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九十四章大栓一家来了
  初二这天李家这几个孩子大致上把李老头的事情商定了下来。

  等过了初五之后,李红军和李红星一起去薛大娘家看看,别自己这边商量的热火朝天的,人家那边根本就没有那意思。

  初四的时候,李香荷和孙承斌又来了一趟,原来是孙承斌的假期要到了,准备过了初五就要回部队了,因为今年是第一次见李红军这个二舅子,所以就想初五的时候在家准备桌酒菜,请李红军过去吃。

  李红军对孙承斌这个妹婿观感一般,别的不说,就李香荷能把日子过程这个德行,他对这个妹婿就喜欢不起来。都是男人,李红军不免就拿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了,作为男人,首先就要把自己的责任扛起来,别管在外面有没有大出息,但是家里的媳妇孩子必须照顾好了,他认为这个最能体现出一个男人的能力。

  而孙承斌因为李香荷的关系,在他这里已经被打上了不合格的标签。

  所以他找了个借口直接把这个饭局给推了。

  孙承斌还是比较有风度的,听了二舅子的拒绝还是面带笑容,嘴上说着以后有机会再聚的话。但是李香荷可就不是这样了,一脸的不乐意,当着李老头的面就在娘家摔摔打打的,更是把邪火发泄到了沈云芳这个二嫂身上,没少说带刺的话。

  所以没坐几分钟的两口子,就被李红军冷冷的请了出去。

  孙承斌出了老丈人家门,眉头就皱了起来,看自己媳妇还骂骂咧咧的,看她的眼神就更加厌恶了。

  当初真是瞎了眼睛了,这样的女人娶回家真的是祸害人啊。

  孙承斌算是一个活的比较通透的人,所以他才能从当初那么贫困的家庭走出去,而且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团长,也同样的,因为他的通透,这么多年,他积极钻营,结交的都是对他有帮助的人,反而导致他在现在的位置和军区里难动分毫。

  从媳妇给他写的信里,他知道了有了这么一个大舅子,并且过年回了老家,所以他费劲巴拉的和战友调休,终于是在过年的时候回来了一趟,和这个二舅子见了面。但是明显这个媳妇是给自己拖后腿了,让他心里很是挫败。

  怎么有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感觉呢。

  不说李香荷和孙承斌回去之后是怎么打闹的,李家这边的日子继续。

  初五这天早上,李红军两口子起的非常早,吃完早饭之后,他们就又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来。

  今天他们还真的有事,大栓早就捎信过来,说初五会过来串门。

  等到九点多的时候,大门口就有了动静。

  沈云芳推门出去一看,果然就见到大栓一家四口站在外面,两台自行车上挂着满满的东西。

  “可算是看到你们了,你们可真忙啊,想要见一面还得提前预约。”沈云芳赶紧把人往屋里让,嘴上还不忘玩笑两句。

  “就你贫,谁忙还能忙过你啊。”大栓媳妇对着她翻了个白眼。

  “快,娟子虎子你俩进屋,一路上冻坏了吧,暖和暖和跟弟弟妹妹玩去。”明显这一家人是骑自行车过来的,这一路上寒风凛冽的,大人都冻透了,更别说孩子了。

  对于沈云芳的提议,大栓两口子都没有意见,确实在外面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从里到外都冻透了。

  大栓两口子先是去了李老头的屋子打了声招呼,这是礼貌,然后才跟着李红军去了对面的屋子。

  这个时候沈云芳熬煮的姜汤红枣水也端了进来。

  “快,一人一碗啊,都去去寒气,暖和暖和身子。”沈云芳给他们都递了过去,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埋怨了几句,“你说说你们,明知道大冷天的,出门还骑自行车,不会借个马车驴车什么的啊。”

  大冬天的,自行车在雪地里并不好骑,而且顶着风雪,那可真是遭罪。马车驴车虽然慢一点,但是最起码能拿床被子啥的抗抗风,怎么也比自行车强多了。

  “家里不是没有吗,去借还费事,自行车现成的,就没想那些。”大栓有些憨憨的笑了。

  “下午回去就别骑了,等一会儿我去借驴车,送你们回去。”李红军看到孩子的小手小脸都冻的通红,都不忍心了。

  大栓两口子也没说啥客气话,孩子暖和过来,都出去玩了之后,四个大人说起了近况。

  大栓从去年过年回来之后就一直琢磨干点什么,毕竟沈云芳已经说了要去z省随军了,不好在干别的了,这些年跟着云芳折腾,他心里也活络了不少。

  考察了几个月,大栓看准了倒腾鸡蛋的生意。

  开始的时候还要兼顾家里的田地,所以就是周边的这些村子跑跑,也就是小打小闹,直到秋收之后,他们两口子把家里的地都收拾利索了就去了县里,专门干这个。

  “云芳,你都不知道,这做买卖可是比种地挣钱多了。”大栓媳妇想到这一年的收入,脸上就喜滋滋的。回头就开始教育起沈云芳来,“你说说,我们这些老农民都挣命的往城里奔,恨不得一辈子都不种地的好,你到是好,好好的大学生,毕业了还非要再去种地不可,你说你图的是啥。”她表示很不理解。

  沈云芳被批评了,也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大栓媳妇是真的对她好的。

  “行了行了,你可别磨叨了,一见面你就磨叨,这都成病了。”大栓赶紧的把自己媳妇喊住。

  现在人家云芳把地都包了,投入也不老少了,在墨迹这些有用吗?

  在男人的提示下,大栓媳妇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又磨叨了,所以当着外人的面,被男人说了她也没脑,反而一脸笑的说道:“对对对,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咱过年就说点高兴的事。对了,我还没跟你说呢,我和大栓年前在市里买了套房子,楼房,我们回家跟孩子奶奶商量了,等过完年就搬过去。”

  “是吗,那可真好。”沈云芳听了也为他们高兴,“那你们村里的地都不种了吗,还是租出去啊。”

  “租,”这次是大栓回答的,“孩子都不小了,咱和村里人比,也算是有点见识的了,就像云芳说的,我也不想让自己家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咱就是再苦再累,也得给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