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八十五章就是想过年家里热闹点
  大年三十这天早上,吃完早饭后,李老头特意把二儿子叫到了屋里。

  “红军啊,咱家你娘和你弟弟不在家,你看看今年过年把你大哥一家子叫过来一起吃饭行不?”李老头知道现在这个家自己做不了主,所以这才把儿子叫过来商量。

  李红军皱眉,大哥一家来了,吃饭的人就多了,自己媳妇就得挨累。

  李老头看自己儿子眉头皱起来了,还以为他不同意,赶紧的说道:“咱家这一年多太冷清了,都没人气了,现在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把你大哥他们叫过来聚一聚,他家男孩子多,让咱们家也旺一旺。”最后憋了半天,又憋出来一句,“他们就过来吃一顿,也吃不了啥东西。”

  这是担心二儿子心疼大儿子一家吃的那点东西。

  李红军看着李老头的眼神有些冷,“爹,这些天我大哥家几个孩子经常过来,吃的啥的都和胖胖满满一样,我也从来没有说什么,我是在乎那点东西的人吗,你也太看的起你儿子了。”被自己老爹误会成这样,他也是心塞塞的,自己这些天可没少花,力没少出,自己老爹咋就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家里热闹一点。”李老头脸有些红,可是对着儿子,他又说不出赔礼的话。

  “我也想家里热闹一点,但是人多了,就我媳妇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可忙活不过来,到时候让大嫂帮着做饭吧。”李红军不心疼那点东西,他心疼的是自己媳妇。

  “行,我等会去跟你大哥说去。”李老头听儿子同意了,脸上也有了笑容。至于儿子说的让大儿媳妇干活,那都是小事,让她们妯娌自己商议去。

  李红军出来之后就去厨房跟自己媳妇说了。

  沈云芳到是没什么说的,应该说早就预料到了,就是李老头不去叫,估计王丹也得带着孩子一起过来的。

  “行,该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来了那就多炒两个菜呗。”

  “辛苦了,媳妇,我给你打下手。”李红军看左右没人,上去就在媳妇脸上亲了一口。回来这些天,他们两口子都是带着孩子睡一个炕上,亲热的事都不敢做,所以李红军找到机会就撩拨一下媳妇。

  “去,一边去,让人看到丢人不丢人。”沈云芳笑眯眯的撵人。

  “没人看见,我爹去大哥家了,孩子们都去和狗蛋他们疯跑去了,就咱俩在家。”李红军黏黏糊糊的凑了过来,“再说咱俩是夫妻,亲热点丢啥人。”

  “哎呀,你离我远点,没看到我手上脏着呢吗,别蹭到你身上。”沈云芳看他来真的,赶紧的把双手举高,刚刚正在收拾鸡呢。

  今天三十,中午要整一桌子好吃的,鸡鸭鱼肯定都是必有的。这些东西他们在集上也都买了,昨天放到屋里化冻,早上没事就收拾一下。

  “不怕,我媳妇哪都是香的。”李红军甜言蜜语的。

  他刚伸手把扎吧着手的媳妇搂在怀里,就听外面满满的喊声。

  “妈妈,妈妈,我回来了,哥哥欺负我,你让爸爸给我报仇。”

  得,家里的小霸王回来了,李红军刚刚伸出去的爪子又收回来了。

  李老头去那院通知了一声,结果跟他一起过来的就是一帮孩子,王丹两口子到是没来。李老头解释说王丹要先把家里收拾干净才能过来,毕竟是过年,就是到这边吃饭,家里那边也不能撂下。

  李红军听了直皱眉,心里明镜一样,这是大嫂躲懒呢。

  沈云芳到是无所谓,干活什么的没啥,再说就这几个人也没多少活。

  “你皱眉干啥,大嫂不过来,你就过来打杂,大过年的,你可别想躲懒。”

  李红军二话不说,接过媳妇手里的活,坐在小板凳上开始拔鸡毛。

  到十点多的时候,王丹才姗姗来迟。

  进屋就大呼小叫的,“哎呀,云芳,我来晚了,还有啥活要干的,你跟我说,我干,你休息一会儿去。”

  沈云芳一听乐了,真的就让位了,“那可太好了,嫂子,我都在这站一上午了,刚刚李红军还过来帮我忙活一会儿呢。咱爹刚才说你在家收拾屋子,我也不好找你去,现在正好,你来接手,我也去收拾收拾屋子。”

  王丹接过围裙有些傻眼了,这真的让她干活啊。

  沈云芳才不管呢,把要干的活交代好了之后,她就回屋躺着去了,这一早上站着,确实有些累了。

  “云芳啊,我把菜都洗干净了,然后还干啥啊?”王丹带着围裙,把地上摆着的白菜都洗了,土豆都削了,赶紧朝着屋里喊。

  沈云芳躺在炕上懒懒的说道:“大嫂,白菜要削成片,一会儿炒黑白菜,土豆你拿两个切成小块,剩下的切成丝,细点的,一会儿拌凉菜用。”

  这么一来一回的,直到十一点多,沈云芳才从屋里出来,接手了大厨的工作。

  王丹做饭的水平家里人都是知道的,为了能吃顿丰盛的年夜饭,沈云芳也没指望王丹能掌勺。

  下午两点半,年夜饭就已经准备好了。

  满满一桌子,一共十二个菜,因为是冬天,肉菜居多,青菜非常少。

  李老头坐在中间,右边是李红星一家五口,右边是李红军一家四口,一共十个人围成了一桌。

  李红军拿出自酿的陈年白酒,给李老头和李红星都倒满。

  “爷,你赶紧的先吃一口。”狗蛋在旁边拿着筷子虎视眈眈的。

  二叔刚才都说了,年夜饭必须爷爷先吃了第一口,他们才能跟着吃。他们家可没有这破规矩,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李老头手上还端着小酒盅呢,看着下面几个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他,他皱着一张老脸说道:“吃吧,吃吧,咱家没有那么多规矩。”

  对李老头来说,好吃的和酒之间,他还是更稀罕那口酒的,就是没有大鱼大肉,给他一碗咸菜,他也能喝二两。

  狗蛋看向二叔,他敢不听爹娘的,敢不听爷奶的,但是这个二叔可厉害啊,他可不敢不听。

  李红军面无表情的伸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到了老爹的碗里,“吃吧。”他又夹了一筷子放到自己媳妇碗里。

  几个孩子听二叔说能吃了,就跟小老虎下山一样,冲着桌子上的肉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