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八十八章兄弟之间没有隔夜仇
  原本一顿欢乐的年夜饭就终止在了李老头的几句话中,或者说是终止在了李红旗的话题中。

  吃完饭后,王丹到是很积极的留下来帮着沈云芳一起收拾碗筷。

  “云芳啊,我可跟你说,你在老头老太太面前得硬气一点,要不他们就得蹬鼻子上脸。”王丹往屋里努了努嘴。

  “你看到没有,就这样了,还惦记着他小儿子呢,现在是在里面没出来呢,等出来在有人挑拨一下,弄不好就真的盯上你家的房子了。”王丹就是在没有见识,也知道首都的房子肯定不便宜。

  所以她即使想占点便宜,让儿子住到老二家去,但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霸占人家的房子。因为她心里清楚的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她也不可能把自己家房子平白的给别人,就是亲娘老子也不行。

  “嫂子,你不用担心,他们就是惦记也是白惦记。这房子都在我的名下,以后那都是给我闺女和儿子的,别人想都不要想。”沈云芳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就好,你自己心里有个准备就行,你也知道老太太多能作,李红旗心眼多坏。”王丹看沈云芳清楚就也不在多说这个话题了。

  收拾完后,王丹就带着孩子男人回家去了,也说了,晚上那顿饺子就不过来吃了。

  沈云芳下午带着孩子在屋里睡了一觉,等一家人起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你起来这么早干啥,在躺一会儿。”李红军把要起来的媳妇按住,反正也没什么事,晚上那顿饺子还要等一会儿呢。

  “嗯,行,你看着孩子啊。”沈云芳从善如流的又躺了回去。

  这个时候老家什么也没有,除了干活还真的就找不到要干的事情了。所以不想干活就在炕上躺着吧。

  “没事,妈妈,我和哥哥去找三蛋哥哥玩。”满满在这都要变成疯丫头了,睁开眼睛就要出去玩。

  “行,不过不能走远啊,也不能去冰上玩。”沈云芳嘱咐道。

  “知道了。爸爸,我要玩仙女棒。”满满穿好衣服后,就跟爸爸开始撒娇。

  今年马立国在首都那边还整了点鞭炮,一月份的时候,给沈云芳邮寄了不少,里面就有一些小孩子能玩的呲花。来的时候,胖胖和满满愣是自己背了不少过来,就是为了能和哥哥们一起玩。

  “行,不过穿好衣服才能出去,在外面也不能待太长时间,放鞭炮的时候不能离太近,不能冲着人”李红军啰啰嗦嗦的交代了一大通。

  “知道了。”胖胖和满满一口同时的答应了,然后赶紧的拎着自己的小书包就跑了,爸爸真是太能墨迹了。

  李红军看跑走的儿女脸黑了黑,真是太不可爱了。

  李老头在那屋一下午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听外面有动静了,赶紧的穿鞋出来看看。对面的屋门还是关着,“红军啊,睡醒了没?睡醒了就过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屋里的李红军两口子当然是听到了。

  “赶紧过去吧,你爹找你呢。”沈云芳又把脸埋到了枕头里,“不过你要记住你还要养媳妇和孩子呢,不该答应的事情不要答应,不该同意的事情不要同意。”这是有备无患。

  李红军给媳妇掖了掖被角,“老实躺着吧,操那么多心干啥。”说完就推门走了出去。

  “切,你家要都是好人,我还用操这心。”沈云芳在被窝里嘀嘀咕咕的。

  李红军推开老爹的门,里面烟雾缭绕的,他皱眉走了进去。

  “爹,你找我。”他自己走到炕沿边坐下。

  “嗯,我有事跟你说。”李老头盘腿坐在炕沿,看儿子来了,就把烟袋子磕了磕。

  “啥事?”李红军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不是老娘的事就是李红旗的事,在不就是房子的事,跑不了这几个。

  李老头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红军啊,我知道你不待见你弟弟,但是他在怎么说,也和你是一母同胞,是一个娘生的。你作为哥哥,在弟弟有困难的时候,应该帮把手的。”这是李老头一下午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的事情,在他看来,兄弟之间就没有隔夜仇,生气是生气,打仗是打仗,但是过去了,还是好兄弟,现在小儿子都这样了,认真说起来跟老二两口子也不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他觉得等小儿子出来之后,让老二两口子搭把手也是应该的。

  李红军听了老爹的话,也是久久无语,父子俩对坐无言。

  好半晌李红军才叹了口气说道:“爹,李红旗从来也没有把我当成二哥过,要是把我当成二哥,当初就不能去写举报信祸害我媳妇,要是把我当二哥,也不能总是挑拨娘找我媳妇麻烦,要是把我当二哥,也不能趁着我不在家,带头去我家欺负我媳妇去。”

  李老头皱眉,在他看来这些都不是大事,老二就不应该揪着这些鸡皮蒜毛的事不放。

  “红军,你是个军人,你是个做大事的人,你说的这些都是她们女人才会计较的事情,你一个大男人可别被你媳妇给耽误了。”他认为是二儿媳妇吹的枕边风,让老二都不清醒了。

  “爹,我是军人,但是也是一个丈夫,也是一个爸爸,也要撑起一个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媳妇还能被我弟弟欺负了,你说我这个当军人的还有什么脸。再说,爹,李红旗的哥哥不只我一个,要帮也是大哥先伸手,轮也轮不到我。”李红军面色冷凝的说道。

  “屁话,你大哥啥条件,你啥条件,这事你咋还攀扯你大哥呢。”李老头也有些生气了。

  “爹,我啥条件?这些年我是拿工资了,但是当初没结婚的时候,我的工资可全是拿回家的,我结婚了以后,每年也是给你们两老一百块养老费的,我也是有儿有女的人,我也得养家糊口啊。”

  李老头抿着嘴一副生气的样子,老二这是在跟他算账吗。

  “爹,李红旗的起步不低,是他自己没把握好,这个我无能为力,至于你说让我帮他,我也真是没有办法,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算上你们二老,我已经分身乏术了。”

  “可是你首都的房子”

  “爹,那是云芳自己挣得,澳门赌博网站:也是要留给孩子的。我小时候你不是教育过我,不是自己的东西别惦记,想要什么就要自己去努力,去争取。”

  李老头被儿子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