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六十九章认怂
  屋里安静了,而李香荷傻愣愣的坐在炕上,还保持着刚刚吵架时身体前倾的姿势,脸的正下方正静静的躺着一张发面饼。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接一接。”沈云芳看大家都不敢动,估计是都等着看后续发展呢,她可不想这么端着盘子在门口傻站着,赶紧的用手肘推了推前面的大姐。

  李香荷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对于自己被二哥砸了,她不敢生气,只能是把邪火发泄在面前的二嫂身上。

  “要想在这待着,就把你那张臭嘴闭上,要不就给我滚犊子。”李红军伸手接过媳妇手里的菜盘子,看着这个妹妹冷冷的说道。

  他根本没觉得在别人家这么做主不合适,当然这个屋里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李香荷刚要出嘴的谩骂不得不又咽回了肚子里,憋屈的双眼泛红。

  李红军两口子就跟没看见一样,该干啥干啥。

  “我就说大姐姐夫太客气了,这么晚了,咱们就简单的吃一口就得了,大姐还非得炒菜,你一会儿好好和大姐夫喝一杯。”沈云芳有些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人。

  “云芳你这是说啥呢,我们去你那你可比这准备的丰富,我们这就是没那好条件,要不你大姐能忙活到半夜。”刘建军就跟没看到旁边老丈人和小姨子的尴尬,直接说笑了起来。

  “你就瞎说吧。”李香莲没好气的白了自己家男人一眼,然后把手里的菜盘子往桌子上放,“你们几个,赶紧的盛饭。”

  后面石头、佳佳手里端着饭碗和筷子呢。

  “爹,赶紧的要吃饭了,有啥事先吃完饭在说。”李香莲像是没感觉到屋里的剑拔弩张一样,笑呵呵的招呼自己老爹赶紧过来吃饭。

  李老头有些犹豫,想硬气一些,但是看了看炕上的几个儿女,他没有底气啊。叹了口气之后,耷拉着头,转身走回炕边,一屁股坐在了刚刚的位置上。

  “爹”李香荷看自己老爹就这么认怂了,非常的不高兴,她怕二哥,还指望着老爹帮自己一把呢,结果老爹还不如自己呢。

  “吃饭,吃饭。”李老头当然知道小闺女的意思,可是他自身都难保,还是让小闺女消停点吧。

  于是,所有人都坐到了炕桌上,准备吃饭。

  因为今天人比较多,连大带小的,有十个人了,这还是胖胖和满满不在的情况下,炕上桌子不大,这些人挤到一起吃有些挤了。

  “你们三个小的下去吃,妈给你们夹菜。”李香莲看炕上太挤,准备把自己家几个孩子撵下去,桌子上也松快松快。

  栓子听他妈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小嘴撅起来了,“那她咋不下去吃?”

  栓子嘴里的她指的就是李香荷旁边坐着的一个小姑娘,和满满差不多大。

  安安静静的,这些人在屋里说这么长时间话,她一声都没吱。

  沈云芳这才把视线移到那里,也才发现那里还有个孩子呢。

  “说啥呢,那是妹妹,是客人,你还有没有点样了。”李香莲虎着脸训儿子。

  “哼,都要鸠占鹊巢了,还客人呢。”栓子不满的嘀嘀咕咕。

  李红军听外甥说的话,上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说道,“行啊,一年没见,有进步啊,都会说成语了。”

  “李红军,注意点啊,别带坏孩子。”沈云芳不得不提醒自己家这不靠谱的男人。当着孩子的面怎么能这么说呢。

  她又转头对李大姐说道:“别让孩子下去了,大家挤一挤也热闹。”

  李香莲本来还想骂几句自己家孩子的,不过听弟妹这么说,也不好在说别的,只是看着小儿子,手指头点了点他。

  意思是你等着啊,回头好好收拾你。

  栓子看自己二舅和舅妈在,根本不怕自己老妈。对着自己老娘咧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饭碗准备开饭。

  “有面饼和米饭啊,都别客气,想吃啥自己拿。”李香莲最后一个坐下,还不忘招呼大家。

  “大姐,你就不用忙活了,也都不是外人,谁也不用你招呼。”沈云芳拉着大姐坐下,不让她忙活了,赶紧的坐下吃饭吧。

  “哼”

  大家都当没听到。

  啪

  “有没有点规矩。”李红军冷冷的问道。“这么大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李香荷揉着自己的手,一脸的不服气。

  大家看了李香荷一眼,然后都把眼神转开,刘建军毕竟是主人,笑着招呼李老头。

  “爹,吃饭。”

  “好,好,吃饭,吃饭。”李老头终于找到了些面子,举着筷子率先夹了一筷子的鸡蛋,然后下面的孩子们这才开始吃饭。

  石头三个孩子虽然没有下桌,但是都很懂事。开始吃饭后,端着饭碗把菜夹到碗里,然后尽量的往后去,给大人让位。

  三个男人都倒上了酒,边吃边喝,主要是刘建军和李红军唠嗑。

  “你在z省那边还行吧?”刘建军问道。

  “还行,在哪都是当兵,都一样。”李红军举杯和大姐夫碰了一下。

  “跟你原来那个军区比好点不?”李香莲也问道。

  李红军知道大姐主要关心的是生活方面,“条件肯定是好点,z省那边都是楼房,冬天有暖气供应,做饭烧的是煤气罐,军区就在城市的边上,骑车子也就半小时就能进城,坐公交车更快。”比起以前那个军区,确实便利了很多,也比以前那个军区大多了。同样的地方大,人也多,是非就多。

  在坐的人都很认真的听他说部队里的种种。李香荷更是眼睛发亮,一脸的向往。

  “云芳,你工作单位离军区远不,每天咋回军区那啊,孩子咋办,谁给看着?”女人跟男人关注点不一样,李香莲第一个想到的是孩子没人照顾。

  “农大离军区不远,就二十分钟的车程,在说我接的课也不多,每天都能回军区这边。再说军区里幼儿园和小学都有,我平时就给他们爷几个做做饭就行。”沈云芳简单的交代了下自己的生活。

  “呦,那可是真不错。”李香莲听了也替弟妹高兴,这样能兼顾工作和家庭,对女人来说就是最好的了。

  “呵呵,别光说我们,你们在家这边咋样,今年地里的收成怎么样?”

  几个人在饭桌上推杯换盏,聊的很热乎。

  不过几个人都把李老头和李香荷忽略了,主要是想吃顿消停饭,不想没说几句话呢就打起来。

  李香荷和李老头可能也意识到自己不是那么受欢迎,所以也都没出声。不过到了中间,李老头还是没忍住,“红军,你娘在里边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