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六十五章第一年的收益
  在李红军这个硬汉的痴缠下,沈云芳还是败下阵来,同意和他一起回老家过年。

  不过就算是决定了,也不是说想走马上就能走的。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摊工作要忙,必须交代好了才能走人。

  李红军那边不用管,但是沈云芳这边却为了腾出时间回老家而开始忙碌了起来。

  别的不用沈云芳忙,张春旺都给安排好了,她主要做的就是算年终收益。

  这几天她加班加点的趴在办公室桌子上算,这一笔笔的支出和收益,看着不起眼,但是算起来还真的就没有那么容易。

  八二年这一年来,收益有卖西瓜、卖大豆、卖豆油、卖大碴子、卖玉米面、卖秋菜、卖海鱼、卖大棚蔬菜的钱,只是到现在为止,大棚蔬菜还在继续卖,所以她就把账单截止到八三年的一月三十一号,剩下的,就等着她回来在算吧。

  支出项那就多了去了,就她买的这些机械设备,还有汽车农具都是大笔支出,还有基础建设,今年就已经投进去好几十万了,等明年还要继续。这些都是大头,不可能一年的收益这些就都回来了,所以这些都做了单独的账本。

  她现在就算日常支出,比如说工人们的工资、每月的电费、烧暖气用的煤费,汽车的燃料费等等。

  这么看沈云芳的眉头就舒展开了。

  要是光指着卖大豆玉米和秋菜的钱,那今年就是赔钱的,但是现在又有了蔬菜大棚的出产和海鱼的钱勾着,她还是赚的。只是赚的不多,也就三十多万。

  单拿出来看可以觉得很多,但是和她投入的比,十分一都没回来呢。

  当然这里面还是捣腾海鱼最赚钱,沈云芳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心想还是当二道贩子才是最赚钱的。

  沈云芳算明白总账之后,拿出员工的工资账本把张春旺叫过来,两个人一起在办公室忙活了一下午,按照账本上记录的,给每一个员工数出了工资和奖金。因为这个月,大家赚的多少差距有些大,所以他们把钱都放到了信封里,然后在外面写上了每个人的名字。

  这个月赚最多的就是李建强三个跑销售的,最多的是王安花,拿了整整三千八百二十块,最低的刘建强,也拿到了三千一百六十四块。其他员工这个月的工钱也都不少,差不多都有四五百块,因为当初说好了,照顾蔬菜大棚,奖金就是蔬菜大棚产出的一成。

  至于她亲手提拔上来的这几个干部她也没哟亏待,三个小组长奖金每人一千,张春旺这个总管奖金直接就是五千。

  张春旺看嫂子递过来的信封都有点傻了,从来没有想过会得到这么多。

  “嫂、嫂子,不用这么多,我也没干什么,你就给我几张意思意思就行。”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受之有愧,他真的没干什么大事啊,大事都是嫂子拿的主意,他就是听话的跟着跑腿而已啊。

  “行了,还是大男人呢,给你你就拿着,给你多少就证明你干的活值多少钱。相信我这些都是小钱,这还是第一年,等咱们农场真正的发展起来,那么你们拿的会更多的。”沈云芳把信封甩到了他的怀里。

  “好了,账目我已经对完了,也算完了,过两天我就要回老家过年,农场这边你就多看着点吧,该干的还是一样干,咱们已经签订的订单一定要都完成,要是还有剩余的话,你就自己掂量着处理处理。”沈云芳说的是大棚蔬菜。

  毕竟现在农场里也就大棚还有出产。

  “嗯,行。”张春旺小心又小心的把信封揣到了自己口袋里。

  “员工的工资和年底的红包,我都已经放到了保险箱里,你到了发工资的时候,过来取就行。”沈云芳继续交代着。

  张春旺还是点头。

  “我还得有几天才能走,这几天,我就把咱们明年大致的活捋一捋,我写出来你看看,心里有个数,我要是开春的时候还没有回来,你也不用等我,直接就按照计划办事就行,明白了吗?”沈云芳问道。

  “嫂子你啥时候回来啊?”张春旺还是有些不安,自己决定好像总少了什么似的,嗯,嫂子不在,他少底气啊。

  “没准,今年过年有些晚,来回的怎么也得半个月。但是咱们农场这边,有些计划二月份就要开始,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跟上,不能掉链子,能做到吗?”

  “能,保证完成任务。”张春旺条件反射一样的回答。

  “这就对了。”沈云芳满意了。

  之后的三天,沈云芳呕心沥血的把八三年一年的计划书都写了下来。

  八三年是农场发展最关键的一年,所以要比今年要忙得多,也都多出很多的项目。

  比如说,二月份和a市的种苗单位联系好了,这边要派车把已经孵化好的种苗都拉回来,提前就要把屋舍都打扫出来,安排人专门的负责喂养和看护这些幼苗。之后春耕就要开始了,七百亩地,今年要全种上,这个工作量也不少啊。

  还有等土地化冻之后,山上也要开始收拾,山脚边上她打算都种上牧草,然后到一百米高处,沈云芳都准备种上金银花,这不是个小工程啊。

  于此同时,蔬菜大棚的种植也不能断,在三四月份,青黄不接的时候,新鲜蔬菜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

  张春旺看着满满的三页纸,突地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沉重,他郑重的接过纸张,心里喊道,干了!

  不管张春旺这边有了多么大的雄心壮志,李红军两口子在交代完工作之后,就带着两个孩子,踏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一路上有两个孩子在,一家人都是欢声笑语,有沈云芳在后勤得到了保障,有李红军在,安全不用担心。

  所以说,这次是沈云芳坐火车最轻松的一次了。

  一家人下了火车之后,正赶上中午的时间,简单的找了家饭店吃了口饭后,他们一家四口又去坐大巴到离家最近的县里。

  等大巴到站的时候,外面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这边要比z省那边冷,而且天黑的也快,现在也才四点多钟,外面已经看不清人影了。

  “红军,这边。”刘建军穿着军大衣,头戴狗皮帽子,在出站口等着他们呢。

  “姐夫,等很长时间了吧。”沈云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大姐夫满脸的寒霜,一看就是在外面等了不少时候了。

  这个时候的火车基本上就没有不晚点的。

  “没有,没有,刚到,走吧,马车在外面等着呢,车上有被子,赶紧给孩子盖上,别冻着了。”刘建军接过沈云芳手里的行李袋,引着一家人往车站外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