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八十九章我爹说他要自己住
  “你爹找你啥事?”

  李红军走后,澳门赌博网站:沈云芳根本就睡不着,于是就闭着眼睛在屋里等着,也是好信儿,想听听老公公到底有啥事找李红军。

  李红军脱了鞋上炕,把大脚丫子伸到媳妇的被窝里,“没啥事,就是跟我唠叨唠叨那些没用的呗。”

  沈云芳狐疑的看着他,总觉得他没说实话。

  “你看啥?真没啥事。”李红军有些好笑的问道,“哦,对了,也不算是没事。刚刚我爹跟我说,不想跟咱们一起去z省住,他在这边住惯了,怕去那边不适应。”

  李红军当然不能说,这是自己老爹跟自己生气时候说的,但是李红军真的没有办法满足老爹的劫富济贫,只能顺着他点,就算是孝顺他了。

  “你爹在哪住我到是无所谓,不过你大嫂现在不得意你爹,难道还要去大姐家住吗?住一两个月的,大姐夫能忍住,时间长了恐怕不行。”沈云芳皱眉分析道。

  虽然她对于李老头不跟着去z省很高兴,但是要是李老头留下就是要去祸害李香莲的,那她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毕竟有儿子在,怎么也没有用闺女养老的道理。

  “没有,我爹说了,他谁也不跟了,他就自己在老宅里过。”

  沈云芳一听,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你爹自己在老宅过,那谁给他做饭,谁给他洗衣服,你别告诉我他能自己干。”

  李老头虽然原来也是军人,做饭洗衣服啥的都会,可是这么多年在家养着,这些活他已经很少干了,以至于现在让他自己一个人生活,他都不知道要咋过了,要不前一段时间能出了老大家就去了姑娘家吗。

  “当然不能让老爹自己一个人过,他那么大岁数了,我也不放心。”李红军说的一本正经。

  沈云芳听了却切了一声,李老头今年六十多,身子骨比李红星还硬实,李红军这个当儿子的说这些也太亏心了。

  “咳咳,我爹自己说了,他要自己过,不过让咱们给找个保姆,每天能过来给他做三顿饭,平时能给洗洗衣服就行,这样咱们每年给的养老钱给我爹自己拿着,他手里有钱,想买点啥也方便,不用看别人脸色了。”后面这话都是李老头自己说的,李红军明白,估计是去年在大哥家跟着过,没少看大儿媳妇脸色。老头也是满肚子委屈啊。

  沈云芳呆了呆,琢磨一会儿他说的话,有些疑惑的问道:“哎?我咋觉得这么一弄,咱家又吃亏了呢。你说的意思,咱给的养老钱你爹要自己拿着。”

  李红军点头。

  “然后你爹还要找一个能照顾他生活的保姆。”沈云芳接着看。

  李红军接着点头。

  “那这雇保姆的钱谁出?”沈云芳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李红军咳嗽了一下,“我是这么想的,那些养老钱,咱们先把雇保姆的钱从里头扣除去,剩下的在给我爹拿着。”

  想了想又说道:“其实,米面的我大哥供着,我爹也没啥要花钱的。”

  沈云芳看着他,皱眉问道:“你打算一个月出多少钱雇保姆啊?”在她看来,这一百块要是雇人的话,根本不够好吗,还能剩下来?那得是多廉价的劳动力啊。

  “就是过来做三顿饭,一周给洗一两次衣服,就我爹一个老头,吃喝啥的都简单,我估么着一个月五块八块的应该够了。”这八块是他自己给加的,他爹可是说给五块就不少了。

  沈云芳抽了抽嘴角,“你有人选了?”

  她觉得不大可能,李红军离开家多少年了,这些年偶尔回来住几天也都是在家,很少出去没见过几个人,他上哪认识合适的人选去。

  “嗯,就是咱村的薛大娘。”李红军回答道。

  “这个薛大娘是啥情况?”接着追问。

  李红军说不出来了,他都不记得薛大娘是谁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是刚刚我爹说这个人挺合适的。等一会儿我去大哥家打听一下,要是合适的话,抽空我就去问问人家愿不愿意。”

  果然,沈云芳就知道是这样。

  “行,你可打听清楚啊,这是关于你爹的事,不能马虎大意,要不以后出了啥问题,你娘回来都能撕吧了你。”沈云芳这话说的比较含蓄。

  后世见多了,老头找保姆的,结果伺候没几天,小保姆上位,原配被挤掉的事情电视上没事就播,容不得她不多想点。

  之后李红军去了李红星家打听情况去,半个小时后才回来。结果后面还跟着一串的小尾巴。

  各个上蹿下跳的,也没有功夫细问,沈云芳只能起来伺候这些无底洞的小祖宗们。

  “二婶,我们跟你一起包饺子吧。”二蛋看到盆子里的肉馅哈喇子都要掉出来了。

  “不用了,这么晚了,你娘不得担心你们啊,赶紧的回去吧。”沈云芳边揉面边看着身边凑着的这几个孩子。

  狗蛋因为得了准信年后就要去首都闯荡了,自认为是大人的他现在不屑和一群小屁孩玩闹了,所以下午这一小帮是以二蛋为首的。

  “我娘才不会担心我们呢,她巴不得我们都不回去,还能给她省几斤粮食呢。”三蛋在旁边蹲着反驳。

  沈云芳满头黑线,这大嫂教育孩子真是没谁了。

  “那也不能上手,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小爪子那个埋汰啊,都别动啊,要不晚上一个饺子都不给吃。”沈云芳没办法了,看他们都要向自己手里的面伸手了,赶紧的以食物制约他们。

  就这个好使。

  几个孩子都把手爪子举到自己眼目前看了又看。

  “妈妈,满满手不埋汰。”满满有些不高兴的把自己观察过的小手又伸到妈妈眼前让她看。

  沈云芳看都没看,问道:“今天下午你抓没抓雪?”

  “雪是白的。”满满明白妈妈的意思。

  “闺女,你只看到了表面,没有看到实质,想想,雪花从天空中飘下来……”沈云芳很有耐心的给她们讲解了一下雪花是如何形成的。

  几个孩子听着听着就都跑了,主要是二婶太墨迹了。

  沈云芳这边还没松口气呢,几个孩子又蹬蹬蹬的跑了回来。

  没个人都举着小手给她看,“二婶(妈妈),我们都洗过手了。”

  得,阻止不了了,沈云芳没办法,组织了一节diy课,领着几个孩子一起包饺子。

  等晚上煮饺子的时候,那可真是好的好坏的坏。煮饺子的锅里飘了一层饺子馅,这都是孩子们没包严实的。

  不过还好,几个孩子都不嫌弃,吃着自己亲手包出来的饺子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