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六十三章教育失败
  “钱钰说了,等明天就让他媳妇回老家看孩子去,他自己在这边挣钱就行。”张春旺说道。

  这是说赵冰冰会走人,但是钱钰会留下。

  沈云芳明白的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结果她很满意。刚刚楼上哭闹的声音,估计就是赵冰冰不想回家跟钱钰作闹呢。

  确实,楼上这个时候还没有消停。

  赵冰冰大哭过后,很是不甘心,凭啥刚刚还表扬了自己,回头就把自己开除了啊,咋能干这么两面三刀的事呢。别人怕她沈云芳,她赵冰冰可是不怕,她还非要去当面问问她凭啥。

  于是她一抹脸上的鼻涕眼泪,站起身就往外跑。

  钱钰一看不好,赶紧的往外一窜就把人给拽了回来,“你干啥去?”

  “我去找沈云芳去,我到是要问问她,凭啥别人家的媳妇都能来干活,就飞要开除我,我咋地了,我不就说了几句实话了吗,这还不行咋地。”赵冰冰瞪着一双仇恨的眼睛喊道。

  钱钰真的是头疼啊,这媳妇说啥都听不懂,就按她自己想的来,原来也没发现沟通这么费劲啊。

  “你给我消停点行不行,我跟你说过了,不是嫂子要开除你,是我让你回家去的。”

  “你不用骗我,咱俩在这干的好好的,你让我回家干啥。”赵冰冰不信。还要挣开他的手往外走。

  “你给我消停点吧,行不行,非要让我也跟你辞职回家种地去才满意是不。”钱钰受不了的大喊道。

  “你还说你干的好好的,你咋那么好意思说呢。当初你刚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让你管住自己那张嘴,别啥都往外嘚嘚,别到处去给我得罪人。你就给我消停的好好干活就行,咱们俩多挣两年前,回家把房子翻盖了,给孩子们能交上学费多好。可是你呢,基本上跟周围这些嫂子弟妹的都打了一遍了,我跟在你屁股后面赔了多少不是,跟着你丢了多少脸面,啊?”

  “那又不是我的错,咋都怪我呢。”赵冰冰不满的喊道。

  “不怪你怪谁,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是别人逼着你去跟人说的是吧,不都是你没个眉眼高低的,专在人面前戳人痛处,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就是不听。”

  “再说,和一个两个人打起来可能是双方都有问题,但是你跟所有人都打了一遍了,你还能说别人都有问题,就你自己没问题。”

  “行了,啥也别说了,你要是还想让我留着脸面在这挣点钱,你就消停的收拾东西,明天就赶紧的给我回家看孩子去。”

  夫妻二人都扭头不看对方,但是脸上都是一脸的气愤。

  看媳妇不闹了,钱钰这才整了整衣襟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正生气的赵冰冰看男人要走,也不顾的生气了,赶紧的问道。

  “干什么去?给你擦屁股去。”说完,人就走了。

  “哼,我人都要走了,还擦什么擦。啊,气死人了。”赵冰冰自己在屋里发起疯来。

  再说沈云芳,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呢。就看到门口的钱钰了。

  “钱钰,有事啊?”沈云芳打招呼的语气还是一如从前。

  钱钰听了松了口气,就怕嫂子生气。

  “嫂子,我是来给你道歉的,都是我没管教好,嫂子对不起。”钱钰说的很真诚。

  沈云芳也感受到了,就冲着他这好气度,好性情,所以也想跟他说几句真心话,“钱钰啊,你不用跟我道歉,嫂子也没生你的气。我是什么样的人,咱们相处大半年了你也应该了解,我绝对不是那些没事找事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品,嫂子也是看在心里的。所以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你两句,两口子在一起生活,不是关起门来光会生孩子就行,你作为一家之主,你有责任把握好这个家的发展方向。我不说别的,就你媳妇这个性子,和这张不讨喜的嘴,如果刚结婚的时候,你就用点心好好教育,好好扳扳,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你作为丈夫,不能光自己过舒坦了,然后剩下的都当看不见,来个眼不见为净,那你家还跟不跟别人家相处了,还跟不跟亲戚走动了,你家孩子长大之后,谁家有好姑娘能嫁到你们家。”

  “娶妻娶闲,妻不闲则夫之祸,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沈云芳说完就留下一脸沉思的钱钰回家了。

  只是她不知道,因为她这番话,后续的事情就没按照原定的剧本来。

  第二天沈云芳来时候,张春旺就来跟她说,钱钰不准备把他媳妇送老家去了,他说他要听嫂子的,亲自管教自己媳妇,一定要把媳妇给扳过来。

  沈云芳听的无语了,是她说的有问题还是这人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啊,她根本就没那意思好吗,还打着她的旗号,这让她咋开口撵人啊。

  憋憋屈屈的回家把这事跟李红军说了,结果引起李红军的大笑,笑话她这个当老师的,好不容易想真心教育人家几句,还把人教歪了,这老师当的,也没谁了。

  进入十二月份后,省开始下雪,气温已经下降到了零下七八度左右,而外出蹲市场的几波人也都不在去市里了,都回归到了蔬菜大棚那里,忙活起来,做最后的努力,因为马上蔬菜就要下来了。

  而经过这一个月的零售和团购,农场里大半年来的农副产品已经卖出去七七八八了。

  豆油就不用说了,要不是她提前就给每个职工分了五斤,估计自己的员工都看不到豆油的影子。

  留的一些大豆,除了沈云芳拿走了一部分说是留种的,剩下的也都卖出去了。还有大碴子和苞米面,每个职工一样分一百斤,剩下的也都卖光了。

  现在仓库里剩下的就是几千斤的秋菜,榨豆油剩下的几万斤豆渣,磨玉米筛下来皮子。

  上冻之后,农场里没有完成的工程也都被迫停了,张斌带着他的施工队从农村撤出去,临走了的时候,以优惠价把仓库里剩下的几千斤秋菜都买走了,也不知道他一个农村人,买这些秋菜干啥。