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七十七章到底因为啥
  一顿饭吃的安静非常。

  那碗水沈云芳这个儿媳妇没倒,让李红军这个当儿子的给抢着干了。

  老李头喝水的时候脸有点黑,估计认为这是二儿子对他的公开挑衅,但是李红军两口子谁都当没看到一样。

  中间王丹家那几个淘小子跑过来蹭饭,结果看饭桌上就一盆子白菜炖土豆,一点肉星都没有,掉腚就跑了。

  吃完中午饭之后,沈云芳在厨房刷碗,李红军送刘建军。等沈云芳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李红军直接说道:“你去那屋哄孩子睡觉。”

  沈云芳看李红军这是要跟那屋的两个人好好谈谈,所以也没说别的,让他长话短说,有空也睡个午觉。看他点头了,这才拉着在外面玩的两个孩子进屋睡午觉去了。

  李红军直接进了李老头的屋子,父女俩正一个炕头一个炕梢的躺着呢,妞妞在中间坐着,手里正摆弄着几个石头子。

  李老头听到动静,抬头一看,是二儿子,问道:“中午你不睡一会儿,过来干啥?”

  “我有事和你说。”李红军直接坐到了炕沿。

  李老头看儿子都坐下了,这是打算现在就说了,其实他心里明白儿子要问啥,所以也就只能慢慢的坐起来,面对着儿子。

  “爹,当初不是说好了吗,你跟着我大哥两口子过,为啥又去大姐家麻烦人家?”

  李老头低头没说话,他哪好意思说大儿媳妇不给他洗衣服,他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我在别人家住不惯。”

  李红军听老爹这么说,眉头就皱了起来,“你离大哥家就一道墙,在自己家住着就行了呗,再说在大哥家住不惯,在大姐家就住得惯了?”沈云芳还没跟他说王丹说的事情,所以李红军还不知道这中间的内幕。

  “二哥,哪是那回事啊,咱爹是不好意思说。你都不知道大嫂有多过分,不愿意给咱爹洗衣服,还把咱爹损的一顿,咱爹怎么的也是老人啊,哪能受她的气,这才一气之下去大姐那去了。”李香荷听老爹没说到重点上,赶紧的起来她说。

  “大嫂不给咱爹洗衣服?”李红军听这个理由总觉得不太对劲。

  “那可不,二哥你是不知道大嫂那人,整个就是个泼妇,当初咱娘在家的时候,她就厉害着呢,咱爹娘想吃她一粒米那都是做梦,现在就剩咱爹了,她就更可恶了,吃饭的时候天天白菜土豆,恐怕咱爹多吃口肉,他们一家子可都长得高高壮壮的,我看他们肯定躲起来自己开小灶了。要我说二哥你那老些钱给大嫂都白瞎了,真正吃到咱爹肚子里的才多少啊,都让大嫂划拉到她那几个小崽子嘴里了。”李香荷说的口沫横飞。

  李红军看向自己老爹,这个事别人说的都不准,得看自己老爹怎么说。

  李老头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实话实说,“也没你妹妹说的那样,你大嫂做饭虽然不太好吃,但是还是管饱的,肉隔三差五的能吃一顿。”

  李香荷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候,老爹会给她拆台,“哎呦,老爹啊,你还心软什么啊,咋不实话实说呢,我去的时候,大嫂啥时候给过我好脸色,啥时候让我吃饱过?”

  李红军这就明白了,人家那是不待见这个小姑子,不让吃饱饭也是针对这个小姑子来的,李香荷竟然就这么直接把这事扣在了李老头身上。

  “大哥,我跟你说,你别听咱爹的,他都老糊涂了,也分不清谁好谁坏的。你也看到了,咱爹在大哥家吃饭真不行,咱爹受了苦也不会说,这样下去,咱爹不得被大嫂磋磨死才怪呢。要我说,既然二哥你给钱,那也没有必要非要去大嫂家吃饭。”李香荷眼珠子骨碌碌乱转。

  “哦,那你说怎么办?”

  李香荷听二哥问了,赶紧的说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你把钱给我,我就在家给咱爹做饭就完了呗,我是亲闺女,咋的不比大嫂那个外人照顾的精心啊,你说是不是,老爹你说是不是。”李香荷最后还问了句李老头,她很有自信,在儿媳妇和亲闺女之间,老爹会选她的。

  李红军在她刚开始说这些的时候就明白她的意思了,不过老爹究竟愿意跟谁过,还得老爹自己决定,当然要是老爹真的喜欢李香荷这个闺女伺候他,那他也没说的。

  “爹,你怎么说?”

  李老头把自己的烟杆子拿了出来,一边装烟丝一边低头想事情。

  “爹,你到是说话啊。”李香荷在一边着急的催促。

  而李老头心里也在衡量这个事情,他虽然有时候图清净不太管事,但是他不傻,还没有老糊涂。大儿媳妇伺候他不尽心,这个小闺女也不是好人选,她现在这么说,要是二儿子真的把钱给了小闺女,也许自己吃的还没有在大儿子家强呢,就看自己的小外孙女就能知道。

  在李香荷一声声的催促声中,李老头终于是开口了。

  “香荷啊,你跟着我在你大哥和大姐家也住了不少时间了,是不是该回孙家去看一看了,毕竟你已经出嫁了,总在娘家待着该让人说嘴了。”

  李香荷呆住了,老爹居然不是同意自己的提议,而是要把自己撵走。

  “爹,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要是走了,谁能伺候你,你等着我大嫂吗,别做梦了,人家巴不得你一辈子不上门呢,还有我大姐,大姐夫那态度你还不明白咋回事咋地,现在除了我你还能指望谁?”李香荷不甘心的叫嚣道。

  “你给我闭嘴。”李红军恼火的看着她,说话就说话,那么大声干啥,自己媳妇和孩子正在那屋睡觉呢,这嗷唠一嗓子,再给吵醒咋办。

  “二哥,你干啥不让我说,咱爹现在这个样子,除了指望我还能指望谁,难道你能把咱爹接过去一起住啊,二嫂能愿意?”到这个份上了,李香荷就算是怕二哥,澳门赌博网站:但是该说的话也得说出来。她可是算计的好好的。照顾老爹除了她就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李老头也希冀的看着二儿子,要是可能,他还真的想跟老二一起过。怎么说这几个儿媳妇里面,二儿媳妇性格是最软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