关键时刻表现下英雄气概,拿着武器就上来了。“哪个混蛋在这里闹事欺负我们家mm啊?”

  这一下不光对面行会,包括外面的其他行会,所有人都齐齐发出一声吸气的声音。

  “都是女的!”

  “娘的!都是美女啊!”

  “你小子注意点形象,口水滴我身上了!”

  “哇!好多外国妞!”

  “美女集中营啊!”

  场面一下乱了套,局面有些失控。我本来还在和红月他们几个讨论事情,看到这边情况我也没有注意,只是让冰冰过去处理一下。但是这个决定似乎有些失策!冰冰刚一出现那边叫的更欢了。

  “哇!出来个极品!”

  “女神啊!”

  “美女,你电话多少?”

  看到这边越来越乱,我只好把紫月也派人过去。紫月可不像冰冰,让人说几句就脸红的像苹果。“全都***给我退后,再不老实的我把他变成烤乳猪!”刚被召唤出来的天火站在紫月身后,向天空中喷着火焰。下面立刻就安静多了,但是不怕死的人还是很多的。

  紫月把骑枪枪尖冲下往地上一立:“想要联系方式的上来,打赢我的就给,不敢出手的都给我乖乖待着。”

  果然有色胆包天的家伙冲了出来。他刚跑出人群紫月就一脚踢在骑枪底下,枪尖从土里飞了出来一家伙把那个笨蛋扎了个对穿。紫月抓住枪柄一抽,那个笨蛋被带着向前一冲,紫月上去一脚把他踢上了天,天火配合默契的一道龙炎把那家伙烤成了烧猪。这招还真管用,下面立刻就安静了。

  紫月转身对会里的人道:“大家回去站好,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可惜,虽然那些人不敢有什么动作却不停的向这边看,有的还吹口哨外加指指点点。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打开空间门把亚龙骑兵和铃音骑士放了出来。用亚龙骑兵把我们行会的玩家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这下没人敢动了,看看亚龙骑兵的坐骑就知道不好惹。

  “大家注意了!”台上忽然响起巨大的声音,显然是谁在在用扩音魔法阵。果然,一个一身锦袍的人走上了台前,看起来这个人是个武师类职业,也算是中国本土职业。这人看起来似乎有二十七八岁了,长的到是满正派的。“大家好,我是北方联盟的会长烟雨。”

  正主终于出现了,场下也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次召集大家来的目的,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象那些大领导一样长篇大论了,直接说正题。要对付眼前越来越猖獗的日本人,和为了将来能够和美国以及欧洲强国一争高下,我们中国必须要有一个团结的中心,一个领导。在国战开始之前我们必须成为一个统一整体,要是等国战真正开始了,我们却用几个势力去迎击别的国家,那我们的失败就是必然。我这不是危言耸听,中国自古以来就多内斗,前前后后吃亏无数,这次不能再吃亏了。”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下面一个方向不动了,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他在听台前的一个人说话。烟雨又开口道:“各行会的位置前都被设立了扩音阵,请要发言的人站到我们的工作人员画的圈里。”

  那个刚刚讲话的人站到了圈里,声音立刻被放大。“我们同意你的说法,一盘散沙肯定是不行的。但是我们的实力大致都差不多,就算是公认的第一大行会热血盟也只不过是比第二第三大行会多那么点。各个行会的实力差距实际上都不大,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我们听谁的?没有人有能力领导大家啊?”

  “鹰天盟会长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才召开了这次大会,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要怎么解决呢?”又一个行会的会长道:“这次需要的是全中国行会的领导,要的是指挥和统帅能力。这个要我们怎么选啊?要是比战斗力,大不了来场pk大赛,可是这个指挥能力你要我们怎么选?”

  又一个行会的会长接道:“对啊!这个要怎么选?现在有行会城市的行会很少,完成过攻防站的更少,根本连参考都没有啊!要是大家都指挥过多次大规模战斗,只要拿经典战例比较一下就知道谁指挥能力强了,可是现在大家要么只打过一场守城战,还是怪物攻城,要么就根本连城市都没有。这种环境你要我们怎么选?”

  忽然一个长的像皮球一样的胖子会长走了出来。“光靠指挥能力强是不行的,自身战斗力也很重要,一个指挥官可以不是最优秀的战士,但他至少要会一定的战斗技巧。大家都知道刺客这个职业的变种忍者在日本有多流行,要是指挥官自己被干掉了呢?虽然现在可以复活,但是守过城的都知道,城战中复活间隔非常大,要是国战中连续一两天见不到指挥官要怎么办?而且我觉得中国国内行会局势还不明朗,澳门赌博网站:我们这时候跑来争夺权利本身就很无聊。你们不觉得我们现在更应该抓紧时间把两套中国国器凑齐,而不是急着在这里争论谁当老大吗?”

  虽然这个胖子的话很尖刻,但是他说的非常有道理。国战要到12月中旬,现在才4月初,我们这么早就开始争夺权利还不如把两套国器先找出来。金币身上的天尊套装现在只差两件在印度的部件了,但是另外一套装备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我都不知道那套装备叫什么,这确实是很棘手的问题。

  风尹飘渺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向扩音阵,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我不希望他说出来。赶紧一个瞬移到了风尹飘渺旁边,在他踏入扩音阵前一秒把他给拉了回来。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你不愿意?”

  我点点头。

  “为什么?”风尹飘渺还是不愿意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