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章 安排
  ~日期:~09月18日~

  第三章 安排

  “是的!”飞儿的头点的很用力眼睛里闪着点点星光,澳门赌博网站:从她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两个字——期待!看我长时间不回答她着急的道:“求求您了!现在中日关系很明显了!我们这些平民根本没有能力在两个敌对国家中来往,但是你不同,你一定有办法!我们自己可以离开日本到别的国家,您只要帮我们办理中国海关的核准入境资格就可以了。我们是日本人,中国政府不接受我们自己办理的申请!我们都知道两国迟早要打仗,日本那么点大地方没有战略纵深,一旦开战,前三天就会死亡1000万以上的平民!日本没有足够的防空洞保护全国人,那些二十一世纪初期建立的防空洞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现在的炸弹,我们这些平民不想死在战争中,可是别的国家我们又不想去!所以拜托您一定要帮我们!”看我依然沉默,飞儿突然跪了下去。“求您了!只要您答应帮忙,我愿意把自己送给您,不论您想怎么样都可以!如果您担心我们中混有间谍可以把我们都集中到一起,我们只要有个可以安心生活的地方就可以了!”

  这可要我怎么办啊!说实话,我和同情这些女孩,但是就像她自己说的,谁可以保证她们之中没有间谍呢?玩游戏还可以接受,毕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接过来她们也不能怎么样。可是现实中就有些问题了!

  “会长……!”飞儿都快要哭出来了!“我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请无论如何把姐妹们接到中国来!”

  “快起来吧!”我把她扶了起来。“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女人也是人,你怎么可以拿自己当礼品奉送?记住,中国男人需要的是女人不是女奴,别拿我们和那些变态比较!作为一个女人你首先要知道自己是个人!可能也怪我,我们行会封闭的太厉害,都没有怎么和中国玩家接触!你要记住我刚刚的话,要不然你们到了中国没有男人愿意要你们的!”说完我转身向楼梯走了过去!

  飞儿还傻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从我的话里听出味道来。还带着泪水的脸上出现了惊喜的笑容。“会长您同意帮忙了?”

  “回去让你的姐妹们集体办理出国手续!”

  “那我们要去哪?”飞儿一边擦着未干的眼泪一边笑着问道。

  “你们先到印度,然后在印度汇合,等你们到齐了进游戏告诉我你们住的地方,我会派人去接你们的!”

  “谢谢您!”飞儿连续又是鞠躬又是感谢,居然冲上来还想亲我。

  我赶紧用手心挡住了她的嘴。“别!你这是害我!让玫瑰看到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哈哈!中国男人真可爱!谢谢会长!”飞儿连蹦带跳的去通知好消息去了,我却开始为难了!

  帮她们办理入境手续确实不难,要取得长期居留阵并加入中国国籍也很简单,但是我要怎么安排她们的生活呢?不行!这事情不能我一个人处理,应该要和老爸商量一下!看来有必要慎重处理一下!

  下线之后打电话给老爸,结果得到的消息是老爸在开会!傻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老爸的影象出现在我面前的全息电话投影上。“小吴说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是这样的……!”我把事情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想麻烦你帮忙处理一下!最重要的是她们的生活需要安排,两千多人站一起也好大一片了!”

  老爸点点头:“你说的我明白了!间谍到不用担心,反正她们只是在中国生活,又接触不到机密信息,这个不用太担心,实在不行你从基地拿台脑波分类仪试一下,那东西测试间谍一抓一个准!至于生活吗!龙缘可以为她们新件一个专用生活区,她们的工作就是在游戏里辅助你,也算是一种职业玩家了,还省得我再去招人!”

  “我晕!这个职业玩家队伍是不是大了点啊?”

  “那有什么啊!你以为别的公司没有吗?《零》作为一款虚拟游戏,拥有很庞大的用户群,光是利用这个平台做广告就是一个巨大的潜力市场!日本3sc公司就有八百多职业玩家在游戏里,我们自己才两千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到也是!”

  “那就这样吧!生活区就建在南京郊区,我会让人把房子运过去的!其他事情你自己处理吧!我现在也忙的要命!”老爸靠近屏幕道:“你动作要加快点了!现在的局势有些不稳定,战争很可能提前爆发,当然,也可能是先进行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以后才是正规战!”

  “知道大致时间吗?”

  “今年年底可能就要开始互相试探了,最迟明年这个时候就会爆发全面战争!中央刚刚通过了决议,跟我们订购了大量b是a-bomb的短期放射型,算是新型核弹中最要命的三种之一!“什么型号的?订了多少?”

  老爸笑着道:“ut3000潜射型,最大的那种!这次的订单是200枚!要求年底完工!”

  “他们想把日本岛炸成大海沟还是怎么着?有必要要那么多吗?”

  “日本人刚从美国人那买了不少保卫者7型,中央怕投射的时候被拦截,所以决定使用饱和攻击!200枚十亿吨级的沾染型核弹一起发射,就算全部被拦截下来,放射尘也可以让日本全境寸草不留。把核弹扔下去,等24小时,然后派轰炸机群喷洒90型中子阻断剂,三个月后日本岛就可以恢复自然环境。到时候派部队上去把高级防空洞里残留的人员清理一下,日本岛就算是中国领土了!”

