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七十五章我哪撵人了
  “呦,爹,您这是享福回来了?”王丹见到老公公就开始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老头看了大儿媳妇一眼,然后啥也没说,转头进自己家屋子了。

  “哼,大嫂你可真是孝顺啊,把我爹赶走了到现在还说风凉话。”李香荷可是和这个大嫂积怨已深,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我啥时候赶过老爷子了,你把爹叫过来我到是要好好问问,这泼脏水也不是这么泼的,你不想做人,我和你大哥还要做人呢。”王丹从来就不是个软和的,现在当家作主惯了,那就更不成多让了。

  沈云芳可不想带着孩子在外面冻着听她们打嘴仗,于是插空说道:“大嫂你们先聊着啊,家里还没收拾呢,我得带孩子赶紧的进去收拾收拾。”说完领着两个孩子往屋里走。

  “哎,云芳,你别走啊。这事整的,我是专门过来看你的。”王丹说着也不管李香荷了,也跟着往老宅里走。

  李香荷看着一个两个的,都不拿她当回事,心里气的不行,但是还不得发泄,只能也跟着往屋里走。

  走进院子了,这才想起来妞妞,满脸不耐烦的转回身对着还在马车上坐着的小女孩喊道:“你死人啊,没看到人家都进屋了吗,你个傻子,赶紧的下来进屋去。”、

  妞妞傻愣愣的,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只是看着李香荷不说话。

  李香荷看自己闺女那呆样,气的不行,上去就把孩子拽了下来,也不管她被拽的踉踉跄跄的。一路就这么拽着孩子进屋去了。

  再说沈云芳,进屋之后看了一圈,就把孩子领进了原来李红旗住的那屋,让他们在里面玩,她准备开始打扫卫生了。

  这屋子一看就是有时间没打扫了,想住的舒服,还是要好好收拾一下的。

  “云芳啊,咱们可是好久都没见面了,你们昨天到的吧,在大姐那住了一晚上?”王丹凑过来主动找沈云芳拉家常。

  “嗯,大嫂,昨天到的。”沈云芳先是让卸完东西的李红军去后面打水,她自己坐到灶旁,开始烧水。

  “哎呦,你们回来一趟可是不容易,我家那三个小崽子还说要去首都看你们去呢,你说这是不是血缘的关系,我家那三崽子那个皮实劲儿啊,就和你和老二亲。”王丹也拉过来一个小板凳坐在了旁边跟她唠嗑。

  沈云芳呵呵笑了两声,“别去首都那边了,我们已经不住那边了。”

  “嘿嘿,这个我也听说了,我听说你和红军搬到省去了?你说说首都那么好的地方,咋还搬到那犄角旮旯去呢。”王丹说着一脸的惋惜。要知道她出去跟别人吹的时候,说二叔子在首都那多有面子啊,再说她还记得二弟妹带着她逛的那些大商场呢。

  “这个不是我们说的算的,李红军那边工作需要,他到哪我就跟到哪呗。”沈云芳不在意的说道。

  “那到也是,你说说,这当兵的也不好,今天这明天那的,也没个准。”王丹叹了口气,看了看烧火的沈云芳,她这才试探的问道:“云芳啊,你和红军这次咋有空回来过年呢,不是说红军过年的时候最忙的吗。”

  “是啊,红军确实过年的时候挺忙的,但是接到咱爹的电话,就是在忙也得回来一趟啊。”沈云芳直接就把打电话的人改为了李老头,这也是怕王丹混不吝,在去怪大姐就不好了。

  反正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就让李老头自己背锅吧。

  王丹听了,脸上有些不自在,“哎呀,你说说这老爷子,咋就这么喜欢折腾人呢,有啥事就跟我们说呗,咋还大老远的把你们折腾回来。”

  沈云芳正好想问问这个大嫂到底怎么回事,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单听李老头自己说的,最主要她现在对于李老头的人品也不是太放心了。

  “大嫂,我正好想问问你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咋听说你把咱爹给赶出去了呢,当初不是都商量好的吗,我们负责掏钱,你负责照顾咱爹的。”

  “哎呀,这可是冤枉死人了。”王丹立马开始喊冤,“云芳,你是知道我这人的,厉害是厉害,但是我可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我咋可能把公爹撵出去呢,这是谁烂嘴丫子在那瞎传啊。”

  “大嫂,不是我不信你,可是咱爹确实去大姐那住去了,这娘家老爹都去外嫁女家住着去了,这不让人想歪都难啊。”沈云芳很想说,事实都在那摆着呢,你还喊冤有个屁用啊。

  “云芳,可不是这么说的,咱爹在家里住不惯,非要去大姐那住两天,我这个当儿媳妇的也没法拦着啊,你说是不是。”王丹也是着急了。

  “呵呵,大嫂咱们是一家人,就别整那些虚的了,你就跟我说实话吧,老爷子咋就在你这住不惯了呢?”沈云芳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反正回来也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王丹脸上有些讪讪的,但是她也算是了解这个妯娌的脾气,既然人家都这么直白的问了,她也就把情况照实说了一下。

  “其实啊,这事真不怨我。你也知道你大哥那人,在家里那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人,我这一天天的家里家外的忙活,伺候他们爷仨,我也不轻松啊。现在在加上一个老爷子,你就想想吧,我这日子过的真是天天都鸡飞狗跳的。

  老爷子跟我们家李红星那是一个性子,天天就会扛着锄头种地,回家来那也是一手都不动的。都擎等着我伺候,你说我这心里能没有怨气吗。在加上李香荷这个不要脸的,天天也腆着脸来家里蹭饭,咱爹还不让我撵她,你说说,我一个人,伺候老少的不说啥了,还让我伺候出嫁的小姑子,在谁家也没有这样的事啊。

  再说咱爹一个老头,再咋说也是个男人,和我们这么混在一起是真的不方便……”

  王丹怕沈云芳不相信,还是把那天的事说了出来。

  “我就说咱爹也是,一个老头子,自己咋不得注意一点啊,那天我洗衣服,居然在盆子里看到咱爹的大裤衩子,你说这叫什么事啊,让我个儿媳妇给公爹洗裤衩子,到哪说都是羞人的事啊。当时我是挺生气的,澳门赌博网站:就说了咱爹几句。我也没说啥啊,就是让他以后自己利索点,能自己干的事情,比如说洗衣服啥的,就自己干了呗,家里这么多活呢,也不能全指着我啊,云芳你说我说的有错吗。结果老头子就生气了,转头就走,下午李香荷那个缺德玩意就找家里来跟我吵,说我把老爷子撵走了,你说我哪撵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