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八十四章快吃,要不一会儿没有了
  李红军一家子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后已经将近年根了。

  沈云芳两口子开始忙碌起来。

  年二十九这天,沈云芳穿起了围裙,架起了大锅开炸。

  “二婶,二婶,你先炸肉段吧。”狗蛋对于二婶炸的肉段还是念念不忘,知道今天二婶要开始炸东西了,他们几兄弟哪都没有去,就蹲在爷爷家等着了。

  胖胖学着堂哥的样子,也跟在狗蛋旁边蹲着看,不过对于先炸什么却有不同意见,“我想吃糖麻花。”

  他所谓的糖麻花就是手指头大小的麻花下锅炸熟之后,再在熬化的糖浆里滚一圈。

  这个东西做起来有些费事,所以沈云芳在家的时候不总做,让胖胖就惦记上了。

  “那有啥好吃的,肉才香。”狗蛋看了胖胖一眼,觉得这小子咋这么没有见识呢,麻花和肉傻子都知道怎么选好不好。

  “才不是,肉总能吃到,麻花不容易吃。”胖胖坚持。

  “竟骗人”

  “行了,你们几个,该哪玩去哪玩去,一会儿炸完了你们在来回,这火大油大的,你们往前凑蹦着你们怎么办。”沈云芳这边本来就忙的脚打后脑勺了,听到孩子一边打嘴仗一边往油锅这边凑,就赶紧的撵人。

  大哥家的几个虎孩子,她可是记得吃肉的虎实劲儿,这要是一个看不好,小手在伸到油锅里去够去可就坏了。

  李红军原本在旁边劈柴,听了之后,直接去了仓房拿出一把大扫帚来,塞到这几个淘小子手里,命令他们去门口把门外的雪给扫干净。

  大过年的,家里家外都要干净利索的才行。

  几个孩子不情不愿,但是又惧怕李红军的淫威,只能一步三回头的去干活去了。

  “红军,你控制点火候啊,我开始炸了。”沈云芳看了看油锅起的泡泡,觉得油温差不多了,决定开始炸。

  今年她准备炸的东西不少,孩子多,她特意准备了薯条、地瓜条、肉丸、肉段、蘑菇等等。

  把小孩手指头粗的薯条下到滚开的油锅里后,噼啪的炸裂声此起彼伏。

  看差不多熟了,她就用一个大笊篱把薯条都捞了上来,再炸下一锅。光薯条就炸了冒尖的一大盆子。

  薯条这东西就是现炸现吃最好,等油温高了,把炸了一遍的薯条二次下锅,薯条在锅里被炸成了金黄色之后,沈云芳把它们捞上来,直接分了六个小盆装着。

  “回来了,薯条炸好了,赶紧的来吃啊。”沈云芳对着门外喊了一句。

  话音还没落呢,门外的四个淘小子加一个淘闺女就跑了进来。

  “啥好了,我要吃。”狗蛋最大,还跟小孩子一样的好吃。

  “一人一盆啊,不准抢,那边有果酱,胖胖你去一人给大家舀一勺子沾着吃,果酱是有定量的啊,每人一盆薯条,两勺果酱。”沈云芳抽空喊道。

  这要是不给规定,他们一人一瓶果酱都不够吃的。

  “胖胖,你先放下你的,把这个给爷爷送去。”沈云芳拿出单盛出来的薯条递给胖胖。

  李老头多少都有些重男轻女,所以给老人送东西的活,一般都让胖胖去做。

  “哦,好的。”胖胖把自己的小盆放到桌子上,然后端着爷爷的就进屋了。

  “哎呀,这是炸啥呢这么香,我在那院就闻到了。”

  沈云芳听了,暗地翻了个白眼,这人就是狗鼻子吧,干活的时候不往前凑,这过来的点掐的可是够准的。

  王丹进院子之后,看李红军两口子都没搭理她,也没当回事,自动自觉的走过去,在菜墩上的盆子里拿起炸的焦黄的薯条,狠狠的挖了一下子果酱,就往自己嘴里塞。

  “是这么吃的吧。”她刚刚可是爬墙头偷看了,看开吃了,这才急急忙忙的往这里跑。

  “大嫂,这果酱里含糖量挺高的,你小心齁着。”沈云芳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大嫂跟孩子抢食,这也太不讲究了。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王丹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嘴上说着,手上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沈云芳看她这样,也不好太深说,大过年的,高高兴兴的图个吉利。可是沈云芳忍了,别人可不能忍。

  “妈,你咋这么能吃呢,这一下子就是一大块,这一瓶子果酱都让你吃了。”三蛋看着他妈几下子就干掉半瓶的果酱心疼坏了,他因为二婶说的,一人就给两勺,他甜嘴马哈的吃着,他娘咋能不听话呢。

  “你这死孩子,说啥呢,我是吃你的了还是喝你的了,还轮的到你说老娘我。”王丹被自己儿子说的有些脸热,恼羞成怒的给了最疼的小儿子一下子。

  三蛋看看自己盆子里剩下的一点点果酱,在看看老娘自己捧着一罐子果酱吃,立马觉得心里酸酸的,咋就这么不得劲儿呢。

  沈云芳看三蛋好像要掉金豆子了,真怕这母子俩在自己这边因为点果酱在打的鸡飞狗跳的,赶紧的说:“地瓜条出锅了,赶紧的,吃完薯条的都来尝尝啊,这个也好吃着呢。”

  她说着,拿出一个浅底宽盘,把笊篱里控完油的地瓜条放了进去。然后拿着勺子在白糖袋子里舀了一大勺,洒在地瓜条上面,让狗蛋拿筷子拌匀。

  三蛋原本还伤心呢,看到又有好吃的,赶紧的把别的情绪都抛掉,凑到二婶旁边等着吃。

  “来,都先吃地瓜条,这个新出锅的,薯条没吃完的先放着,一会儿我在帮你们回回锅,跟新炸的一样好吃。”

  沈云芳招呼完大家,就朝自己家男人招手,看他过来,塞了个新炸的地瓜条到他的嘴里,“歇一会儿,先吃点,要不一会儿啥也吃不到了。”这些人都是狼啊,有多少就能吃下去多少。

  “我不喜欢吃甜的。”李红军虽然这么说,但是媳妇的爱心就是不喜欢也得吃下去。

  沈云芳伸手打了他一下,“说什么呢,你身体好着呢。”这是刚刚王丹说的。

  李红军无奈的看着媳妇,任由她闹。

  “嘿嘿,这个不爱吃啊,等着啊,我开始炸蘑菇了,我在给你撒点孜然粉,你最爱吃了。”自己家男人的口味她这个当媳妇的当然清楚。

  “嗯,肉段上撒点五香粉啊。”李红军面无表情的开始点餐,想了想又说道:“蘑菇和肉丸炸几个火轻的啊,我爹牙口不好。”

  沈云芳看了看他,这可真是个孝子啊。

  “自己不动手,还这么多要求,没空。”沈云芳拿乔的一甩手,大厨不干了。

  当天大锅在院子里支了一下午,这么冷的天,这些个孩子始终都跟沈云芳一起在外面冻着。从头吃到尾,前面炸的薯条和地瓜条、蘑菇都没剩下,就后面的肉丸和肉段,因为孩子们都吃的太饱了,留下来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