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七十一章饭桌上的机锋(二)
  “这话让你说的,好像你娘不在家都怪我们一样,我们可没让她去骗别人的钱。这话我早就想说了,既然话赶话的到这了,我就问问香荷你,咱爹来家里也就来了,我们当子女的有养老的义务,你是干啥吃的,也跟着来了。来了还没有个自觉性,好吃懒做的,成天让你姐像祖宗一样伺候你,你凭的是啥?”刘建军一点都没客气,趁着老丈人不在,把心里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姐、姐,你看姐夫说的是啥话啊,你也不管一管。”李香荷没想到平时好说话的大姐夫居然会突然发难,有些怕的直接拉着大姐给她解围。

  “你别管,这个家还是我做主。”刘建军对着自己媳妇瞪眼睛,就怕这个傻媳妇给自己拆台。

  李香莲不说话了,这是老刘家,她这姓李的自动退居二线。

  李香荷当然知道自己大姐就是个没用的,现在被男人管着不敢说话也不奇怪,不过嘴上还是嫌弃的骂了一句:“你就是没用,还能让个男人骑到头上拉屎。”回头就跟大姐夫怼上了,她知道自己要是吵不赢,以后在大姐家待着肯定就不能舒坦了,“大姐夫,你也别撵我,刚刚我就说了,我可不是自己愿意来你家的,我是跟着我爹来的,我爹在哪,那哪就是我的娘家,我是李家的闺女,谁也赶不走我。”

  沈云芳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过后还不忘看了看自己家男人,想看看他听了自己妹妹说了这么不要脸的话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李红军那是什么人啊,自己媳妇小眼神扫过来的时候,他立马就瞪了过去,看自己家男人的笑话有意思吗?

  “行啊,既然你这么孝顺,走到哪都要跟着爹,那你就把咱爹接你家去住着吧,反正你也是闺女,养咱爹也是应该的,正好我和你大姐也歇歇。”刘建军顺势说道。

  说实话,他现在半拉眼珠子都看不上媳妇娘家这些人,对于这个老丈人,他心思也是挺复杂的。要是有别的选择,他根本就不想和老李家的任何人打交道。当然红军除外。

  “好啊,刘建军啊刘建军,你可算是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你这哪是要撵我啊,是变着法的想撵我爹走啊。”李香荷好像发现了啥大秘密一样,转头又骂李大姐,“李香莲你可真有良心,就任由你男人这么办事啊。哼,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现在就去找爹回来。”她说完,闺女也不管了,蹭蹭几下子下床就穿鞋跑出去了。

  在场的人一个都没有阻止,反而是李香莲在看到人都没影了之后,转过头招呼沈云芳两口子赶紧的接着吃饭,“咱别管她,接着吃,多吃点。”

  “嘻嘻,可算是有地方了。”栓子看桌子一面空了,赶紧的坐了过去,这样离桌子近吃啥都方便。

  “你个傻小子,别忘了给你妹妹夹菜啊。”李香莲笑骂了一句。

  “哎,知道了。”栓子说完还真是像模像样的给旁边端着碗傻愣愣的妞妞夹了一筷子鸡蛋,不知道低头在孩子耳边说什么了,妞妞这才端起饭碗接着吃饭。

  沈云芳皱眉看着妞妞的动作,隐约的看出李香荷的这个孩子可能不正常,不过这样的话不好问。

  “这可是真奇怪,刚刚还在说不能随便打孩子的问题呢,咋就一下子转到别的上去了。”沈云芳放下心里的疑虑,主动引起话题,“大姐,我们没来的时候,你们吃饭也这么热闹吗?”其实是想问,李香荷每天都这么闹腾吗。

  “哼哼,差不多吧。”刘建军先说话了。

  “呵呵,看来大姐夫这火气挺大啊。”沈云芳不以为意,觉得还是非老刘家的人来探讨这个问题,才会有共同话题。

  “那可不,云芳,我一点也不瞒着你,要不是你大姐还念着那点姐妹情谊,我早就把人撵出去了,这么多天,我是忍了再忍,也是看在咱爹的面上,不想老人在这住的不自在,不管咋说,既然老人来咱们这了,咱们作为子女的,就得好吃好喝的招待不是。”

  李红军两口子都跟着点头。

  “行了,行了,别喝点猫尿就瞎冒泡,这还有孩子呢,说那些干啥。”李香莲赶紧的说他一句。

  果然,刘建军看了看那边并排坐着的四个孩子,不能教坏孩子,他只能把满腹牢骚就着一杯酒又咽到肚子里去了。

  沈云芳觉得这样不好,有矛盾了,澳门赌博网站:说出来才好解决,夫妻间也不能有矛盾出现,否则一个人肚子里有怨言,时间长不让他发泄出来,那就得成病,到时候一下子发作出来,那可不是玩的。

  不过,这个事也不能当着这些人面说,还是她私下和大姐说说吧。

  这个话题过去了之后,几个大人就又说起了这一年中的变化,沈云芳也跟李大姐说了自己那边开了个农场,有空让大姐和姐夫带着孩子一起去那边玩玩。

  当然农场对于农村的孩子真的没有什么吸引力,天天在家里就帮家里种地,都是看惯了的东西,谁还想出去了还是看着一片地啊。

  到是刘建军和李香莲这两个大人吃了一惊。

  “云芳,你真的弄了个农场啊,包了那么多地?”李香莲很是惊讶。“你是不是傻了,种地能赚啥钱啊,还不如趁着过年再整点啥呢。”

  都是土里刨食的老农民,对于地里的收成那是了如指掌,光种那点地每年根本没有太多的进账。就算是云芳那里地多,但是架不住她都是雇人干活啊,挣的那点钱还不一定够付人家工人的工资呢。

  她听云芳说了,农场现在雇了三十多个长工,每个月啥也不干,工资就得开出去两千多,一年就是两三万块啊。想想她都心疼。

  “你别在那瞎掺合,云芳不比你心里有数啊。”刘建军虽然也不太看好那个什么农场,但是他看好云芳,总觉得云芳既然整了那个什么农场的,那肯定里面有猫腻。

  “呵呵,”沈云芳没想到大姐夫这么信任她,“大姐夫你可别夸我了,我就是觉得自己学了这个专业,要是不干点啥好像有点亏,再说正好有这个机会,就多包了点地。现在刚刚是建设阶段,农场刚开起来,肯定不能赚啥钱,不过等农场完善好了,都上了正轨了,我想大钱挣不来,我们一家子嚼用肯定是没问题的。”

  再说,虽然种地挣不到什么大钱,但是要是不怕累,自己用原材料进行相应的加工,比如说种马铃薯,自己开薯片厂,那样的话肯定就赚钱了。

  还有,她近期的目标是想把农场建起来,稳定下来之后,她的目标是要把这些农副产品出口的,她最终想做的还是想做外贸,想赚外国人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