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八十七章爹,李红旗不是有房子吗
  王丹一听李红军都这么说了,就以为没希望了呢,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不过还好,她也算是拎的清,没当场发脾气,也没指桑骂槐,到是消停了,低头吃饭。

  这反应到是取悦了沈云芳,她不喜欢李家这些亲戚,也不想和他们有任何利益上的牵扯。不过这个大嫂的性子,在李家人里面还算是可以的。

  厉害,别人别想占她一丁点便宜,她呢,偶尔想占别人的便宜,别人要是不给她占,她也不像邱淑萍那样,歇斯底里的闹。到是个要脸的人。

  沈云芳和这个妯娌也是能说上几句话的,就冲着这份薄面,要是能帮着的,她也不会拒绝。

  “大嫂,狗蛋出去打工,是自己去啊,还是跟这别人一起去啊?”沈云芳问道。

  王丹听她问这些,精神又是一震,还以为有希望呢。

  “我是不放心他自己出去,怎么说才十六岁,所以就想找人带带他。”也就是要跟别人一起出去。

  “这样啊,大嫂不是我不想借推脱啊,我是想狗蛋和别人一起出去打工,就狗蛋一个人有房子住,别人不能有啥想法吗,这样对狗蛋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你要知道不患寡而患不均,时间长了,肯定是要有矛盾的。”一样给人打工的,就狗蛋自己有房子住,这不是搞独立吗,时间长了工友们哪还能待见他啊。

  王丹到是没听懂沈云芳最后一句话,但是大概的意思她到是明白,“那……”她很想说就都去你家住着呗,但是这话没出口呢,她自己就咽回去了。这事要是放她身上,她也不能干,借侄子一个人住就不错了,在让别人住进来,那不就成宿舍了吗。

  房子多贵重她也是知道的,哪能让别人这么糟害。

  “大嫂,我是想要是狗蛋自己去首都,那住在我们那里没问题,但是要是和别人一起的话,最好还是和大家一起的比较好,你说呢。”沈云芳很有耐心的跟她说。

  “二婶,那我就自己去首都。”狗蛋现在正是敢闯敢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听老妈和二婶磨磨唧唧的,他自己就跳出来了。

  说实话,对于首都他是真的很向往,那次去二叔家溜达一圈后,他回来就心心念念的,学习都没心情了,就想去首都闯一闯。

  李红军看了看侄子,问道:“你自己去?到首都干嘛去?知道哪要人干活吗?你又会干什么?”

  “我有一身力气,在家能跟我爸一样扛粮食,到哪不能有口饭吃啊。”狗蛋不服气的说道。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出去也就是给人卖苦力的货。”李红军那是一点都没客气。

  狗蛋听二叔这么评价自己,眼眶子都红了。现在这个时期的小青年处在中二期,听不得别人说他不行。

  王丹听二叔说自己儿子不行也不太乐意,“红军,你也别这么说,狗蛋这孩子在家这边可是不少人都夸他的,这孩子你别看他大咧咧的,但是仁义。”

  王丹家三个孩子虽然都是放养,但是品行上都随了王丹了,没有一个像李家人的。

  沈云芳笑了笑,说道:“既然狗蛋想自己出去闯一闯,我们当二叔和二婶的肯定是得支持。你要是想去首都的话,那就去家里住吧。”

  狗蛋听二婶同意了,当时乐的差点蹦起来。王丹那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哎呀,还是她二婶心疼孩子。狗蛋还不赶紧跟你二婶道谢。”王丹怕沈云芳返回,拉着儿子想把这事定下来。

  “嫂子,我话还没说完呢。”沈云芳抬了抬手,“房子可以给你住,但是也是有条件的。房租什么的二婶肯定是不会管你要的,但是你要是住进去之后,每个月的水电气这些钱可是要你自己出的。”

  “没事,那才几个钱啊。”王丹一听不是大事。

  “还有,房子我只借给你一个人住了,你不能再领别人进去住。我那边也有朋友帮忙看房子,要是让我发现你在招别人进去住,我可是不答应的。”

  “二婶你放心,就我一个人住。”

  “最后一点,房子你住可以,但是得好好住,不能糟害,屋子里的卫生什么的,你也得给我维持好,别住进去几天,我的房子就成猪窝了。”

  狗蛋和王丹听了都一个劲儿的点头,这不是啥大事。

  “既然你都答应了,那就行。不过丑话说道前头,要是以上哪点没做到,房子我可是要收回的。”沈云芳笑道。

  “嘿嘿,二婶,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仔细住,跟住自己家房子一样。”

  这话要是让别人听了,可能就多心了,不过沈云芳却不以为意。

  这边商量好了,桌子上的气氛又热烈了起来,王丹一个劲儿的给沈云芳夹菜,弄得沈云芳都不好意思了。

  只有李老头一个人,有些欲言又止的。

  在座的大人都看出来了,但是王丹两口子不关心,沈云芳两口子是觉得李老头肯定说不出啥中听的话来,所以都当没看到忽略了。

  李老头自己憋憋屈屈的好一会儿,然后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问李红军:“红军啊,你们在首都不是还有个院子吗,反正你们也不回首都了,要不那院子等你弟弟回来了,给他住着呗。”

  好像怕二儿子不同意一样,他赶紧的接着说:“你弟弟出来后肯定是没有工作了,要是在没个住的地方,那么大个小伙子了也不像回事……”

  在李红旗被判刑的时候,他们单位已经把他开除了,也就是说,他出来了就是无业游民,大学也是白念了。

  “爹,你说错了吧,李红旗怎么能没住的地方呢,当初分家的时候,这房子不就分给他了吗。”沈云芳看着现在所在的屋子,当初可是都说好了,李家二老指望小儿子养老,所以房子也都是小儿子的,他们二房可啥也没有呢。

  李老头哆嗦着嘴唇不知道说啥,当初确实是他们偏心,想把好的都留给小儿子。不过那时候老二两口子不是吃公粮的吗,条件好。

  “再说,爹,李红旗以后不是得给你们养老吗。你们在这里住着,他哪能往外跑,就是我们在首都的房子空着,他也别想住上。”沈云芳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