  “既然计划这么周全为什么不早点进行?”

  “前段时间我们国家用大量实际好处和俄罗斯以及欧洲共同体达成了秘密协议,中国对日本动武这些国家答应不干预。非洲和南美那些国家常年靠我们国家的援助过日子,这次我们要打日本他们当然不会说话,再说那些小国说话也没有谁听!现在还有三个问题在!一是美国,二是韩国,三是印度!美国人一直希望日本可以牵制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活动从而为他们自己提供方便,我们打日本必然引起美国反对!韩国一方面受美国监管,政治行为不能完全**,另一方面韩国自己也不希望中国消灭日本!虽然韩国人很讨厌日本人,但是如果中国占领日本,韩国的领海就被中国领海包围了。韩国船只想离开本国海域就必须穿越中国领海,韩国当然不愿意!至于印度,纯粹是嫉妒!印度和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很像,但是成就却差很多,这让印度很不高兴。加上美国人对印度的影响,印度成了中国最麻烦的邻居!”

  “那就是说中央在想办法安抚这三个国家?”

  “对韩国是安抚,印度是威逼加利诱,美国那边就要靠你在游戏里的表现了!”

  “把最大一个炸弹扔给我啦?原来任务这么艰巨啊!”

  “废话!不艰巨用的着让你上吗?这可是高度机密!对了中央给你的新军职看到了吗?”

  “什么东西啊?我没有看见!”

  “可能在基地邮件管理室,你自己去拿一下!是我帮你争取的!你以后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龙缘特种保安部队二级准将了!感觉怎么样?你可是全世界现在最年轻的将军哦!”

  “没啥感觉!又没有部队,还不是光杆司令!”

  “你的部队早就完工了,不过需要你过段时间才能让你们见面!”

  我怎么听着老爸的话有问题啊!“完工?什么意思啊?我的部队不会全是生化人吧?”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了!挂了!”老爸的影象忽然消失了!

  真是的,也不说清楚就跑了!我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去基地邮件管理室,大门口两个机器守卫核准了我的面部特征后又测试了虹膜才让我进去。虽然这里只是个收发室,但是可别把它和学校门口那种收发室想成一个东西。这里可是龙缘的基地,收发室出入的东西至少都是6级保密文件。

  邮件管理室内部差不多有整个北京火车站那么大,这里的邮件除了文字信件外还有些包裹之类的大件物品,所以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仓库而不是收发室!跑过去询问机器人我的邮件在什么地方,结果那个像插车一样的家伙从高高的架子上面给我弄了一个2米*1米*1米规格的密封箱子下来!部队的调动命令有必要用这么大个箱子吗?上次的好象只有三章纸加一套军装啊!

  我正要打开箱子,旁边的机器人又跑了过来,机械手里还拿了个银光闪闪的金属提箱!这是个指纹提箱,我一按它自动开了。里面有一套新军装、两个肩章、两个领花、一个牛皮纸文件夹、一块生物芯片!看了文件夹里的东西才知道,这个提箱装的才是调令。那这个大箱子装的什么啊?

  金属箱子外面什么标志都没有,唯一突出的地方是中间的一个dna提取器和一个虹膜识别器!对了下虹膜然后把手按在dna提取器上蹭了一下,箱子咔哒一声自己打开了!

  我晕!箱子里放的居然是一套盔甲,怎么看起来这么像魔龙套装啊!除了细节部分有些区别外基本上就是魔龙套装的翻版!看看箱子内侧的标志,原来是龙缘上海基地造的!把箱子关上,我一个人把那个箱子扛到了幸运所在的那个生物实验室。找了个安静的拐角我打开箱子仔细研究起来。还好这里有套说明书!

  看完说明书算是明白了。这东西就是铁甲的换代产品!原形铁甲因为体积过大重量超标无法满足要求,所以建造了这么个东西。这套盔甲的所有外壳零件都是特种细菌在特定环境下培养出来的,一套盔甲的造价就高达10亿人民币。这个外壳摸起来不象金属,的确是生物制品的特征。表面被涂了防止反光的涂料,看起来漆黑一片!盔甲里面设备齐全,功能也不少,特别让我高兴的是这个盔甲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仿魔龙套装造的,用起来非常顺手!

  试穿了一下之后我把它又搬回了我在基地的私人房间去了,这东西除非出任务还是不要经常穿比较好!

  事情告一段落,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然后赶紧回到游戏。现在时间大约是凌晨1点多,城里活动的几乎都是德国的mm们,中国玩家早都休息了!行会里的事情现在基本上都处理完了,剩下的也不是马上可以完成的。正好现在处理一下私人问题!按照系统奖励,我应该有几个特殊奖励需要到职业事物所才能领到,正好现在!

  艾辛格的职业事物所我这是第三次来,没办法,艾辛格太大,我又经常在外面跑,想逛逛也没时间啊!刚走上阶梯推开大门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迎面飞了过来,毫无防备的我被砸个正着!在自己行会居然也会遭到袭击!一把拉下脸上的东西一看,原来“暗器”是一堆文件,职业中心里面一大群npc正分成男女两派互相用文件进行攻击。

  我大吼一声:“都给我停下!”

  嘈杂的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保持着前一秒的动作愣愣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